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冰之无限 > 第百三三章 白肌雪肤 黑泥魔池

第百三三章 白肌雪肤 黑泥魔池

推荐阅读: 末世重生之桃花债穿越进化时空旅人传奇在人间崛起冰之无限在港综成为传说无限装殖最后一个道士从无限世界中归来诸天万界之大拯救天书进化东北山野秘闻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捡到一个末世世界七根凶简魔道祖师[重生]创造游戏世界诸天谍影快穿女主真大佬在末世中崛起

即使一般而言,一个拥有庞大力量的人骤然失去了一切,跌落回普通人的水平,也会感到极大的失意和不适应,墨释君作为曾经踏入半神境界,能一剑斩灭冥河的强者,忽然失去身体和力量之后,表现已经算是极为平静了,这和他原本擅长压制情绪的冰系力量有关,但即便如此,每晚对月冥思的时候,依旧会有种种不适涌上心头。

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地方,明知道在自己的脚下,在这座大宅的地下室,存在着怎样的罪恶的时候,即使见多了杀戮与悲剧,即使不是什么正义的勇者,墨释君也难免会感到一阵郁郁。

间桐大宅。

每天晚上,家主间桐脏砚都会将过继的孙女间桐樱带入地下室,用以七年前收集的圣杯碎片培育的,长得像某种男**官的刻印虫,植入她的体内,并用各种方法刺激她的精神,令她的阴暗情绪不断爆发出来,以呼应腐朽的圣杯力量。

而墨释君对此,不仅不能一剑斩过去将其消灭,反而要装聋作哑,当作完全不知情,以躲避间桐脏砚的怀疑。

“切,真是……”墨释君坐在间桐慎二的卧室里,恨恨地自语着。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一遍一遍运转体内微薄的真气,增加那有近乎无的进展。

现在的墨释君,除了曾经的经验之外,无论是身体素质,精神力强度,还是灵魂强度,都只有普通人的水平,而即使是在号称拥有无限可能的轮回空间里,能够在三年内,让资质低劣的人,成为白银级上位的高手,而又不会引起这个世界抑制力注意的功法,也是极为罕见的。

当然,不是说没有。

比如,倘若墨释君能够狠下心,在胯下来一刀的话,全本的《葵花宝典》应该就可以满足他的愿望。如果练的不是小说版,而是林青霞的电影版的话,达到黄金级下位也不是没有可能,只不过葵花的可怕还不在于那最初的一刀,而在于后期对于人格性向的扭曲,即使这个身体不是自己的,墨释君也没胆子走出那一步。

另外,像《风姿》或者某些港漫故事里,也有一些直接将凡人提升为强者的手段,但是那些手段要么需要击杀千万人的活祭,要么需要引导天地元气灌顶,或者有着用后立刻死翘翘的缺陷,总之删减选择之后,几乎没有哪一种能在现在的情况下使用。

因此,他现在还是只能和自创的《综合入门内功心法》磨蹭时间。好在今天与浅上藤乃交谈的时候,对方顺便送上了一份《龙蛇演义》世界的《少林洗髓经》,可以通过念咒式的声音振动全身骨骼,慢慢锻炼和改变周身的骨骼内脏强度,配合内在的内力流转,对于这个缺少锻炼的少年身体,初期见效颇为明显,经历了一夜的全身酸麻之后,墨释君感觉这个身体的强度至少上升了一两成,这本来是他预计一个月的成果。

却不知道,在这个夜晚,那黑暗的地下密室里,虫子一样的老者,也正将他这个间桐慎二,纳入了计划之中。

“嗯,是时候了,是时候彻底斩断她的最后一丝依恋了。”

次日的清晨依旧如常到来,一脸憔悴的间桐樱,和看上去没有睡醒的间桐慎二,依旧是无言的对坐着用过早餐,然后一起上学。

稍微特殊的是,从始至终,那只粉红色的手机,一直没有离开过女孩的手边。

依旧是无所事事的一天过去,没有外星人入侵,没有校园怪谈,没有团长宣言,总之,平平无奇的日常而已。

间桐慎二收获告白信三封,被高中部学长勒索一次,打架两次,击伤学长八人。

这是理所当然的结果,即使身体只是普通十四岁少年,力量和灵巧连黑铁级下位都没有完全达到,但墨释君的记忆却饱含着曾经弑神的经验,各种曾经的武学技巧哪怕只能模拟出皮毛的皮毛,也足以和身经百战的黑市拳手周旋一番。

当然,战果并不是单方面的。

“嘶嘶————果然,身体跟不上意识,防御和耐力都太差,身体受到打击之后会有本能的退避,无法达到想要的战斗效果。”墨释君的脸上带着两块瘀青,实际身上的伤害更多,这是以十四岁的身体,和八个十七八岁学长战斗后留下的伤痕,事实上,能只受到这点伤害,已经是极限发挥的效果了。

……综合战斗力,也是有黑铁级下位而已,进攻的话,或者有伤害黑铁级中位的机会,但是要以这样的力量去和白银级战斗,跨度太大了。国术即使练到见神不坏的境界,也只是白银级下位,金庸系内功练到萧峰杨过的水平也差不多,除非我肯把自己阉了。可恨星球意识盖亚把所有天地元气都掌控了,轮回冒险者还能凭借轮回之书的权限得到豁免,我附身的原住民可完全没有这个优势,想要调动天地元气,至少要有张开固有结界的能力才行。而共有意识阿赖耶又把所有人的精神控制在一起,想要得到原力或者信仰之力也没有任何机会,连小宇宙都受到局限……

墨释君一面在心里诅咒着,一面暗自念诵着《洗髓经》的经文咒语,同时运转微薄的内力,利用声音的共振和真气流转,消肿化瘀,糅炼筋骨,强固内脏,丝毫不敢浪费时间。

“间桐君,没想到你居然会和高中部的学长打架,我还以为你会像以前一样,用钱摆平他们呢。”

“卫宫君,你也终于学会挖苦别人了吗?这倒是一个可喜的进步呢。”

放学的路上,墨释君和卫宫士郎还有间桐樱走在一路,两位少年互相吐糟,而沉默的少女低着头跟在后面,虽然不是最美好的景象,却也显得有些温馨。

但是,当黑夜再次来临的时候,间桐大宅里,依旧充满了阴森的气氛。

仆人们都已经休息了,大宅的灯火黯淡了下去,惨淡的月光照在黑暗的花园里,吸血鬼和幽灵……呃,这两者都没有出现。

但是,还在专心修炼的墨释君,却忽然从定静中惊醒。

一种无声的召唤,好像牵引的手臂,将他拉向黑暗的前方。

“咦?”墨释君站在空旷黑暗的走廊里,举目四顾,“刚才还在自己的房间里,一瞬间就已经到了这里,是瞬间移动还是……不对!”墨释君翻开手上的手机,果然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催眠吗?虽然我现在灵魂残缺,精神力低下,但是基本防御还是能做到的,一瞬间将我催眠后引导到这里,是……间桐脏砚的手笔?他想干什么?”

心里推测着事情的始末,墨释君同时也发现了自己面前的情况,原本是走廊里墙壁的地方,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半掩着的门户,透过门缝,可以看见里面不断向下的楼梯,和隐约的灯光。

“这是……地下密室?间桐脏砚把我引到这里来,就是让我进去?嗯,以间桐慎二的张扬性格,看到这样的入口,一定会进去一探吧,那么他打算让我干什么?”

思索之中,墨释君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不进去的,毕竟如果老虫子间桐脏砚有心的话,就算自己现在回头,也只能在他的催眠术下乖乖进去,反而引起他的怀疑,所以不再犹豫,推开秘门,走了下去。

入口其实很狭窄,但是越往下走,越是宽敞,而且许多岔路从上而来,说明这密室并不只一个入口。

大约向地下行进了数十米的深度,楼梯才到了尽头,一扇三米高的金属门里在那里,而这座大门,也是半开的。

门内,传来了老虫子间桐脏砚的声音。

“很好,看来樱的适应能力已经完全可以接受刻印虫了呢。”

“这样一来,你就可以在原本的影子属性的基础上,获得我间桐家的水属性魔术能力了。”

“把你从远坂家过继过来,实在是太明智了,否则就靠慎二那种完全无能的废物,怎么能继承家族的传承呢?”

“樱,我的魔术刻印是你的,这个间桐家族,也是属于你的。”

“慎二没有任何天赋,就算继承了间桐家的血脉,也没法成为家主,只有你,才是这个魔术世界的传人。”

老虫子的声音仿佛阴森山洞里的蝙蝠嘶鸣,鬼气森森,而墨释君在听到那些话的时候,不知为何,忽然感觉到了无比的嫉妒,嫉妒间桐樱的天赋,嫉妒她可以继承家族,怒火和妒火莫名地燃烧了起来,一种想要撕裂这个义妹的冲动涌起,令他毫不犹豫地推开了大门,冲了进去。

这是一个几百平米的空旷地下大厅,呈圆形,周围是二十四跟巨大的柱子,中间是一个巨大的水池,灯光从天顶洒下来,照在水池上,让人看到那水池里没有水,只有如岩浆般不断翻滚的黑泥,其间还有一两条刻印虫偶尔翻出来,瞬息又消失于其下。

间桐脏砚已经不在这里了,墨释君一眼就看见了间桐樱。

少女完全赤着身体,倒在池边,雪白的肌肤,在密室的灯光下,显出柔滑如绸缎的色泽。

墨释君感到,此时的女孩,和平时看到的感觉,完全不同。

有什么不同?

墨释君虽然说不出,却已感觉到,一种从骨髓里喷涌出的酥麻,几乎已深入到他的小腹。

他不是没见过赤条条的美女,也有过自己的恋人,无论是在电脑电视上看过的各种美女,还是有着肌肤之亲的芙萝拉,都远比这个少女更加丰满而诱惑。

只有十二三岁的间桐樱,不但瘦弱,而且发育得并不好,偏偏她给人的感觉,却可以深入到人类最原始的**。

因为此时的她,是如此的无助,毫无抵抗力,甚至没有任何抵抗的意识。

她太柔弱,就像在风雨之后匍匐在浅洼中的萧瑟雏菊,无论别人要怎么对付她,她都只有承受,任何人都可以对她做任何事。

当一个女孩子给了别人这种感觉,本身就是种引人犯罪的诱惑。

墨释君的怒火已经完全化成了浴火,现在他不想撕碎间桐樱的身体,只想让她在自己身下哭泣哀鸣。

他大步走到女孩身边,伸出手去。

就在几乎碰到女孩那几乎透明的苍白肌肤的时候,他忽然停了下来。

他看见了女孩身上细小的伤口,和紫红色的鞭打痕迹。

而自己,刚刚居然也想要将同样的伤害,加到这个女孩身上。

……我在干嘛?我为什么而愤怒,为什么而冲动?我不是间桐慎二啊,为什么会如此失态……

墨释君表情不动,内心却极具转动。

而当他停下来的时候,心里的冲动却更加明显,更加沸腾,几乎让他无法把持。

……见鬼,这绝对不是一般的冲动,是外力引发的精神暗示,否则不可能如此背离我的意念,间桐脏砚?是他在操纵我,或者说影响我吗……

……难怪,之前看到这一段历史的时候就有点奇怪,为什么堂堂魔术世家里,不可告人的养虫密室,会被一个没有任何魔术天赋的凡人侵入。就算是一家人,但这个密室却绝对不是可以公开的地方……

墨释君心念电转,立刻想到了很多事情:间桐脏砚虐待改造间桐樱的事情,一旦败露,立刻会引发远坂家的愤怒,而将樱改造成黑暗圣杯的计划,又和掌控着小圣杯制造权利的爱因兹贝伦家有根本的冲突,换句话说,这个密室的秘密泄露出去,间桐脏砚立刻就会成为圣杯三家中另外两家的公敌。

一个普通人的精神,在魔术师面前几乎没有秘密,所以这个秘密被凡人间桐慎二了解,泄露的可能性非常巨大,老虫子间桐脏砚居然无视这种危险,泄露的时间不早不晚,又刚好在间桐慎二青春期到来的时候,其中的意味,其实已经非常明显了。

……从头到尾,都是这个老虫子在操纵吗,即使是原本那个对樱粗暴的间桐慎二,也成为了这女孩在家族中唯一眷恋的存在,所以要趁机将这最后一丝眷恋也斩断,令樱的精神彻底陷入黑暗,可恶的老变态,偏偏现在没力量将他斩了,甚至不能让他发现我能反抗他的精神诱导,怎么办……

墨释君一瞬间,已经有了决策。

……抱歉了,间桐樱……

墨释君忽然全身一震,脸上浮现出愤怒的表情,抓起昏迷的间桐樱的头发,将她的半身提了起来。

“啊————”剧痛让少女醒来,惨叫出声。

“你这无耻的野种……”墨释君愤怒的声音,令少女张大了眼睛。

“哥哥……”

“想不到,你这种收养的女人,却会变成间桐家的继承人,可恶啊!”墨释君大叫着,将女孩摔了出去。

“可恶啊,魔术师什么的,很了不起吗,不过是一群怪物啊,没有魔术师的天赋很糟糕吗?凭什么,凭什么……”墨释君一面大叫,一面挥舞着手臂,脚下也一会前进,一会倒退,显得完全陷入了混乱之中。

间桐樱看着发疯一样的哥哥,双手挡着身体的要害,小声啜泣着,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也不知道间桐慎二了解了多少真相,只能害怕得战栗。

墨释君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愤怒,心中的那种躁动却渐渐消失,恐怕暗中操纵一切的间桐脏砚,也为这个变化感到异常。

……不行,不能再拖延了,否则老虫子起了疑心的话,就全完了,虽然可能有许多后续的麻烦,但不管了,先混过这一关再说……

墨释君下定决心,又是一声大吼,做出要扑向间桐樱的动作。

但此时,他已经慢慢移动到了那充满黑泥的池边,随着这个动作,脚下忽然一歪,整个人就“噗通”一声,跌入了那充满黑泥的池子之中。

“啊啊啊——————咕咕咕咕……救命……咕咕咕咕…………”

墨释君带着惨叫,沉入了黑泥池中。

黑泥,看上去只是普通的东西,但是墨释君早在《最终幻想7:降临之子》的世界里,就曾经见识过它,那是被称为“世间一切之恶”的黑暗魔力浓缩产生的液体。它们是原本圣杯里液化的纯净魔力,吸取了世间各种黑暗感情之后的污染产物。间桐脏砚收集的这些黑泥,都是从当年第四次圣杯战争里被破坏的圣杯碎片中喷发出来的。

这些黑泥对于各种魔力造物,尤其是英灵,有着巨大的侵蚀腐化作用,任何被卷入其中的灵体存在,即使是当年复活的萨菲罗斯,也逃不过被腐蚀心灵,彻底黑化的下场。

但是所谓福祸相依,这种黑泥对英灵之类存在有着绝杀的效果,但是对于一般魔术师的影响就小了很多,如果是完全的普通人的话,影响会更低,在《命运之夜》游戏的众多支线里,其中一条线就是让间桐慎二成了圣杯发动的载体,无数黑泥从他体内喷发出来,结果最后这个家伙也只是一身重伤,连植物人都没有变成。

墨释君在看穿了间桐脏砚的计划之后,就开始设想各种解决之道。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象真正的人渣一样,遵循间桐脏砚的暗示,扑到间桐樱身上发泄一番,必定可以完全消除老虫子的怀疑,甚至从此得到他的赏识,获得各种便利。

不过,即使不是出于曾经身为半神的自尊,只是一作为正常人类的底线,墨释君也直接否定了这一条路。

而另一条路,则是直接站起来指责间桐脏砚的邪恶,并与之战斗到底。当然,这种明显是找死的行动,也不是墨释君的选择。即使墨释君不顾后果,使用作弊招数召唤浅上藤乃,以螺旋魔眼远距离轰杀了间桐脏砚,也无法真正消灭他,因为现在间桐脏砚那老虫子一样干枯的老者身躯,其实不过是寄生体,其灵魂本源已经潜藏到了间桐樱的心脏之中,就像巫妖的命匣一样,即使毁了他的身体,也杀不了他,除非将他连间桐樱一起杀死。那样的话,就算墨释君能狠下心,和间桐樱有着同病相怜情节的浅上藤乃,会不会服从还很难说,最后反过来把墨释君轰杀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所以,最后墨释君能选择的道路就只有一条,就是:装疯卖傻。

做出疯狂的样子,最后一脚跌入充满黑泥的魔力池中,间桐脏砚的计划自然无法继续下去。

当然这种计划的危险性也不小,第一是那“世间一切之恶”会不会对附体夺舍的墨释君造成伤害,事先完全不得而知,如果像当初附在他身上的萨菲罗斯魔性人格一样,令他彻底发疯的话,就一切全完蛋了。就算这一关过去,如果间桐脏砚那老虫子因为计划失败,一怒之下任凭墨释君淹死在魔力池里,也是一种莫大的悲剧。

不过,比起之前的两条路,墨释君倒是宁愿拼命赌一赌这条路的可能性。

事实的结局,并没有完全按照墨释君的预期走,当他全身沉入黑泥之后,虽然神志清醒,但是一股无法言喻的剧痛忽然从后脑出散发开来,蔓延全身上下,令他感觉到一种千刀万剐的痛楚,忍不住全身痉挛起来,偏偏口中塞满了黑泥,片刻之后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能在剧痛中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

墨释君的意识渐渐恢复了过来。

“唔……这是……”墨释君睁眼四顾,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间桐慎二的卧室,天色已经是清晨,自己昨夜的经历,宛如噩梦一样。

“还好,没有死掉,也没有再穿越一次……”墨释君发出无声的吐糟,同时看到了床头椅子上趴着睡着的间桐樱。

墨释君苏醒的动作,同时也惊醒了少女。

“啊,哥哥,你醒了。”时隔三日,少女再次对间桐慎二的苏醒说出了这样的话语,而比起上一次,这一回的话语里,却多出了一点情绪,“那个……对不起……”

“为什么说对不起?”

“那个,关于……呃,对不起,总之,对不起……”

少女的语言凌乱,但墨释君也大概能明白她那无法出口的情感,不由得摇摇头,转而用冷硬的声音说道:“如果你是说我跌进池子里的事情,那是我自己的愚蠢,你再提起的话,就是在嘲笑我。如果,你是说你夺走了我家主继承权的事情,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还没有认输,我一定会向祖父证明我的价值,什么魔术师之类的,根本不是继承家族的标准,我一定会让他明白的。”

看着少女不知所措的样子,墨释君挥挥手道:“没事的话就出去吧,今天还要去学校,不可以请假!”

恶形恶状地将间桐樱赶了出去,墨释君才爬起来,走到穿衣镜之前。

之所以把女孩赶走,是因为他对昨夜那发自后脑的剧痛,有着一些疑惑。

那种特殊的疼痛感觉,墨释君并不完全陌生,以前,也曾经感受过。

将两面穿衣镜呈直角推开,墨释君得以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后脑,拨开海带式头发,在发迹之下,果然看到了他预想的……颜色。

一种像是青苔一样的绿色。

“这真是……星痕。”

星痕,《最终幻想7:降临之子》世界的特殊病症,是少量杰诺娃细胞侵入人体之后,由于人体免疫系统排斥而形成的过敏反应,外表上会有青黑色的细疹浮现于皮肤上,伴随着间歇性的阵痛。如果这些细胞增殖到一定程度的话,就会让人体出现异化,比如眼睛变成绿色的兽瞳,力量和反应提升等等,最终极的情形,就是变身成萨菲罗斯,甚至是那能够横渡太空的超级杰诺娃本体。

不过,为什么现在这个身体上,会出现星痕,墨释君还是有些疑惑,于是,在离开了间桐大宅之后,墨释君拨通了浅上藤乃的电话。

“喂喂,浅上藤乃,你不是说这个世界有强大的抑制力吗?怎么会连杰诺娃这种吞星兽都跑出来的,这家伙可是能把盖亚和阿赖耶一股脑吃下去的东西,不隐藏好的话,恐怕明天‘灵长类杀手’什么的就都要跑过来保护世界了。”

“啊,玄冰队张,请原谅我之前没有提起。事实上,您的精神思念体太薄弱,是没办法凭空携带的,也无法自行夺舍,只能依附在某些媒介上。杰诺娃细胞就是最好的媒体。根据杨拓人先生的说法,这些细胞,不是杰诺娃的本源细胞,而是当初在《剑风传奇》世界里,魔刀深雪正宗成型的时候,从您的眼睛内分裂出来并拥有您一半基因的变异细胞。后来经过《神兵玄奇》世界的魔兵变异,这些细胞已经失去了自行分裂增殖的能力,变成了半细胞半武器的存在。”

墨释君稍微放松了一下,问道:“它们有多少,特性是什么?”

浅上藤乃答道:“它们的总量只有不到一克,且只能在充满能量的时候,侵蚀寄生于其他生物体内,对少部分肌体进行操纵,所以并不会引起这个世界抑制力的反弹。日前,我就是将它们种入间桐慎二的脑部,才完成了您的思念体夺舍的。本来经过那次夺舍之后,这些细胞应该因为失去能量而彻底沉睡,没想到您还能再次将它们激活。”

“好吧,既然不会引发抑制力,也就不用担心了。”墨释君送了一口气,说道。不过忽然间,他的脑子灵光一闪,又问道:“对了,浅上,这些杰诺娃细胞,最多能够操纵多大的肌体?”

那边的浅上藤乃一愣,答道:“啊,应该比一个人类的脑容量稍微大一些的体积吧,这个并没有测试过。”

“不,这就足够了,就这样,再见。”墨释君果断挂断了电话,眼中闪烁出名为信心的光芒。

……原来如此,来自圣杯的魔力与盖亚同源,和《最终幻想》世界里,星球意志化成的能量“魔晃”类似,所以才能激活杰诺娃细胞。哼哼,即使不能再增殖的杰诺娃细胞,也是一件利器,赢得圣杯战争的契机就在这里,间桐脏砚,你等着吧……!

本文网址:http://bingzhiwuxian.quwenyi.com/391452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