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冰之无限 > 第百五一章 金刚伏魔 神殿挽歌

第百五一章 金刚伏魔 神殿挽歌

推荐阅读: 黑暗降临末世启示录天书进化在末世中崛起史上最强店主末世重生之桃花债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青囊尸衣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我有一座恐怖屋漫威里的德鲁伊最后一个道士异常生物见闻录无限英灵神座会穿越的外交官电影世界十连抽魔道祖师[重生]七根凶简在人间崛起智人

十年前,第四次圣杯战争之中,远坂凛的父亲远坂时臣也是参战的魔术师之一。他用古蛇的遗蜕化石作为圣遗物,召唤了史上最强的英灵——“最古之王”吉尔嘉美什,并有大弟子言峰绮礼召唤出Assassin山中老人支援,一正一奇相辅相成,令他自信满满,只觉圣杯已经是囊中之物了。

可惜,远坂时辰牌运虽好,看人的本事却差得可以,先是看错了间桐家的老虫子家主间桐脏砚,把自家女儿樱亲手送进了魔窟,又看错了“最古之王”吉尔嘉美什的人品,全没想到自己毕恭毕敬对待的英灵会叛变。不过他最瞎眼的地方,却在于完全没看出来自己教导了数年的弟子言峰绮礼,是个彻底的精神病患者,准确地说,是一个先天性认知缺陷者,他做任何事情都不会有喜悦、成功、满足这样的情绪升起,因此也不存在忠诚、守信之类的品德,当好人或者坏人,当英雄或者叛徒,对他而言都是可以丢硬币来决定的事情。

所以,最后远坂时辰悲剧了,不仅自家死在徒弟手上,英灵也跟着徒弟私奔了。

而这一段历史,自然不会被公开,所以远坂凛对此也一无所知,只是单纯凭着直觉,对言峰绮礼抱持着厌恶而已。

因此她才会接受言峰绮礼的说辞,与吉尔嘉美什签订契约,再次投身于圣杯战争之中。

只是,如今圣杯战争的黑幕才仅仅揭开了一角,就已经令她无法承受了。

“怎么可能……居然用这样的手段……”

在卫宫士郎和Saber的注视下,远坂凛也无法推翻之前的推测,虽然干坏事的是言峰绮礼,受益的是金闪闪,里外似乎都和远坂凛没什么关系,但是天生带有超强责任心的魔术少女,却依旧感觉到了巨大的罪恶感,本来无论何时都会维持着趾高气扬的表情,也在瞬间崩溃了下来,那样子就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了”一样。

不过,她毕竟也是独立生活了十年的魔术师,自立自强的性格已经深入骨髓,片刻之后就收敛了情绪,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这件事,我一定要问个清楚……”

只见她将手腕横在面前,露出上面的令咒。

“……以远坂凛之名命令,Archer,来到我的面前!”

以令咒命令英灵,是圣杯赋予御主们的权限,可以扭曲英灵们的心意命令他们做任何事情,包括背叛和自杀,以免出现初代圣杯战争里“御主们死伤殆尽,而英灵们在一边喝茶看热闹”的情形。

远坂凛在和吉尔嘉美什缔约的时候,没有得到任何新的令咒,不过以前和未来的英灵卫宫士郎缔结的令咒并未耗尽,依旧可以拿来使用。(令咒相当于魔术刻印,即使英灵死亡,也不会消失。言峰绮礼的手上,就有很多以前圣杯战争里没耗尽的令咒。)

按道理说,既然远坂凛下令了,那么即使是吉尔嘉美什王这种超级英灵,也只能乖乖听令。只是……

没有反应,不知为何,虽然远坂凛下达了命令,但是令咒没有消失,吉尔嘉美什也没有出现。

“这是……”远坂凛的心冷了下来,如果说之前还有一丝怀疑的话,现在她却已经彻底明白,言峰绮礼将吉尔嘉美什送到自己手上,绝对另有目的了,否则,如何能抗拒令咒?

就在远坂凛吸了长长一口气,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忽然,发现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自己的背后。

背后?自己的背后是……伊莉雅?!

远坂凛急忙回头,果然,一个金光闪闪的身影正站在那里,而白发萝莉伊莉雅则像是一只小兔子一样,被他捏着脖子提在手中。

“刚才你居然想要命令本王啊,真是……不知尊卑的杂碎!”金甲王者冷笑着,对着自己的新御主少女说道。

“Archer,你居然不受令咒的控制?”远坂凛摆出戒备的姿势,皱眉说道。

吉尔嘉美什王哼了一声,提了提手中的伊莉雅,说道:“哼,就算这小丫头召唤出的半神赫拉克勒斯,也需要有特制的强化令咒来驱动,本王虽然看不起那些神明,但当年也曾经号称‘三分之二是神’,区区普通的令咒,有什么资格命令本王?”

不过不说吉尔嘉美什王的说法是否真实,旁边的卫宫士郎已经愤怒了,大声喝道:“Archer,你干什么,赶快放下伊莉雅!”

金甲帝王仰着下巴傲然道:“住口,杂碎,如果不是看在你将Saber再次召唤到本王面前的功绩,就凭你的存在本身,就已经是死罪了。”

“你……”卫宫士郎大怒,正要冲上去,却被身边的少女骑士王拦住。

“士郎,退后!”银甲蓝袍的少女在十年前的圣杯战争里,就领教过吉尔嘉美什的强大,知道其杀伤力更在半神狂战士赫拉克勒斯之上,曾经一击剿灭了“征服王”的EX级军团“王之军势”。如果他认真打的话,就算其他六个英灵联手也未必能够匹敌。所以Saber自然不会让卫宫士郎傻傻地冲上去,一把将他拉回来,自己则挥动无形之剑,冲了上去。

不过,吉尔嘉美什根本没有把少女骑士王的攻击放在眼里,毕竟她现在的御主不是正职的魔术师,根本供应不了足够的魔力,令她的整体战力都下降了一个等级,已经不是十年前可以和金甲王者争锋的强悍Saber了。

而且,最古之王还有着其他的手段。

只见他随手向远坂凛一指,喝道:“奴隶,本王赐予你无限的完美宝石,去拦住她!”

紧接着,就见远坂凛的额头、手腕、脚腕和腰间,忽然浮现出六个金色的圆环,然后她的身体连同嘴巴,就完全背叛了主人的意志,自己行动了起来。

“宝石炸弹!”无数大大小小的红宝石、蓝宝石、钻石、祖母绿、黄玉等等,五颜六色,光华璀璨,凭空自远坂凛的掌心浮现出来,然后被她的魔力激活,变成宝石魔术,向着Saber喷发了出去。

少女骑士王猝不及防,被无数宝石的光芒淹没,整个人都被炸飞了出去,不过好在这些宝石虽然品质极高,却没有经过专门的宝石魔术师花费漫长的时间灌注魔力,其威力只来自于内部蕴含的天然魔力,所以威力不足,并没有给Saber带来致命的伤害,令她可以再次站起来作战。

不过,这样一来,远坂凛和Saber这两大战力,就陷入了内耗之中。

“那是什么宝具,居然能够让英灵反过来操纵御主?”

金闪闪的这一招,当真是出人意料,就算旁边的墨释君和间桐樱也大为惊讶。

“呵呵,不过是本王无数收藏中的一件普通之物而已,似乎叫做‘智慧金环’,可以随意操纵使唤一个人形生物。据说本王之后的历史里,它流传到了印度半岛,被一个叫做乔达摩希达多的人改名为‘金刚般若伏魔圈’,到处抓人给自己当奴隶,很出名了一段时间。”

……乔达摩希达多?那不是释迦牟尼吗?不过说起来,印度婆罗门文明似乎真是从欧洲传过去的,从血统上说,如来佛祖跟希特勒元首都是雅利安人,所以标志才一样来着……

墨释君满脸黑线,再次对吉尔嘉美什那不讲道理的“最古之王”头衔表示无语,不过,架还是要打的,所以他也再次召唤出海皇三叉戟。只是金甲帝王却似乎不想和他交战,随手从背后的红光之中抽出一柄螺旋形的怪剑,向着斜上方一挥,蓝光一闪之下,这教堂地底密室,直接被轰出了一道笔直的隧道,然后他拎着伊莉雅,抽身就走。

“站住!”卫宫士郎英勇无畏,第一个追了上去。

墨释君却顿了一下,低声道:“Rider,保护樱,Caster,都准备好了吗?”

“是。”美杜莎点点头,将间桐樱抱了起来。

“放心吧,御主大人,我的魔术阵地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魔女美狄亚微笑着答道。

这时,外面已经打起来了。

卫宫士郎自然不会是金闪闪的对手,但此时出手的,却不是这位红毛少年,而是一支军团。

三百龙牙武士组成的古希腊战阵。

经过柳洞寺魔力灌输,以宝具召唤出来的龙牙武士,比之上一次凌迟赫拉克勒斯的时候更加强大。三个百人凭借美狄亚预先设置的魔术阵地,可以自由出现在教堂附近一公里的任何地方,所以这边金色帝王才出了地道,他们就已经结成了三个百人方阵,将吉尔嘉美什堵在地道出口,二话不说,直接送上一片标枪雨。

“放肆的土偶!”金甲帝王勃然大怒,抛下伊莉雅,双手一张,背后的巴比伦之门大开,王之财宝里的各种宝具像雨点一样喷射而出,迎着龙牙武士的标枪反击回去。

所有龙牙武士加起来也不过就是一件B+级宝具而已,怎么可能对抗数以百计的B级C级宝具的齐射,顷刻之间,就好像割麦子一样大片地倒下,死伤了一大半。

不过布置了这个埋伏的美狄亚也没有指望龙牙武士建功,只是借助他们的力量暂时拖延一下敌人而已,真正的杀招,却埋伏在另外的地方。

“嗷嗷嗷————————————”

一声狂暴的龙吟炸响,金甲帝王脚下的大地忽然崩裂,硕大狰狞的龙头从地下冲出,一口咬到了吉尔嘉美什腰间,窜上了半空。

正是美狄亚的最终杀招,以金羊毛召唤出的巨大毒龙。

此时的毒龙,比之初次召唤时,足足长了一倍,背后的飞翼也化成了三对,在空中盘旋飞舞,骄绕灵动,鳞甲熠熠放光,明显是达到了最完美的状态。

“轰————”巨龙咬着金甲帝王升上千米空中,一个甩头,将口中猎物砸落到了地上,随后又是一口毒炎喷下,将吉尔嘉美什笼罩在一片碧火之中。

而与此同时,卫宫士郎也及时跟上,抱了倒在地上了白发萝莉伊莉雅就跑。

尽管此时的毒龙状态完满,已经可以和Saber的看家宝具誓约胜利之剑并列,但是,没有人会认为单凭它就可以杀死最古之王。

果然……

“爬虫,你弄脏了本王的铠甲!”一声怒吼从巨大的碧绿火焰中传出,吉尔嘉美什的声音虽然气急败坏,但是丝毫没有受伤虚弱的感觉。

随即,一道血红色的光华斩开了碧焰,金甲王者再次现身,手中拎着一柄宽大厚重的巨剑,身上的铠甲除了腰间多了两排浅浅的牙印以外,没有任何损伤。

“龙?这种可笑的爬虫有什么用,本王的宝库里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屠龙神兵。”他冷笑着,将手中剑指向空中的巨龙,巴比伦宝库再次张开了不详的红色光华:“爬虫,你有荣幸成为第一只被上百种屠龙兵器分尸的幸运儿!”

下一瞬间,上百件负有屠龙之名的刀枪剑戟,从“王之财宝”中喷射出来,这些宝具都是曾经的英雄们依之斩杀了各色巨龙的武器,和一般宝具不同,品级普遍在B级和A级之间,甚至还有几把A+级别的宝具,一接触到巨龙的气息,就纷纷长鸣震颤,凌空舞动,激发出惊人的魔力波动,仿佛都通灵了一般。在吉尔嘉美什王挥手之间,全部向着空中的巨龙攒射了过去。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几乎没有任何阻碍,最古之王的屠龙兵器暴雨,就淹没了巨龙,那坚固的龙鳞如同纸片一样,被轻易戳破,紫色的龙血漫天喷洒,而巨龙由于咽喉中了一并奇形屠龙戟,甚至连嘶吼都无法发出,只能狂乱地在空中扭动。

虽然由于金羊毛的魔力补满,令这头最后成为星座的巨大飞翼毒龙拥有了A++级别的魔力,但是,在属性相克之下,却是半点抵抗都无法做出。

这才是吉尔嘉美什王的“王之财宝”最可怕的地方。

“哈哈哈哈哈哈,看到了吗,杂碎们,你们能够做出的抵抗,也就只有这种程度而已,所以,当本王叫你们去死的时候,就给我虔诚地去死啊——————”

然而,就在巨龙的尸体跌落在大地上,化为无数光点星散之时,间桐慎二的声音,却从最古之王的背后响起。

“你搞错了一件事,最古之王,我们要做的不是抵抗,而是……”金色的三叉戟插在大地上,庞大的蔚蓝色魔力在方圆半公里之内,形成了不断流转的巨大漩涡,而墨释君就站在那无数海啸飓风般的魔力中心,“……要杀死你啊!”

紧接着,他张开了双臂。

……极光下的那颗露珠,演绎了悠远的错……

……折翼的鸥鸟,逝去了月的贝壳……

……晶莹剔透的蓝宝石,是海神的棺椁……

……永远,是过去的过去……

……终末,是如果的如果……

……在废墟里沉湎了十二个千年……

……终究……

……了无答案……

……此世———即为———亚特兰蒂斯的挽歌……

默念刚刚颖悟的咒语,黄金三叉戟里庞大的海神魔力,与城市远方的水系全面沟通,瞬间,开始了令墨释君的主观意志得以侵蚀现实世界的程式。

这就是魔术之中最接近魔法的超级大魔术————

固有结界。

所谓“固有结界”,就是拥有庞大魔力与特殊天赋的魔术师,以自己的意志侵蚀现实世界形成的亚空间,在这片属于他们空间里,他们能够以魔术力量,发挥出无限接近于魔法的效果,达到一些扭曲现实法则而才能出现的奇迹。

以墨释君才三年的魔术修为,以及间桐慎二的魔术天赋,自然不可能就此领悟自己的固有结界,但是,墨释君本体的半神经验,以及吸收的海神波塞冬的记忆,再加上从美杜莎身上得到的这个世界的奥林匹斯海神神性,却让他可以驱动黄金三叉戟的神力,施展出属于海神的固有结界。

结界展开,远坂处于四周的教堂、人员、树林和街区,全都消失不见,空旷的大地,变成了一座已经化为废墟的古老都市,数十平方公里的大地并非处于蓝天下,而是被笼罩在一个半球形的蔚蓝天幕里,天幕外面,是厚厚的碧蓝色海水,不知有多深。城市废墟里的建筑虽然大多倾塌,但是处于城市最中心的一根方尖碑模样的巨柱,以及那周围环绕城市的七根圆柱形巨柱,却都完好无损,每一根都有数百米高,直达天顶。

没错,墨释君以固有结界具现的空间,正是《圣斗士》世界里,海皇波塞冬的居所,坐落在亚特兰蒂斯废墟之上的“海皇殿”。

这不是墨释君的意志形成的固有结界,而是以这个世界里海神的零散记忆为基础,加入另一个世界海神的记忆进行补全重组,短时间里复苏神性形成的固有结界。这样借取而来的固有结界,自然不能和自身修炼成的固有结界比较,即使有一些奇迹的特性,也不能被墨释君驱动起来杀敌。

但是,对于墨释君而言,这已经足够了。

他不需要在这个固有结界里变身成海皇波塞冬,那是不可能做到的,也没必要,真正让他满意的,是他在现在这个固有结界“亚特兰蒂斯的挽歌”里,获得的一项特权——“海皇的七将军”。

简单来说,就是他可以逐一化身为七大黄金级的海斗士,借助每一个人的身份,施展一次黄金级的小宇宙力量。在外面的时候,要发动黄金级小宇宙的大招,只要依照就会令他耗尽一切魔力真气,但是在这个固有结界里,使用的次数却可以增加到七次。

七招配合第七感的黄金圣斗士级别的力量,还有什么不能击败的吗?

此时的海皇殿里,只有墨释君和吉尔嘉美什两人。墨释君站在城市中心高高在上的波塞冬神殿大门前,居高临下,俯瞰着金甲的帝王。在他背后,黄金三叉戟已经落到了神殿里那副海皇圣衣的掌中,巨大的海神神力源源散发,抵制着外面世界的因果修正,维持着这片空间的神秘与奇迹。

“最古之王?吉尔嘉美什啊,你似乎对于自身久远的年代十分自豪呢。那么,我就让你死在这比你的王朝更古老八千年的土地上吧!”

金甲帝王猛然抬头,怒喝道:“切,充满了恶劣的神灵气息,你把哪个杂种神的墓地刨出来了吗?我不信你现在还没有神性,去吧,天之枷锁!”

面对扑面而来的铁锁链,墨释君知道自己没太多时间浪费,也不再多说什么,身影一闪,没入了远方一根巨柱之下,然后,化成一道金光窜了回来。

和之前不同的是,他已经换了一套金色的海斗士鳞衣。

北太平洋海马海斗士的鳞衣。

当然,墨释君并不懂得海斗士的招数,不过那没什么问题,因为即使是黄金圣斗士的能力也可以通过海斗士的身份施展出来,毕竟原著正传的七大海斗士里,原本就有两人是从圣斗士跳槽过去的。

以海斗士的力量驱动,第七感,摩羯圣剑。

墨释君面对着天之枷锁,竖起了手掌,或者说,手刀,切割了下去。

在第七感的时间法则驱动之下,光速震荡的手刀边缘,厚度缩减到了无限接近于零,即使是夸克也能一分为二,更何况一条锁链。

“咔咔咔咔咔——————”无数的断裂声,在瞬间响起,能锁住神的锁链,在瞬间碎成了无数段,剑光丝毫没有停歇,宛如直死魔眼看到的死线一样,向着最古之王蔓延过去,然后一掠而过,将那金甲的身影,变成了无数碎块。

不过可惜的是,吉尔嘉美什王没死。

虽然身体变成了碎块,却没有血肉纷飞的惨状,那破碎的不是人体,而是一面诡异的紫色镜子,金甲帝王的身影则在同一时间里,出现在了数百米外的一座石台上。

“这是什么力量,居然一下子毁灭了本王的复活宝具?”即使是最古之王,也不得不对黄金圣斗士的诡异能力感到惊讶,“这个固有结界真是讨厌,给本王毁灭吧!”

说着,他再次从背后的红光里,抽出一柄巨大的黑色镰刀,向着虚空中划去。镰刀刀锋过处,居然令这片空间产生了裂纹,半个刀锋没入了空间之中,在固有结界上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这不知名的镰刀,居然有切割虚空的能力,如果给他彻底发挥了作用,只怕这固有结界都会在瞬间粉碎。

墨释君刚刚施展一招“摩羯圣剑”,身上的海马鳞衣就随之褪去,不过他马上投入了另一根巨柱,换上了一件海怪鳞衣。

随后,他一把抓住了金甲帝王手中的镰刀刀锋。

“这可不行啊,陛下。怎么可能让你拆了神明的殿堂呢?”墨释君微笑着,握着刀锋,却丝毫不担心被割伤,因为他掌心有一片模糊的空间,正和那镰刀上的空间之力互相抵消,“异次元空间拳,封印虚空!”

海皇七将军里,海怪将军只擅长于变化形体,并不善于战斗,但是这并不影响墨释君用他的力量,发挥其他类型的招数。吉尔嘉美什王的镰刀善于割裂虚空,那么墨释君就以空间系招数将之否决。

双子座黄金圣斗士的绝招“异次元空间拳”也是墨释君一贯爱用的绝招,平时的效果自然是开启通往异次元的大门,放逐敌人,但是现在反向运用,一拳轰出,空间立刻凝固,被镰刀割开的空间裂缝瞬间闭合,余威扩散,竟然连吉尔嘉美什背后的红光也被熄灭了大半,“王之财宝”的空间宝库虽然没有殒灭,但是抽取宝具的数量立刻跌落到了原来的五分之一。

“可恶,本王叫你变成尘埃!”金甲帝王感觉尊严被彻底践踏了,大怒之下,直接拔出了超级魔剑“乖离之星”。

“也是,应该做个了结了。”墨释君也决心结束战斗,瞬间褪去了海怪鳞衣,再次出现时,已经穿上了一袭新的鳞衣。

七将军之长,海龙鳞衣。

一瞬间,两边都拿出了最大的战斗力。

金甲帝王手握圆柱形的怪异矛剑,红光冲天而起,化成巨大的魔力龙卷。

墨释君身穿海龙圣衣,双掌交叠,无数星辰在掌间方灭方生,循环不休。

“天地乖离,开辟之星!”不祥的赤色洪流,从乖离之星上喷发而出。

“银河星爆!”无尽的星辰,化作了巨大的爆炸光环。

“轰隆隆隆隆——————————”两道浩瀚磅礴的能量流,正面撞击在了一起。

金色王者和远坂凛签订了契约之后,魔力暴涨,这一招乖离之星的攻击力比上一次提升了一倍还多,如果不是墨释君出手太快,让他没时间积蓄更多的力量,这一击的杀伤力还要再翻一倍。

不过墨释君这边也丝毫不弱,毕竟“银河星爆”这样的绝招,即使是十二黄金圣斗士的所有武学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强攻绝迹,甚至在单体杀伤力上还强于庐山百龙霸,而身上的海龙鳞衣虽然只是固有结界演化出来的赝品,但是在一招之间集中爆发的增幅效果,却丝毫不差于正品黄金圣衣,再加上墨释君那半神境界的经验,这一招打出去,即使是正牌的双子座圣斗士撒加,也要叹为观止。

“喀嚓”一声,固有结界海王殿,在两道对界级别的能量碰撞之中,顷刻崩碎了开来。

同时,这一次交锋也分出了胜负。

墨释君,胜,吉尔嘉美什,败。

这也是必然的,双方爆发的力量旗鼓相当,反作用力也一样,等于两人各自挨了一招强攻。金甲帝王是用宝具发招,宝具的强度与招数力量相等,却不代表他本人也有同样的强度。墨释君这边却是以双掌发招,攻防一体,有多大的攻击力,就能承担多大的反发力,更有鳞衣护身,效果自然会好上许多。

所以正面对撞之下,墨释君以自己的身体小宇宙和海龙鳞衣承载了全部的反作用力,没有太多损伤,而吉尔嘉美什王,则在反弹之中全身喷血,一身金甲寸寸碎裂,骨骼也不知崩断了多少根,整个人在固有结界破裂的同时,就被打飞了出去,像破布袋一样落在地上。

当他倒地的同时,加在远坂凛身上的宝具,也同时消散,令这个少女魔术师,也对自己的身体恢复了控制。

“哼哼,大功告成。”墨释君虽然此时也是浑身剧痛,却没有失去活动能力,就要拔起背后的黄金三叉戟,收割最后的胜利果实。

然而就在这时————

易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震撼了所有人。

宝具,无数的宝具,就像暴雨一样,从空中攒射下来,一瞬间就淹没了海带头少年的身影。

猝不及防之下,墨释君还没完全恢复灵活的身体,完全没有来得及反抗,就被不知多少刀剑斧枪戳成了刺猬,甚至因为伤口太多,而段成了几截。

“噗通”一声,墨释君那带着不甘表情的头颅,滚落在了地上。

这一瞬间的变化,即使是Saber也不能适应,只是木然地向着宝具射来的方向转过头。

吉尔嘉美什王已经倒下,又是谁能发动如此奢侈的偷袭呢?

没有哪个英灵还……不,有一个,一个应该已经消失的英灵……

当几人的目光转过之时,果然,那个红色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真正拥有Archer职阶的本代英灵,应该已经在对狂战士的战斗中牺牲的那个存在————未来的卫宫士郎。

以及他身边穿着黑袍的中年人,言峰绮礼。

难道他成了未来卫宫的新御主?

就在众人心底泛出疑问的同时,惊人的易变却尚未完结。

“啊啊啊啊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拉回了众人的注意力。

间桐樱这个从始至终没有任何战斗能力的女孩,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但是让人惊讶的却不是她崩溃般的表情和哀鸣,而是……

那一身宛如海啸般喷发出来的黑色魔力。

少女的紫色头发,在瞬间变成了雪白。

无数黑泥在她身上,凝聚出了黑色的长裙。

血红色的魔术回路爬满了她的皮肤,宛如一身诡异的纹身。

间桐樱,在这一刻突然黑化,作为黑暗圣杯————

觉醒了。!

本文网址:http://bingzhiwuxian.quwenyi.com/391454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