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冰之无限 > 第百七十五章 血脉之迷 梦醒之刻

第百七十五章 血脉之迷 梦醒之刻

推荐阅读: 快穿:驯养反派手册狂魂末世启示录魇醒无限装殖电影世界十连抽在末世中崛起快穿女主真大佬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智人青囊尸衣敛财人生[综].捡到一个末世世界OVERLORD丧尸母体漫威里的德鲁伊鬼吹灯2异常生物见闻录创造游戏世界在人间崛起

喜马拉雅山南麓。

这里是世界的第三极,海拔超过六千五百米的山峦组成的雪之领域。

大雪覆盖着山峦,稀薄的空气和寒冷的温度,成为了让绝大多数人类却步的界限,只有少数有着特殊目的的人,才能踏入这片雪域。

蜿蜒崎岖的山岭上,两个裹着厚重大衣的旅人,正顶着寒风,赶着一头驮满行李箱的毛驴,艰难行进。毛驴驮上超过了自己体重的行李,速度自然慢得如同乌龟,但是在这世界屋脊,断石嶙峋的高山之上,却是唯一可以使用的畜力,所以旅人也没有抱怨的余地。

更何况,他们对于自身目的的担忧,完全压过了自然环境的影响。

“碇,最后的‘契约之地’,建立在这里吗?”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走在前头的旅人口中传出。

“啊,那是当然的,冬月老师。”后面正在牵着驴伛偻前行的男子答道,“这座喜马拉雅山脉从亿万年之前的海床,隆起成现在的世界屋脊,真正的原因,就在于它下面埋藏着破碎的‘生命之树’的主干,SEELE的老人们的最终计划,就是在这里举行仪式,正式发动补完计划。”

这两个人,赫然正是NERV的司令与副司令,碇元堂和冬月耕造。

原本应该和碇真嗣生活在一起的他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现在两人讨论的事情,却和主人公全无关系。

“碇,把NERV交给加持良治,没有问题吧?”

“冬月老师,现在对我们来说,NERV已经没用处了。”碇元堂一面查看地图,一面沉声回答道:“亚当和莉莉丝的身体与灵魂都已经进入剧本,最后三个使徒也有两个现身,等使徒全部灭亡,就是‘人类补完计划’全面发动的时机。到了这个时候,SEELE正式走上前台,即使我们留在NERV也不会有任何作为。”

“所以,才需要跳过间幕,从另一个场景登场吗?”冬月问道:“到了现在,SEELE的老人们,应该已经知道你真正的目的了吧。失去NERV以后,他们就会放任我们的行动吗?”

碇元堂抬起头,用阴郁的目光看向那云层中隐没的雪山,片刻之后,才答道:“那根本不重要。SEELE的老人们并不知道丽的身份,自以为完全掌握了亚当和莉莉丝,现在只求封印住初号机,令补完计划完全进入他们的剧本,却不知道最后的备用钥匙在我手里。即使他们知道了我的目的,也根本不会在乎我们的行动。只要我们提前找到生命之树的残骸,就能令未来,进入我们设定的剧本。”

冬月想了想,说道:“虽然利用世界树的残骸,可以强行激活你手上的‘尼布甲尼撒之钥’,让它从胚胎状态恢复活力。但是,那之后你打算怎么做呢?象唯一样,把自己的灵魂移植到亚当的身体里去?”

“不,当然不!”碇元堂忽然转过头,露出一个阴沉的笑容,比哭还难看:“我不会再让‘神’从我这里夺走任何东西,我要的是自己成为神。所以我不会变成亚当,正相反,亚当将变成我的一部分。”

“成为……神?”冬月也是第一次明确地从搭档口中,听到他的最终目的,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怔怔出神。

“是的,只有我成为神,才能将唯从EVA的禁锢中解救出来,否则,即使全人类的意识都融合在一起,变成一个统一的精神海,唯的灵魂不会得到解放,只能独自留在初号机里,作为那具躯体的中枢,永远地孤独下去。这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

“所以,你才打算吸收亚当,以第一使徒的姿态去见她吗?”冬月叹息道:“但是,即便你得到了亚当的躯体,没有相应的灵魂,也是……”

“哼哼,我会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吗?”碇元堂冷笑着说道。

冬月皱眉道:“但我想不到你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要知道,现在亚当的灵魂,可是在那个名叫渚薰的少年体内。”

碇元堂点头道:“没错,正是如此,如果要我自己来设法的话,不论如何努力,也无法从一个使徒体内,夺走亚当的灵魂。SEELE的老人们,也不会袖手旁观。但是,这里面有一个秘密,它的存在,令我根本不需要做任何事,就能达到目标。”

“什么秘密?”冬月不解地问道。

“十五年前,SEELE的老人们为了对付亚当,通过向他体内注射人类基因的方法,改变了他的存在形态,迫使其能量散逸,本体封印成胚胎,这是你知道的部分,冬月老师。”碇元堂抬起头,对着比自己年长许多的副司令说道:“而你不知道的是,那份封印了亚当,并形成了渚薰的人类基因,源自……我。”

“什么?”冬月大吃一惊,完全没想到公事了十几年的搭档,居然隐藏着这么大的秘密,“也就是说,渚薰和你的关系,就像丽和唯的关系一样吗?”

“不,稍微有点不同,丽是唯死后才出现的,而我还活着,所以丽认为自己和唯是并立的不同存在,而渚薰和我同时生存着,所以他似乎认为我是他的父亲。”碇元堂解释道:“不过这并不重要,关键在于,当渚薰死后,已经与我的基因契合的亚当灵魂,与融合了亚当的一个身体的我,将会形成强烈的共鸣,其强度远远超过SEELE老人们准备的渚薰的克隆体,他们争不过我。最终,我必定会成为亚当灵魂的新载体,而同时拥有了亚当灵魂和身体之后,再以丽的灵魂为钥匙,开启通向莉莉丝的大门,我就能见到唯,成为新的神了。”

“碇……你真是……”一时间,冬月已经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搭档了。

………………………………………………………………………………………………………

在NERV两位司令,艰难跋涉于喜马拉雅山上的时候,真正的NERV精英们,还在奋战着。

葛城美里,加持良治,赤木律子。

这三个从大学时代就要好的青年男女,此刻正领导着残余的NERV机关,殚精竭虑地进行这一项重要的作战。

《碇真嗣养成计划》……啊不,是《碇真嗣救援计划》。

“喂喂,律子,究竟有没有办法进入那片领域?”葛城美里的情绪非常暴躁,即使对好友赤木律子,也已经完全没有礼貌了。

而赤木律子也没生气,只是疲惫地再次解说道:“有什么办法?那种绝对领域前所未见,没有任何攻击防御能力,却能直接贯穿人类的精神,除非等我们的新装备做好,否则任何人都无法进入。”

加持良治适时地开口道:“好了,美里,生气会增加皱纹的,在装备制造完成之前,我们先去喝一杯吧,然后找个酒店,好好洗个鸳鸯浴……”

他的出现,很好地缓解了葛城美里的愤怒和焦躁……以充当沙袋,给葛城美里宣泄愤怒的方式。在暴打了这个花心男友,又使用高跟鞋反复踹了他要害几十脚之后,葛城美里的情绪终于正常了。

她的目光,再次投向天空中。

在那里,有一个巨大的,高踞天空的存在。

使徒。

这是一只巨大的由光芒凝结成的……姑且可以称之为“鸟”的存在,不过实际上只是看起来好像拥有两只巨大翅膀的发光体而已,无论用任何探测手段,也无法窥看其本体的真实形态。

而它的绝对领域力量也异常奇特,除了保护自身的屏障能力之外,还可以化作极光一般的霓虹,从天空降落下来,笼罩大地,凡是被光芒罩住的人,全部都会被对方侵入脑海,读取一切记忆,然后再受到控制,变成对方的傀儡。

这就是在一个多月之前,紧跟着渚薰出现的使徒,由于SEELE机关控制了整个NERV的电脑系统,渚薰身份被锁定为为EVA驾驶员,所以这个使徒成了第十一位的使徒,被命名为——

鸟天使。

“为什么这个家伙没有和SEELE的阴笑使徒火并?”葛城美里不甘心地抱怨道。

原本按照她的猜测,同时出现的使徒之间,会首先分出一个胜负,而且之前力天使和霰天使碰面的情形,也证明了这个猜测。

然而这一回,鸟天使却似乎完全没有和渚薰对碰的打算。

两者似乎是结成了同盟,或者从属关系一样。

“大概……是阶级差距的问题吧?”赤木律子低声说道,她和葛城美里不同,掌握着更多的秘密,自然知道那个名为渚薰的少年与凌波丽类似,外表以人类之身为载体,体内却隐藏着强大的亚当灵魂,那么,作为由亚当产生的使徒,在面对他的时候,自然很可能不会出现竞争的意识,反而会对其臣服。

“不过比起这个来,真正的问题在于,那三个孩子现在是什么情况呢?”金发的女学者皱着眉头,说出了最担心的问题。

同时,她也回忆起了当日渚薰驾驶EVA的6号机,独力镇压整个第三新东京市的情况。

那一天,整个第三新东京市的天空,都被巨大的赤红色绝对领域所笼罩,渚薰的力量和6号机所产生的共鸣,完全压倒了一切抵抗力量,本来就受创的零号机和2号机,都在瞬间被夺取了控制权,凌波丽和明日香两个驾驶员都被强制弹出了驾驶舱。

而从霰天使出现之后,就表现怪异的初号机,虽然没有这么差劲,很是进行了一番抵抗,但是最终也依旧败落。这段战斗的过程,由于通讯和监视网络被绝对领域干扰,并没有被记录下来,NERV的人并不知道那究竟是怎样的战斗,但是最终的结果却非常明显,初号机终究不敌6号机,被真品的隆基姆斯之枪,钉在了钢铁的十字架上。

而随后的变故,才真让NERV的人们瞠目结舌。

巨大的鸟天使,从地球同步轨道降临,并且好像成了渚薰和6号机的坐骑一样,完全听命于这个白发的少年。

鸟天使绝对领域的精神侵蚀能力,原本只能笼罩一平方公里左右的区域,不过在渚薰的“自由”能力的增幅之下,得到了极大的增幅,几乎一瞬间就笼罩了半个日本,令任何远程攻击都无法发动,然后……渚薰让人类第一次见识了绝对领域的超高等用法。

绝对领域三重共振。

鸟天使的绝对领域,6号机的绝对领域,以及渚薰自己的绝对领域,同时张开,并且互相共鸣,瞬间形成了一座覆盖天空的生命树图谱,虽然金色图画的诗歌节点中,有七个是空缺的,但是那并不影响其庞大力量的放射,那一瞬间,亲身经历过第二次冲击的葛城美里等人,几乎以为第三次冲击直接爆发了。

不过,渚薰似乎还没有开启人类毁灭之门的打算,所以,在那恐怖的能量图画展开三分钟之后,他使用了另一项堪称奇迹的力量。

空间转移。

在那一瞬间,他借助三大绝对领域共鸣,直接撕裂了空间,将第三新东京市三成的建筑和人口,卷入了漆黑的异次元空间,消失无形。

而更加诡异的是,失去了这三成建筑之后,整个第三新东京市看起来,却依旧是一个完整的城市,很多城区部分的位置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就像改变了的拼图一样,完整地结合起来,如果不对照新旧地图看,根本发现不了这里曾经失去的部分,甚至连居民们也几乎全部被改造了记忆,除了NERV的部分成员之外,所有人都不记得自己消失的邻居或者同学了。

NERV总部的成员大半没有受到影响,随着渚薰消失的,只有三位EVA的少年驾驶员。

三天之后,情报才再次传来,消失的城市,出现在了大西洋的百慕大群岛之中,形成了一个面积三十多平方公里的新岛屿,被巨大的绝对领域包围,外人一旦进入都会被洗脑控制。而通过大功率望远镜显示,领域内部的人们,则根本不知道自己处在使徒的控制之下,就像一个普通的日本城市一样,平和地生活着。

不过由于受到精神干扰,他们全部身处幻觉之中,眼中看到的情景,与真实的情景大为不同,比如里面也存在着碇元堂、冬月耕造、加持良智、葛城美里等人,但其实那些都是完全不同的陌生人,只是无论别人看来还是他们自己的认知里,他们都拥有着扮演对象的外表和内心,丝毫不差,只有从外部使用高波段望远镜,才能看出他们的真实身份。

同时,那些来自第三新东京市的建筑,原本都是裸露的钢筋水泥建筑,但落在这个城市里的时候,也被幻术改造成了各种精致的日式小楼和庭院公园,和普通的平凡城市一样。原本应该依赖外界给养的物资,则由隐藏在地下的NERV总部的自动化生产基地来提供。

简单来说,渚薰利用6号机和鸟天使的力量,在大海之上,建立了一个封闭的虚构世界。

随后,NERV机关残余的人手,一部分着手抢修残破的二号机,另一部分来到了北大西洋,开始筹划营救小驾驶员们。

“渚薰……他究竟想要干什么?”赤木律子凝视着天空里的鸟天使,疑惑着地说道。

………………………………………………………………………………………………………

鸟天使羽翼下的虚幻世界。

在那庞大的绝对领域力量之下,无人能发觉这其中的虚假,即使他们抬头,也看不到鸟天使的身影,只能看到与日本一样的天空。

当太阳落山之后,日本最有特色的夏夜盂兰盆祭,也正式开始了。

城市南部的公园广场和部分被清理出来,变成了一排排的小商铺,捞金鱼,打气球,烧烤摊饼等等各种有着庆典特色的摊子,纷纷支了起来,缤纷的彩灯,挂满屋檐和树梢,等待着游人的到来。

在夜市的大门口,碇真嗣等来了穿着和式浴衣的两位少女。明日香的和服,是纯白色底上托着粉红色茶花的样式,让她看起来好像花精灵一样活泼可爱;而凌波丽的,则是夜空般苍蓝底色上,布满百合花的素雅款式,就好像寒冬里降临的雪女一般。

“明日香,凌波,你们终于来了……”

“抱歉,碇君,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凌波。”

“笨蛋真嗣,等女孩子是男士的义务啊!”

“哎?什么时候有这样的义务了?”

笑笑闹闹的夜晚活动,持续了几个小时,当三个少年少女摇着小圆扇,吃完了各种烧烤小吃,拎着金鱼,带着买到的面具,在十点左右的漫天烟火中走到了夜市中心的空场处,意外,或者说不出意外地,见到了某个微笑的白发少年。

“呦,碇君,又见面了呢。”人形使徒同样穿着和式浴衣,旁若无人地打起了招呼。

“笨蛋真嗣,你又交奇怪的朋友了吗?”明日香皱眉问道。

碇真嗣摇摇头,辩解道:“不是的,他是我们学校的转校生,并不是我的朋友,但是的确有点奇怪。”

于是明日香又把炮口转向了另一边的凌波丽:“那么,前转校生,这个怪人是你的亲戚吗?眼睛都是兔子一样的红色哎。”

和原本世界不同,如今的凌波丽,话语意外的犀利:“如果你认为所有黄毛的阿猫阿狗都是你的亲戚的话……”

碇真嗣眼看两人之间的战火又要升级,连忙转移话题道:“好了好了,大家别吵,那个……薰……同学吧,你有什么事情吗?”

白发的使徒少年露出阳光般的笑容,毫无羞愧地答道:“哎呀,遇到你真是太好了,因为我刚刚搬到这个城市,头一次晚上出来,现在,已经是完全迷路了呢。”

明日香撇撇嘴,小声说道:“白痴,居然会把那么丢脸的事情堂而皇之地说出来!”

渚薰只当没听见,对着碇真嗣笑道:“碇君,我只记得住址,却不知道怎么走,能否请你带我回家?”

渚薰的地址,正好和碇真嗣的家在同一个街区,碇真嗣想了想,点头道:“好的,那么我和你走一路,先送明日香和凌波一起回家吧。”

在一路上,白发使徒过分热情的态度,引得两位少女一阵阵的不安。

“喂喂,转校生,你有没有觉得那个白毛有问题?”

“明日香,你也觉得他有问题?”

“嗯嗯,他明显对笨蛋真嗣抱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么下去的话,说不定那个笨蛋,就会被拉到‘那一边’的世界去了。”(这句话来自于《碇真嗣养成计划》,这本同人漫画的买点其实和碇真嗣没有任何关系,而在于大量的凌波丽和明日香的福利美图。)

“那那那……‘那一边’的世界??难难难……难道说是……”

“没错,就是那种禁忌的……禁忌的……”

“明日香同学,你是说‘**’吗?”

“没错……不对,笨蛋转校生,为什么这种事情你会知道得这么清楚!难道你上次教室发现的那一带《loveless》是你的?”

“没没……没有知道,人人……人家才没有看过《loveless》什么的呢!”

“住口,你这个腐女!”

“你才是,否则怎么可能知道得这么清楚!”

不说嘀嘀咕咕最后闹到大打出手的两个女孩子,和她们分手之后,碇真嗣以及渚薰并肩而行,一路向着他们各自的家走去。

开始的时候,他们还好像同学一样不断搭话,但是渐渐的,这样的对话越来越难以继续下去了。

夜晚的路灯下,两人越走越沉默,气氛也越来越诡异。

终于,在到达渚薰家门前的时候,两人沉默地停了下来。

片刻之后,渚薰终于先开口了。

“今夜,真是一场漂亮的祭典呢,碇君。”

黑发少年的脸,在路灯的阴影下,带着幽暗的表情,停到白发使徒的话,淡淡一笑,答道:“不只是祭典,整个世界,都是一种梦幻般的存在。”

“整个世界吗?”

“是的,整个世界。”黑发少年低声答道,而此刻从他眼中露出的,不是少年人应有的青涩,而是属于身经百战的绝世强者的光华,同时以微微带着激昂的声线说道:“要感谢你啊,薰,感谢你营造了如此幸福的世界。”

“你觉得幸福吗?”白发使徒带着奇怪的表情问道。

碇真嗣,不,现在已经是墨释君的少年,摇头答道:“对我而言,不是,但是为了凌波她们,我还是要感谢你。至少你给了她们一个梦,一个在家人朋友的呵护下长大的好梦。”

渚薰皱眉道:“既然这样,为什么还一定要醒来呢?”

墨释君微微侧头,叹息一声答道:“因为有不能不醒来的理由。在别的地方,还有等我回去的人。”

“那么,是什么时候开始醒来的?”

“从一开始,就没有完全地沉睡下去。”墨释君随意地说道:“你那天忽然和新的使徒一起,联手发动了大范围的精神洗礼,我正面对抗的胜算很小,所以干脆配合着接受你的精神入侵,让自己的表层意识接受催眠。但同时,我的深层意识却始终保持独立,任何时候,我都可以凭借自己的意志醒来。”

渚薰微笑着问道:“可是,之前我们交锋的时候,你尚且没有胜算,现在失去了初号机的,陷入我创造的世界,你还会有机会吗?”

“当然会有。因为最后一个使徒,已经来了。”墨释君冷笑一声,抬首忘天,之前那寂静夜空的幻象,顷刻间破碎,露出了蔚蓝天顶上,巨大的鸟天使的光芒身躯,以及西南天空里,正缓缓接近的另一道白色光芒。

那是宛如DNA般的螺旋形双股光带组成的巨大白色光环,直径几乎有一公里,完全看不出头尾。

渚薰轻笑一声说道:“那又如何?你应该知道,拥有亚当灵魂的我,和一般的使徒是不同的,可以驾驭奴役其他使徒为我效力。新使徒的出现,不过是增加我的力量而已。”

“如果真是如此,你又何必亲自出现在这个世界里?渚薰,不用伪装了,就算是亚当,也只能选择一个使徒与之融合,这就像动物求偶一样,如果你手下只有一个使徒,自然能够对它随意指挥,但如果同时出现了两个使徒,你真能控制它们不互相残杀争夺那唯一的位置吗?”

“真可惜,我本来是希望你能够拥有真正幸福的可能性呢。”

“很遗憾,我并不奢求这样的幸福。”

伴着墨释君的话语,渚薰却陷入了沉默。

这个时候,再狡辩已经没有了意义,他们都知道,渚薰能控制鸟天使,是因为他和其他使徒不同,不是来自于曾经统治地球的强大物种的集合体,而是在第一使徒亚当被封印的时候注入的人类基因,吸收亚当的能量与灵魂诞生的特异使徒。所以他可以利用亚当灵魂的融合权,吸引其他使徒为他效力,可一旦使徒数量增加到两位,那么其彼此间的战斗将不可避免。

若非如此,他也不必亲自介入这个虚假世界,就近监视碇真嗣,不过现在看来,这样的行动反而成了对方获取真实情报的途径。

而仿佛是要印证墨释君的话一样,那新出现的双螺旋光环型的使徒,也对着鸟天使展开了攻击。而它攻击的方式,则是化成一条巨大的线虫一般的光柱,一头戳中目标,对鸟天使的绝对领域展开了侵蚀。

这排名第十二的使徒,被称为子官(大家知道其实观沧海是想写“宫”字的)天使,和心灵攻击的“鸟天使”一样,并非出自新剧场版,而是来自旧TV版的使徒。

在原TV版剧情里,它虽然没有背负着“最强”的名号,却是让EVA一方最狼狈,损失也最严重的一个使徒。也不知是它的绝对领域强还是肉身强,总之EVA的一切攻击手段,对于它都彻底无效,而面对它的侵蚀,EVA的绝对领域或者装甲也毫无防御效果,几乎在接触战的几分钟里,零号机和初号机就先后被它侵蚀而战败(漫画版里还多了渚薰驾驶的2号机,不过那时候渚薰在划水就是了),葛城美里根本来不及制定什么神奇战术,最后只能眼看着凌波丽逆转自己的绝对领域,自爆机体与之同归于尽。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因为剧情需要而变得很强”的使徒,一个在原著里没有露出任何弱点的天使。

不以近战为长项的鸟天使,面对着能同时压制两三台EVA的子官天使,场面是一边倒的凌虐。

巨大的光带的一头,已经贯穿了鸟天使的绝对领域,深深刺入了它的体内,各种如同血管一样的凸起,从鸟天使的光体上浮现出来,一点一点,被子官天使同化了过去。

“嗯嗯,这个场景,让我想起了蟒蛇吞鸽子的场面呢。”墨释君微笑着说道。

而站在他面前的渚薰,却没有去帮助鸟天使的打算,因为————

“做梦游戏结束,天亮了,”墨释君的右手,已经对准了白发使徒少年,“出来吧,雷牙!”

下一刻,巨大的金色光流,从他掌心喷薄而出,连形成光龙都来不及,就直接淹没向了渚薰的身影。

“嗡——”的一声,白发的使徒也同时张开了自己超强的绝对领域,将那凌驾于雷天使之上的兽魔光潮,挡在了咫尺之外。

“轰隆隆隆隆隆隆————————”

足以化为万丈光龙的能量潮汐,在渚薰的绝对领域面前,也难以逾越雷池一步,被死死挡了下来。

不过,当那股庞大的能量流,在两边的强劲挤压下,不得不冲向天空的时候,这个由渚薰和鸟天使的精神联合构造的虚幻世界,却挡不住这股巨大的能量轰击了。

只听“咔咔咔咔”的连续声响,整个世界的空间,都产生了龟裂的纹理,这个由两大使徒的绝对领域禁锢的世界,开始破碎了。

“彭”的一声,世界改变了。

日本夏夜的黑暗,变成了血色海洋上的白昼。

富有自然生机的山岭森林,变成了荒凉的珊瑚礁。

精致温馨的和式小区,变成了荒败的水泥废墟。

人们从睡梦中惊醒,忽然发现自己这些天来,居然忘记了曾经的第二次冲击,忘记了世界曾经的毁灭,忘记了原本居住的第三新东京市,忘记了那恐怖的使徒,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一直以另外的身份活着。

甚至他们自己的容貌,亲人、朋友、路人的相貌,在彼此的眼中,也都变成了另外的模样。

一时间,各种精神崩溃的嚎叫呐喊,充斥了这个骤然苏醒的城市。

不过,这些对于已经冲上天空的墨释君和渚薰,却没有任何影响。

事实上,现在的他们心中,只剩下了战斗的意志。

“看来,我需要让你真正沉睡下去呢,碇君。”

“很遗憾,你没这个机会了!渚薰。”

墨释君虽然没有回复一身冰系的半神功力,但是几颗由使徒S2机关炼化的兽魔晶在手,配合圣斗士的第七感光速技能,攻击力已在黄金级的顶尖层次。

而渚薰身为亚当灵魂的继承者,虽然没有实体攻击能力,但是绝对领域的强度却丝毫不差于暴走的EVA初号机,防御力也稳稳位于黄金级顶峰。

两边正是针锋相对,互为克星。

只是这也仅限于两人自身的能力,渚薰一开始就没打算凭借本体的能力跟墨释君对拼,他的凭仗,从来就不是自己,而是最强EVA——6号机。

这台来自月球的EVA,本质和初号机一样,都是采自南极的亚当身躯之一,天生强过一般使徒百倍。它没有被摘除原本的S2机关永动内核,加上被渚薰的亚当灵魂的控制,不必像初号机那样,必须进入暴走状态,才能发挥实力。换句话说,6号机时时刻刻都拥有着匹敌暴走初号机的战力,而且发挥更加稳定灵活。

如果以轮回空间的品级来衡量,此刻的6号机,无论是那巨大的躯体、半永恒的强劲能量,还是坚不可摧的绝对领域心灵障壁,都已经无限接近了神级,再加上原本就是神级,只是后来受创衰落到黄金级顶峰的亚当灵魂,可以说,这台六号机已经是神门四天关之下所能达到的最强战力,甚至一些半神可能都没有它来得恐怖。

若非6号机如此强劲,数十天前,第三新东京市地下的那一战里,渚薰也无法顺利封印初号机。

而现在,墨释君趁着子官天使入侵,强行破开了渚薰的虚幻世界,两边再次交锋,渚薰自然毫不犹豫地再次唤起了6号机助战。

只见远处的海岸礁石忽然炸开,头顶光环的巨大机体,豁然从地下飞出,直插空中两人交战之处。

“切,出来吧,炎胎!”墨释君厉喝一声,右手依旧驾驭雷牙光龙轰击渚薰,左手翻出,喷出一道数里长的金红火光,在空中凝聚出一头长达千米的火焰巨兽,面如骷髅,身如斗鱼,周身赤红,带着八条白炽光焰组成的长长鳍尾,向着6号机迎了上去。

这是墨释君在上次大战时,毁灭EVA5号机以及与其融合的使徒“胎天使”,获得的兽魔晶。胎天使本来就是能在岩浆里游泳的超高温使徒,而墨释君在凝聚兽魔晶的时候,又特别选用了高级火系兽魔“炎头”与之融合,最后就形成了这只温度更胜太阳的火焰巨兽。

不过,面对最强的EVA,被命名为“炎胎”的巨大兽魔,即使拥有黄金级上位火焰力量,也依旧不是对手。

“咚————”的一声巨响,就见6号机面前的绝对领域忽然一变,幻化出了五个淡金色的半透明几何体,然后仿佛大锤一样,对着炎胎迎头砸下,只一瞬间功夫,巨大的火焰巨兽,就被无形的巨力拍入海面,“刺啦”一声,就将百万吨的海水蒸发成了蒸汽。

每一克的水,都可以挥发成二十升以上的蒸汽,炎胎的火焰瞬间蒸发的海水,立刻就化成了数十立方公里的水汽,将大片的天空笼罩在白茫茫的云雾之中。

墨释君等待的也就是这个机会,他早就知道,炎胎再强也不如力天使,自然没可能胜过6号机,所以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打算过正面对抗这台最强的EVA。

“曙光女神之宽恕!”

就在蒸汽爆发的瞬间,墨释君也打出了自己的绝对零度之拳,而且不是一击,而是对着天地四海,轰出了上万记冻气拳。

急剧膨胀的水蒸气,本来就会大量吸取空气中的热量,再加上绝对零度的光速拳,造成的结果,就是令海面之上,顷刻间竖起了一座数公里高的蘑菇型冰雪巨塔。

墨释君、渚薰和6号机,都被冻结在了其中。

当然,这种冻结对于黄金级的强者而言,并不算什么,比如渚薰,虽然因为最初的大意,而被冰冻蒸汽接触了四肢,但是他瞬间就开启了全身防护的绝对领域,寒气只侵入到他的表皮,就无法寸进。

至于6号机,则根本无视了这种冻气攻击,毕竟以它的力量,就算是被钢铁浇筑了全身,也能轻易脱困,跟不用说这种酥脆的冰层了。

渚薰虽然被固定在了冰层之中,脸上也没有丝毫紧张,只是微笑着问道:“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呢,碇君,难道你以为这种程度的寒冷,可以对使徒造成伤害?别忘了,我和6号机,可是能够在接近绝对零度的外太空飞行的生物啊。”

墨释君此时则收起拳头,淡然道:“没错,即使是绝对零度的寒冷,对于你们也没有太大的作用,不过呢,我的攻击,可没有那么简单啊。”

墨释君话音未落,渚薰的脸色已经变了。

因为,无数湛蓝色的雷电,从冰层之中闪过,瞬间贯穿了他那少年人样子的身体。

“喀喇啦啦啦啦啦——————————”

仿佛凝聚了十亿次雷暴的同时喷发,只见海面上这座如喜马拉雅山一样高耸的白色蘑菇冰云,在瞬间变成耀眼的蓝色,恐怖的电流只用了几秒钟,就将数百万吨海水化成的水蒸气,电离分解成了氢气和氧气,然后,这些气体又再次在电火花中被引爆燃烧,化成水汽,凝聚成雨雪冰雹,漫天落下。

暴雨之中,渚薰的身躯,也带着大片的焦黑,随之堕落。

随即,他被趁机冲上来的墨释君一把掐住脖颈,提在了空中。

“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拥有那么强大的雷电力量?”即使是一贯神气悠然的渚薰,此刻也不禁露出了狼狈的神色,不由得开口问道。

渚薰这个身体,虽然是利用碇元堂的基因制造的人形躯体,没有一般使徒的巨大体魄和肉搏力量,但是绝对领域却异常强大,即使硬抗雷天使的光束炮击,也只当是清风拂面,没有半点损伤。然而方才那次云雾中的剧烈雷暴,却轻易击穿了他的防御,让他的身躯几乎被烧毁了一半,其能量之强大,几乎有雷天使的数十倍之高,怎能让他不惊讶?

要知道,之前NERV在对战雷天使的时候,所用的阳电子炮,虽然集合了整个日本的电力供应,实际的输出功率也只有雷天使光束炮的百分之一,只是占了阳电子束的反物质效应攻击犀利的优势,才能和雷天使的纯粹高能源输出相抗衡。换句话说,单以雷天使的S2机关的能量供应,就相当于全日本电力的百倍,也是整个世界能源供应的五到十倍。

而刚才那一次冰云放电的能量,又高过雷天使数十倍,也就是说,在那几秒钟里释放的电力,相当于全世界能源消耗总量的数百倍,这是一种怎样的力量?

如果墨释君真有这么强的能量,直接用雷牙光龙把敌人蒸发了不更省事吗?何至于搞出这么多花样?

墨释君摇头道:“居然到现在还想不到吗?你的理科分野,一定是体育老师教的吧?”(日本中学课程里,物理和化学综合为理科)

难得渚薰此时也恢复了一贯的气度,笑答道:“很抱歉,我根本没有上过小学中学的说……”

“那就太遗憾了,薰,没文化真可怕……”

却没想到渚薰继续说道:“……不过我在月球的时候,通过网络,获得过耶鲁大学和牛津大学的哲学、心理学以及艺术学的博士学位,尤其是发表的一篇音乐与心理学方面的论文,获得过皇家学会的年度贡献奖……”

“……”墨释君默然片刻,眨眨眼,扣着白发少年脖颈的手陡然一紧,阴沉沉地说道:“你还真敢说……那么想我掐死你吗?”

“好吧,我不说了,碇君,那么请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只是利用了一下低温超导体效应,让6号机的能源外泄罢了,你应该知道,S2机关是什么东西吧?”

墨释君虽然没有说得详细,但是渚薰却已经明白了:“原来如此,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种手段……”

使徒的永恒能量源泉S2机关,本质上说,是一种纳米级别的电磁能量炉,它的每一个个体,都是比DNA染色体还小的高分子环,通过控制这些高分子环上的电子自旋方向,产生统一的强大电流,并以此进行粒子加速回旋,进而引发粒子的对撞湮灭,产生出质能转换的庞大能量,再吸收这些能量产生更多的电能,如此反复,生生不息。

S2机关虽然不是否决“质能守恒”定律的真正的永动机,却也是能通过湮灭任何物质,获得持续庞大的能量,不断自动运转,直到没有任何燃料为止,堪称最接近永动机的“半永动机”。

为了获得最大的能量供给,多数使徒会把所有S2机关的高分子环聚集在红球核心里,通过统一运作获取最强的能量输出,不过也有某些使徒,比如渚薰、霰天使、子官天使,则是将这些高分子环散步在体内每一个细胞之中,虽然能量输出低了一些,却也没有了要害弱点。

不管哪一种模式的S2机关,本质上都是一台物质湮灭发电机,使徒的身体可以直接吸收S2机关的电能来运动。

那么,问题就出来了:如果使徒的S2机关漏电短路了,会怎么样?

一般而言,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出现的,因为已经细化到纳米级别的S2机关发动机,可以将电流细化到电子级别,保证每一颗电子的能量都能被细胞吸收,不可能出现任何浪费,跟不用说漏电短路了。

除了一种情况——超导体。

当物质的温度降低到了接近绝对零度的时候,连原子之间的联系都会陷入停滞,原子对于电子的束缚几乎被抹消,所有电子都被解放出来,进行没有任何电阻的超导传输。这种时候,即使是使徒的细胞级操纵,也无法再控制体内的电流,所有电能都会在瞬间释放出来,顺着超导体构成的电路,倾泻而出。

刚才墨释君制造的,就是一场大规模的漏电短路效应,而受害者,以及电力的提供者,自然就是拥有传承自亚当的最强版S2机关的6号机。它因为过于大意,被冰冻的水汽渗入了装甲内部,直接触碰了胸腹处的红色核心,形成了无法控制的短路。

那远超任何使徒的强劲能量,本来就超过雷天使几倍,位于黄金级最巅峰的等级,而一旦将所有储备能源全部释放出来,又比平时更强了十倍。

所以就连拥有亚当灵魂的渚薰所拥有的绝对领域,也无法抵抗,一瞬间就被电流贯穿,重伤到了半身焦黑的地步。

墨释君的这一招,只是占了出其不意的效果,如果渚薰和6号机能小心一点,一开始就不让超低温的水雾接触身体,直接以绝对领域将之挡在身体之外,那就完全没有用处了。

被强制放电,瞬间泄去了全部动力的6号机,也一度陷入了停滞,头顶的光环,眼中的光芒,一起暗淡,巨大的身体开始向地面堕落。不过仅仅几秒钟之后,它就再次恢复了动力,重新飞了起来。

可是此时胜负已定,渚薰都落入了墨释君手上,它有再强的力量,也无济于事。

胜负之差,只在一线。

然而现在的墨释君,似乎还没有斩杀掉白发少年使徒的打算,扣在对方脖子上的手掌,既没有召唤雷牙光龙,也没有施展绝对零度的死灭之拳。

与之相对的,是渚薰的使徒体质终于发挥了作用,身上被电流烤成焦炭的部分,也纷纷剥落,新生的肢体取代了残缺的部分,片刻间就已经再生完毕。

“碇君,为什么还不下手?”

“还有演员在准备出场,怎么能够着急呢?”墨释君抬头答道。

在头顶的天空里,子官天使已经成功吞噬了鸟天使,一头半鸟半蛇似的巨大光体怪物,凌驾于高天之上,增幅了数倍的绝对领域,形成一个数百米的光环悬浮在它的头顶,融合两大使徒S2机关的强劲能量波动,俨然已经超越了力天使,向着四面八方肆意挥洒开来。

“现在只剩下一个了,但是你能控制它吗?薰。”

“很遗憾,碇君。”白发少年淡然笑道:“看来那家伙本来就有身体和心灵的双重侵蚀能力,现在又得到了另一个使徒的远程侵蚀绝对领域,结合之后的它,已经拥有了直接吞噬我的资本,再也不会臣服于我了。”

“哼哼,这样才有趣啊。”墨释君点点头。

……亚当的灵魂,莉莉丝的灵魂,以及最后的使徒,都已经到了这里。那么四具亚当之躯,以及莉莉丝的身体,应该也要聚齐了吧,碇元堂,SEELE,天琴小队,你们的下一步,会达到我的预期吗……!

本文网址:http://bingzhiwuxian.quwenyi.com/391456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