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冰之无限 > 第百五七章千载不易 万世传奇

第百五七章千载不易 万世传奇

推荐阅读: 创造游戏世界丧尸母体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末世重生之桃花债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诸天谍影智人狂魂最后一个道士鬼吹灯2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在人间崛起末日逃亡捡到一个末世世界无限装殖七根凶简天书进化快穿100式修真四万年史上最强店主

亚瑟王。

圆桌骑士团。

这两个名字,本来就是不可分割的传说。

亚瑟王的圆桌骑士团,圆桌骑士的君王亚瑟,这两个名字从出现开始就没有分开过,如果失去了其一,那么另外一半也就变得毫无意义。这种联系,就像斯巴达勇士和列奥尼达,桃园三结义和关云长一样,是不可分割的。

亚瑟虽然是以武勇著名的骑士王,但是个人的武力远没有到了赫拉克勒斯那样,可以一个人横扫天下的地步,同样,他的功业也只是守护英格兰而已,就算加上传说里吞并法兰西、兵逼罗马之类的虚构历史,也远远比不上亚历山大、凯撒之类真正开疆列土、武勋卓著的君王,更别说成吉思汗这样的超级圈地王了。

他之所以能名传天下,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圆桌骑士团。

这不仅是一个军事团体,也是一种政治制度,更是一种传世的精神。

在圆桌骑士团里,君王放下威严,和骑士们并肩坐在巨大的圆桌前,共商国是,每个人都被赋予平等的政治地位和发言权利。这样的创举,即使在千年之后的现代社会,也依旧未能彻底普及,所以骑士王的美名,才会跨越千年而被人们所憧憬传颂。正是亚瑟王在组建圆桌骑士团时候表现出的胸怀器量,才使得他在后世传说里完全不同于其他帝王,拥有了高洁神圣之王的形象。

亚瑟王的传说,就是圆桌骑士团的传说,而圆桌骑士团的威名,也就是亚瑟王的威名。就像墨释君所说,这个世界上,知道亚瑟王之名的人有数十亿,其中很多人不知道石中剑,不知道阿瓦隆,不知道圣杯,但是,知道亚瑟王而不知道圆桌骑士团,几乎一个都没有。

英灵的“宝具”,源自其传说。

“宝具”并不特指武器或者物品,也可能是一种技能,一种招数,只要传说中人们认为英灵会有的,就可以变成宝具,被英灵使用。

那么,作为亚瑟王传说里最著名,也最被这个世界的人们所认可的宝具,本来就应该是“圆桌骑士团”,而不是“誓约胜利之剑”或者“阿瓦隆”。但是偏偏在各种世界线里,唯一能和“十二试炼”齐名的“圆桌骑士团”,却莫名地不见踪影。没有圆桌骑士团的亚瑟王,永远是不完美的。

其中的原因并不深奥,因为亚瑟王,或者说阿尔托莉雅,原本就不是一个城府深邃的英灵,她无法唤出圆桌骑士团的理由,几乎是明摆着写在了她的脸上。

“因为无法承受背叛,所以她闹别扭了。”墨释君一言以蔽之。

就是这么简单。

当然,所谓的背叛,多少也和她自己的身份有关。

当初阿尔托莉雅拔出了石中剑,立下了守护这个国家的誓言,成为了英格兰的国王。由于那个时代还没有女王体制,所以她只能隐瞒性别,以男性身份继承王位。虽然阿尔托莉雅很有牺牲精神,但是世界上也有些事情,不是靠着觉悟就能解决的,比如……婚姻和继承人。

阿尔托莉雅隐瞒了性别,自然就不能和后来的英国女王一样,招个倒插门的亲王结婚,只能迎娶一位地位相当的公主——格尼薇儿,成为自己的王后。以阿尔托莉雅那种呆板的性格,婚后的两人,自然只能一直保持着纯洁无比的百合关系(大雾)。这样的情况维持三年五载还勉强可以,但不可能一直持续,即使知道阿尔托莉雅的苦衷,格尼薇儿依旧受不了空虚寂寞的折磨,终于出轨,爱上了圆桌骑士中最有名的兰斯洛特。

根据后来的考证,兰斯洛特和格尼薇儿并没有真正发生最亲密的接触,只是停留在牵手接吻写情书之类的阶段,在欧洲文化里,这只能算是精神恋爱。不过当丑闻传出的时候,阿尔托莉雅却无法解释,只能依照当时的法律,逼迫格尼薇儿进行极为危险的火焰试炼,证明她并没有变心。这样的判决自然激怒了兰斯洛特,他并不知道阿尔托莉雅的性别秘密,只是以为阿尔托莉雅对格尼薇儿冷淡在先,又试图烧死格尼薇儿,于是率领着支持自己的骑士突袭试炼之地,抢走了格尼薇儿,期间还误杀了圆桌骑士团的同僚,最后逃往自己在法兰西的领地,造成和阿尔托莉雅的最终决裂,不得不兵戎相见。

就在阿尔托莉雅率军远征法兰西,讨伐兰斯洛特的时候,却传来自家后院起火的消息。

圆桌骑士末席的骑士默德瑞德,是一个一直带着面具的少年骑士,而她的真实身份,却是阿尔托莉雅的基因复制体,由阿尔托莉雅的姐姐摩尔甘制造的人造人。最初的时候,她极度崇拜阿尔托莉雅,并为自己的人造人身份而自豪,但是,在向阿尔托莉雅表露身份的时候,阿尔托莉雅却因为对自己姐姐的敌意,而拒绝承认这个由阴谋而诞生的“儿子”,更不肯让她成为王位的继承人。默德瑞德由爱生恨,利用阿尔托莉雅隐瞒性别所造成的许多误会,暗地里挑动圆桌骑士对阿尔托莉雅的敌意,最后趁着大军远征的机会,杀了首席骑士高文,蛊惑了所有留守的圆桌骑士,举旗造反。

阿尔托莉雅事先完全没有想到留守的圆桌骑士团会背叛自己,逼得她只能回师平叛,最后双方决战于剑栏之丘,阿尔托莉雅与默德瑞德正面死战,同归于尽。

在这场连续的变乱中,原本拥有超过一百位强大骑士的圆桌骑士团,被分成了三个部分,除了早已离开寻找圣杯的资深骑士们之外,跟随兰斯洛特叛逃的骑士、跟随阿尔托莉雅讨伐叛乱的骑士,以及跟随默德瑞德造反的骑士,最后几乎都战死沙场。

阿尔托莉雅曾经为了守护这个国家而放弃了作为女孩子的一切幸福,然而人生的最终,却要面对一个众叛亲离身死国灭的下场,自然令她魂断神伤。然而最痛苦的是,她根本找不到自己究竟在哪里做错了。

她不可能不隐藏性别,所以就不可能给格尼薇儿幸福,而为了稳定国家,又不能不和她结婚,于是兰斯洛特那种过分温柔的家伙就一定会亲近格尼薇儿,于是两人就不可能不反目。同样,她也不可能承认默德瑞德的身份,因为一旦承认,就等于确认了帝国的继承人,毕竟自己的姐姐摩尔甘是正牌的公主,影响力无比巨大,一旦有了足够的名分,立刻就能夺权,但偏偏无论是摩尔甘还是默德瑞德,都是完全没有王者觉悟的人,只看到了王的荣耀,却没想过王的牺牲,这样的人,自然决不能让她们登上王位。

一步步反溯前尘,阿尔托莉雅发现自己的每一步都没有错,即使再重来一百次,也没有改变的余地,然而为什么“每一步都做出了正确选择”的她,最后会迎来圆桌骑士团全灭,帝国崩溃的结局呢?

死局,无解的死局,只要她坚持自己的骑士王的信念,就必定会走入帝国崩溃的结局。

最终,过于认真的她,因为无法说出“错的不是我而是世界”这样的话,只能把错的根源,归结到她拔出石中剑的那一刻,归咎于自己从存在本身。

和某人渣的宣言正好相反,她的认知是:

……错的不是贯彻正义的为王之道,而是没有能力成王的我……

带着这样的自我厌弃,她才在弥留之际,与盖亚签下了契约,成为罕见的生者英灵,并跨越一千多年的时光,投身到现代的圣杯战争里,试图借助圣杯的力量,扭转历史,换一个更有能力的人来解开这个自己无法破除的死局。

而连带着对自身的厌弃,她也自觉无颜面对那些曾经聚集在自己麾下的圆桌骑士们,虽然这些圆桌骑士有将近半数背叛了她,阿尔托莉雅依旧坚信他们的品格,坚持认为那是自己无能的错误。这份强烈的愧疚之心化作了阻隔一切的执念,即使整个世界都认为“亚瑟王”与“圆桌骑士团”密不可分,她依旧强行隔断了自己和圆桌骑士们的联系,致使这本应凌驾于一切宝具之上的超级战力,成了不可能出现的幻影。

现在,大力神赫拉克勒斯的逼迫之下,在墨释君的质问之下,她终于第一次放开了心防,开始试着感应那些早已成为英灵的圆桌骑士们的声音。

不,并非纯粹来自于外力,没有人能以外力迫使骑士王的心屈服,真正的理由,是她自身的内心里,依旧眷恋着那些如同骨肉兄弟的身影吧?

即使背叛,即使愧疚,即使分离,即使身处不同的时空,这份眷恋,其实也从未淡忘。

……好吧,请用你们的意志来审判我吧,告诉我,我这个无能的王,究竟给你们带来了多大的伤害,现在的我,已经有足够的勇气,来聆听你们的愤怒和谴责了,现在的我,已经可以不再逃避了……

从心里绽放的声音,通过圣杯,传递到了遥远时空彼方的“英灵殿”里,打开了亚瑟王和圆桌骑士们的心灵通道。

来吧,告诉我吧,我的……

圆桌骑士们啊……

皱着眉头,咬紧牙关,阿尔托莉雅做好了倾听骑士们声音的准备。

然而,下一刻,她的心灵,被海啸一般的声音所淹没。

那是,宛如千万人齐声高呼的巨大意志,一下子倾注到了阿尔托莉雅空虚的心灵之中。

那究竟有多少人,积累了多少年的呼唤啊。

……吾王,吾王啊,您在何方,为何杰兰特看不到您的战旗,为何我听不到您的声音,没有您的长剑指引,我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陛下,这是微臣贝迪威尔第一百六十八万七千四百六十六次向您呼唤,请您倾听微臣的祈求,即使归于英灵,微臣依旧只愿战斗在红龙的战旗之下,无论前方是何种敌人,请您万勿抛弃微臣……

……亚瑟王啊,臣高文向您请罪,臣未能在您背后守护这个国家,请原谅我,请不要回绝我的声音,无论如何愧疚,我依旧希望能在您的麾下战斗,直到永远……

……王啊,为什么您不肯回应臣的呼唤,臣加雷斯虽然死于“无毁之湖光”剑下,但并不怨恨兰斯洛特卿与王后,能在生命的最后像骑士一样战斗,并死于另一位伟大的骑士之手,是臣的梦想,所以请您不要回绝我的请求,即使在死后,臣也希望能在王的旗帜之下战斗……

……陛下,帕西瓦尔随时听候您的命令,直到世界的终末……

……吾王,臣格拉海德未能追随在您身边战至最后,无比愧疚,请您不要舍弃臣,请在此将臣召唤至您的身边……

……我的兄弟,亚瑟,我是凯,我知道你一直觉得我非常罗嗦而且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但是这并不是由我决定的,这主要是我的父亲你的养父埃克特的遗传,关于遗传的问题是我最近刚学到的新知识,的确很有意思,我跟你说啊,啊啊,不好意思,又跑题了,但是你要知道,我是你的宫廷管家,如果你没有我的话,只会把事情弄得一团糟,所以你是离不开我的,不要想要抛弃我,好吧,我承认,我除了圆桌骑士团之外呆在任何地方都不安心,请你不要放弃我,求求你,不要把你的兄弟丢下啊……

……吾王,臣,兰斯洛特,向您祈求处罚……

……父亲,父亲,直到最后,您还是不肯叫我一句儿子吗?我不想要什么帝国,我错了,请您原谅我,请您宽恕啊,请您不要抛弃我,您是我存在的唯一意义,你有您存在的世界,没有意义……

……亚瑟王,臣嘉德里斯呼唤您……

……陛下,鲍斯为您而战……

……吾王,臣兰马洛克……

……王,臣埃克特……

……陛下,臣巴勒米德……

……陛下,臣拉文……

……王,臣尤瑞……

……吾王,臣……

……亚瑟王……

……陛下……

……王……

…………

……

这一瞬间,来自英灵殿的声音,积累了一千多年的英灵们的呼唤声,仿佛海啸一样,完全灌输进了阿尔托莉雅的心灵,无数的呼唤里,所蕴藏的信任、忠诚、依恋、仰慕、坚定、信念,完全没有保留地被少女骑士王所接收,这样庞大的意念,即使是身为英灵的她,也在一瞬间为之失神。

然后,渐渐的,当声音逐渐减弱,并清晰起来的时候,墨释君看见,这坚强得仿佛用钢铁铸造,即使千刀万剐也不会有一丝软弱的少女,已经……

泪如雨下。

黑色的巨剑拄在地上,少女的身体,仿佛被秋风吹动的树叶,依凭着剑柄,不断地颤抖着,泪滴噼噼啪啪地打落在脚下的黑色海洋里,这一刻,她是如此的脆弱。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比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比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比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一面颤抖着,一面不断通过心灵感应,向着遥远时空里的骑士们,发出无法停止的道歉。

……即使我做错了这么多事情,即使我毁掉了大家的全部心血,为什么你们依旧没有怨恨我呢,为什么,你们仍然愿意称呼我为王呢,我,我只是个不合格伪王啊……

……而不仅如此,我还因为自己的怯懦,一直堵上耳朵,将你们的呼唤排斥在外,故意忽视了你们的心意,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依旧没有愤怒呢……

……这一千多年来,你们究竟是如何维系着这一份忠诚啊……

……我,这些年来,我究竟在做些什么啊……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的……

……圆桌骑士们啊……

“咔”的一声轻响,从少女骑士王黑色的铠甲表面响起,墨释君抬眼望去,只见一条细小的裂缝出现在那漆黑的甲胄上,随即,“咔咔”的细碎声音不断响起,裂缝不断扩大,不仅遍布了黑色的铠甲表面,更连黑色战袍和亚瑟王的皮肤上都布满了裂纹。

随即,仿佛蚕蛹褪去表皮一样,无数的细碎薄碎片从她的身上脱落下来,落在黑泥之海里,消失不见,而留在原地的阿尔托莉雅,却仿佛重生了一样。

褪尽黑色的武装,她,此时已经换上了一身雪白的战袍,和白金色的轻甲。

那是非常秀丽的无袖白纱战袍,带有百合花瓣似的齐膝裙幅,露出了少女白皙的肩膀和小腿,战甲也随之变得轻盈,宛如天使的金属羽毛编织而成,闪耀着圣洁的光辉,即使在这个充满黑暗的圣杯魔力海洋里,依旧有一缕绚烂如阳光的金色光芒从天而降,将她整个人都照亮了起来。

这是纯白的骑士王,是一切理想所凝聚的姿态。

而阿尔托莉雅本身,也随着这样的蜕变,仿佛洗去了一身的征尘和负累,散发出了和煦而浩大的气势。

她手中的黑色长剑,也随之崩解,露出了里面华丽的剑体,不是最强的斩钢剑,而是更加华美,属于她为王之证明的“石中剑”。

“谢谢你,御主,如果不是你,我还不知要迷惑到什么时候,就像你说的,我以前似乎太过狂妄了,想要以人类的身份,去缔造神的国度。现在的我终于明白了,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不灭的王国,却有着照耀万世的精神,我一直找不到我自己做错了什么,正说明我一直贯彻了自己的信念,并坚持到了最终。我的圆桌骑士们,正是认同了我的理念,才能在死后依旧守护着他们的忠诚,他们的认同,就是我一声最大的成就。”

她转过头,看向墨释君,金色的长发没有盘起,而是俏丽地绑成了挑动的马尾辫,令她整个人,都充满了灵性。

“即使我的王国湮灭了,它的精神依旧传承于后世,令整个世界充前进的希望,这就是我生存的价值,是我一生的意义,谢谢你,让我找到了它,也找回了他们……”

墨释君一笑道:“原本就是很简单的事情吧,如果是其他人,早就明白了。不过,也就是你这种呆到家的笨蛋,才能把别人视为荒诞的理念,坚持一生,甚至传至后世,聪明人是做不到的呢。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信仰着你吧?”

阿尔托莉雅,纯白之骑士王,微笑着点头道:“虽然不是奉承,不过,我姑且收下了。那么,作为回礼,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这一生最珍贵的宝物吧。”

说着,她竖起石中剑,高声念道:“遵从公正、忠诚、怜悯、荣耀、自律、谦逊的信念,认同我的道路,回应我的呼唤,来到我身边吧!自由与平等之环,RoundTable!”

随着她的声音,一道雪白的光华闪亮起来。

然而出现在这片黑色魔力之海里的,却不是预想中全副武装的精英骑士,而是一张超级巨大的华丽……圆桌。

这是一张直径将近五十米的巨大环形圆桌,完全由白色的橡木制造,厚实沉重,并以黄金和青铜包裹边缘,桌面用漆打磨得光亮如镜。

巨大圆桌的周围,摆放着整整一百五十张一模一样的同样材质的高背座椅。

就在圆桌出现的同时,墨释君也敏锐地感觉到,自己的第七感不经发动就自行运转了起来,同时,远方正在交手的赫拉克勒斯和深雪-萨菲罗斯、美杜莎,以及更外围的卫宫士郎等人,忽然都像是中了定身法一样,静止不动了,不,不止他们,除了被圆桌光芒笼罩的区域,以及他和阿尔托莉雅之外,整个世界都凝固了。

“时间暂停?”墨释君惊讶地自语道。

不过旁边的阿尔托莉雅马上否定道:“不是时间暂停,只是当我的宝具连通英灵殿的时候,这一小块空间就处于世界的时间轴之外了,直到召唤结束,它才会彻底嵌入现世世界,那个时候,御主你就会发现时间流恢复正常了。”

墨释君点点头,仔细看向阿尔托莉雅召唤出的“宝具”,也被这个超级巨大的圆桌震撼了一下,不过,随即他就发出了疑问:“这就是……亚瑟王的圆桌?但是,骑士们呢……”

白骑士王微笑道:“这就是我的最强宝具,自由与公正之环。御主,我和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不同,不会拘束别人的意志作为自己的宝具,所以我的宝具就是这张圆桌,它秉承了自由和平等的精神,所有骑士都会依照自己的意志选择是否前来,并不拘泥于是否是旧有的圆桌骑士团的成员。而所有以这张圆桌为坐标前来的骑士,都会拥有和我平等的地位。”

“平等?”墨释君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个名词。

阿尔托莉雅点头道:“是的,御主,这张宝具圆桌的真正价值,除了自由的召唤之外,就在于这份平等。在原本现世的时候,它所赋予的只是地位的平等,但是如今聚集了无数传说之后,它再次升格,不止是地位,连同自身力量的等级和宝具的等级,也会变得和我平等。”

这一下,墨释君也惊讶得睁大了眼睛:“也就是说,只要回应这张圆桌召唤而来的骑士,都能拥有和你一样的力量等级,而他们不论拥有何种宝具,都会被提升到跟‘誓约胜利之剑’一样的等级?”

“正是如此……”阿尔托莉雅正说着,一个个身披铠甲的身影,就不断浮现在了圆桌周围,并做到了一张张的座椅之上。

正如阿尔托莉雅所说,这些应召唤而来的骑士英灵,本来有强有弱,实力参差不齐,但是当他们坐上圆桌周围的座位之后,却毫无例外地实力飙升,最后居然一个个都达到了阿尔托莉雅的水准。

“真是……作弊啊,就算赫拉克勒斯拿回大力神的职阶,也砍不过一百五十个Saber啊……”墨释君看着这宛如神迹的景象,不由得赞叹道。

阿尔托莉雅此时已经做到了圆桌旁边,看着那一张张熟悉的年轻脸庞,不由得又是一番感触,不过随即,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涌动的情绪,沉声说道:“当我拿起斩钢剑的时候,梅林曾经告诉我,王的剑鞘比剑本身更重要,我以为他说的是‘阿瓦隆’,但是我错了……”

她环视着巨大圆桌周围的骑士们,这里,有她的挚友,有她的兄弟,有她的子侄,有她的长辈,有忠诚者,也有背叛者,但是,这些都无所谓了,现在,他们能坐在这里,就都是她的圆桌骑士。

她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接着说道:“我真正的剑鞘,是你们,即使在死后,也依旧愿意守护在我身边的你们,我的……圆桌骑士们。”

“吾王……”大半的圆桌骑士出声说着,也有少部分人低下了头。

比如,兰斯洛特,以及,默德瑞德。

“首先要说的是——对不起。虽然有各种苦衷,我依旧要向你们道歉,因为我不仅向你们隐瞒了自己的性别,又因为担心露出破绽而自我封闭,经常忽视你们的感受,伤害了很多人,以至于最后让我们的国家演变成那个样子……”阿尔托莉雅微微苦笑一下,郑重地想着自己的骑士们低下了头,引得众多圆桌骑士面面相觑,手足无措。

随后,她抬起头,转过话锋,恢复了骑士王的威严,大声说道:“但是,即便犯下过许多错误,我回顾我的人生,依旧没有后悔我所坚持的信念——正义、公正、荣誉、尊严,以及因为这些信念而做出的抉择,一次也没有……一点也没有!我相信,诸位也正是因为认同这一点,才会在千年之后,重聚在一起。”

“是的,吾王!”满座的骑士纷纷大声回应着,即使是兰斯洛特和默德瑞德,也抬起了头来。

“虽然这个世界很复杂,无数的难关令我们争执、迷惑,让我们犯下各种的错误,甚至彼此战斗和杀戮,但是,唯有我们的信念,从未背离,当我听到诸位从英灵殿发出的呼喊的时候,我真的明白了这一点……比起注定会崩溃的王朝,我们在自己的人生里,写下了比任何朝代都流传得更加长久的篇章,即使过了千年,甚至再过千年,我们的信念也不会失色,依旧会给人类带来希望和信仰,我认为,这样的我们,是值得骄傲的!”

随着阿尔托莉雅的声音,骑士们纷纷拔出长剑,竖起在胸前,高声诵读着圆桌骑士的戒条,回应着他们的王。

“那么,诸位,在死后化为英灵的现在,你们是否依旧愿意成为我的圆桌骑士团的一员,继续与我并肩作战呢?”阿尔托莉雅高声向着所有的骑士问道,不过随即,她爽朗地一笑道:“不,看来我问了一个傻问题呢……诸位的抉择,我早就应该知道了啊。那么……圆桌骑士团,再次成立!”

阿尔托莉雅高举起华丽的石中剑,所有的骑士英灵们,齐齐起立,剑指长空,发出了欢呼:“吾王万胜,吾王万胜——————”

当欢呼声渐渐落定,圆桌分割的时间轴,也终于和现实世界契合在了一起。

时间,再度流动。

“铮————”的一声,深雪-萨菲罗斯的长刀和赫拉克勒斯的重剑撞击在一起,随即两人各自跳开,因为战场后面突然冒出了大批人马,令得两位交锋的英灵心中警惕,自然不会再聚集在一起。

场面确实非常壮观。

之前的英灵战争,只是一对一或者三四个人战成一团的样子,只有刺客集团拥有人多势众的优势,但也不过是几十人而已。

而现在,在阿尔托莉雅背后,却整整站着一百四十九名全副武装的古代骑士英灵。

虽然就数量而言,Caster美狄亚也曾经召唤出过三百名的龙牙武士,但是那些召唤物的气势,又怎么能跟一百多名全数值A级的顶尖英灵比拟?

这整整一百五十个骑士王的气势凝聚在一起,就算是大力神赫拉克勒斯,也不由得毛骨悚然,毕竟就算是是在古希腊英雄辈出的年代,也没有这么多强人聚集在一起的情况出现,如果他们去到特洛伊战场,只怕会让战争在一天,不,是一分钟里就彻底了结吧?

不过,阿尔托莉雅却没有群殴赫拉克勒斯的打算。

只见她的长剑向着大力神一指,对着圆桌骑士们说道:“我们的敌人仅有一人,唯一的特殊之处就是拥有十二次生命,所以,就让我们依照骑士的规则,派出十二名骑士,逐一和他决斗好了。”

“是,吾王!”圆桌骑士们纷纷点头。

“那么,就由微臣第一个挑战吧。”一个满头金发,宛如太阳一般光芒四射的白甲骑士走出来,向着阿尔托莉雅致意道。

阿尔托莉雅点头道:“高文卿,不愧是圆桌骑士团的首席骑士,那么,这第一战就由你来开启吧!”!

本文网址:http://bingzhiwuxian.quwenyi.com/391454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