第195章怀疑

推荐阅读: 锦衣笑傲行德意志的荣耀抗日之特战兵王晚唐浮生封侯末世之三妻四妾民国投机者明朝败家子我是军阀小白杨重生之铁血战将小阁老绝世唐门北方之王大秦工程兵大雄的爱情故事转此心无垠大唐纨绔公子韶光慢武极天下

老实说,他们也是比较无辜。

在职能上,他们就是一群安保人员,负责平时在暗处保护皇帝。

特别是皇帝有微服私访想法的时候,他们就需要伪装一番,在皇帝周围进行保护。

至于说探查消息,从抵达皇帝身边后,他们就没有这样的任务,听命皇帝,保护皇帝的安全就是他们的唯一的任务。

可现在朱祁镇怪罪下来,也无力进行解释。

质疑皇帝,反对皇帝都不是他们应该做的事情。

“这件事情,就先过去。朕不希望以后再出现类似的事情,锦衣卫和东厂若是做不好,朕随时都可以换能做事的人来。”

朱祁镇一番质询后,也没有继续多说什么。

随后,朱祁镇看向前方的道路,被炸的不成样子,远处还有诸多士兵被炸断手臂或者大腿,躺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或许,他们才是最倒霉的家伙。

本以为就是作为仪仗队,到城外十里迎接一下皇帝,可没想到会遇到这等无妄之灾。

朱祁镇看着破碎的道路,结合地面被破坏的痕迹,也能大概对埋设炸药进行推算。

以大明现有的火药制作引爆进行计算,所需要的火药量绝对不会少。

这样数量的火药,就这样进入到大明内部。

今日是刺杀皇帝,若是用在偷袭攻城,以及其他破坏行动上,绝对会酿成更大的破坏。

“该死,怎么会放任这多火药在民间流动,东厂和西厂,还有锦衣卫,他们到底是在干什么?”朱祁镇心中一阵愤恨,气不打一处来。

如今,大明商贸昌盛,却对运送进来的货物执行严查,任何违禁品都不会被送进来。

至于说,走私渠道,也一直是被打击的对象。

但是,这么多的火药,很难说是哪方面出现问题。

朱祁镇面色有些暗沉,对着马车外说道:“立刻通知最近的驻军,入驻凤阳,实行军队管制,一定要将炸药的源头给我查出来。”

马车外的小将,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这等数量的炸药,若是不能弄清楚,大明各地睡觉都不安稳。

谁知道,哪天就会送到府衙之中,让县令和知府大人升天。

“是!末将立刻去联系!”

朱祁镇丢出一块令牌,作为凭证,让传令兵拿着去传达命令。

空口无凭,没有一点凭证的话,自然是无法调动军队。

道路损毁,马车自然无法前行,朱祁镇只能从马车上下来,就准备步行到凤阳去。

“陛下,这条路上或许还有炸药,不如绕道而行?”小将拦住朱祁镇,躬身劝说。

作为贴身保护朱祁镇的将军,皇帝的安全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小心无大错。

若是小心一点,就能避开一次危机,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可惜,朱祁镇并没有采纳的想法,闻言就摆摆手拒绝,“不用,贼人耗费这么多炸药在此,定然不会有什么后手。”

当然,还有一句话,朱祁镇没有说。

若不是他感知敏锐,这分身的小命是绝对保不住。

换任何一个普通人过来,那都是死路一条,也就是朱祁镇感知非凡,不然的话,早就被炸上天,就剩下支离破碎的身躯。

因此,朱祁镇才敢说,幕后贼人大概率是不会准备后手。

既然皇帝都不赞同,作为臣下自然不会多说。

但有刚才的事情,整个队伍的警惕心非常足,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被他们关注。

有惊无险的靠近到知府队伍中,惊魂未定的知府赶紧过来行礼。

“臣凤阳知府孟承运参见陛下!”

孟承运白发渐生,年岁已然不小,经历这等事情倒是下得不轻,却还是颤颤巍巍的给朱祁镇行礼。

当然,在孟承运心中,却一阵凄凉。

他年岁不小,时体弱多病,这一次就想着能被皇帝赏赐一颗丹药,再活上十年。

出城迎接陛下前,孟承运甚至于都做好功课,有那些计划赢得皇帝的欢心,从而获取到赏赐。

当然,强身丹在大明商行中有出售。

只是,孟承运吃过几颗,并不能缓解情况。

而孟承运听闻皇帝赏赐的丹药,效果比这都好,才生出来这样的心思。

若是没有例子,孟承运也不会轻易相信,但是内阁于谦蒙受陛下赏赐,年轻何止十岁。

有前车之鉴,孟承运就难免有那么一些想法。

但是,现如今出现这么一档子的事情,什么想法都没有,就一个想法,不被皇帝责怪,还能保住现有的地位和小命,就足够欢庆三五日。

“你就是凤阳知府?”朱祁镇看着面前行礼的孟承运,目光颇为不善。

这么多炸药,不管是怎么来的,当地主事官员绝对是失职。

况且,朱祁镇看着孟承运垂垂老矣的样子,多少是有些不喜。

在朱祁镇心中,大明就应该充满朝气,而不是一大群食古不化的老头。

“这凤阳在你的治理之下,倒是颇为‘不错’啊!就你这样的执政能力,在这小小凤阳担任知府,真是有些埋没人才。”朱祁镇望着孟承运忍不住就冷嘲几句。

孟承运听着皇帝的语气不善,自然就明白意思,急忙跪在地上,“臣罪该万死,还请陛下赎罪。”

事情已经发生,任何解释都苍白无力,孟承运身在官场多年,飞来横祸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遇见过。

在当下,与其跟皇帝去解释,还不如认罪。

前者,有推卸责任的嫌疑,并且与皇帝辩驳,那也是相当不理智。

“哼!后续你就不要休息了,联合锦衣卫和东厂,将此事给真调查清楚。若是做好,那你以后还能美美的睡觉。不然,就长眠地下吧!”朱祁镇丢下来一句话,就越过知府,朝着后方而去。

破碎的道路上,还躺着诸多士兵,有的在痛苦哀嚎,有的已经成为一具尸体。

人生无常,谁也不知道机会和危机,什么时候过来。

上一刻,他们还在兴奋于能面见陛下,下一刻就成为躺在地上的尸体。

“孟承运,立刻安排人手过来,救治伤员!”!

本文网址:http://chuanyuedamingchidaojingchengdam.quwenyi.com/5724889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