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冰之无限 > 第百五四章 活剜芳心 生逐所爱

第百五四章 活剜芳心 生逐所爱

推荐阅读: 无限英灵神座电影世界十连抽在人间崛起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七根凶简黑暗降临快穿100式穿越进化我有一座恐怖屋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末世大回炉会穿越的外交官末世重生之桃花债天书进化创造游戏世界魇醒魔道祖师[重生]无限恐怖OVERLORD敛财人生[综].

卫宫大宅。

这座典型的日式庭院,成了卫宫士郎最后的避难所,虽然当年卫宫切嗣留下的防御魔术阵地早已消散,但是近期远坂凛布置的防护,还存有一定的效用。

只是,这样的防护也只能抵挡一般人类和魔术师,在真正的英灵面前,不过就是三只小猪逃避大灰狼的稻草屋,禁不起一口气吹的。

“Saber……”抱着伊莉雅跑回家的卫宫士郎,猛然感受到自己与英灵联系的断绝,无法言喻的酸楚从内心涌上来,泪水无法控制地淌落而下。

“Saber也被击败了吗?那么接下来,敌人就会找上来了吧?只是现在也没有地方可以逃了,以英灵的速度,就算找到出租车也无法快过他们。”失去了自己的从者之后,卫宫士郎却也没有完全失去斗志,虽然明知不敌,却也没有想过放下伊莉雅独自逃走,而是将女孩藏在仓库里,自己守在庭院之中,双手聚集魔力,随时准备召唤出投影宝具与来敌一战。

然而,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敌人的追杀却始终没有出现。

“怎么回事?难道Saber跟敌人同归于尽了?不可能,Saber根本没有魔力再解放宝具了。”红发少年正犹疑的时候,忽然看到宅邸的大门被人轻轻推开,不由得紧张地大叫一声“什么人?”

推门而入的,却不是他担心的间桐脏砚和间桐樱,而是海带头的“友人”,间桐慎二。

而在他手上抱着的,则是除了Saber之外,另一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女孩,远坂凛。

“慎二,你没事了吗?远坂怎么了?”

刚刚经历过失去重要的人的悲伤之后,卫宫士郎对于两个友人的出现,格外欣喜。

墨释君抱着远坂凛走进卫宫大宅,将这个昏迷的双马尾少女魔术师交给卫宫士郎,说道:“她没事,只是之前被宝具操纵,精神和体力都损失过多,昏迷过去而已。”

卫宫士郎送了一口气,一面把远坂凛抱进屋子,一面问道:“那……刚才追你们的Archer和言峰绮礼呢,甩掉了吗?”

墨释君摇头道:“不是甩掉,而是干掉了。”

“咦?”卫宫士郎大吃一惊,虽然早就见过这个友人的强大魔术力量,却没想到对方能以一人之力干掉一个英灵,外加一个御主。

当然,这是墨释君没让巴泽忒和深雪-萨菲罗斯现身的缘故。

墨释君并不打算解释这些,直接问道:“Saber呢?”

“……”卫宫士郎低头沉默片刻,才说道:“她为了保护我和伊莉雅,单独留下迎击Rider和Assassin,现在已经……”

墨释君点点头,这也和他的预计差不多,否则卫宫士郎应该没有逃脱的可能性,不过现在间桐脏砚没有追来,难道说……

“那伊莉雅呢?也被间桐脏砚捉走了吗?”墨释君赶紧追问,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糟糕了,同时手握两大圣杯,自己将几乎没有办法击败他。

“啊,那个……”卫宫士郎正想回答,却忽然想起自己这个海带头的友人也是正牌的魔术师,对于圣杯的追求早已申明,如果把伊莉雅交给他的话,也许不会比被间桐脏砚捉走更好,毕竟他们都是姓间桐的。

卫宫士郎只是中二加老好人,并不是白痴,基本判断能力还是有的。

只不过,没等他想好怎么掩饰,就见不远处的仓库大门被从里面推开,刚刚醒过来的伊莉雅正好走出来。

白发萝莉揉着眼睛,无限可爱地向卫宫士郎问道:“大哥哥,这里是什么地方……”

卫宫士郎没有回答,因为他的目光正看着墨释君,这一瞬间,他忽然发现,身边的友人脸上露出了一丝阴郁的笑容。

“不好!”卫宫士郎大叫一声,双手投影出黑白双刀,闪身拦在墨释君面前,同时喝道:“伊莉雅,快跑!”

然而他现在是名副其实的“战斗力只有5的渣渣”,怎么比得上已经靠着几次重塑身体而达到“打破虚空”境界的墨释君?虽然努力想要挡住去路,却只见眼前一花,已经失去了墨释君的影子。

“士郎啊,好好休息一下吧。”间桐慎二的声音在卫宫士郎身后响起,随即红发少年脖子上一震,就被墨释君拍晕了过去。

卫宫士郎倒地,远坂凛依旧昏迷不醒,诺大的庭院里,就剩下墨释君和伊莉雅面面相对。

一边是海带般蓝紫色卷发的清秀少年,一边白发红眼洋娃娃般的可爱萝莉,四目相视,原本应该是很美的场面,只是双方都不会这么认为。

“啊……士郎……”伊莉雅惊叫一声,原本想要跑向倒地的少年身边,但随即看到墨释君手上正渐渐浮现的海神黄金三叉戟,立刻惊恐地回身就跑。

“你跑不掉的……”墨释君轻声说着,两步就追上了伊莉雅。

“救命啊————”

“你叫破喉咙吧,没有人来救你的。”

墨释君拎着白发萝莉的领子,将她丢在仓库的地上,举起三叉戟。

“我也有妹妹要救,所以……”

他手臂一挥,将三叉戟的金色尖峰刺入了伊莉雅小小的胸口。

“……请借你的心脏一用。”

…………………………………………………………………………………………………

与此同时,柳洞寺里。

数十名日本和尚已经被黑泥吃得一干二净,除了去上学的柳洞一成和葛木宗一郎之外,柳洞寺一脉的居民已经彻底灭绝了。

高大英俊的青年版间桐脏砚,此时正站在山门鸟居之下。

“绮礼和Archer真的全都死了?”他面前站的,正是刺客英灵山中老人,“想不到那小家伙还有如此战力,或者说……还有我不知道的底牌?”

“是否需要将其清除?”山中老人低声问道。

间桐脏砚摇摇头,说道:“黑圣杯必须马上启动,否则就会崩溃,现在没时间去找他们了,不过我猜得没错的话,他们一定会主动找来。这座柳洞寺作为大圣杯的地基,周围都有强大的结界守护,只有山门可以进出,一会你就守在这里,将任何想要潜入的人彻底击杀。”

“是!”山中老人点头道。

随即,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间桐脏砚回过身,眼望柳洞寺后方,在那里,猩红的光华已经渐渐照亮了天际,属于黑暗圣杯的巨大污秽魔力,已经开始肆虐了。

“呵呵,等待了两百年的岁月,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快一点吧,再快一点吧……”

…………………………………………………………………………………………………

“砰”的一声。

卫宫大宅仓库的大门,再次被推开,墨释君左手捧着一颗血淋淋的小小心脏,走了出来。

那是心脏,也是真正的小圣杯的本体。

任何人植入这颗心脏,都会变成新的圣杯,差别只在于能支撑多久不爆碎而已。

心脏,自然是属于伊莉雅的。

取出心脏的手段,自然只能是剖开胸腔,直接挖取。

失去心脏的萝莉,又会如何?

反正,少年背后的仓库里,已经寂然无声。

“慎二,你这个混蛋,你干了什么?”凄厉的吼声,从卫宫士郎口中爆发出来,红发的少年居然已经清醒,眼睛瞪着墨释君手中依旧抽动的心脏,脸色狰狞无比,手上干将莫邪双刀再次成型,全力向着墨释君砍来。

魔力涌动,居然远超之前的水平,几乎接近了未来卫宫投影的能力。

但是,这对他的取胜毫无帮助。

“啊,你恢复得好快啊,士郎。”墨释君微笑着说道,“看来需要更加有效的手段来令你安静下来呢。”

墨释君说着的时候,一道黑影出现在全无察觉的卫宫士郎背后,紧接着,只听“喀嚓”“喀嚓”连响,红发少年再次扑到在地,这一次,他不是被打昏,而是被强行折断了四肢骨骼。

“这样,你就可以安静一点了。”墨释君笑着说道,完全不理会倒地的卫宫士郎的叫骂,脚下毫不停留。

对卫宫士郎出手的,则是一直隐身在侧的深雪-萨菲罗斯。

“主人,请您吩咐。”

墨释君看着手中渐渐失去活力的心脏,微微皱眉道:“看来,这东西不能离开人体太久呢……罢了,虽然会有碍行动,但也没的选择了。”

这样说着的时候,他忽然一抬空着的右手,四指并拢成刀,“扑哧”一声,刺穿了自己的心口,随即,在鲜血喷涌之中,将那颗属于伊莉雅的小小心脏,塞入了自己的胸腔。

“咳咳咳咳…………”

纵然练到打破虚空境界的武者,有着惊人的生命力,就算挖出心脏打碎头颅,也能如蟑螂一样挣扎许久,但是这种伤害终究不是轻伤,胸前开了个血洞的墨释君忍不住大声咳嗽起来,将涌入肺腔的血液喷了出来。

而他的苦难还没有结束。

“咳咳……唔……这就是圣杯的……好狂暴的魔力……”伊莉雅的心脏一植入体内,庞大的魔力就开始肆虐,若非墨释君身上有着海神神力调和,只怕瞬间就要爆裂开来。即使如此,他的外表也产生了急剧的变化,远坂蓝紫色的头发,瞬间变成了惨白的颜色,眼睛也成了红色,这是成为圣杯载体的基本特征。

而作为非调制的临时载体,过量的魔力也令他的身体不断扭曲,手上脚上前胸后背,不断有巨大的肉团增值出来,又马上被压制回去,那是魔力溢出的表现,如果他没有“打破虚空可以见神”境界的国术修为,以及能容纳海神神力的魔术回路,现在只怕已经变成一团巨大的魔力肉团。

“呼呼呼呼…………”墨释君剧烈地喘息着,经过了好几分钟的调试,才渐渐将魔力暴走压制了下来,身体也恢复了比较安定的状态。

随即,他开口下令道:“深雪,马上送我和巴菲特到柳洞寺,我压制不了圣杯太久了……而且行动能力也……之后这段路就要靠你们了。”

“是的,请放心吧,主人。”小小的萝太英灵点头道,随即在墨释君的手肘和腰部一扶,已经带着他跃出了卫宫大宅。

十分钟之后,墨释君、巴泽忒以及深雪-萨菲罗斯,已经来到了柳洞寺的山脚下。

大约一百多米的山道上,空无一人。

但是,三人都是一脸凝重。

“哼,出来吧,Assassin,虽然你得到了狂战士的力量,但同时也失去了刺客应有的气息遮蔽能力……你狂暴的杀意,在这么远的地方都能感觉到呢。”

墨释君抬着头,向着山路上端说道。

下一刻,高壮如山的黑色巨人,凭空出现在柳洞寺的山门之前。

“我……等你很久了……”

山中老人低沉的声音从面具后传来,而他的目光完全无视了墨释君和巴泽忒,只是死死盯着那个和他同职阶的小小英灵。

那是Assassin对Assassin的挑战。

不过面对这样直接的挑战,深雪-萨菲罗斯只是撇撇小嘴,表示不屑。毕竟他的本职并不是刺客,他的本体曾经是那个世界里最强大的战士,也曾经是几乎杀掉星球的绝代魔王,后来更是凭借一己之力突破到神明境界的半神,有了这么多辉煌的过去,面对区区一个藏头露尾的山中老人,实在提不起他的兴趣。

不过,战还是要战的。

“主人,请容我开路。”萝太英灵轻声说到,随即,挥舞起雪亮的太刀正宗,向着山上杀去。

而山中老人,也拔出巨大的火焰魔剑,从山上俯冲下来。

“铮————”的一声,刀剑碰撞,几乎三米高的黑色巨人,和一米二刚出头的纤小萝太擦身而过。

“噗”“噗”两声,高壮的山中老人身上,爆开两道十字交叉的伤口,而深雪却是半点伤都没有。

不过对于宛然如山岳般壮硕的老刺客,这样的伤势没有任何影响,随即回身展开奔雷般的烈火巨剑,再次发动了攻击。而深雪-萨菲罗斯也展开三支黑色羽翼,凌空飞舞,将刀光化成漫天飞雪,要将敌手彻底淹没。

深雪-萨菲罗斯的刀法明显比山中老人高明几个层次,虽然力量远逊敌人,速度也差不多,但每每攻击都能命中要害,反之山中老人虽然继承了狂战士的力量,本身的灵巧和速度也不下于敌手,却完全落在了下风,面对那长过两米却宛如天马行空的奇幻刀光,身上“噗噗噗”不停地爆开血口,每次攻击却都被敌人挡住或者闪过,若非这黑铁一般的身躯格外坚实厚重,只怕早就被切成碎片了。

只是这样靠着身体的防御终究不能持久,交手数十招之后,深雪-萨菲罗斯终于抓住了以破绽,全力出击,一招“天照”自下而上,将山中老人打飞到空中,然后飞身而起,凌空接上“八刀一闪”,斩断了他的双臂,再冲到上方,一招“狱门”直刺而下,只听“砰”的一声巨响,这萝太英灵已经在山道旁炸开了一个直径十米的大坑,而山中老人,已经被钉死在坑底。

萝太英灵抽刀飞身出来,落在山道上,对着墨释君和巴泽忒说道:“主人,敌人已经扫清,请……”

话音未落,忽然就觉背后炽热的气浪一卷,他连忙回身架刀,却只听“咚”的一声闷响,小小的身体就被巨大的力量砸飞了出去。

山道上,又一个带着骷髅面具的黑色巨人,手持火焰巨剑站在那里。

“山中老人?”深雪-萨菲罗斯和巴泽忒都是大惊。

“是山中老人,但不是刚才那个。”墨释君在山下旁观,一瞬间就看出了问题,这个黑色巨人,比上一个更高一点,身材却消瘦一些,面具下的脸型也不一样,“山中老人并不是一个单独的英灵,而是一个暗杀集团公用的名号,里面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除非把他们都杀死,否则算不得胜利。只是没想到,这种团体型的英灵,居然连获得的力量都能共享……”

正版的Assassin职阶正是名为“山中老人”的暗杀集团,内部由十八名杀手组成,加上其善于隐蔽潜伏,几乎是所有英灵里最难杀死的一个职阶,第三次圣杯战争的时候,据说间桐脏砚就是靠着这群杀手而获得的胜利。不过因为人数众多,所以这些杀手的实力普遍低下,顶多就是蹂躏一下普通人和魔术师,对上任何职阶的英灵都显得疲弱,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宝具,只能暗算,除非吞噬其他职阶英灵的心脏,才能获得强大的战斗力。

原本墨释君也想到了敌方的人数优势,只是没猜到当一个刺客死后,其获得的力量居然能传递到另一个刺客身上,这样一来,岂不就等于拥有了十八条命?虽然这样比不上正版Berserker的“十二试炼”那种“死一次就免疫一种伤害”的能力,但也格外麻烦。

这时候,小萝太英灵已经靠着翅膀调整了重心,又杀回了战场,再次和新的Assassin战成一团。

墨释君本身也是以武封神的强者,虽然功力全失,但是眼光仍在,立刻发现了其中的变化。

这一次的山中老人,明显对于深雪的刀法,有了一定程度的适应,虽然提升不多,但也实实在在地拉近了距离。

“不仅是力量,连经验也可以共享吗……”墨释君终于皱起了眉头。

一分多钟之后,深雪再次奠定了胜机,一串居合连斩,将这一个山中老人挑上半空,砍成了碎片。

然而就如预料的一样,第三个山中老人再次出现。

这时候,深雪小萝太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他是战斗的当事人,自然比墨释君更加能感觉到敌人的变化,自己在力量上远逊敌手,速度灵活都旗鼓相当,唯一占据绝对优势的就是一身刀法武学造诣,如果对方能通过不断的死亡来适应自己的刀法,彼此的差距自然会迅速拉近,对方并不需要学到自己这种程度,只要提升到可以发挥出力量优势的时候,就能胜过自己了。

对方还有十六条命,最后谁胜谁负,可真的不好说了。

当下他一咬牙,急速说道:“主人,请您先行一步,我会将这些刺客全部留在这里。”

墨释君也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虽然等于放弃了深雪,可是为了下面的战斗,自己却别无选择。

对不起,拜托了……

墨释君心理默默道歉,拉起巴泽忒,向山上冲去。那边的山中老人也不愿让路,除了继承狂战士力量的那一个缠住了深雪之外,其他十五个刺客也纷纷现身,向着墨释君两人堵截上来。

“怎么可能让你们拦住主人的道路啊,出来吧,潜影兽们!”

深雪虽然本人被缠住,却不是没有手段,眼看敌人大群出现,自己也分化了杰诺娃细胞,制造出上百头犀牛大小的黑色狼兽,护卫在墨释君身边,以身体拦截各种偷袭,保护两人冲入柳洞寺。

“砰砰砰”的连响,一头又一头的巨兽化成黑烟消散,但是墨释君和巴泽忒两人的速度也够快,终于抢在刺客们突破潜影兽防御之前,冲上了山门。

同时,深雪-萨菲罗斯也彻底干掉了第三个山中老人,身影一闪,出现在了柳洞寺山门鸟居之下,长刀一横,冷笑道:“现在立场颠倒了,我来守门,看你们谁能踏入一步!”

山道上的刺客们互相看了一眼,默契地排开振兴,让继承了狂战士力量的第四个山中老人正面攻击,剩下的人躲在远处,不停用暗器偷袭。

之前他们也想过这种战法,但是那时深雪-萨菲罗斯背生三翼,飞行之时进退自如,如果其他刺客现身,很可能反而先被杀死,但是现在他主动堵住山门,就代表失去了灵活移动的能力,其他刺客自然能大胆现身,参与攻击。

只是明知如此,小萝太英灵也丝毫没有犹豫,奋起全力,与敌人战在了一起。

而此时,进入了柳洞寺的墨释君,则碰上了新的敌人。

寺庙正殿之前,左右站立着两个人影。

一个,是被圣杯黑化之后的美杜莎。

一个,是靠着人偶年轻化了的间桐脏砚。

间桐脏砚看着墨释君走进来,冷笑道:“哼哼,慎二,我的孙儿,没想到最后能走到这里阻碍我的,会是你这个废物。”

墨释君自然不会解释自己不是间桐慎二,只是淡淡道:“你还真是长命,当年我以为已经把虫子都杀干净了呢,没想到还跑了一条。”

这一点才是墨释君最郁闷的事情,之前从杨拓人的资料里了解了整个圣杯战争的过程,历代进入这个世界的队伍超过一百,却没有一个提过这一点。

“呵呵,那只能算你运气不好。原本我是担心自己的灵魂植入樱的体内的时候,会被黑圣杯的力量反噬,才不得不留下一条退路,把部分灵魂留在绮礼那里。但是我也并不相信绮礼,毕竟他也是圣杯战争的参与者,又曾经背叛了远坂时辰。如果当时你晚一个月动手,我等到植入樱体内的虫子安定之后,就会收回藏在绮礼那里的分身,但是你发动的时间刚好,才让我有了重生的机会。”

原来如此,墨释君心里又郁闷了一下,看来间桐脏砚藏分身就只有那几个月的时间,之前的其他冒险者小队,大多要等到第五次圣杯战争之前才进入,个别的会在第四次圣杯战争时候进入,能卡在那几个月里击杀了间桐脏砚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接着,他又问道:“那么,你又是怎么让樱变成黑圣杯的,我记得已经把你植入的脏东西都消除了。”

间桐脏砚也没有顾忌,傲然答道:“脏东西?我很遗憾你这么说,慎二,那可是最伟大的魔术成就呢。圣杯的碎片,来自于爱因兹贝伦家的第四代圣女,也就是卫宫切嗣的妻子的身体,这份移植工作,早在十年前就开始了,到我的本体被你杀死的时候,已经全部完成。你以为清除了虫子就能破坏黑圣杯?抱歉,虫子只是运载圣杯碎片的工具,真正的圣杯碎片,早就和樱的身体还有灵魂融为一体了。你破坏的,只是我用来操纵樱的魔术回路罢了。”

“就算如此,你植入的灵魂应该也被我消灭了,你又是如何操纵樱的?”

“这个吗?幸好你大意了,居然把我的魔术刻印都留在了樱的体内,真是个好哥哥啊,这样一来樱就可以很轻易地拥有我的魔术修为了。可惜,你没有想到我还或者,而或者的魔术师是可以远程操纵自己的魔术回路的,而我又刚好是善于操纵生物的人,所以,留在樱体内的魔术回路只要反向调整一下,就可以令她变成我的傀儡了。”

墨释君看着间桐脏砚得意的笑容,目光向下,看到了他手中的一本字典般厚重的书本。

“那个是……伪臣之书吗,如果你真的控制了樱,又何必靠这种东西操纵Rider?”

“呵呵,这也是没办法啊,只有樱神志清醒的时候,我才能控制她,之前追杀真圣杯的时候,就因为她魔力忽然暴走,不得不停下来。刚才我启动大圣杯的时候,才稍微令她清醒了一小会,制造了这本伪臣之书。”间桐脏砚说着,回头看了一眼柳洞寺后方的红光,笑道:“好了,为了拖延到圣杯全面发动的时间,我已经说了太多废话了。Rider,给我杀了他们!”

墨释君吸了一口气,说道:“巴泽忒,给我挡住间桐脏砚,现在的他只有一半灵魂,又失去了魔术刻印,你应该没有问题。”

短发女魔术师转头道:“那么那个英灵……”

“交给我!”墨释君甩开巴泽忒,向着美杜莎冲了过去。

两人一靠近,美杜莎就抬起了头,直视墨释君。

石化魔眼。

神话里最有名的一双魔眼,和墨释君正面对视。

然而,这连最古之王和骑士王都能石化的魔眼,却对墨释君半点用处都没有。

因为现在的墨释君已经不是普通人了。

他也是圣杯。

他体内庞大的圣杯魔力虽然无法完全控制,但是等级上却远超美杜莎这种圣杯造物,自然能够完全抵挡对方的攻击。毕竟,如果圣杯魔力制造出的英灵,可以反过来石化圣杯的话,才真是笑话了。

趁着美杜莎一愣的关头,墨释君运转自己能够操纵的部分圣杯魔力,开启了杀手锏。

固有结界——亚特兰蒂斯的挽歌。

一瞬间,巨大的海蓝色世界将墨释君和美杜莎全部笼罩了进去。

亚特兰蒂斯的废墟里,黑化的美杜莎没有一点犹豫,立刻向着墨释君发起了攻击。

墨释君摇摇头道:“抱歉了,美杜莎……”

说话的同时,他已经披上了海魔女鳞衣,同时,打出了绝招。

白羊座绝技——星光灭绝。

和双子座的异次元空间拳一样,这也是一招利用空间将敌人放逐的拳法,不过这一招更加精妙,不需要像双子座那样撕开一个异次元裂缝把敌人兜进去,是直接将敌人锁定之后强行传送的招数,所以根本无法躲避。

所以姑且不论美杜莎根本不知道这一招的奥妙,又被黑暗魔力侵蚀了意志导致应变迟钝,单说这一招的光速运作,就让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直接消失在虚空中了。墨释君反手锁定了空间,断绝了她自行返回的可能。

这是墨释君早就准备好的招数,他既不想杀死美杜莎,也不能让她碍事,那么流放异次元就是最好的手段。反正英灵是魔力造物,只要化为虚体,就不怕在真空中生活,等到墨释君就回樱,自然就能解除美杜莎的黑化,到时候再将她反向召唤回来就好了,反正这种事情黄金圣斗士们也不是没有做过。

一招解决了美杜莎,墨释君解除了固有结界,也不理会正和巴菲特战斗的间桐脏砚,直接向着寺庙后方跑去。

“樱,等着,我来了。”!

本文网址:http://bingzhiwuxian.quwenyi.com/391454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