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冰之无限 > 第百六十章 通天剑塔 是耶非耶

第百六十章 通天剑塔 是耶非耶

推荐阅读: 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丧尸母体七根凶简快穿100式东北山野秘闻修真四万年魔道祖师[重生]鬼吹灯2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最后一个道士末日逃亡漫威里的德鲁伊某美漫的传奇人生创造游戏世界青囊尸衣冰之无限无限装殖快穿女主真大佬史上最强店主从无限世界中归来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海量的黑暗魔力,从复仇者的体内喷涌而出,形成大团大团如肿瘤般的浅红色肉块,并且不断增殖膨胀,没有几秒钟,就形成了比百头蓝鲸更庞大的肉团,并将原本附着的躯体,完全包裹了进去。

随后,就听“哧哧”连响,就见一道道色泽纯净的艳红色剑气,从肉团里喷射出来,每一剑都会撕裂一大块血肉,然后抽取其中的精华融合于自身,将本来毫无实体的剑气,凝固成数米长的红水晶般的凝固剑体。然后,凝固的剑体之中,又会喷出数道新的朱红剑气,斩碎新的肉块。

而黑暗圣杯力量所滋生的肉块也毫不示弱,就像希腊神话里的九头蛇许德拉一样,每一团肉块被炸开,就会滋生出数倍于原来的肉块。

这样互相比拼的增殖,在短短几分钟里,就爆发了数百次,令得剑气和肉团都疯狂地增长着,占有的面积从一开始的数百名方米,扩张到了数百万平方米,并且还在不断提升。

“御主,好厉害的魔术,那是什么力量,竟然能和黑暗圣杯的‘此世一切之恶’抗衡,甚至占据着上风?”阿尔托莉雅也不禁赞叹起来。

墨释君摇摇头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勉强命名的话,就叫做‘终极仁爱’吧。”

“仁爱,那不是好东西吗?”白骑士王不由得问道。

墨释君耸耸肩,答道:“仁爱是发自内心的,如果只对自身进行规范的话,的确是好事,但是如果将之提升为普世真理,并强求整个社会遵循的话,就成了一种极致的恶,它会泯灭一切个性,像末日之蛇一样吞吃一切接触到的不同存在,并同化成自己的一部分,最终将**和愿望同时消灭,令世界变成一个没有任何个人色彩的单色世界。原来有个剑客,曾经以终极的仁爱创造了一招名为‘天人剑极’的绝招,可以在决战之时,对敌人进行强制洗脑,瓦解一切战意,借此平息了不少争端。不过很可惜,那也仅仅是暂时掩盖争执的自欺欺人而已,真正引发争端的矛盾不解决的话,洗脑效力一过,人们还是要刀兵相见的。所以说,‘仁爱’只是止痛麻药而已,除非你的敌人是童话里‘为了当坏人而做坏事’的大魔王,否则过分依赖它只会自取灭亡,现在你看到的,就是一种过分膨胀的‘吞噬一切之仁’,噩梦一样的东西。”

墨释君说着的时候,他们脚下那足有数百平方公里的黑泥之海,也起了变化,一种强大的吸引力从复仇者化身的肉块里传来,就像鲲鹏吸水一般,将这不知有多少容量的黑暗魔力一口吸干,然后开始以十倍的速度增殖起来,试图以这样的速度,彻底压倒并同化那些来自陷仙剑的“仁爱”剑气。

然而当肉块增值速度提升的同时,剑气的分裂速度也随之加快,两者的互相争斗依旧没有止歇,随着更多剑气和肉块的喷涌,外围的增殖已经无法满足空间的需求,纠缠的赤红色异物只能向着高空发展,渐渐形成了一座两百多米高的锥形红色高塔。

“虽然您不肯给出好评价,但是‘仁爱’果然是‘恶’的克星呢。”阿尔托莉雅瞟了墨释君一眼,轻声说道。

墨释君冷笑道:“只是互相依存而已,没有‘恶’的存在话,仁也会因为失去粮食而枯萎,或者,把其他一切存在都当作恶来吞噬。”

“您太过偏激了……”阿尔托莉雅遗憾地说道,不过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别扭到自我放逐的骑士王了,智慧的增长令她懂得暂时搁置一些理念的纷争,因此她随即放弃了这个话题,转而问道:“不提这种问题,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整个圣杯的‘恶’都已经被敌人回收,用来对抗那红色的剑气,我们是否可以开始消灭这黑色圣杯了?”

墨释君摇摇头道:“少安毋躁,还早得很。”

果然没过多久,本来已经被剑气压在绝对下风的恶之肉块,忽然再次爆发出了数十倍的魔力,并疯狂增殖,很快就将剑气的力量压制了下去,整个肉与剑的高塔也层层上涨,片刻之间,已经高达千米,并且还在稳定地向着两千米甚至更高的规模膨胀。

“怎么回事?”除了墨释君和深雪,在场的所有英灵和魔法师都发出了惊呼,因为这一刻黑暗圣杯爆发的魔力太恐怖了,那是百倍于之前圣杯魔力的巨大波动,整个天空都被散佚的“恶”所笼罩,冬木市附近方圆千里,完全变成了浓云密布的黑暗景色。

墨释君淡淡一笑道:“果然,走到了这一步啊。”

“御主,这是怎么回事,黑暗圣杯可没有这种力量。”作为十年前亲手击碎圣杯的英灵,阿尔托莉雅自然知道圣杯的强弱,现在这样的表现,实在是太离谱了。

墨释君转过头答道:“没什么奇怪的,你以为‘此世一切之恶’就像我们之前接触的那一点吗?那也太看不起这个世界了。冬木市的这个圣杯,归根到底不过是借助冬木市的灵脉修建的魔术阵地,即使许下了吸收‘一切之恶’的愿望,真正能吸到的也只有大半个日本的人类恶念,距离‘世界’这个等级差远了。不过现在,在极大的威胁下,它已经开始沟通‘阿赖耶’了,在那个共有意识的存在之内,可是贮存着整个人类……啊不,是整个世界一切生物的数百万年份的邪恶,借助那种程度的‘恶’,它才能压制住红色剑气的‘仁’。”

阿尔托莉雅闻言大急道:“以阿赖耶为后台?这样一来黑暗圣杯不就变成真正的灭世武器了,御主你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墨释君笑道:“别着急,虽然从‘量’上看,黑暗圣杯占据了优势,但是从‘质’上说,还是‘仁’有着绝对的优势啊。”

果然,即使有阿赖耶的支持,黑暗圣杯魔力输出的增幅也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而之前那宛如天崩灭世般的魔力压制,也未能消灭红色的陷仙剑气,当它的魔力输出渐渐变成恒定之后,陷仙剑气的增殖速度,却开始迎头赶上。

“咔咔咔咔——————————”

无数巨大的剑气结晶,开始反过来蚕食过分增殖的红色肉块,原本宛如擎天巨柱的魔力肉塔,在不断的撕裂之下,渐渐显现出了奇怪的双螺旋形态,就像是DNA的结构图一样,不断盘旋向上,从一千米增加到两千米,三千米,甚至是五千米,穿过厚厚的云层,达到了一般飞机才能达到的高度,沐浴在月光的清辉之下。

那宏伟的形态,站在地面的人们甚至没有资格一度全貌,只能看着云层下的一半塔身,和云层之上那依旧增长的巨柱投下的黑影。

“太好了,这样下去,就能将黑暗圣杯完全净化了。”阿尔托莉雅和一众英灵以及魔术师们开始欢呼了起来。

不过,也有人开始担忧。

“主人,这样下去,反而会是陷仙剑气获得胜利,并且将力量空前提升啊。”不同于欣喜的阿尔托莉雅,深雪-萨菲罗斯完全清楚这场争斗的内幕和最终目的,所以在看到陷仙剑气占据了上风之后,皱眉用传音说道。

墨释君摇头道:“深雪,别搞错了,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认为这散乱的‘恶’可以击败半神境界的陷仙剑的剑气,位阶的差距不是数量可以弥补的。”

“那么您的打算是……”小英灵奇怪地问道。

墨释君用手指向着四周一划,说道:“真正能击败神明的,只有更强的神明,这个世界里,可是有着两个亚神的存在呢,就算你当年吃掉整个星球意识,成为完整的杰诺娃,也不过是和她们之一旗鼓相当而已。”

“您是说盖亚和阿赖耶,但是她们怎么会帮助我们……啊,您这是要引发‘抑制力’?”深雪的疑问才提出一半,已经有所领悟,随即豁然开朗,猜到了墨释君真正的打算,“这个世界的两大主神都禁止那些超自然的能力显现人间,就像是对‘固有结界’的压制一样,越是强大且影响重大的超自然力量,受到的压制越大,现在陷仙剑气和黑暗圣杯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她们不可能漠视,而一旦她们发动抑制力来镇压,半神级别的陷仙剑肯定不是亚神级别的对手,到时候您的本体才能破茧而出。”

“呵呵,本体吗……”墨释君看着那直上青云的赤红螺旋巨塔,意味不明地笑着说道。

就像预测的一样,无论是阿赖耶,还是盖亚,都有着守护这个星球神秘力量平衡的义务,一般时候可以将权限下放然后安心睡大觉,但是真有了问题的时候,她们却也不能不有所动作。

现在,就是容不得她们不动的时候了。

一座直径四百米,高达七八千米的双螺旋赤红巨塔,从地面一直升到平流层以上的高度,已经有九成化为了红水晶的巨剑,无数巨剑互相拼合成的塔身,猩红璀璨的光芒四射,比之夜空里的月亮更绚烂百倍。

巨大的魔力和善恶之力,正向着整个东半球释放,这种重大的事件,自然引发了两大神明的关注,尤其是其中一方拥有着“神”的力量的时候,作为守护地球的“抑制力”,自然毫无保留地压制了下来。

红塔依旧在不断地生长,然而,蓦然之间,一股巨大的力量,从不可名状的虚空里喷涌了出来,仿佛亿万吨无形的钢水迎头浇下,顷刻凝结了红塔生长的趋势。

“嘎嘎嘎嘎嘎嘎————————轰隆隆隆隆隆隆————————————”

无尽的赤红剑气,和星球级别的庞大魔力,在虚空里互相倾轧,大气在魔力的激荡中不停炸裂,发出空间碎裂的扭曲声响,从万张高空传递到地面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滚滚了雷鸣。被割裂的云层如海啸一样呼号翻滚,引发了无尽的雷暴,将数千公里的云层都变成的蓝紫色雷霆的温床,翻滚间宛如咆哮不断的洪荒巨兽。

与此同时,阿尔托莉雅等英灵们的身上忽然放射出无尽的金色光芒。

“御主,我们的力量在莫名地增强……神性似乎也在提升……”白骑士王开口说道。

墨释君点头道:“看来是阿赖耶和盖亚一起发力了,一切能被用来对付黑暗圣杯的力量,都被增强了,虽然现在还不是全力,但也足以打倒那东西了,不过……”

他心里知道,墨释君本体的元神正和陷仙剑气纠缠在一起,能压制剑气自然是好,但万一两个亚神一起动了真格的,只怕瞬间就会玉石俱焚,陷仙剑气固然会灰飞烟灭,自家的元神只怕也难逃灰灰之局。所以,在盖亚和阿赖耶真正认真起来之前,他必须先做点什么,抢在她们之前,将一切问题搞定。

“是时候了呢,我特意留下的最后一招……”墨释君低声自语着,同时,身上再次放出了属于黄金圣斗士小宇宙的金色光芒。

看着不远处的红色巨塔的根部,墨释君深深吸了一口气,向着其中一个冥冥有感的地方,伸出了食指。

巨蟹座黄金圣斗士绝技,积尸气,逆法————

赎魂引。

巨蟹座黄金圣斗士是众多圣斗士里的异类,不以速度和物理攻击见长,反而专精于名为“积尸气”的灵魂攻击技巧,能剥夺、放逐、毁灭敌人的灵魂,乃是雅典娜对付冥王哈迪斯的一招杀手锏,在前代圣战里,甚至完成过凡人封印神明的壮举。

作为操纵灵魂的专家,这一脉圣斗士除了威力强大的杀伤性灵魂招数之外,也藏有逆向运用的秘法,就是名为“赎魂引”的绝技,这一招与“积尸气”正相反,是能够在对象肉身未死的情况下,将其灵魂强行从死者国度拉回来的能力,几乎堪称复活神技。

而现在,墨释君就是利用这一招,召唤复仇者所使用的肉身的原主,爱因兹贝伦家的第四代圣女————爱丽丝菲尔,的灵魂。

幸好,作为专为承载圣杯魔力而制造的人造人,历代爱因兹贝伦家的圣女的灵魂在死后都不会回归阿赖耶,而是被圣杯截留,存于柳洞寺地下的巨大魔术阵地之内,所以墨释君不必担心跟这个世界的主神抢灵魂。

积尸气随着墨释君的指引,以光速震荡着,从灵魂领域贯穿了黑暗圣杯的魔力防御,直达内部,瞬间找出了与那已经再生的躯体最接近的灵魂,然后,化为一条宛如奈何桥的灰色通道,带着巨大的漩涡吸力,一口将那选中的灵魂吸了出来。

灵魂归位。

然后,墨释君真正期待的事情发生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声尖利的女声尖叫,从圣杯内部爆发出来,从出厂一直沉默的复仇者,突然暴躁起来,用爱丽丝菲尔的声音,发出了剧烈的惨叫,紧接着,无数黑色的魔力从他/她的体内喷发出来,甚至将紧紧包裹着他/她的红色魔肉和凝固的剑体都炸了开来。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一山不容二虎,一个正常的躯体里,很少能容纳两个完整的灵魂,现在在那新生的身体里,四代圣女爱丽丝菲尔的灵魂,和复仇者无名青年的灵魂,正发生着激烈的碰撞和斗争,彼此都想将对方驱逐出去。

复仇者是第一个向圣杯许愿的灵魂,本身吸收了庞大的恶念,原本在灵魂争斗里,应该站绝绝对优势,可惜此时他正受到陷仙剑的全面侵蚀,所有恶念一吸收就马上被用了出去,本身丁点不剩,自然不可能再胜过拥有主场优势的爱丽丝菲尔,双方僵持片刻,就听一声野兽般的怒吼,一个纯黑的虚幻人影,从爱丽丝菲尔的体内钻了出来,一下子就融入了红色巨塔之中,而白发圣女的身体,则被黑圣杯吐了出来,墨释君趁机一引,将她抛向了远处的伊莉雅的方向,被守在那边的美杜莎一把接过。

“妈妈————”伊莉雅哭叫一声,将自己这死而复生的母亲抱在怀里。

而与此同时,复仇者失去身体的影响,也在红色巨塔上体现了出来。

“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炸从巨塔上响起,没有肉身的复仇者,虽然依旧是黑圣杯的核心,却已经难以再稳定地充当阿赖耶之恶和现世的桥梁了,巨大的红塔上,许多地方开始崩塌,虽然和巨大的本体相比只是九牛一毛,却显现出了明显的颓势。

当下,墨释君也不再犹豫,大声道:“骑士王,带领所有圆桌骑士团,全力攻击这座巨塔。”

不用令咒,阿尔托莉雅也欣然接受了命令,高呼道:“所有圆桌骑士听令,集中到我身边来,攻击!!!”

“遵命,吾王万胜————”

所有圆桌骑士一起高呼,无数强大的宝具光芒冲天,在配合默契的圆桌骑士们协调之下,互相融合,毫无损耗,反而威力更胜,最终化作一道数千米长,上百种颜色光彩交相辉映的华丽彩虹,带着足以比拟氢弹的巨大破坏力,向着那已经长到近万米的高塔,轰击了过去。

不过,陷仙剑气和“此世一切之恶”凝聚的高塔,也不是毫无抵抗的靶子,即使在巨大的抑制力压迫之下,无数赤红的剑体也纷纷射出强劲的剑气,向着一百五十位顶尖英灵合力攻出的彩虹拦截而去。

“轰隆隆隆隆————————————”

仿佛节日烟花以千万倍的数量绽放,整个冬木市上空的天穹,都被五光十色的炸开光雨所笼罩,瑰丽绚烂,无与伦比。

不过,却没有人能够欣赏这样的美景,因为那爆炸产生的巨大雷鸣冲击波,直接震碎了整个城市的玻璃,随之而来的,是宛如地震的山摇地动,久经考验的日本居民即使从睡梦中惊醒,也毫不惊慌,非常熟练地钻进了桌子下面或者洗手间里,静待地震过去,没有一个人敢于冒头的。

“再来————”阿尔托莉雅高呼着,凭借源源不绝的魔力,整合骑士团的宝具力量,再次发出了最强攻击。

之前第一轮交锋,圆桌骑士团一方的攻击未能有效杀伤红色巨塔,只是令它振动扭曲,不过随着两大主神的抑制力逐步提升,圆桌骑士们的力量也在稳步增加,所以,第二轮攻击已经开始破坏红塔上的结构了。而陷仙剑气特有的侵蚀同化能力,似乎也在高于它们两个神级的抑制力下,渐渐被压制,完全无法同化英灵们的攻击或者虚空中的压力,只能以本身的魔力来转化剑气,抵抗外来的打击。

“再来一次————”阿尔托莉雅眼见攻击有效,自然继续发动了第三次攻势。

然后,是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喀拉拉拉拉拉——————”

终于,在第七次打击之中,威力几乎增加了三倍的彩虹光柱,像是切割蛋糕的餐刀一样,斜斜将红色巨塔劈成了两半,之前积累的伤害也全部爆发出来,只听一连串崩坏的声音响起,那崇高的巨塔,轰然碎裂,化为无数魔力的光电,大块大块地溃散了开来。

“胜利————————”圆桌骑士们齐声高呼。

“胜利了!”阿尔托莉雅兴奋地回头,却忽然发现,在自家御主身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半透明的少年人影,正在和海带头少年交谈。

“新的英灵?”阿尔托莉雅莫名其妙,却不知出现的,正是这一次圣杯战争最大的幕后黑手。

墨释君的本体元神。

“辛苦你了,居然能做到这一步。”元神轻声道。

“不客气。”海带头少年冷笑着答道。

“要融合吗?”元神问。

“呵呵,到了现在,还不肯告诉我真相吗?墨释君先生。”海带头少年忽然转头,瞪视着元神说道。

元神淡然道:“既然你已经猜到了真相,又何必再问我?”

“果然……”海带头少年低下头,随即沉声说道:“我……果然还是……间桐慎二本人啊。”

“你是何时发现自己不是我的?”元神再问。

海带头少年,间桐慎二想了想,说道:“最开始的时候,你们的洗脑效果非常好,我完全没有感觉自己不是墨释君,加上浅上藤乃的误导信息,令我坚信自己就是你的分身。但是,当我开始练武的时候,却明显感觉到自己和那些超级武功的记忆之间,有着巨大的生疏和隔膜,就像是在读一本别人的书,而不是自己写的东西。不过那时候我只是稍有疑惑,最后归结为自己是萨妃萝丝斩出的元灵,不是本体的缘故。不过,在不久之后,我渐渐发现,自己居然爱上了间桐樱,这才让我不得不正视自己的不同。”

“哦?不同在哪里?”元神……墨释君问道。

间桐慎二叹息一声,说道:“按照你的记忆,你应该是一个坚定的一夫一妻主义者,虽然拉德莉和你的关系不可分割,但是你的爱情始终是属于芙萝拉的,从未动摇,但是当我爱上间桐樱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完全没有一点负罪感,和那种爱的感觉相比,记忆力对于芙萝拉的情感显得空洞而虚无,就像单纯赋予了‘我爱芙萝拉’的感念一样,没有任何深入的东西。而且,仔细回忆的话,我居然想不起来自己和芙萝拉比较私密的事情了,这……是因为你在传承记忆的时候,故意抹去了**感情的缘故吧?”

元神笑道:“呵呵,当然,我完全没有打算让别人窥探我爱人的私事,即使冒一点风险也不在乎。”

间桐慎二点头道:“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有了一些疑惑,仔细想想,萨妃萝丝从你体内分裂的时候,你的元神修为不过是白银等级,再二次从她体内斩出的元灵,究竟能有多少呢,就算再强,也不可能真的替换一个人啊。另外,似乎还有不少私货夹杂在记忆里,比如我和阿尔托莉雅说教的那些道理,应该不是你原本的记忆吧,我猜出了杨拓人和陈晃司那两个宅男以外,不会再有其他人了,他们根本是打算借我的口,来满足他们说教吾王的兴趣吧?不过,即使如此,我也一直没有办法真的确认自己究竟是被洗脑的间桐慎二,还是夺舍了的墨释君,直到刚才……”

元神点点头道:“没错,当你把我的灵魂碎片投入到黑暗圣杯里之后,如果还想不到这一点,就实在太奇怪了,原本告诉你的信息是你被那灵魂碎片夺舍,但当灵魂碎片离开之后,你还能自如活动,唯一的解释就是————你的灵魂属于你自己。”

墨释君的元神说到这里,再次发问道:“那么,怨恨我吗?洗去了你的记忆,然后操纵你辛苦了这么长时间?”

间桐慎二笑道:“怎么会,难道当一个注定成为圣杯战争笑柄的渣滓,会更幸福吗?至少现在我得到了樱还有美杜莎,嗯嗯,连美狄亚也是我的了呢,比起被夺去光彩的卫宫士郎,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啊。”

墨释君点头道:“这样最好,我也可以安心离开了,现在盖亚和阿赖耶没时间管我,等到她们完全清除了陷仙剑的影响之后,就不会容忍我的存在了,另外,当抑制力正常运作起来之后,除了浅上藤乃那种曾经去过其他世界的伪轮回者之外,其余人是不可以保有轮回空间的记忆的,你最好自己清洗一下自己的记忆,制造一些虚假的信息弥补缺陷,免得那两位动手,就不知道会出现什么问题了。另外,关于你原来的记忆,也封印在你体内,就是过去灵魂碎片所在的位置,你可以将其解封,重新找回自己原来的记忆。”

间桐慎二点点头,道:“这样最好,那么……以后大概……再也不会见到了吧?”

墨释君点头道:“是的,大概不会了,很感谢你的帮助呢。”

“我也非常高兴遇到你,那么,后会无期了,轮回者。”间桐慎二说着,闭上了眼睛,沉入了自己的记忆之中。

墨释君点点头,向着旁边的深雪-萨菲罗斯伸出手道:“好了,我们也要离开了,再等一会,这个世界的主人们就要亲自赶人了。”

“是,主人。”小英灵伸出手,和墨释君的元神相握,顷刻间,消失在了原地。

…………………………………………………………………………………………………

“御主大人,您怎么了?”阿尔托莉雅的声音,在间桐慎二耳边响起。

“哦?我……”间桐慎二摸了摸额头,发现自己似乎忘记了一些什么,又似乎找回了一些什么。

“刚才那个幻影,是什么英灵吗?”白骑士王问道。

间桐慎二答道:“刚才那个?也可以说是英灵,不过又有不同,他是第三次圣杯战争冒出来的第八职阶英灵——复仇者,一个不经过英灵殿,直接以人类的灵魂塑造的假英灵,之前圣杯被污染就是因为他的许愿。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因为他只是被制造成那个样子的,现在我们彻底破坏了黑暗圣杯,他也得到了解脱,刚才就是来向我道谢的。”

间桐慎二说着之前自己虚构的记忆,转而又向阿尔托莉雅问道:“那么,骑士王,这次圣杯战争之后,你是希望留在现世,还是回到英灵殿呢?现在我还有一些圣杯的权限,如果你想要的话……”

阿尔托莉雅却摇摇头,说道:“不必麻烦了,御主,我想要寻找的东西,已经百倍地获得了,再流连人间,就太对不起自己的时代了,何况,一个御主只能维持一个英灵的存在,你还有更重要的人需要保护吧?她可和我不同,不留在你身边,就得不到幸福呢。”

间桐慎二点头道:“没错,那么,要告别了吗,对于你的种种帮助,万分感谢。”

“不,应该道谢的是我……”

话语,随着第一缕晨风,消散于天地之间,史无前例的强大骑士团,也随之化为虚空,白骑士王的英姿,从此再未现于人间。

“别离,总是如此伤感吗?不过能够毫不留恋地告别,也许反而是个好的结局呢。”间桐慎二微微怔然,低声道。

似乎,有某种记忆告诉他,如果当初作出另外的选择,不令骑士王找回圆桌骑士团的话,就有可能将她留在现世,但是,那实在太过残忍了,带着伤痛和凄迷的相聚相守,又怎么比得上彼此海阔天空的分离呢?

这就是“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的意义吧?

“不过,还有一条正需要相濡以沫的小鱼在等我呢。”间桐慎二轻笑着,最后运用起自己圣杯的权柄,令那个曾经为自己而死的女孩,再次从圣杯里走了出来。

“我回来了,御主。”

“欢迎回来,美狄亚。”

PS:圣杯夜的故事,到这里就完结了,很遗憾,观沧海终究还是无法下定决心开**,所以**属于间桐慎二,主角属于墨释君。

另外,关于这一段出现的各种Bug,观沧海只能说抱歉了,毕竟蘑菇的设定本来就庞大而混乱,对于那些无爱的角色,比如Assassin或者Lancer,观沧海从一开始就没注意过,后来因为需要一个Boss,才重新令间桐脏砚复活,所有设定都是东鳞西爪看别人总结的,总有一些漏洞,对此我表示道歉,也希望原著设定党的读者朋友们高抬贵手,把这种事情忘掉吧。

关于《圣杯》世界人们的未来,我想大家已经心里有数了,间桐慎二和樱、美杜莎、美狄亚从此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巴泽忒成为了间桐家的女管家。远坂凛和卫宫士郎永远是官配,不久之后一起去了英国留学,却意外地跟一个金色卷发的波霸少女纠缠不清,迟来推土机之名终于在英伦唱响,此后是**还是好船,不得而知。伊莉雅和她妈妈杀回爱因兹贝伦家,在海皇三叉戟提供的水系魔力之下,轻易扫平抵抗,正式成为家主。数月后,一个名叫卡莲的白发女孩来到冬木市,成为言峰绮礼的继任者,却在不久之后,因为各种原因,住进了间桐家……

就是这样,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本文网址:http://bingzhiwuxian.quwenyi.com/391454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