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冰之无限 > 第百三九章 战前末夜 堕落天使

第百三九章 战前末夜 堕落天使

推荐阅读: 无限装殖青囊尸衣诸天万界之大拯救异常生物见闻录史上最强店主地球纪元时空旅人传奇末世大回炉丧尸母体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东北山野秘闻冰之无限魔道祖师[重生]末日蟑螂创造游戏世界末日逃亡黑暗降临天书进化最后一个道士鬼吹灯2

随着圣杯战争的渐渐临近,魔术师们都把自己的英灵召唤出来了。

远坂凛在墨释君得到美狄亚的次日晚上,召唤了自己的英灵。由于她的父亲意外死于上一次圣杯战争,很多秘密没有流传下来,所以她甚至不知道应该在召唤的时候准备圣遗物,所以完全是无指定地进行了召唤。好在她未来的老公够强,直接开启了外挂,颠倒因果,把一般的“魔术师持有英灵的遗物”转换成了“英灵持有魔术师的遗物”,然后化作一个身穿红色风衣的白发青年,出现在了远坂凛面前。

可惜,俗称红A的未来版卫宫士郎心血白费,帅气的出场没有引起这位老婆大人的好感。因为远坂家遗留的资料不足,令远坂凛根本不知道英灵的强弱主要看出身,反而纠结于职阶的差异,一直埋怨英灵卫宫为什么不是最强的er(剑兵)而是Archer(弓兵)。

然后等到远坂凛问起他的真名的时候,不愿意撒谎又害怕吓跑老婆的未来卫宫,只能和穿越者们走一条路,装作失忆的样子,终于蒙混过关。

与此同时,在言峰绮礼的教堂中,来自英国魔术协会时钟塔的女魔术师巴泽忒,也召唤了自己的英灵Ler(枪兵),来自爱尔兰的光之子库丘林,虽然不是很强,却拥有着能“绝对命中敌人心脏”的魔枪穿刺死荆枪。

可惜,俗话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而巴泽忒的运气更差,她的队友言峰绮礼不是猪,而是一条毒蛇。所以她就悲剧了,在放出Ler侦查的时候,言峰绮礼偷袭了她,斩下了她带着令咒的手臂,扬长而去。

英灵Ler,就此易手。

不过,言峰绮礼并不是单纯为了野心而出手的阴谋家,而是找不到自己定位的精神病,所以很多行为不可以常理论,比如她斩下了巴泽忒的手臂之后,完全没有杀人灭口的打算,就直接丢下流血不止的女魔术师走人了。

于是,在浅上藤乃的侦查支援之下,墨释君得以避开言峰绮礼和金色英雄王吉尔嘉美什的注意力,将垂死的女魔术师捡回家里,然后叫Rider将她剥光了扔进美狄亚的“青春之瓮”试验治疗效果。

美狄亚将众多魔术药材合着巴泽忒一起,丢进那只一米半高的巨大黄金瓮里,下面用魔法火焰煮了三个小时,再出来的时候女魔术师已经手臂复原,只是……

“咦?我为什么变小了?”对着镜子,短发的女魔术师发出了质问。

原本是二十七八岁的成熟御姐,现在却变成了十六七的样子,个头、身材、筋肉都随之缩水,令女魔术师颇为困扰。

对此,美狄亚解释道:“身体失去的部分,需要从其他地方抽取骨肉组织来弥补,所以损失的部分越多,整体身材就越小,看上去显得年轻,所以这只瓮才叫做‘青春之瓮’。不过返老还童只是外表而已,并不会因此增加寿命,所以不能当作长生不老药来用。”

身体缩水的同时,失去手臂上的魔术回路也没能弥补回来,令得这个女魔术师的战斗力也降低了几分,这样的结果,令本来打算借助青春之瓮的复活效果,来玩以命换命的墨释君,打消了这个作战计划。

“魔术师巴泽忒小姐,我是间桐家的家主间桐慎二,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墨释君等她穿好了衣服,才安排了两人会面。

“间桐家主吗,请问你有什么目的?”女魔术师自然也知道这个黑暗世界里好人有限,对方本来就是参加圣杯战争的魔术师,原则上和自己是不死不休的仇敌,如今不仅没有落井下石,反而将自己捡回来还治疗伤害,自然不会没有图谋。

墨释君一笑,说道:“没什么特殊的目的,毕竟你已经失去了自己的英灵和令咒,按照规则基本等于已经出局,除非你能再找到一个没有御主的英灵,否则圣杯战争就和你没关系了。所以我的要求很简单,跟我签订一根魔术条约:第一,放弃对于圣杯的需求,在圣杯战争期间不可与间桐家为敌;第二,除非间桐家请求,在圣杯战争期间不得离开间桐家大宅,以免招惹不必要的敌人;第三,成为间桐家的盟友,在圣杯战争期间,如果出现我们需要而对你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你有义务为我们提供有偿的魔术方面的援助。以上条款,以间桐家的契约魔术为限制,有强制效力。”

巴泽忒虽然觉得墨释君的条款有限时卖身契的色彩,不过魔术师的世界本来就残酷无比,这样的条约也算不得苛刻,而且此时她身在间桐家两大英灵的窥伺之下,正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状态,也容不得她拒绝,因此干脆地点点头,同意了墨释君的要求。

以魔术真名签下条款之后,巴泽忒就成了间桐大宅的一位守护者。

至此,墨释君一方的魔术师增加到了三人。

“御主大人,下面就是您的强化了呢。”美狄亚清理干净黄金瓮之后,对着墨释君说道。

美狄亚说的,是为墨释君量身定做的强化路线————

把他涂满泰坦药膏之后,扔进青春之瓮去煮。

这样一来,泰坦药膏的作用会有一部分永久固化在墨释君体内,令他的力量和防御力直追一般英灵。

但是问题在于,当年美狄亚就是用这只瓮“返老还童”的能力为诱饵,引诱伊阿宋叔父的几个女儿把自己的父亲剁碎了扔进去煮,最终成功干掉了伊阿宋的仇人。号称“背叛之魔女”的美狄亚提出的方案,使用的又是曾经诱杀了伊阿宋叔父的著名魔瓮,墨释君究竟有没有勇气把自己放到这个暗杀之瓮里去煮一煮?

在美狄亚意味深长的凝视里,墨释君连犹豫都没有,直接脱下衣服,让魔女将青色的药膏擦满全身,然后跳进了黄金瓮里,自己把盖子盖上。

“想不到御主是那种穿上衣服显得瘦弱的人呢。”魔女一面随口说着,一面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一般人或许对魔女的信誉不能不提防,更畏惧她杀兄杀子的残忍,在各种故事里,她的狠毒程度还在桂言叶之上。但是在无限的轮回空间里,进过这个著名世界的冒险者不在少数,其中所有与美狄亚结约的经验总结起来就可以发现,美狄亚主动背叛的记录一直是零,也就是说,她的行为规范是“君不负我,我不负君”,如果御主没有怀疑她,她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如果御主没有排斥过她,她就始终不离不弃,如果御主没有想要背叛伤害她,她就绝不会对御主有一丝伤害。

有了前人的经验,墨释君自然没有任何心理障碍,甚至要借着这个机会,增强自己和魔女的信赖。

而另一面,“泰坦药膏”也实在是个好东西。

希腊神话里的伊阿宋,本来就是个普通人,在涂上这种药膏之后,立刻力量爆增,水火不侵,空手降伏了两头数吨重的巨大火焰铜牛,之后又独立屠杀了数百龙牙武士,可见药膏的强大。按照轮回空间的强度评级,这宗药膏可以让黑铁级中位的人,直接获得白银级下位的力量,以及抵抗白银级中位魔力的抗魔性。

而另外的冒险者黑历史里显示,原著中美狄亚的第二御主葛木宗一郎,其实就是被美狄亚用新配的药膏强化之后,才拥有了压制er,拳轰Rider,甚至徒手击碎投影宝具的能力。要知道,两位英灵都是白银级中位甚至上位的强者,葛木宗一郎本身不过是个纯人类的杀手,再怎么锻炼也只有黑铁级上位的力量,若非经过魔药强化,如何可能夸阶级挑战?(还时候美狄亚给他的魔术强化,只是令他的双手有对魔效果,但是面对那些原地能跳十几米,徒手碎水泥,平砍拆碉堡的英灵,单纯以双手强化怎么可能取胜?)

墨释君自从转生夺舍之后,一直在不停锻炼,但是这具身体的天赋根骨实在太差,就算有杰诺娃细胞和黑泥魔力补充,以《洗髓经》秘法锻造,也只能强化到青铜级下位,也就是国术里的化劲巅峰,始终无法进入抱丹的境界,现在美狄亚提出用泰坦药膏洗练筋脉,令他脱胎换骨,无疑是给了墨释君一个更进一步的机会。

“按照美狄亚给出的信息,经过固化过程,药膏的力量会损失一大半,但是依旧可以保证我达到相当于青铜级上位的力量,以及白银级下位的魔法抗性,虽然达不到‘见神不坏’的境界,但是也已经超过了一般的‘丹劲’。不过,靠着药物提升的力量,短期内基础不牢,实际战斗力大概也就是一般抱丹高手的水准吧。”

墨释君一面这样想着,一面承受着逐渐开始变热的温度。

青春之瓮里的水,类似于传说中的LCL溶液,即使水面没顶,也丝毫不会觉得憋气,只是那渐渐达到一百度的水温,实在是一般人难以承受的,幸好墨释君身上有泰坦药膏保护,就是几千度的烈焰也能视若等闲,普通开水自然伤害不到他。只不过,所谓的改造过程,是从外到内的,当滚烫的水位裹着药效沁入墨释君的骨骼血肉之中的时候,墨释君也忍不住感觉全身酸热麻痛,不一而足,但也只能提起精神,不断鼓催沉降血液,洗练筋络骨髓,让药膏的效果尽量多保留一点。

墨释君这边一煮就是六个小时,而且出来以后又要闭关修养一整夜,以巩固成果,间桐家对外自然没什么行动。

不过其他御主就不一定了。

远坂凛算是最正统的御主,在召唤出英灵之后,立刻开始巡查城市的结构,设计各种可能的战斗区域,推演和各种职阶战斗的方式。

可惜,她这样认真的准备,在其他参战魔术师的面前,就完全成了可笑的把戏,毕竟别家都已经为了这一战筹划了数年甚至数十年,各种阴谋诡计堆砌了不知多少。爱因兹贝伦家的提前召唤半神,言峰绮礼的上代英灵残留,墨释君这边的多英灵合作,都是非正常的战斗模式,像远坂凛这样依旧相信圣杯战争的秩序性,不断单挑决胜的魔术师,自然会显得非常悲剧。

其实,就算是远坂凛身边的英灵未来卫宫士郎,也一样有着大把的阴谋藏在肚子里,一步步地引导着远坂凛走向自己需要的方向。

比如今夜,他就主动在穗群原高中的操场上,挑起了和Ler的战斗。

作为曾经参加过第五次圣杯战争的未来英灵,他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事实上正是因为那件事的发生,令他和她,产生了交集。

果然,两大英灵正打斗的时候,忽然发现有外人闯入了。

来人是现在版的卫宫士郎。

然后,明知如此的红色射手,却故意收手,让Ler去追杀过去的自己。

虽然此时的卫宫士郎已经有了一点魔术师的能力,但本质还是普通人,自然逃不过白银级强者的追杀,被一枪穿心,立死当场。

然后,闻声赶来的远坂凛,又鬼使神差地大发善心,用了自己父亲当年留下的魔力宝石,施展治疗魔术,将刚断气还没彻底死掉的卫宫士郎又救活了。

那颗用尽了魔力的宝石项链,就成了日后两人的定情信物,也是未来的卫宫士郎可以穿越时空回到过去的凭借。

不过此时,卫宫士郎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和那位穗群原高中第一美人缘定三生了,还有其他的麻烦等着他。当他回到家里的时候,阴魂不散的Ler又追杀了过来,打算再杀他第二次,而这一回,他体内的令咒终于觉醒了,并且借助那从小和他融为一体的剑鞘“阿瓦隆”,开启了英灵召唤程序。

巨大的魔力翻滚之中,一个金发蓝袍银铠甲的绝美少女骑士,从召唤阵里现身出来。

然后,这银甲少女好像猛狮一样冲出,掌握这不可视的宝剑,一剑击退了枪兵。

月光下,少女用翡翠般的瞳孔看向卫宫士郎,开口问道:

“从者er遵照契约而来,”

“且问,”

“你便是我的御主吗?”

卫宫士郎愣愣地看着那绝美庄重的容颜,心,第一次被触动了。

这一夜,是圣杯战争正式展开前的最后一夜。

因为第七个英灵,也随后在黎明的时候降临了。

间桐大宅。

两头浑身喷火的巨大公牛,大声嚎叫着,不断发力顶触冲撞,赤铜色的肌肉仿佛跳动坟起,厚重的蹄子将玄武岩的黑色地面踏出一个个脸盆大小的深坑,显示着那巨大得足以摧毁装甲车的力量。

在两头火焰铜牛之间,一个赤膊上身的少年,正同时与两头魔性巨兽角力。

他的身材虽然算不得消瘦,但也只是筋骨匀称而已,比之那两头肉山般的壮硕巨牛,根本不成比例,但是此时他双手分别板着两头铜牛那人腿粗细的犄角,令它们互相别着,不能挣脱,然后不断下压,居然硬是将两头巨兽的头颅压得不断下沉。

火焰铜牛不断咆哮,八只巨大的蹄子不断在地上蹬踏,发出雷鸣般的响声,方圆十几米的地面已经被它们的力量砸得寸寸龟裂,形成八个巨大的圆坑,但居然依旧无法抵抗那少年的一双并不粗壮的手腕,而牛口中喷发的烈焰,虽然足以将岩石烧红,却对于少年玉色的皮肤全然没有伤害,仿佛清风一样。

“喝啊————”

那少年忽然猛的发力,双手一沉,只听“咚咚”两声,两颗硕大的牛头硬是被他按在了地上,一半埋入了地下,牛口中的烈焰令岩石融化成岩浆,这时反而逐渐令它们自己陷入了无法呼吸的厄运,两头巨兽又挣扎了十几分钟,才渐渐耗尽了力气,瘫软了下来。

少年拉着牛角,将两头铜牛拽了起来,完全被打服了的巨兽再也不敢反抗,乖乖跟着少年的方向走,然后低下头,让少年将一副巨大的铁犁套在了它们身上。

这时候,旁边观战的人才出了一口气,身着紫色法袍的女法师微笑着向少年称赞道:“御主大人真是了不起,即使希腊时代的英雄,也没有几个能以一人之力降伏两头艾厄忒斯铜牛呢,当年伊阿宋在泰坦药膏激发的最强状态下,也只能暂时压制它们,一松手就立刻叛逃了,我想大概只有赫克托、阿基里斯或者赫拉克勒斯那样的强者,才能完成这样壮举吧。”

那少年摇摇头,说道:“论力量,它们任何一个都胜过我十倍以上,别说是我,就是大象也能一下顶飞。一对一的话,我根本不是对手,只能败退。不过它们两个毕竟是兽类,即不懂得灵活应变,也不知道配合,我趁机将它们的力量互相抵消,才占了便宜。”

那赤膊上身的少年,正是墨释君扮演的间桐慎二,经过了泰坦药膏和青春之瓮的强化,他也终于进入了抱丹的境界,而实际的力量,还更胜于一般的丹劲强者,同时一身筋肉水火不侵,更是厉害。

强化完成之后,美狄亚立刻提出检验一下他的力量,于是召唤出了自己的两头宝具魔兽“艾厄忒斯铜牛”,这两头比犀牛还壮的铜牛,是当年伊阿宋用来耕种龙牙兵的怪兽,正好拿来试验。原本美狄亚估计墨释君再怎么强也不可能胜过当年的伊阿宋,能在两头铜牛的力量下支撑一段时间就是胜利了,哪知墨释君拥有着半神强者的经验,虽然力量不足,但是技巧绝佳,居然利用两头魔牛配合的失误,使它们互相消耗,最后一举获胜,成功降伏了两头怪物。

惊讶于墨释君的能力,美狄亚眼中异彩连连,说道:“御主,请用魔术收取它们的控制权吧,这样您就拥有自己的宝具了。”

墨释君摇头道:“从来只有御主给从者提供武器,哪有抢夺从者宝具的事情?”

美狄亚微笑道:“这一点请您不用担心,这两头铜牛脾气暴躁,只向力量强过它们的人臣服,我虽然能用魔力强行驾驭它们,但是那样的魔力消耗巨大,反而不如直接使用法术作战了。毕竟我是支援型的英灵,不可能挡在您的面前保护您,如果您能自己操纵这两头铜牛作为盾牌和武器,那么反而是帮助我了呢。”

墨释君想了想,知道美狄亚不是骑兵,这两头铜牛并非她的主战宝具,更不和魔术师战斗的风格,因此也就点了点头,按住两头铜牛的额头,开始施展间桐家的使魔操纵法术,将这对怪物的操纵权转移到了自己手上。

等到两头铜牛的额头上,都出现了一个六角形的魔术文字,然后一声低吼,逐渐消失,这套生物宝具才算成了墨释君的东西。

然后,墨释君开口道:“美狄亚,之前我说的由你再召唤出in的事情,你研究之后,是否可行?”

魔女点头道:“是的,御主大人,以我的魔术能力,确实可以进行一次违规召唤,不过因为不是正统召唤,所以in这个名字的契约性也就没法发动了,招来的刺客不会是山中老人,而是其他的英灵。另外,作为英灵的我,是无法为其他英灵提供魔力支援的,所以我必须找到一件其他的圣遗物,而且必须是能自动提供魔力的圣遗物,作为召唤的媒介。”

墨释君点点头道:“好的,那就请你进行召唤吧,圣遗物的话,就用这个吧。”

说着,少年从旁边的柜子上拿起一支黑色的水晶瓶,瓶子里面似乎有一些半烟雾状的液体,却不知是什么东西。

“御主大人,这是……?”美狄亚对着那不知名的瓶子,疑问道。

墨释君一笑道:“能自动汲取并输送魔力的圣遗物。只不过能否把那个英灵召唤出来,我也没把握,不过没关系,就当试验了,失败也没有损失。”

“是,那么我马上开始。”美狄亚点头应道。

这一次召唤,因为不是正常召唤,所以魔法阵和咒语都不是原先通用的模式,如果不是美狄亚这种神话时代的大魔术师动手,其他人根本做不到,经过了半个小时的准备,魔女终于完成了召唤阵的布置,然后用古希腊的失传语言,念起了墨释君等人都听不懂的咒语。

片刻之后,召唤阵开始放出红光,然后不断旋转,将放置在中心的瓶子托上空中,然后轰然爆裂,将里面的液体卷入魔力洪流,随即化为无数光点,在召唤阵的中间,凝聚出一个英灵的人形。

随着魔力散开,众人也看到了那英灵的样子。

“咦?????”

那英灵的样子,让美狄亚、间桐樱和美杜莎三女都大为吃惊。

只见那个新召唤出的英灵in身高不过一米二,竟是一个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小孩,银发齐腰,双眼碧绿如翡翠之海,皮肤白皙的近乎透明,面庞俊俏秀美,神色却显得格外冷峻,难分男女,穿着黑色的皮质小风衣,手上偏偏拎着一柄两米长的纤细银色太刀,背后三支一米多长的黑色羽翼左一右二地展开,看上去竟然如一个美丽的堕落天使一般。

只见这个白发萝太英灵走出了召唤阵,看着召唤者美狄亚,脆声说道:“从者in,深雪-萨菲罗斯,应召唤而来,我问你,你就是我的御主吗?”

旁观的墨释君微微一笑,没人看到,在他的手背上,原本应该有五道的令咒,此时只剩下四道,来自于正牌in御主的咒令,又消失了一个。!

本文网址:http://bingzhiwuxian.quwenyi.com/3914528.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