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冰之无限 > 第百六三章 使徒兽魔 **心惑

第百六三章 使徒兽魔 **心惑

推荐阅读: 地球纪元诸天万界之大拯救创造游戏世界末世大回炉天书进化我有一座恐怖屋会穿越的外交官修真四万年智人末日蟑螂从无限世界中归来电影世界十连抽无限装殖在末世中崛起魇醒敛财人生[综].东北山野秘闻时空旅人传奇末日逃亡在港综成为传说

说到《福音战士》,自然不能不说EVA机体。

被简称为EVA的巨大人形兵器,虽然表面上是金属的,有点像机器人,但里面装的其实是一具数十米高的血肉巨人,其基因源自于第一使徒“亚当”,所以才可以开启“绝对领域”,并拥有和使徒抗衡的力量。

使徒的力量来自于身上的半永动机器官“S2机关”,一般表现为一颗红色的圆球,可以提供几乎永恒的能量。EVA由于技术问题,从零号机到三号机以及五号机都没有S2机关,四号机为了试验搭载S2机关的技术而爆炸毁灭,所以这些机体全部用外接电源来驱动,其胸腔下方被嵌入了一个模拟S2机关的球形电子动力炉,如果断掉电源,则只能用内置电池维持几分钟的行动能力。

由于EVA的本质是使徒的克隆体,所以需要加上许多限制手段才能驱使其为人类作战,那一身复杂的装甲,很大程度上不是为了保护EVA,而是限制EVA内的使徒意志的觉醒。

同时,在EVA本身意识沉睡之后,必须插入载有驾驶员的插入栓,借助驾驶员与使徒沉眠意识的同步,才能令其自如行动。驾驶员的重要能力指标“同步率”就是表述其与EVA精神的契合度的指数。

如果EVA的本体意识苏醒过来,就会不受控制地自由行动,这种状态,被称为“暴走”。EVA一旦暴走,战斗力一般会恢复到堪比驾驶员同步率100%的状态,甚至还会因为和驾驶员的共鸣而达到更高的程度。

之前攻击第三新东京市的第四使徒水天使,原本已经战胜了碇真嗣驾驶的初号机。不过初号机头颅被贯穿而沉默之后不久,却又再次自行启动,完全不受控制地进入了“暴走”状态,以绝对压倒性的力量绞杀了水天使,即使水天使最终以自爆反击,也没有伤害到初号机的本体。不过,事后NERV调查初号机记录系统的时候,却发现在暴走期间没有留下任何记录,所以也不知道暴走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不过,墨释君知道。

在原作里,碇真嗣在收到光矛贯头的痛苦之后,同步率大幅跌落,断开了和和初号机的精神连接,虽然全程旁观了暴走的过程,但是没有任何感受,或者说理解。但是由于墨释君本体灵魂的觉醒,导致连接一直未曾断开,这个“暴走”的过程,他记得一清二楚。

EVA本身是如何操纵自己的身躯的,墨释君已经完全了解了。

在击溃第四使徒之后的日子里,墨释君每天都要顶着碇真嗣的身份,在NERV本部的地下基地里锻炼驾驶技巧,正是由于有着暴走的记忆,他的同步率和驾驶技术都快速进步,开启“绝对领域”也没有任何困难。

同时,他也理解了所谓“绝对领域”的能力。

“所谓‘绝对领域’的发动原理,居然和‘天舞宝轮’有几分相似,当然这个是对外侧防御的……”墨释君不由得感叹一下,EVA和人类有大量相似基因,虽然外表天差地远,但是根本性的部分却是近似的,以意志力配合生命力构成的“绝对领域”,自然也和极度开发生命本源力量的“小宇宙”系有着某种近似,“只不过和小宇宙力量有同样的毛病,如果没有强大能源支持的话,在开启的瞬间就会因为精力耗竭而死,好吧,看来在人体状态施展绝对领域还是太早了。”

虽然说每个人其实都有绝对领域,不过以人类身体,只能在自己体内维持微弱的绝对领域存在,而无法负载其外放的消耗,更别说强到能档子弹的地步了。只有接着强力电源且生命力庞大的EVA,才可以负担这种输出,丝毫不必担心耗损。

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墨释君也算是可以熟练驾驶EVA了。

然后,在某日中午,第五使徒来袭。

“好吧,能否成功,就看这一回了。”墨释君换上那套造型和水天使有着莫名相似的紧身战斗服,带上有两个感应器的发卡,再次坐回了初号机的驾驶插入栓里,完成了出击准备,“如果连这个垫底的使徒都对付不了,其他的方略也就都成了笑话了。”

第五使徒昼天使,外形如同竖着切出的半片深红色蘑菇或者水母,圆球状的“S2机关”生在蘑菇头的根部,下方还长了两排如同鲎(音:后)一样的短腿,却喜欢漂浮着前进。在剧场版里,它的战斗力几乎是倒数第一,不仅速度缓慢,绝对领域薄弱,而且不会用光炮(或者不想用?),唯一有特色的武器就是一对高热光鞭,可以轻易切割金属要塞,也能融化或者贯穿EVA的装甲,但除此以外,就没有什么其他本事了。所以,即使是原作里新手水准的碇真嗣,也能凭着一口中二之气,用两败俱伤的战术将之击败。

至于现在的墨释君,则只需要考虑如何在隐藏自己特殊的情况下,将利益最大化而已。

昼天使很弱。

相对其他使徒而言。

当然,对于正统人类军队的武器,绝对领域始终是不破的壁垒,所以第五使徒即使面对着要塞都市里如雨的炮火,依旧一路飘飘悠悠,轻松侵入到了第三新东京的中心。

然后,初号机坐上电梯出动,迎击使徒。

和上一次要什么武器都没有的状况不同,这一回NERV本部非常大方地为初号机提供了六管火神炮,尺度比正常单兵武器加大了数十倍,枪身有六十多米,一颗子弹就有五六米长,弹头有十几吨重,打起来非常有质感。

不过这种火药武器除非零距离猛射,否则是无法贯穿使徒的绝对领域的,只能逼迫对方开启领域,延缓它的进攻速度。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初号机拎着厚重的六管火神炮,从距离第五使徒大约八百米的通道出口出现,然后立刻展开了射击。

不得不说,第五使徒的智力和它的外形非常般配,介乎于蘑菇、水母和甲虫之间,面对密集火力的攻击,完全没有犹豫地张开了绝对领域抵挡,却也挡住了自己攻击的渠道。

墨释君借助连射的空隙,迅速接近昼天使,等到数百颗子弹打完,已经将距离拉近到了一百米,随即不等对方反应过来,立刻命令肩部的装甲板弹开,露出了里面的近战武器“高振动粒子刀”。

这种以超高频率震荡刀刃的折叠短刀(相对EVA的尺寸),是少有的可以切开绝对领域武器之一,一亮出来就发出了尖锐的蜂鸣声和淡淡的白光。

墨释君手持短刀,开着自己的绝对领域,撞上了昼天使的绝对领域,两者碰撞产生了大片的正八边形光晕,然后,墨释君一刀刺穿了两层互相中和了的绝对领域,将震荡的刀刃,“咔”的一声,刺入了使徒的红球动力核心之中。

“滋滋滋滋滋————————”高速震荡的刀刃,刺入S2机关之后,和红宝石一样的圆球断口激烈摩擦,发出电焊一样的火花,继续加深破坏的效果。

即使是低等生物的智力,也知道在被人捅了一刀之后尽快反击,所以一秒钟之后,初号机就被昼天使的两道数百米长的光鞭卷住腰部,远远甩了出去。而高速振动的刀锋在脱离了初号机之手以后,就停止了运作。

不过,墨释君却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呵呵,成功了一半……”

之前刺中昼天使的一刀,其实并非为了将其消灭,否则他应该先斩断对方的光鞭,再下杀手,以他曾经身为半神的武道修为,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但那不是他的目的。

墨释君的目的,是为了让兽魔卵寄生到昼天使的核心上。

兽魔卵,已经被他提前藏在了高振动粒子刀的锯齿凹槽一侧,即不会在刺入敌人身体的瞬间被碾碎,又可以在第一时间接触到敌人的核心部分。虽然EVA的专属武器每小时都会有专人查看养护,但是兽魔这种生物本身就是超自然生物,经过改造之后,普通人无法看见,加上体积很小,轻易瞒过了NERV的工作人员,根本没人发觉。

和兽魔卵的精神上的联系告诉墨释君,寄生已经达成,剩下的就只是消灭掉这个敌人而已。

这样的任务对于原版的碇真嗣,也许需要拼命加上运气,但是对于现在的墨释君而言,却没有任何难度。

只见他拎起NERV再次从通道送上的突击步枪,脚下踩着灵活的步伐,迅速逼近了昼天使,而昼天使的光鞭虽然迅捷,却没有什么章法,完全凭借本能而运作,不断被墨释君的假动作欺骗,数千米的距离中,连一次有效命中都没有产生,就再次被突破到了面前。

“好了,结束了。”

巨大的突击步枪顶着刚愈合的绝对领域,从零距离射出了呼啸的子弹,昼天使那没有完全恢复的领域障壁再次被中和并贯穿,残破的S2机关在吃了数十发子弹之后,终于轰然破裂,连同一百多米高的巨大使徒身体,化成了数万吨的红色血水(是LCL液体),瀑布般倾泻而下,最终消散无踪。

而在墨释君的感应里,新生的兽魔正发出欢呼,疯狂地吞噬着昼天使的庞大精气本源,并展开类似于“贤者之石”炼金阵的奇特魔法阵,将那巨大的力量,凝练成结晶般的一点。

“干的漂亮,真嗣君!”葛城美里从通讯中发来了表扬。

墨释君无可无不可地应和一声,让初号机单膝跪倒,接着强制下令插入栓弹出。

“砰——滋滋滋滋滋——————”

十几米长的圆柱形插入栓,从EVA的后颈处弹出,随即喷出了内置的LCL溶液,等到溶液排净,墨释君才打开舱门,咳嗽几声,喷出肺部残留的溶液,跳了出来,然后爬到了初号机的肩膀上,遥遥注视着血海一样的战场。

“他在干什么?”基地里,葛城美里皱眉问道。

“大概……想要看看自己的战果吧……”一个名叫伊吹玛雅的短发女情报官猜测道。

赤木律子博士摇摇头,说道:“男孩子的无聊英雄主义……”

在她鄙视的话语下,原本同坐在一排的另外两位男情报官,一起收回了他们羡慕的目光,各自装作无事一样转开了头。

交谈中的三个女人都没有看到,战斗现场里,纷纷扬扬洒落的漫天血雾之中,一个拇指大小闪着点点殷红血光的圆珠,已经悄悄飞入了墨释君手中。

一个小时之后。

初号机已经被回收到了机库,其驾驶员碇真嗣也换下了战斗服又洗了澡,清清爽爽地来到了休息室。

在他的手心里,那颗红宝石一样的晶珠依旧闪闪发光。

这就是“兽魔晶”,他未来能够依靠和战斗的宝物。

握着晶珠的时候,其中的信息也迅速涌入了他的脑海。

……兽魔晶原核,能量等级:黄金级中位,看来转换吸收的损耗非常小……

……召唤兽魔原型体:源龙鲎(音:后),契合度76%……

在制造“兽魔晶”的时候,选择使用的兽魔也非常有讲究,因为凝聚兽魔晶的能量来源有着自己的属性,所以如果兽魔与之契合的话,自然能发挥巨大的作用,反之如果抵触的话,能量就会大幅度地损耗,比如之前杨拓人以暗土系兽魔“土爪”为媒介,吸收死亡大祭司伊莫顿的“死亡之沙”属性的不朽灵魂能量,得到的契合度就是82%,发挥的威力极为可观,而如果当时他用的是冰系的“冻雪球”,或者电系的“雷蛇”的话,发挥的威力就可能只有几分之一。

而且,在进入这个《福音战士》的世界之前,杨拓人又对兽魔卵进行了特殊的调整,使得“兽魔晶”不仅仅是能量的提供者,也能继承一部分原主的能力,之后这份能力会影响到兽魔的形态,为其添加新的力量。

究竟能添加多少,就看契合度的高低了。

昼天使的属性没什么特色,但是那对光鞭却非常有价值,如果能将之完全继承下来,那绝对比兽魔本身的属性更加重要。

所以,墨释君才选定了这种名为“源龙鲎”的兽魔为原型。

源龙鲎是一种专门用来给人补充精气的兽魔,外形是人面大小的白鲎,如同反扣的琵琶,长着一条刺剑般的鞭尾可以攻击敌人,同时腹下生着十二跟节足,可以附着在目标身上,将施术者的精气传递给受术者。

墨释君选择它的原因,一来是自己最需要补充精气的力量,而来,也是因为这种兽魔跟昼天使颇有几分相似,都是虫子一类的生物,攻击手段又都是鞭子系的,在上百种兽魔里,它继承昼天使能力的可能性无疑最大。

现在,这份选择带来了回报。

……兽魔变异,新名待定,能力:精气转嫁、高热光尾(使徒基因吸收异化)……

墨释君微微一笑,非常满意这只魔兽,随即割破了自己的掌心,让血液与红色晶珠接触。

同时,他低声念道:“新兽魔命名为‘昼鲎’,于此,签订召唤的契约————”

下一刻,晶珠上红光一闪,缓缓融入了墨释君右手掌心的伤口里,片刻之后,伤口连同血迹,都消失无踪了。

……虽然自身力量无法增强,但是有这样一只兽魔护驾,应该可以应付突发事件了吧……

“以墨释君之名命令,出来吧,昼鲎!”

由于兽魔可以隐形,所以墨释君毫不顾忌地在休息室,进行了第一次召唤。

随即,昼鲎出现在了他的背后,隐去形体,将十二只节足插入了少年的背脊,却丝毫无损于衣物。

“唔……”墨释君闷哼一声,虽然兽魔的肢体刺入脊梁并不会造成伤害,但是带来的痛苦却只会更大,但片刻之后,这种痛苦就已经被庞大精气涌入的感觉所替代。

昼鲎的能力之一是将施术者的精气补充到受术者体内,如果一般情况下,墨释君这样自己给自己使用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却不同,昼鲎的精气是由昼天使所化的兽魔晶提供的,所以等同于墨释君在抽取兽魔晶的精气给自己充电。

……很好,我现在的身体本质太薄弱,就算炼也不知要花多久才能成功,有了兽魔提供的精气补足的话,修炼速度立刻就能快上百倍……

墨释君默念着,身上忽然亮起一层蒙蒙的白光。

绝对领域。

墨释君有着足够经验记忆,只要条件允许,模拟出绝对领域并不困难。

不过,强度上就无法保证了。

……这绝对领域还是弱了一些,毕竟我的身体能承载的精气很少,精神力也只是黑铁级顶峰,融合之后的绝对领域只能防护青铜级中位的攻击,而且持续时间不过几秒而已,必须先将身体和精神力提升上来才行……

精气是人体的基本生命力,普通人的精气有消耗没补充,只能越来越衰弱。墨释君现在用的碇真嗣的身体虽然年少,但是没有经过修炼,精气薄弱,这个世界又没有什么天材地宝补益,想修炼起来自然缓慢。纵然他有绝顶法门能夺天地造化,但是肉身不强也难有大的进境。现在得到了黄金级中位能量的兽魔晶时时补充,自然好处无边。

之后几天,由于有了充足的精气补充,墨释君自然开始全力修行,不过比起内功或者小宇宙之类,他首先需要提升的是自己的精神力,毕竟兽魔术除了需要精气之外,召唤者的精神力也是其发挥威力的阀门,精神力越强,兽魔的战斗力就越高。对于墨释君而言,每提升一份精神力,“昼鲎”的高热光尾和自己的绝对领域都能提升一大截,比之重头修炼内功或者其他力量都来得快捷,在现在这种不知道冒险者几时会来的时候,优先恢复最大战力无疑是最重要的事情。

不过,这种闷着头修炼的行为,看在外人眼里,自然就成了更加自闭的表现,毕竟昼鲎可以隐形,但是墨释君却必须保持定静才能不断冥想锤炼精神,自然不可能和一群初中小孩打成一片。

在NERV的指挥部里,司令碇源堂和副司令冬月,板着高深莫测的脸,讨论着青春期心理问题。

“碇,你的儿子还是和预期一样地留了下来,不过似乎有点不同。在战斗方面比我们设想的更积极,但在其他方面,更加孤僻……”

“啊,接下来需要让他和绫波更接近一些,原计划不变。”

所以,先是赤木律子借着解冻零号机的机会,将“第一适格者”绫波丽的过往告诉了碇真嗣,在“引起了碇真嗣注意”之后,由碇源堂亲自出马,在他面前表演了“司令和绫波的关系非常密切”的场面,引发他的嫉妒心和好奇心。

最后,葛城美里与赤木律子两个大龄圣女,在某次酒后开始了第三步的行动。

“真嗣,NERV换门卡了,明天能请你去把新卡带给绫波吗?”

“啊……”墨释君有点迟疑地接过了卡片。

和毫无心机的正版碇真嗣不同,墨释君对于这几天NERV的动作可谓洞若观火,别的不说,以碇源堂的处事风格,一向在NERV成员面前表演神秘,什么时候无聊到了要亲自跑到机库去关心绫波丽的地步了,更何况,这些天跟在自己背后的NERV特工从来没少过,难道就分不出一个人给绫波送一张卡片?

……虽然知道是剧情,但是未免太刻意了吧?当然这和我无关,只是……

墨释君挠挠头,有些苦恼又有些期待地思考着。

他自然知道后面的剧情,碇真嗣跑到宛如平民窟的绫波家中,正赶上绫波出浴,然后在“极度慌乱”的七手八脚之下,碇真嗣坚定地推倒了绫波丽(雾),抱着赤身果体的少女一起滚地板(大雾),同时发动胸袭作战(超大雾),瞬间将两人的关系从陌路拉近到了尴尬亲近的地步。

当然,“亲近”只是对于碇真嗣的感觉而言的,绫波丽则完全是以面对“偶然闯祸的猫狗”的态度对待这次接触,没有任何特殊感觉(至少表面上没有)。

……对于这种剧情福利,我是应该接受呢,接受呢,还是接受呢……

好吧,作为任何一个绫波女神的爱好者,都不会放弃这样的好机会,否则就准备天诛吧。所以墨释君厚起脸皮跑了这一趟。

“老碇究竟是怎么想的,才会让绫波住在这种地方?”

站在绫波的公寓门前,墨释君也不由得疑惑了一下。

绫波丽住的完全是最破烂的日本贫民窟公寓,不仅紧靠铁道和公路,噪音污染、空气污染无法计量,自身的社区管理也差到了极点,没人打扫,没人维修,估计不是有保镖监视的话,有人死在这里都要等几个月才能被发现。

……一边是每次战斗只负责放烟花,却修建得金碧辉煌的机械都市,一边是拼杀在第一线挽狂澜于既倒的救世主的破公寓,还真是讽刺啊……

放下心里的荒谬感,墨释君很坚定地推开了绫波家的大门。(什么,按门铃?门铃已经坏了,如果没坏的话……我们也当它坏了!)

绫波丽的房间是仅次于葛城美里的乱,不过两者却又完全不同,葛城美里的房间一看就是懒人的住处,虽然脏乱,却也处处透着生活气息,简单说就是屋主“活的太舒服了”;而绫波丽的房间则不同,是一种带着萧条的凌乱,感觉居住的人完全没有将这里当成“家”来看待,打个比方的话,更像是一种“监狱”里的凌乱。

走进正对着门厅的卧室,只有一张床,一个柜子,一个摆着药和绷带的冰箱,以及一把座椅,简单得让人心痛。内间隐隐传来水声,墨释君却走到了唯一的柜子前,看着柜子上放着的一副已经变形碎裂的眼镜,那是碇真嗣的父亲碇源堂,在不久之前一次实验事故中,拼着自己被烫伤而去救绫波丽的时候丢下的。

……按照剧情的话,拿起这幅眼镜,就会引发之后的推倒事件,但是……

虽然在来之前,心底确实有着期待。

但此刻,身处在这个破落得连墙水泥都没有粉刷完的房间里,感受着这种仿佛绫波丽被整个世界隔绝掉的气息,墨释君心底,却连一点旖旎的遇望都提不起来了。

“唉……”墨释君叹息一声,终究没有拿起那副眼镜,摇摇头自嘲道:“果然还是做不到。”

仔细想想,如果真不知道后面的发展还好,既然知道了,再拿起这副眼镜,然后刻意装出笨拙的样子,去完成一次高技术难度的摔倒,只为了触碰一个对自己毫无感觉的女孩的身体,这种事情还真是做不出来啊。

……之前,大概是被童年那最初的心动影响了吧?居然自动在心里美化了事件过程,真到触手可及的时候,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这样想着的时候,背后浴室的门传来了开启的声音。

墨释君也不回头,开口说道:“是绫波吗?”

“什么事?”绫波丽完全没有情绪掺杂的清幽声音从背后传来。

“律子小姐说今天新换的门卡忘记给你了,叫我送过来。”墨释君说着,将手上的新卡片向后弹出,以他的经验技巧,只凭听音辨位,也能保证卡片落在绫波丽放衣物的椅子上。

“……”绫波丽没有再说任何话,只是传来悉悉索索的穿衣声音。

墨释君一直等到绫波丽那轻如狸猫的脚步走出了房间,才转过身,苦笑一声,“呵……不愧是绫波丽。”

被陌生(?)男子趁着洗澡闯进家里,以全裸的姿态面对,却没有一点情绪波动。

绫波丽,你的心灵,究竟虚无到了何种地步?

每天放学之后,适格者们都要去NERV本部,今天自然也不例外。绫波丽虽然先走一步,最后两人还是搭着同一班电车到了目的地。

就在他们到达总部之后,警报再次响起。

第六使徒,最强的炮击结晶体,雷天使,来袭。!

本文网址:http://bingzhiwuxian.quwenyi.com/391455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