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土木堡激战

推荐阅读: 北方之王无敌六皇子明朝那些事儿重生之北洋新军阀末世之三妻四妾神雕后传穿越清末当土匪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我是军阀吕布的人生模拟器此心无垠乌合之众终极科技帝国大雄的爱情故事转重生之极限进化德意志的荣耀夜色本王在此武炼巅峰抗日之特战兵王

在输出完王振后,朝堂就回到商议支援的问题上。

这才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

“臣以为应该命杨洪主持救援,其早年跟随太宗皇帝出征,行军打仗经验丰富,又驻扎于宣府,与瓦剌和鞑靼交手颇多……”

“应该让石亨前往……”

“此等大事,自是应该让保定伯梁瑶……”

“论了解最深,还是驸马都尉井源,应该让其领兵。”

……

一时间,朝臣各自举荐。

从勋贵中挑人,到文官指挥,全都有说。

大批优秀的勋贵都跟着朱祁镇离开。

另外宁阳侯陈懋也被派遣往东南之地平叛。

可以说,京师能拿的出手的将领,本身就不多。

出兵救援这样的大事,自是应该精挑细选。

可表现出来的战果和功绩,区别大差不差。

自然就会愿意选择自身更为相信的存在。

就这样,朝臣就陷入到争论中。

太后可不想多争论。

当即,就准备将此事叫停,独断一次,任命一位主将。、

可不等太后说话,一直沉默寡言的朱祁钰却朗声问向于谦,“于谦,不知道你可愿意领兵?”

就这样一下,着实让整个朝堂安静下来。

太后的目光也汇聚到于谦和朱祁钰身上。

于谦有领兵作战的能力吗?

不知道。

于谦有随军作战过吗?

跟随过永乐皇帝,宣德皇帝。

但终究是一名文官出身。

初明时期,文武还算分明。

没有多少文官带兵打仗的例子。

毕竟,勋贵的势力依旧庞大。

土木堡之变,还没有发生。

所以,文官去领兵,还不是平定叛乱的小事。

这就足以产生无穷的怀疑。

而于谦被这样一问,一时间也没有回答。

突兀,太突兀。

朱祁钰在没有得到答案的情况下,缓缓起身,再一次开口。

“于谦,你可愿意领兵出征,支援土木堡?”

于谦眼角的余光,自身看到周围的怀疑。

“臣愿意!”

于谦毫不犹豫的应下。

有信心吗?有。

既然有信心,何惧艰难?

于谦一直仰慕文天祥,报效国家就是他的志向。

太后见此,还想要说什么。

可在看到于谦的眼神后,太后到嘴边的话,就被咽了回去。】

有些人,只靠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人对其信心倍增。

况且,朱祁钰是监国。

朱祁镇不在,从理论上来说,他的话更管用。

太后也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纠缠不休。

耽误出兵,还让朝臣觉得“后宫干政”。

“于谦,就由你领兵支援。”

一锤定音,事情就这样确定下来。

同时,于谦暂时担任兵部尚书,井源被安排为出征军副手。

国家机器的高速运转之下,大军也在短时间内被调动起来。

朝会结束后,京师内部的十万大军就被组织起来。

这一次出征,距离不算远。

快马加鞭,急速行军的话,两三个时辰的时间就能赶到。

当然,骑兵就会更快一些。

只是,京师的骑兵都被朱祁镇带走。

在与瓦剌军队的对决中,已然消耗殆尽。

种种迹象,说朱祁镇是个败家子,绝对是一点不为过。

当于谦统领大军赶赴土木堡的时候,瓦剌军队依旧不曾停歇对土木堡的进攻。

就算张辅指挥能力卓越,可将士长时间缺水,战斗力急剧下降。

在与瓦剌军队的搏斗中,依旧占据下风。

“英国公,我们是不是应当准备突出重围?一直困守于此,不是办法啊!”

户部尚书王佐舔了舔干涸皲裂的嘴唇,朝着身边的张辅询问。

一直没有喝水,还要进行作战,对身体的负荷不是一般大。

此行运送辎重,有携带骡马二十万之数。

一直饥渴不是办法,张辅早早就开始杀马取血。

可士兵的人数一样不会少。

没有水源,就算杀马取血能暂时缓解。

但又能坚持多长时间呢?

正是想到这样一点,王佐才想着突围出去。

张辅看向外面,不断对土木堡发起冲锋的瓦剌骑兵。

“瓦剌都是骑兵,放弃土木堡的话,我们面对骑兵就是死路一条。”

张辅何尝不想领着大军离开呢?

但是,在土木堡还能依靠简陋的防御设施,抵御瓦剌骑兵的进攻。

离开土木堡,一望无际的平原上,步兵奔逃。

面对追杀的骑兵,那就是待宰羔羊。

“唉!

王佐无奈叹息一声。

饥渴状态之下,脑子都有些不清醒。

“幸好英国公还能足够的清醒冷静啊!”

王佐在心中感叹一番后,不免就想到皇帝。

不由得心头一紧。

回忆出征之后的种种行为,不免让王佐轻轻摇头。

“绝非是明君之相啊!让其逃出,其未必会来救援我等。不知大明未来将会是……唉!”

王佐猛地惊醒,没有继续多想。

忠君爱国,已然刻进骨髓,就算是想一想也不行。

最后,王佐也只能是止不住的叹息。

土木堡简陋的城墙上,还是有大批的火炮,依仗火炮的威力,瓦剌骑兵很难靠近。

“给我杀!”

当瓦剌骑兵大喊着冲杀过来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就是脑袋大的炮弹。

“啊~”

“不要害怕,继续冲!”

瓦剌骑兵继续冲锋。

可紧跟着就是一轮箭雨,还有火枪的攻击。

冲锋被二次打断,死伤不少。

“大家不要慌,明军脆弱不堪,我等一靠近他们就会如绵羊一般,杀过去啊!”

瓦剌骑兵还想要继续冲。

但最后欢迎他们的是一根根长矛。

在张辅的指挥下,瓦剌骑兵想要靠近过来,无一次不是付出巨大的代价。

几次三番,丢下一地的尸体后,就只能悻悻离开。

坐镇后方的瓦剌也先太师,对此非常无奈。

“阿哈,我们刚刚捉到一名太监,似乎有不错的地位。”

当也先愁眉苦脸的时候,赛刊王带着一名太监赶过来。

赛刊王是也先的弟弟,与也先的关系还算亲密。

“奴才喜宁见过太师!”

跟在身后的太监喜宁,还不等赛刊王介绍,就赶紧行礼。

太监喜宁,也是深受朱祁镇宠信。

只是,其品行不佳。

在被宠信后,手握权势,反而是对内暴虐,残害忠良,对瓦剌交好。

也先与喜宁有过交集,在过来的时候,就一眼认出。

“喜宁?你应该跟随大皇帝才是,怎么会这般呢?”!

本文网址:http://chuanyuedamingchidaojingchengdam.quwenyi.com/5724870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