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冰之无限 > 第百三十章 天狱弑帝 神剑诛仙

第百三十章 天狱弑帝 神剑诛仙

推荐阅读: 捡到一个末世世界魇醒末世启示录我有一座恐怖屋末日逃亡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末日蟑螂狂魂末世重生之桃花债时空旅人传奇东北山野秘闻诸天谍影丧尸母体修真四万年OVERLORD全球迈入领主时代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无限英灵神座魔道祖师[重生]异常生物见闻录

天位,是《风姿物语》世界的独特武学力量体系。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种借助天人合一,来提升战斗力的体系。当一个武者的功力练到极限的时候,就会感悟天地力量和法则,依靠功力与智慧的双重蜕变,晋级“天位”。

一入天位,武者的战斗力立刻就可以急剧爆增,挥掌破百里,御气飞九天,寿命也随之延长。

而这还只是最基础的“小天位”,更进一步达到“强天位”的时候,武者将不再局限于被动承载力量,而是赶过来主动虢夺天地元气,甚至扭曲方圆数里的天地法则,形成自己的领域。

当强天位武者再进一步,成为“斋天位”的时候,力量虽然不会增强,但对于天地元气的驾驭能力却会出现巨大的飞跃,就像从粗糙的挥霍天位力量,转为完美地操纵或者锁固天地元气。

最终,当武者走到天位极限,成为一个“太天位”强者的时候,更会产生种种神迹般的异象,比如除了心脏之外的一切肢体都能瞬间重生、如同绝对领域一样的完美保护层、一眼就能解析所有武学并破解超越的智慧等等。

依照轮回空间的强弱划分,小天位、强天位、斋天位,分别相当于黄金级下位、中位、上位的入门水准,而太天位,则是黄金级上位巅峰。

在“小、强、斋、太”四大天位等级之上,则是肉身封神的“终极”境界。

一入终极,便是神明。

而且,由于“天位”是名为“天源力量”的功力,和名为“天心智慧”的精神境界一起提升才能完成的修行,所以如果有人能以《风姿》世界的武学自修达到终极,那么就可以跳过半神的级数,直接破开神门四天关的“气关”和“心关”,直达“准神”的境界。

不过,作为网络魔幻小说的开山祖之一的《风姿物语》,其基础大纲却是来自于日本H游戏《战国兰斯》,作者一开始也本打算将之写成一本H小说,虽然最终七扭八歪地变成了空前宏大的魔武战争故事,但根基的戏虐性,却令得其中充满了各种荒诞和恶搞的色彩,这样一来,它的力量体系自然也不会是森严刻板的递进模式,而是表现出一种“人人金手指,处处作弊器”的混乱形态,可以说,无论正派反派,整个《风姿》世界里,几乎没有几个人是勤勤恳恳一点一滴积累力量的,全部是靠着各种奇遇狂飙功力,跳跃式晋级。

因此,《风姿》世界的力量体系,也被誉为整个轮回空间里漏洞最多,捷径最多,同时后遗症也最多的武学体系。

比如进军天位之路,如果光靠苦修,自然千难万险,几百年不一定有机会,但是如果开启作弊器,调高天地元气的浓度,那么天位晋级就会变得简单百倍,哗啦哗啦一批一批的天位武者就冒出来了。同时,所谓的“天心智慧”虽然主要看天赋,但是如果有机会旁观或者分享先行者的经验,也可以非常容易地跨过难关,一路升级。

除此之外,整个《风姿》世界里,还有各种各样帮助人提升天位的金手指,每一个天位高手,从本质上讲,都是靠金手指堆积出来的,反过来说,不用金手指,根本没法修炼天位武学。

其中最大的金手指,就是整个《风姿》世界里的第一武学,第一神剑————《不动真剑》。

根据原书介绍,这门直指终极神境的武学神剑,既非千锤百炼,也非神明赐予,而是某个图书管理员某日坐于树下睡觉之时,被一个落下的苹果砸中脑袋,灵机一动领悟出来的。这个姓萧的图书管理员,居然就靠着这一瞬间的灵机,从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跳过四大天位,直接踏入终极,成为剑道神明,此后试剑天下,横扫八荒,所有高手无人是他《不动真剑》一剑之敌,天上地下,再无对手,长剑空鸣,寂寞如雪,真真是高出不胜寒。

万古之下,一切金手指,无有过于此者。

只是,有得必有失,金手指的好处和坏处一样明显,走捷径获得的力量,总会有各种反噬,各种缺陷。作为《风姿》剧情人物,有剧情加身,或者还不必太担心,但是如果轮回冒险者也随便开启金手指,其所得的成果就必然有着各种各样的危险。若是金手指开得太大,什么功力不调损害寿元,或者心魔反噬化为疯狗,都还算轻的,最麻烦的时候甚至会出现一招未出,自己先自爆的惨剧,因此所有研习《风姿》一系武学的冒险者而言,比起各种心法秘籍的传承来说,更重要的,却是什么金手指可,以用什么金手指不能用的经验,那才是无数前辈冒险者用血泪凝聚出来的精髓。

墨释君有幸得到了《不动真剑》的传承之后,自然也专门学习了如何安全地开启金手指的学问,为了取得最大的成果,除了最开始的剑气植入以外,不曾使用任何加速修行的秘技,反而一直压制着天位境界的提升,只是单纯凝练功力,将体内数千年份的“千亿星霜劫”功力,转化成与《不动真剑》契合的剑气力量,积累各种感悟。

这是所有金手指之中,副作用最小的一种,通过可以的压制境界,可以不断巩固基础,在未来的突破之时,获得更高的成就。依照墨释君本来的功力和境界,即使正常修行,此时也应该可以晋升太天位了,强制压下进境,只是为了能一举突破天人之限,顺利晋升终极。

可惜,人算不如轮回空间算,墨释君的计划虽好,却算不到自己会在一场平常的对决中,碰到一个已经达到半神巅峰的巫妖版弃天帝。虽然其力量比之那位横扫《霹雳》世界的绝世武神,还有巨大的差距,但是继承下来的力量依旧不是一般半神能抵抗的,玄冰队引为干城的半神强者萨妃萝丝,在他面前几乎没有抵抗之力,墨释君的不死之身同样沦为不断被击碎的靶子,甚至强行引出体内的那一道《不动真剑》的传承剑气也未能将之斩下,战到这时,墨释君其实已经黔驴技穷了。

虽然那时他也可以解开封印,突破天位,但是积累不足的情况下,很难重开那一道“终极”的神人之限,而如果冲关不成,即使有太天位的力量,也不足以抵挡弃天帝的神威,于事无补。

幸好,在这个关键时刻,远方地狱深处的拉德莉,完成了杨拓人的计划,将海皇波塞冬的灵魂封入了圣魔石之中,并开始抽取那浩瀚如海的灵魂和海洋神力,并通过“吽伽罗”和“无”的本命联系,传递给墨释君。

得到了波塞冬的神力之后,墨释君没有直接将之吸取,毕竟这种外来的力量,跟他的功力并不契合,即使强行使用,也难以建功。墨释君的选择,是将这股巨大的力量全部注入到了自己炼制的水瓶座冥衣之中,一瞬间,这件《圣斗士》世界特产的战衣,就集合的战神雅典娜、冥王哈迪斯和海皇波塞冬三大主神的神力,一举超越其主人墨释君,直接跳过黄金级上位,升格成为了一件神衣。

而有了神衣为缓冲,墨释君就有了更多的办法,毕竟这件水瓶座神衣的本源来自于他的生命力,所以他反过来汲取神衣的力量丝毫没有滞涩,神衣罩身,就相当于他身处于一个天地元气极度浓密精纯,而且极度符合他属性的特殊空间,同时,神衣在吸收了波塞冬的神力和灵魂之后,也将神明的力量运转模式完全展现在了墨释君面前,令他对于“终极”、“神明”和“神门四天关”的感悟豁然通达,种种金手指开启的结果,就是他临阵突破,一举踏入终极,封神成功。

唯一可惜的是,由于借助了过多的外力,墨释君并没能如预计一样,同时破开“气关”和“心关”,直接成为准神,而是只破开了“气关”,练成了神级不动剑气,精神境界未能破关成功,整体实力滞留在了半神的境界。

但是,这已经足够了,至少面对现在这个五痨七伤的巫妖版弃天帝,墨释君的不动剑气加上水瓶神衣,已经足以扭转战局了。

所以,他不再废话,挥动幻魔剑,斩出了一道宛如月华照遍九州,冷澈无比的凄清剑光。

天狱不动剑!

这是不完整版本的不动真剑。

那位原创者手上的《不动真剑》,包罗万象,直指真理,因此可以称为“真剑”,而其他学不动剑之人,却往往金手指开得不够大,只能发其一端,将其中的一部分力量发挥出来,形成各种衍生版本,比如原创者长子手上的至阴至柔的《天柔不动剑》,以及另一个弟子“剑仙”李煜手上至刚至强《天痕不动剑》。

此时墨释君阐发的,却是融合了自己天赋异能“冰狱”的,属于他的“不动剑”。

尽管不是完美的《不动真剑》,但这毕竟也是终极的一剑。

神级一招。

几乎笼罩了半个天际的凛冽剑光,根本无从躲闪,就淹没了黑日弃天帝的身影,剑光过处,黑日背后的广阔冥河也完全被淹没于清辉之中,随着剑光的蔓延,一直远达千里之外,才渐渐消散。

剑光笼罩中的一切事物,无论是翻卷的冥河,还是咆哮的阴风,甚至包括巫妖版的弃天帝本身,都仿佛被定身了一样,瞬间凝固。

“铮————————————”

随着一声悠长的剑吟,浩荡的冥河之上,由远及近,响起了无数细密的“叮咚”破碎之声,就如初春的河面解冻一样,亿万河中幽魂纷纷化成磷火星屑,飞腾消散,百里宽,千里长的冥河,居然在瞬间干涸见底,只留下巨大的深邃河床,所有亡灵化成的河水,都在墨释君的一剑之下,彻底消亡。

而在那巨大破坏的源头,直面了天狱不动剑最强锋芒的巫妖版弃天帝,也同样没有逃过这一剑的毁灭。

“精彩的……一剑……”

看似没有任何伤害的身体,却在一句话未说完之前,就开始崩解散化,无数的黑色羽毛呼啦啦地从他的体内喷出,化成一道巨大的风暴,席卷上天,一代武神的形象在这黑羽之风中逐步消散,化为乌有。

不过,不管是墨释君还是黑日都知道,这并非战争的完结,本体是巫妖的黑日,只要保存本源的“命匣”未被破坏,不管死亡多少次,都可以迅速恢复实力,再次降临。

果然,在无边黑羽之中,一点银色的光华霍然飞出,就要遁入虚空。

只是对于这一点,玄冰队的一边,却也早有应对。

在那银光的上方,一个身穿黑色长裙的少女忽然从虚空里跃出,手中抱着一个两尺多长的金色宝瓶,对着银光一晃。

“雅典娜之壶——————”巫妖那无声的咆哮,在玄冰队众人的心中回响起来,带着浓浓的不甘,化为寂静。

黑裙少女飘然落下,正是能够穿梭冥界虚空的楚静灵。

她从九层地狱,将本来用于封印海皇波塞冬灵魂的神器“雅典娜之壶”带来,终于在关键时刻,将黑日的灵魂封印的起来。虽然这么做只能阻止敌人在本次任务中不会重生,等到决斗结束,依旧是活蹦乱跳的巫妖一只,但对于现在的玄冰队而言,已经足够了。

现在,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拉德莉那边怎么样了?”墨释君收剑转头,向着楚静灵问道。

楚静灵脸色苍白,立刻答道:“我来的时候,已经有两个敌人到达了冥界第八层,其中一个是那个能变身三头黄金龙的疯女人,没想到她已经是半神了,龙姬姐姐为了挡住她,发动了虎魄的黑洞意志,结果两个人同归于尽了。剩下一个是情报里的龙骑十二,拿着轩辕剑,带着一头骨龙,被芙萝拉姐姐和宫云凰姐姐拦了下来。拉德莉殿下正和四梦神一起,张开了‘天舞宝轮’和‘梦境世界’,守在第九层的冥王宫里,以防有人偷袭。”

墨释君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萨妃萝丝受到的伤害转嫁到了自己的身上,借助“无”的不死之身和“终极”境界的神体回复能力,瞬间痊愈了伤势,这才说道:“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防守的了,我们一起去冥王神殿。”

楚静灵点头,将冥王项链的力量笼罩在墨释君、萨妃萝丝和小紫沁身上,浮光一闪,四人已经来到了冥界第八层与第九层的交界之处。

然而,眼前的景象,让众人大惊失色。

宫云凰,倒在地上,身首分离,美丽的脸孔上还残留着惊恐的表情。

龙骑十二,龙空基建团的冒险者,也倒在地上,一柄没见过的火焰长戟插在他的尸身上,黑色的火焰将他的身体烧得只剩下一把枯骨。

巨大的冰霜骨龙同样倒在地上,蓝色的灵魂之火已经完全熄灭,只剩下一地带着霜痕的龙骨。

芙萝拉,同样倒在地上,纤细修长的腰身被利器拦腰斩断,鲜血喷撒在冰寒的大地上。

两柄沾染着芙萝拉的血的金色长剑正缓缓收回,一柄是原本属于芙萝拉的奇形星宿劫剑,另一柄,则是属于龙骑十二的宽厚华贵的轩辕剑。

剑,握在唯一站立的人手上。

那是一个俊秀的青年道士,剑眉星目,长发垂肩,一身银白色道袍,显出遗世独立的超凡风姿。

而那交错于他背后的一紫一青两道剑光,则昭然了他的身份。

龙空基建团里,仅次于团长黑日的第二强者,蜀山系的绝世剑仙。

道泉真人。

很明显,他在关键时刻杀了出来,扭转了战局。

“道泉!你找死!”墨释君眼见芙萝拉被腰斩,想也不想,挥剑而上。

萨妃萝丝同时挥刀而出。

“哼。”面对墨释君和萨妃萝丝的夹击,道泉真人冷哼一声,丢下了星宿劫剑,抽身后退。

毕竟,他再强也没有达到半神的等级,面对两个半神的攻势,不可能抵挡得住。

不过墨释君也顾虑到他脚下的芙萝拉,这个拥有超强再生能力的少女虽然尚未因腰斩而死,却也不是可以战斗的状态,所以他的攻击与其说是要击杀道泉真人,不如说是要逼迫对方离开芙萝拉身边。

在幻魔剑的锋芒之下,墨释君救人的目的自然轻易实现,道泉真人纵身逃向了下方第九层地狱,萨妃萝丝紧追了下去,而墨释君扑到芙萝拉身边,将她断开的身体接合在一起。芙萝拉身兼《大剑》世界里的觉醒者和《X战警》里的变种人剑齿虎两种血脉,断肢再生的速度丝毫不下于“无”,原本只要将残肢接合,就能瞬间痊愈。

然而,这一次却非常奇怪,芙萝拉的身体没有任何自愈的迹象,反而流血不止,纵有黄金级的功力在身,气息也越来越衰弱,那样子就和普通人类血脉没有分别。

“怎么回事?”墨释君心中惊讶,手上却丝毫不停,直接召唤出《三只眼》世界的医疗兽魔“导息”,喷出治疗光雾,催动少女的肢体再生连接起来。有了这种强大的治疗力量,芙萝拉的身体终于连接在了一起,各种损伤迅速痊愈,人也渐渐恢复了精神。

她的脸上刚有了一点血色,就立刻拉住墨释君的手,艰难地说道:“墨……小心……那个人……衣袖里还藏着……更强大的剑……”

墨释君皱眉道:“怎么回事?”

随着治疗的继续,芙萝拉的精神也好了一些,可以连贯地说话了,立即答道:“龙姬和敌人同归于尽之后,我们就和那个龙骑士交手了。本来还算势均力敌,但是他拿出那柄金色重剑以后,就形成了压倒性的优势,连宫小姐手上的魔兵也被打碎了。不过随后,宫小姐意外激发了龙姬留下的帝恨魔珠,与玄凰斧的碎片接合,形成了新的魔神兵,才让我们趁机反攻,取得了胜利。”

说到这里,芙萝拉看了那柄插在龙骑十二尸身上的黑色长戟,才继续说道:“不过就在那时候,那个道人突然出现在宫小姐的背后,一剑杀了她,本来宫小姐有凤凰之力守护,随时可以浴火重生,哪知那人忽然从袖子里抽出另一柄纯黑的古剑,斩下了宫小姐的头,凤凰神力在宫小姐身上显现了好几次,却始终无法令她复活。后来我和他交手的时候,他又从袖子里抽出一柄纯白的剑,结果我的所有时间系剑法都好像碰上克星一样,完全失效了,最后被他一剑斩中,连身体的再生能力也被破解,非常诡异。”

“不是紫青双剑?”墨释君一愣,才知道情报里对于道泉真人的评价有误,当即起身道:“紫沁,楚静灵,你们守在这里陪着芙萝拉,我去下层看看。”

说罢,身上剑光,已经追进了第九层地狱。

之前杨拓人布置在这冥王寝宫的最后防线,即使是墨释君也觉得没什么问题。整个冥界的近百位冥斗士,几乎都集中在这里,尽管这些普通冥斗士,都只有白银或者青铜级别的力量,但是其中却也有着合体之后直达半神级别的“四梦神”,再加上得到了海神神力和灵魂的拉德莉,“冥斗士军团”、“梦神世界”加上“天舞宝轮”,即使黑日版弃天帝杀到,也能支撑很长时间。现在再加上萨妃萝丝的增援,更是稳妥。

但是现在,由于芙萝拉的情报,他对于下面的战局,有了不小的担忧。

刚一踏入,墨释君迎面就看到一片赤红的血海。

那并非真正的血海,而是千百道强大的赤色剑气所化成的海洋,而在那海洋的中心处,一身白衣的道泉真人飘飘欲仙,显出了占尽上风的气魄。

而在他的脚下,在无数剑光的笼罩之下,是横七竖八的冥斗士尸体,整个冥界的禁卫军团,竟然已经在这短短的世界里,死伤殆尽。

而被墨释君和杨拓人寄予厚望的“四梦神”,居然也已经身首分离,魂飞渺渺。

现场依旧能够抵抗的,就是拉德莉的天舞宝轮,和萨妃萝丝的创星纪了。

只是,那无数巨大的金色曼陀罗,与银色的星河剑影,却在她们的敌人面前,节节败退,只能勉强守住冥王宫的大门,却丝毫没有反击的能力。

“这是怎么回事?”墨释君一怔,毕竟现在夺取了波塞冬力量的拉德莉,已经暂时达到伪半神的力量了,再加上同样是伪半神的萨妃萝丝,以及四梦神,三大半神联手,居然会在片刻之内被一个黄金级上位的剑修击败,一死两困,这可完全颠覆了轮回空间的固有常识。就算拉德莉依靠外力运转不灵,就算萨妃萝丝在之前的战斗里已经损失了七成功力,也绝不该如此狼狈。

不过随后,墨释君就发现了战局崩溃至此的原因。

剑。

道泉真人手中,正握着两柄两尺多长的古剑,风格比春秋时期的青铜剑更古老,却不是芙萝拉之前描述的一黑一白两色,而是散发着一青一红的剑光。

其中那红色的剑光殷红如血,威势浩大,几乎铺天盖地淹没和拉德莉的天舞宝轮和萨妃萝丝的刀光,而且墨释君清晰地看到,那满地的冥斗士尸体中,不断有红色的能量一丝一缕地被红色剑光吸取,演化出更多的剑芒,甚至连萨妃萝丝和拉德莉使用的力量,也不断被红色的剑光侵蚀,反过来变成其力量,使得这片红色剑海越来越浩大。

而那道青色的剑光,虽然只有数尺长短,完全和另一边不成比例,却意外的犀利,每次一剑斩出,不管是拉德莉的天舞宝轮,还是萨妃萝丝的星光剑芒,都会瞬间被切开,完全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以至于两人都在尽力回避这道青色剑芒,不肯跟它有任何交锋。

神器!

这是墨释君立即做出的本能判断,那两柄古剑中蕴藏的,绝对是非常高级的神级力量,使得其本身的威力,远超一般的黄金级武器,达到了半神的级别,至少以墨释君所见过的神兵利器来比较的话,这两柄长剑中,任何一柄的威力,都丝毫不差于完美状态的“十全魔刀”。

而且如果之前芙萝拉的消息准确的话,恐怕对方的身上,还不止这两柄神器,甚至可能是四柄,有如此底牌,难怪玄冰队布置的防线在瞬间就被摧毁。

“哼,若是在我晋升终极之前碰到你,的确麻烦,不过现在……”墨释君冷哼一声,一引幻魔剑,化作漫天清华,向着道泉真人的血海剑气笼罩下去。

“铮————”的一声长鸣,清光一扫血海,立时占尽上风,几乎将那无数猩红的剑气扫荡一空。

毕竟那些剑气都是赤色古剑吸取他人力量凝聚而成的,墨释君的“天狱不动剑”却是继承了“冰狱”的封印特性,同时阐发了《不动真剑》里“不动”的奥秘,一剑既出,封印一切,镇压一切,对上显得杂乱的红色剑海,自然产生了巨大的克制效果。

只是墨释君为了避免伤到萨妃萝丝和拉德莉,收敛了部分锋芒,而处于剑光中心道泉真人,也用手上的青色剑芒挡在面前,居然稳稳守住了自身三尺之地,点滴不伤,比之之前死于墨释君剑下的黑日弃天帝显得更加自如。

剑光的交锋过去,墨释君和道泉真人各自收剑,遥遥对峙,却都没有发动下一步的攻势。

“不愧是斩杀了团长的高手,你很厉害啊,玄冰队长。”道泉轻笑一声,悠然开口,完全没有之前针锋相对的锋芒,也没有被人杀了团长的愤怒。

墨释君也不想立刻开战,毕竟对方身怀四柄情报中所无的神器古剑,贸然动手说不定会有什么局面,而且拉德莉和萨妃萝丝都在敌人的背后,从一方面说是两头夹击,但反过来说,却是对方隔断了己方的联系,如今萨妃萝丝力量衰竭,拉德莉却是强行提升,墨释君并不能保证在接下来的战斗里出现伤亡,因此,他也跟着开口,试图拖延一些时间。

“我倒没有想到,作为龙空基建团第二人的你,会有这么强,如果黑日没有盗取弃天帝的神力的话,恐怕在你面前连一招都走不过吧?”

道泉真人一摆双剑,微笑道:“不,你搞错了一件事,这并不是我的力量,而是某些高位存在,为了杀死你而赐予我的道具。如果不是团长封神成功的话,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接触到这么强大的力量。”

“黑暗王朝给你们的神器吗?这倒也说得通,毕竟他们连其他半神都插进来了。”墨释君皱眉道。个体面对组织,从来都曲与劣势,就算表面上规则公平,实际上的优劣却不可计量,墨释君这边千辛万苦,才从八翼军旗换取了一道《不动真剑》的剑气,对方却额外拥有了一位半神和四件神器,对此,墨释君也没什么抱怨的打算,只是继续说道:“不过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虽然墨释君提问的时候,并没有认为自己有机会听到回答,但对方却直接地给出了答案:“你应该想到的,这四柄剑,就是非常有名的——诛戮陷绝四仙剑。”

“不可能!”墨释君想也不想,直接否定了对方的答案。

诛戮陷绝四仙剑,来自于《封神演义》的神话世界,属于三清之一的通天教主的看家法宝,以这四柄古剑布置的诛仙剑阵,更是令他独战四位同级别的大神通强者。要知道,在所有中国神华背景的轮回世界里,《封神演义》的世界绝对是最顶尖的一个,位于一切修真之顶峰。而在《封神》世界里,地位仅在洪钧老祖之下的三清道祖,更是无可置疑的真神级强者。因此,真正的诛戮陷绝四仙剑,随便哪一柄拿出来,都是能秒杀亚神,重创真神的绝顶神器,如果道泉真人手上的四柄古剑真是那四柄凶名滔天的神器,墨释君这边根本不会有任何抵抗的能力,瞬间就会画饼灰灰,还谈什么交战?

道泉真人被墨释君直接反驳,也不生气,只是点头道:“的确,我手上的这四柄剑都不是真品,只是不太成功的仿制品而已,但它们的制造者,却是一位修真系的真神,所以即使只是赝品,并非先天至宝,但他们的力量还是足以击杀半神,而且也保留了四仙剑的特性。”

“特性?”墨释君一愣,不过联系自己所知的信息,立刻有所领悟:“你是说……诛仙利,戮仙亡,陷仙到处起红光,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金仙血染裳?”

道泉点头道:“原来玄冰队长也知道,那么,即使知道你在拖延时间,我也还是决定为你解说一下这四剑的奥妙,否则的话,就太对不起这四柄为了杀你而生的后天功德神剑了。炼制这四柄剑的真神,本来是神机营出身的修真者,所以他截取了《阳神》世界里,人道中缺失‘勇气’、‘公正’、‘仁爱’和‘智慧’四种精神,炼制了这四柄神剑。”

他一摆衣袖,将青、黑、红、白四色仙剑亮出,说道:“诛仙利——诛仙剑代表的是‘勇气’,所谓勇者无惧,所向披靡,所以这柄剑的特性就是‘锋锐’,任何妨碍在这柄剑面前都不存在;戮仙亡——戮仙剑代表的是‘公正’,公正代表了诚实、正义,诚者有信,义者无悔,所以它的特性是‘必死’,被这柄剑杀死的人,就是确实的死了,不管有什么复活再生能力,都会真正死亡,即使是你的‘无’之不死身也逃不过;陷仙到处起红光——陷仙剑代表的精神是‘仁爱’,所谓仁者无敌,兼收并蓄,它的特性就是‘同化’,所有被这柄剑伤到人的灵魂,都会被剑气吸收,化为新的剑气,敌人越多,己方就越庞大;绝仙变化无穷妙——绝仙剑代表的精神是‘智慧’,智者无惑,算无遗策,它的特性就是‘生克’,不管面对什么特性的敌人,能都衍生出正好克制对方的力量,甚至是现实中没有的新特性,没有它克制不了的敌人。”

墨释君听着,微微皱眉,尤其是关于“戮仙剑”的部分,更是令他满眼寒光,沉声问道:“戮仙剑所杀之人不能复活?那么……任何手段都无法复活吗?”

道泉真人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立刻答道:“当然,这个‘必死’指的是要目标和正常人一样的死亡,跟两仪式的‘直死魔眼’,或者上条当麻的把妹手类似,都是消除一切不死特性的手段,保证目标被砍掉脑袋就会死亡,而无法用任何法术或者宝物逃脱一死。但是如果已经确实死掉了的话,它的影响也就消失了,再用对普通人也有用的复活手段,自然可以复活过来。所以,你的那位被我杀掉的队员,如果没有复活过的话,应该还是可以重生的。”

“原来如此,你又为什么告诉我这些呢?这可不应该在优待范畴之内吧?”墨释君再次提问道。

道泉一笑道:“当然,我只是想打个商量,玄冰队长,你能否让我杀一次呢?毕竟团长已经失败了,我虽然有四剑在手,要杀你也很困难,而如果杀不了你一次的话,回去没法和黑暗王朝交代,更别说请人帮团长重开神路了。所以,我把底牌亮给你,请你配合我死一次,这样一来,我们的任务也就达成了,你也不会真的死掉,不是很好吗?”

“你……究竟是真白痴还是假白痴?为什么我要给你杀一次,当我是你的基友吗?”墨释君冷笑道。

道泉微微摆手,说道:“那当然是因为……我有人质啊。”

“人质?谁?”墨释君一愣道。

“一个叫做芙萝拉的女剑客。”

“什么?”墨释君大惊,却见道泉袍袖一摆,使出袖里乾坤的法术,丢出一个昏迷金发的女子,落在四仙剑包围之中,不是芙萝拉是谁?而与此同时,墨释君背后的冥界之门上光华一闪,就见一个大胡子的紫皮暗夜精灵,手持着星宿劫剑,压着楚静灵走了下来,紧接着紫沁也张着无妄天诛弓追了下来。

墨释君盯着这个暗夜精灵,恨声道:“他是……你养的那个变熊德鲁伊,那个芙萝拉是他变的?”

道泉谦虚地笑道:“嗯……我不得不说,变形德鲁伊在修炼‘七十二变’方面,的确很有天赋。怎么样,玄冰队长,是你死一次,还是这两个女孩子死一次?事先声明,剧情人物死亡之后虽然也能用《复活金经》复活,但是只能复活到他们本来的世界里,而且会抹去在轮回空间得到的技能,和一切与轮回冒险者有关的记忆。当然,原本如果冒险者死掉的话,他的剧情人物追随者也会抹去记忆能力,打回原本的世界,但是你也可以预先设定某个剧情追随者为继承者,这样一来,在你死后,他就能暂时保管你的轮回之书,而不会被处理了。”

墨释君冷然道啊:“谁能保证我死之后,你不会继续杀戮我的队员?”

道泉点头道:“这倒是个问题,不过我可以等那位女版的萨菲罗斯回复功力,我想作为突破‘气关’的武道半神,休息半个小时足够了吧?然后即使我想反悔,也不可能在杀死她们了,毕竟我只有四剑够强,但本体还是黄金级的冒险者。当然,她们也挡不住我击杀冥王,好在这个决斗世界并不是非要分生死的,按照决斗规则,我方取胜后,可以按照击杀你方人员的数量和等级,抽取等量的卡片,虽然会对你们有些损失,但是有半神存在的队伍,要回复也是很快的,不是吗?”

墨释君脸色变化,终于点头道:“好,你先放了楚静灵,半个小时之后,我进你的诛仙阵,同时你放开芙萝拉。”

道泉真人当即答道:“当然,我也没有和你交恶的打算,毕竟以后你还可以复活,我们也只是打工而已,如果变成真正的死仇就不好了。”

说着,那暗夜精灵已经放开了楚静灵,任她逃到墨释君身边。

半个小时之后,萨妃萝丝回复了功力,在她愤恨的目光下,道泉真人以诛戮陷绝四仙剑,立起了诛仙阵,墨释君举步入阵,同时将芙萝拉抛出了阵外。

“现在,可以说实话了吧?”墨释君站在戮仙剑下,望着高踞在四剑中间的道泉真人,开口问道。

“什么实话?”道泉真人眉毛一挑,反问道。

墨释君淡然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说辞吗?黑暗王朝将四件神器交给你,就只是为了消耗我一次复活机会?如果这么简单就能清算我们的恩怨,那黑暗王朝的脸面和执着,就都是一个笑话了吧?”

道泉沉默片刻,点头道:“没错,我们得到的命令,是无论如何,彻底抹杀你的存在,不止是死一次,而是彻底消失。所以,在介绍四仙剑的时候,其实我也撒了个谎,吽伽罗的‘无’是最特异的不死之身,除非我杀了那位拉德莉殿下,否则就算是戮仙剑的‘必死’也杀不了你,除非我用的是正版的四仙剑。”

“那么,你又打算怎么完成任务呢?”墨释君问道。

道泉微微讪笑道:“呃……不知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虽然原本是个玩笑,叫做‘拉出去枪毙五分钟’?”

墨释君皱眉道:“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戮仙剑虽然能瞬间毁灭你的身体,但是只要把剑拔出来,你就又能复活了,所以我只能让你一直处在‘刚刚被杀死’的状态,只要你不能复活,也就和死了一样了,不是吗?”道泉说着,忽然用手向悬在空中的戮仙剑一指,喝道:“解说太多了,你自己体会吧,戮仙剑,爆!”

随着他的话语,就见空中的戮仙剑忽然凭空自爆,同时喷出一道漆黑的剑影流光,向着墨释君射来。

“原来是要把这道必死剑气永远种在我的身体里,时时刻刻杀死我,打得好算盘!”墨释君瞬间明白了道泉的打算,立刻发动第七感,以光速闪避。

但是同时,诛仙剑、陷仙剑和绝仙剑同时飞起,射出了犀利无比的剑芒,漫天交错,要将墨释君锁定在原地。这些剑光都是半神级别的强力杀招,综合起来跟之前黑日弃天帝的神之招相差仿佛,墨释君深陷剑林,手持幻魔剑左右冲击,却难免受制,而拿到戮仙剑自爆形成的黑色流光,却是如影随形,和墨释君的距离越来越近。

诛仙剑阵,可不是简单的靠四把剑砍人的围殴,而是真正能困住三清级别强者的玄奥阵法。

一瞬间,墨释君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恐怕逃不过了。

“哼,就让你杀杀看!”横下一条心,墨释君瞬间做出了抉择,整个身体忽然凌空一转,竟是主动撞向了戮仙剑的流光,随即,不死的身体与那黑色光华完全同化,瞬息化作飞灰,无影无踪。

但也就在那同时,金色的武道元神带着墨释君全部的功力,依附在幻魔剑上,直飞出去,以天狱不动剑的剑光,刺向了道泉真人。

“切,武道元神吗?绝仙剑,破!”道泉真人也不敢小看一个半神的反击,一面御剑闪避,一边招来另一柄神器拦截。

“叮”的一声,墨释君的惊怖幻魔剑和绝仙剑撞在了一起,善于克制万物的绝仙剑,立刻开始变化属性,要破解幻魔剑。但是世事无绝对,在无数的属性里,这一次它面对的,却恰好是与它针锋相对的属性,毕竟《不动真剑》堪称剑道的一座丰碑,善于以不变破万变,所以当“万化”碰上了“不动”,“破解”遇上了“封禁”,一瞬间,两柄长剑都陷入了静止的状态。

“不好,诛仙剑,斩!”眼见绝仙剑不能克敌,道泉真人连忙发动了另一柄神剑,要将幻魔剑斩断。

但是,没等诛仙剑斩落,一个金色的身影就将这柄青色古剑包裹了进去。

那是同样已经成为神器的水瓶座神圣衣,正以抱着宝瓶的圣女的样子浮在空中,而诛仙剑正被收入了那座水瓶之中,来自于海神波塞冬的丰厚神力化作无尽的蓝色海洋,将诛仙剑的青色剑光包容了起来。所谓天下之柔莫过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尽管诛仙剑拥有斩破万物的锋锐,但是面对无尽的大海,却也只能在不断的“斩破,斩破,再斩破”中循环,却丝毫无法突围而出。

就在这时,墨释君的元神忽然从幻魔剑里飞出,同时一剑一甲都爆发出凛冽的寒气,瞬间降温到了绝对零度,将诛仙剑、绝仙剑一起封冻了起来。

“道泉,你也一起死一次吧!”墨释君的元神怒吼着,带着蓝色的光焰,扑向了道泉真人。

而道泉真人也惊讶于墨释君的元神强韧,以及自己瞬间失去了三柄神器的损失,这可不在他和那位真神最初的计划之中,如果最后被敌人翻盘的话,整个龙空基建团都要遭殃,所以也下了狠心,大喝一声:“给我吞了他的元神,陷剑仙,爆!”

最后的赤色神剑,也自行爆炸了开来,红色的流光应向了墨释君的元神,此时墨释君没有御剑之能,失去了身体的他也没法发动第七感,因此毫无躲闪的余地就被红色剑光射中,随即整个元神都开始崩解,并逐渐向着红色转化,如果等到转化完成,墨释君的整个灵魂都会变成陷仙剑气的养分,消散一空。

但是,继承了“仁爱”特性的陷仙剑,并没有其他仙剑那么立竿见影的效果,所以要分解墨释君的元神,至少也要花费一点时间,也许是千分之一秒,也许更短。

而就在这短短的一刻里,异变再起。

“杀————”墨释君的元神,竟然借助了自己的一半转化为剑光的机会,再次施展了御剑之法,驾驭着和自己纠缠不休的赤色剑气,冲向了道泉真人。

“啊——————————”出乎意料的最终反击,直接命中了道泉真人,赤红的剑光一下子将这白衣道人吞了下去,空中一轮红日般的剑光煌煌翻滚,照亮了最深的冥界,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墨释君,道泉真人,同归于尽。

…………………………………………………………………………………………………

与此同时,远方的希腊圣域,一柄长刀,正从龙空基建团智囊粉萝君的胸膛里抽出来,刀身分红蓝两色,狭长犀利,正是魔兵疚疯刀,而握刀之人,却是本来应该已经死掉的……

陈晃司。

“咳咳,真是出乎意料啊,这就是苍崎橙子的傀儡替身术吗?居然连我的幻火都瞒过去了。”粉萝君精致的脸庞挂着苦笑,一面咳血一面说道。

在他面前,杨拓人和陈晃司并肩而立。

方才的大战里,杨拓人带着天孤星拜奥蕾特,迎战粉萝君、银雪莉和久未来,原本已经落在下方,但是关键时刻,陈晃司突然出现,以固有结界“无限娘制”和魔兵疚疯刀的异能突然暗算,在付出了拜奥蕾特重伤的代价后,一举击杀了银雪莉和久未来,之后两人合力围攻,终于将粉萝君也彻底击败。

“看来这一战,是我们输了呢,不过,只要团长不死,我们总有复活的机会,在那之前,就留给你们一点小玩具吧,原本这可是给神级强者准备的呢。”粉萝君口中说着,缓缓倒地的身体上,忽然爆出一片粉红的樱色光芒,一下子将杨拓人和陈晃司笼罩了进去。

“见鬼,这是什么东西!”陈晃司大惊,想要抵挡,却完全没有效果。

杨拓人也是脸色一变,惊道:“这个颜色……难道你给我们用了……”

“呵呵,没错,就是我截取樱冢星始郎和皇昴流的爱情精华,制造的‘樱皇**咒’,只要中咒的两人,都会无可救药的爱上彼此,这可是命运的诅咒,真神以下无法可解啊。呵呵,期待着下次我复活的时候,你们加入基建团的样子……那么……再见了……”

当粉萝君的生命消逝的时候,远处摩羯宫,正传来一声长啸。

“冥斗士,我会用生命阻止你的,同归于尽吧,万神劫,败亡之招!”

紧接着,一道无数剑光组成的球形天幕,将整个雅典娜神殿笼罩了起来。

那是柳生剑圣在燃烧最后的生命形成的保护罩,以为同伴换取一日光阴。

只是他并不知道,他想要等待的同伴,都已经不在了。

PS:恩,这个月观沧海跑别的国家求职去了,所以一直没有时间更新,原本计划中,应该可以撤出五六章的故事,也没有办法在拖延了,干脆就在一章里了结了吧,虽然匆忙了一点,但是估计大家也没什么心情看我拖戏了。

《圣斗士》的故事,演绎的并不好,很遗憾,很多设定最后都变成了鸡肋,看来观沧海的驾驭能力还是不够啊,而且达到了神明境界的战斗,也不太好写了,所以下一卷开始,将是墨释君以普通人类的力量,独立寻求复活之法的故事。

至于是哪个世界?猜《Angelbeats》的人,恭喜你们猜错了。

墨释君在这一战身死,是早就计划好的,原本的计划呢,下一个世界是《EVA》的,不过观沧海没想到,居然等到现在都没有看到《Q》的公映,这剧情不好编啊,所以《EVA》向后顺延一卷,下一卷去《fate》的世界,用圣杯先恢复了灵魂再说。

另:观沧海的非友情推荐——无限流新书《钢铁王座》,已经在三江出现,虽然不知未来前景如何,但是有特色有灵性,至少已经写出的部分还不错,作者是龙空基建团风月先生,也就之前在海因斯坦堡死掉的风月生的原型。

特别点出这个人来,不知有没有人领悟到下一卷里,墨释君的新身份?

嗯嗯,没错,会夺舍掉间桐慎二同学哦,而且就在二爷XX间桐樱之前的三天。!

本文网址:http://bingzhiwuxian.quwenyi.com/391451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