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一毛不拔

推荐阅读: 韶光慢重生之北洋新军阀重生之极限进化吕布的人生模拟器北雄小阁老抗日之特战兵王Hp当救世主不再是救世主德意志的荣耀明朝败家子北方之王明朝伪君子辛亥大军阀绝世唐门全道门都欠我一个人情武动江湖武极天下大唐纨绔公子穿越清末当土匪明朝那些事儿

制作出来的丹药,能有相近的效果,对于朱祁镇来说,已然是相当不错。

“可以,等后续就交给阮浪,让其安排人投注药材,自行进行炼制。”

朱祁镇在心中暗自决定。

有自动炼丹炉的成功,朱祁镇就想着自动制作储物袋。

相比于丹药的消耗量,储物袋的消耗同样不小。

毕竟,朱祁镇制作出来的储物袋,多数是无法使用太长时间。

若是贴身使用,像是口袋一样,也就用上一两个月的时间。

当然,若是出售给其他国家的储物袋,那估计一场战争就需要消耗大量的储物袋。

就在朱祁镇准备研究的时候,一直守在殿外的阮浪缓缓推门进来。

按照朱祁镇的命令,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阮浪是绝对不会主动推门进来。

现在这样一种情况,显然就是出了一些大事。

“陛下,这是内阁刚刚送过来的折子!”

阮浪呈递上一份奏折,有些厚实。

朱祁镇瞥了一眼阮浪,意识到问题不小。

“如今的大明,能有什么事情?聊天区中一点消息都没有,就说明其他国家应该没有参与谋划。不是其他国家弄出来的祸端,还能有什么事情?”

在好奇的时候,朱祁镇就已经将奏折打开。

奏折的内容倒是比较简单,请求皇帝废除皇庄,将田地归还给百姓,并且下放化雨法宝,造福百姓。

当然,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其中的话语,就说的格外漂亮。

一般人看过去,都会被这样慷慨激昂,大义炳然的言语触动。

“可笑!真是可笑!”

朱祁镇愤怒的将奏折摔在地上。

饶是养气功夫再好,看到这样冠冕堂皇的言语,也一样会愤怒万分。

“陛下息怒!”

阮浪还从来就没有见到过朱祁镇这么生气,噗通一下就跪在地上。

那颤抖的身子,不知道是朱祁镇的气势太吓人,还是担心朱祁镇一怒之下,将他给打杀。

“果然,朱熹之学尽出这么一些道貌岸然的家伙。”

朱祁镇厉声说道。

作为后世人,朱祁镇不说熟读历史,大明一些有名的人物,还是知晓一二。

例如,“水太凉”的钱谦益。

“奏折是于谦让你送过来的吗?”

朱祁镇扭头就盯着阮浪问道。

那一双眼睛,目光汇聚,气势全部聚焦在阮浪身上。

跪在地上的阮浪不曾抬头,却依旧能清晰的感受到一双极为强大的目光,正注视着他。

那样一种感觉,有些好像是被猛兽盯上。

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陛下,于大人今日病假。”

阮浪到此就没有继续说。

“病假吗?”

朱祁镇望着殿外,呢喃着说道。

是不是真的,朱祁镇不知道,也已经不想要知道。

不重要了。

“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

朱祁镇喃喃自语。

这样一番话,倒是落在阮浪耳中。

但就是因为听的真切,才更让阮浪感觉到畏惧。

事情到底是什么,阮浪自然是知晓。

但是,皇庄的扩张,田地收归皇帝一人所有。

这对于阮浪来说,不算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

若是田地重新回归到最初的状态,并且人人能种植灵米,与阮浪来说,还有不小的利益。

就是这么一种考量,阮浪才会选择呈递奏折。

“看样子,陛下无法容忍这样一件事情。”

到此,阮浪心中的小心思,彻底被磨灭。

“去将于谦召过来!”

朱祁镇并没有多说什么,挥挥手就下达命令。

“是!”

阮浪可不敢有什么其他心思,立刻就应声离开。

远在家中的于谦,正因为身子虚弱,养病在床上。

“前些日子,宴会上的事情,恐怕不会结束啊!”

回忆当初的事情,于谦心中感觉到不安宁。

在人世间苟活这么长时间,并且一直混迹于名利场,于谦对待一些事情还是看的比较透彻。

“或许,陛下能有办法解决一切呢?”

就在于谦这样想的时候,府上的仆从推门进来。

“老爷,陛下召见!”

即便是卧病在床,于谦也穿好衣服,急匆匆就从床上爬起来,赶赴宫廷。

耗费一些时间后,于谦赶到朱祁镇面前。

“参见陛下!”

朱祁镇看着跪拜的于谦,眼神一扫就能判断出来他现在的状态,确实有些疾病缠身。

这就让朱祁镇多少不能理解。

服用强身丹,另外还有伐毛洗髓。

不能说是百病不侵,最起码也可以保证身体强健。

可如今于谦面色微白,气血亏损。

朱祁镇大手一挥,让太监搬来座椅,“赐座!”

他的病情,朱祁镇并没有直接去询问,等事后让阮浪调查一番自然就能知道原因。

“多谢陛下!”

于谦刚刚坐下,朱祁镇就将刚才摔倒地上的奏折丢给他。

“这是内阁送过来的折子,你且看看!”

奏折入手,有些褶皱、破损。

于谦大概能猜测到其中的内容恐怕不会太好。

“唉!”

心思沉重的于谦,自然能猜测到一些眉目,在心中叹息一声后,就开始仔细阅读奏折。

奏折的内容很多,言语很长,于谦阅读的比较仔细。

随着阅读的持续,饶是于谦这样的表情管理大师,也克制不住脸上的惊慌。

“这些人,真的是利欲熏心!”

于谦在心中怒骂。

在一些地方的奏折呈递上来的时候,于谦就预想过会出现这样一种事情。

但是,当时的于谦不认为事情能继续扩大。

毕竟,内阁有他们一群有志之士把控,不会为一些蝇头小利,就放弃原则。

显然,于谦高估了自由调节的底线。

“陛下,读书人以耕读传家,没有田地或许稍微有些不安心,最多就是发一些恼骚,不是什么大事情。内阁能处理好一切!”

于谦这样一番话,显然是想将事情包揽下来,避免朱祁镇直接伸手。

当然,于谦的想法也比较简单,读书人的事情,就应该让读书人解决,没有必要惊动到皇帝。

这么一件事情的起因,于谦自然明白,尝试处理或许不是一件难事。!

本文网址:http://chuanyuedamingchidaojingchengdam.quwenyi.com/57248827.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