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冰之无限 > 第百二七章 群星陨落 杀神回归

第百二七章 群星陨落 杀神回归

推荐阅读: 在港综成为传说史上最强店主快穿100式诸天万界之大拯救从无限世界中归来在末世中崛起七根凶简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电影世界十连抽末日逃亡魔道祖师[重生]穿越进化无限装殖末日蟑螂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青囊尸衣黑暗降临修真四万年末世重生之桃花债全球迈入领主时代

海因斯坦堡,曾经的冥王赐福之地,如今已经被小型核弹炸成了废墟。

废墟之上的冒险者们,却丝毫没有罢手的意思。

以空间绝技“星光灭绝”将铁千山化为虚无的风月生,正艰难地给自己疗伤,但是来自于黄金圣斗士的攻击,能够直接击碎原子层面的结构,使得他的绝大多数治疗能力无法发挥,只能以纯能量的方式勉强愈合伤势。

而剩下的玄冰队冒险者们,却不会放过他。

“请你去死吧!”第一个冲过来的是楚静灵,虽然她原本没有什么战斗力,但是继承了潘多拉的身份以后,就可以借助冥王赐予的三件道具,使用“冥界穿梭”、“地狱大蛇”和“审判雷霆”三种能力,即使是对于黄金圣斗士和冥界三巨头,也有相当的杀伤力。

只见她身形一闪,就来到了风月生身边,数十条闪烁着金属光华的铁青色大蛇,从阴影中窜出,将这个科技系的冒险者紧紧缠住,同时楚静灵手中的三叉戟一挥,卷动无数紫色的雷电,向着敌人刺了下去。

那边基建团的吸血双子——银雪莉和久未来,连忙奋身援救,却迎面撞上了另一对双子的绝招。

“杀了你们,黄道射手,九箭合一,天晶自爆!”小萝莉紫沁首先褪去双鱼座冥衣,换上了魔神兵装甲“无妄天诛”,一弓九箭,瞬间使出了曾经参与诛杀天魔的绝招,带着晶莹璀璨的八色光华,向着久未来驱使的巨大毒蝎邪神射去。

同时,小正太碧染也全力出手,换上魔神兵异魔天平圣衣,抽出带有“十方俱灭”异能的黄金魔枪,滔天的金色火光化为百条烈焰巨龙,迎着银雪莉的冰系禁咒轰出,同时喝道:“论用冰,你比主人差远了,庐山百龙,赤盖焚城,大日炎龙霸!”

碧染继承了灭穹苍的《赤盖四阳功》,本来也应该会像灭穹苍本人一样,受困于体内五行失衡,烈火焚心的窘境而无法使用全力,不过在这无限可能的轮回空间里,却有太多办法回避这一点,比如现在,他就吃下了从不周墟交换回来的宝物——《海贼王》世界里的“热热果实”。这种超人系果实虽然比不上自然系的火焰果实,但是也能够让人拥有将身体的一部分加热到上万度的能力,用来攻敌或许不足,但对碧染却是完全够用了,只要他将自己的心脏加热到足够的高温,就能无视反噬的赤盖火劲,甚至更进一步,将火劲鼓催得超越极限。可以说,这颗白银级的能力果实,能够对碧染起到的帮助而言,比黄金级上位的神兵凤凰心也相差不远。

因此,碧染此时出手,将《赤盖四阳功》与天秤座的“庐山百龙霸”融合,威力几乎不在当日诛杀天魔时候,灭穹苍施展的第五阳“九耀灼天”之下。

璀璨的箭,炽烈的龙,瞬间击破了那一对吸血鬼双子的攻击,令他们吐血后退,余势不绝,直指他们的本体。

至于风月生用来吸引玄冰队注意力的人造天使,此时虽然也努力扑过来试图援救,却被萧雪蝶幻化出的数千冥蝶分身拦住,陷在“抵天剑阵”里无法冲出。

一瞬间,基建团几乎要再失三人。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远方的天空里金色的迷幻焰光一闪,救兵到了。

无妄天诛射出的九支晶箭在合一之前的瞬间,被一柄凭空出现华丽长剑绞在中间。那柄长剑以透明水晶为剑身,以浮雕着天人阿修罗的黄金为剑柄,看上去丝毫不见坚固,却意外地强韧,在虚空中和九支天诛箭绞成一团,令它们无法合一。

而碧染打出的百条黄金火龙之前,一个靓丽的黑发美人忽然现身,身穿白色短纱衣,露出雪白的手臂大腿,丝毫没有防护,却同样鼓起庞大炽烈的金焱,与碧染的金火对碰在一起,化成百道冲天火柱,冲天喷涌,却是无法前进半分。

至于楚静灵那边,浩荡的审判之雷在接近风月生身前一尺之地的时候,蓦然被无数从虚空中涌出的星云状气流阻隔,一尊内部空荡荡的双鱼座黄金圣衣,击碎了金属巨蛇,拦在了三叉戟前面,将风月生牢牢护住。

来人,正是基建团的智囊,粉萝君。

她一现身,就以自己本体的力量架住了碧染,以黄金级上位神兵修罗刃破了紫沁的九箭合一,更是以“圣衣傀儡”灌注星云气流,挡住了楚静灵,一身三化,同时救下了三位队友。

不过他(她?)并没有放心,因为在场的还有另外两个玄冰队冒险者,如果五人齐上,自己绝对不是对手。

“走!”她也不废话,左右双手拉住银雪莉和久未来,飞身后退,同时圣衣傀儡也抱起风月生,想要撤走。而风月生和她心有灵犀,第一时间引爆了自己凝聚的人造天使,巨大的爆炸混着漫天的羽毛,将整个海因斯坦堡包围,给他逃走制造出机会。

可惜,这个机会,却被一条几乎透明的细线毁掉了。

“怎么可能放你走啊,星辰傀儡线!”陈晃司的声音在风月生背后响起,双鱼座圣衣傀儡努力想要拉动风月生的身体,却只见虚空中浮现出半透明的细线,将风月生牢牢困住,而丝线的尽头,却是数百个各色宝具萝莉,仿佛当年元始天尊锁元祖天魔一样,死死拉住,不让他脱身。

而陈晃司本人,则手提疚疯刀,飞扑而上,以冥斗士的招数催动魔兵,挥手向着风月生斩出:“巨翼翔风斩!”

“糟了!”那边粉萝君眼见风月生遇险,连忙催动圣衣傀儡援救,同时作为她半身的修罗刃也随之飞出,射向陈晃司。然而,圣衣傀儡毕竟不是她的本体,被楚静灵牢牢挡住,而修罗刀刚射到陈晃司身前十几米的地方,就被浑身金光闪耀的萧雪蝶拦下。这个原本只能作为“眼”而存在的蝴蝶少女,此时已经融合了金蚕王和“金刚道”两大护体神通,防御比神兵还坚固,硬是以身为盾,吃下了粉萝君的这一击。

刀过,头断。

一直以傀儡师的身份参与战斗,从来不亲自搏斗的陈晃司,终于第一次亲手斩下了敌人的头颅。

风月生,战死。

“切,可恶!等团长回来……再和你们算账!”粉萝君虽然愤怒,却也知道自己不能再留,当即抽身化作一道金色流光,带着久未来和银雪莉,遁去无踪。而留在玄冰队近处的双鱼圣衣和修罗刃,也随之散化成无数樱花花瓣,消于无形。

海因斯坦堡前,只剩下玄冰队的五个冒险者,一时间无语相对。

寂静的废墟上,只剩下风声轻吟。

然而……

片刻之后……

一丝奇怪的声音,轻轻在城堡废墟的上空响起。

“咔……咔咔…………”

那是……仿佛什么东西在破裂时候的响声。

…………………………………………………………………………………………………

希腊雅典,圣域。

杨拓人带领的冥斗士们,已经侵入了十二宫之内。

白羊宫,空无一人。

金牛宫,空无一人。

双子之宫,空无一人。(大家原谅我加那个“之”字,观沧海绝不是为了增加字数。)

巨蟹宫,空无一人。

直到第五宫狮子之宫,才迎来了第一个守卫者。

“呵呵,玄冰队的家伙,你们来了吗?那就一起陪我玩玩吧!”守卫者一身狮子座黄金圣衣,大声说道。

那是一个有着白色短发的高壮碧眼青年,虽然穿着狮子座圣衣,但是杨拓人依旧一眼就认出了他的外形,明显是《最终幻想7:降临之子》里,萨菲罗斯三个分身思念体中负责近身肉搏,曾经跟女主角蒂法交手的那个名叫罗兹的青年。

那个原型思念体的力量不过是白银级中位,杨拓人自然不认为对方作为一个拥有神级强者的团队,会出现一个白银级的近战人物,思虑微微转动,已经有所猜测,与此同时,对方也亮出了底牌。

“就让你们看看,萨殿是何等的凶残!”随着他的大声呼喊,无数黑气从他体内喷出,整个人也随之变化,白发长长,脸型身材都不断变异,漆黑的羽翼从背后生长而出,片刻之后,已经化身成了一个五翼等级的萨菲罗斯。

与玄冰队的萨妃萝丝来自于不同的《降临之子》世界,拥有同样力量的萨菲罗斯,出现在了冥斗士们面前。

杨拓人却没有任何惊讶,撇撇嘴道:“原来如此,你就是资料里说的那个‘凶神罗’吗?每次变身成萨菲罗斯,都要大叫‘萨殿是何等的凶残’,真是白瞎了萨殿那张帅脸,就算样子一样,也遮掩不了你骨子里透露出的粗野庸俗,真正的萨菲罗斯就算变成女人,也无损她的高贵傲岸,又岂是你这种三流cosplay爱好者能体会的。”

对方名叫“凶神罗”的冒险者,明显被杨拓人激怒了,大喝道:“口胡,就是这个,这就是我最憎恨你们的地方,你们居然敢把萨殿都娘化了,罪不可恕啊,我要用我这真正的萨菲罗斯的力量,将你们碾成渣啊!”

杨拓人一摊手道:“我就说,你的性格只适合去扮演《死神》里的‘剑八’或者其他什么热血笨蛋,扮萨殿实在太为难你了。算了,这么奚落一个死人没有意义,拜奥蕾特,这个没用的狮子交给你了,这一次你要清洗两百多年前那一战的耻辱啊。”

“是的,艾亚哥斯大人!感谢大人赐予我这个机会!”健美的女冥斗士“天孤星”拜奥蕾特,从杨拓人的影子里跳出,兴奋地答道,同时一闪身,已经冲向了化身萨菲罗斯的凶神罗。

“天孤星”拜奥蕾特是两百多年前,上代圣战中陨落的冥斗士,当时杀死她的人就是那一届的狮子座。和后来的狮子座不同,那一代名为“雷古鲁斯”的少年狮子座黄金圣斗士,拥有着比“廿七大限”更加妖孽的天赋才能,任何招数看一遍就能学会,能破解,甚至能比对手使用得更好,曾经以一人之身,同时使出了十二黄金圣斗士的绝招。拜奥蕾特输给他,一点都不冤枉。实际上,如果不是后来的天猛星将冥王之血移植进了自己的心脏,使得自己拥有了半神的力量,就算整个冥界一百零八冥斗士集合,也打不过这个年少的黄金狮子。

不过时光流转,如今的狮子座却不是当年的那位天才横溢的少年了,但“击败狮子座”却是拜奥蕾特不变的愿望。

让拜奥蕾特和凶神罗单挑,杨拓人一挥手,带着剩下的冥斗士向着下一宫跑去。

“喂,你们以为我会放你们过去吗?”凶神罗大喝一声,打算出手拦截,却猛然觉得山摇地动,整个狮子之宫仿佛被什么巨大的存在摇骰子一样摇动,令他不得不谨慎正视,转头才发现,那几乎颠覆了狮子之宫的震荡,居然只不过是拜奥蕾特狠狠在地上跺了一脚的结果而已。

“喂,那边的白毛笨蛋,你的对手是我,天孤星拜奥蕾特啊!”

当凶神罗不得不静下心来,和拜奥蕾特大战的时候,杨拓人等人已经出了狮子之宫,向着下一关的处女宫跑去。整个十二宫有雅典娜的结界封锁,不顺着山道奔跑的话,其他道路是无法穿过的,即使飞也不行,随时可能被突然传送到不知名的时空去。同时,这个结界也有其他效果,比如压制破坏力,之前拜奥蕾特的力量将整个狮子之宫震得天翻地覆,其他的地方却几乎没有感觉,就是其中一种功能。

剩下的五人刚刚靠近处女宫,就遥遥听见生长吟,从处女宫里传出。

“我命犯红鸾孽星,注定攻受不忌,极乐一生————”

随即,却是一曲篡改了电影《中华英雄》主题曲《天煞孤星》的清唱。

“汗滴到我衣裙~都不敢接近,迷醉香气~乱我心,

抬头明明尚要~整理云鬓,低头但见~落红无痕。

抱过我那身影,男女不过问,红尘茫茫爱怨深,

出出入入~命里,颠倒醉人,饮了迷药摧情成份。

百合**世俗不能容,头上那颗鸾星心上种。

谁愿注定分受攻,徒留孤枕常空。

天摇地冲命中要受攻,头上这红鸾星已动。

醉了英雄~乱了彩虹~不辨雌雄——————

天摇地冲命中要受攻,头上这红鸾星已动,

醉了英雄~不辨雌雄~也受也攻——————”

一曲唱罢,冥斗士们已经到了处女宫门口,却见一个清奇如魏晋君子的长发青年,斜倚在一头白熊身上,曼声清唱。

“骑熊的道长————道泉真人?没想到是你驻守处女宫。”杨拓人微微皱眉,看着这个情报里排名基建团第二,仅次于团长黑日,比粉萝君更加难缠的人物。

道泉真人,转头向着杨拓人看来,微带桃红的嘴角挂着一丝笑意,轻声说道:“退去吧,你们没有胜算的。”

杨拓人摇头笑道:“这个轮回空间里,还有什么能算得明白的事情吗?”

“唉,果然如此……”道泉真人摇摇头,又低吟道:“菊花染血水流红,半世情爱半世空,纵有螺旋破天地,终究难逃劫数中。”

杨拓人脸色一僵,作为制服御姐控的他,天生对基建团有着天敌般的敏感,嘴角微微抽搐,冷笑道:“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不过没关系,我成全你。反正就算我不这么做,你也会有其他手段达到目的吧。只是不知道你所计算的那条路,最后是不是死路。”

随后他一挥手道:“天机星张道一、天勇星阿里诺斯,天杀星玛蒂娜,你们三个留下来,给我彻底干掉这个处女座的混蛋。”

道泉真人微微一笑,点头道:“有劳了,想来我的这条路你也算到了,结局如何,就看我们各自的手段吧。”

杨拓人带着“天罡星”赫里忒洛斯出了处女宫,背后已经爆发出一片剧烈的爆炸声,却是道泉真人和三大冥斗士交锋的响动。

路上,天罡星赫里忒洛斯微微迟疑道:“艾亚哥斯,你让他们三个对付处女座,究竟是什么目的?”

“为什么这么问?”杨拓人也不回头地说道。

赫里忒洛斯道:“那个狮子座外强中干,现在的拜奥蕾特杀他没有问题,但是那个处女座却强大无比,即使是我和他对上,也很难全身而退,张道一他们三个的力量虽然提升,但是在这个雅典娜的结界里,以多欺少会受到神力的压制,最后组合出的能力远不如在外面的多,这样的状态对上高深莫测的处女座,只怕胜算不高。除非……”

“没错,就是那个除非。”杨拓人微笑答道:“黄金圣斗士里传承着一招禁招,三个黄金圣斗士合力,可以引发出远强于三人力量之和的强大攻击力,称为‘雅典娜之叹息’;而冥斗士们也有类似的招数,三个三巨头级别的强者合力,可以施展出那一招‘哈迪斯的裁决’,用了那一招的话,应该足够将他轰灭了。”

赫里忒洛斯却没有释然,反而质疑道:“哈迪斯的裁决吗?那一招的攻击力虽然客观,但施展起来却需要组成阵型,如果对方有办法干扰的话,根本用不出来啊。”

杨拓人笑道:“不用担心,处女座一定会让他们使用的,因为他等在那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一招啊。”

天罡星不解道:“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第八感,他要借助那股极大的力量,舍身成佛,顿悟第八感,然后就可以直入冥界,去到陛下的王座前了。”杨拓人随口答道。

赫里忒洛斯闻言大惊,当即站住,怒道:“那你还放任他们交手?”

杨拓人笑道:“既然我已经预料到这一步,又怎么会没有防备?何况就就算我不让他们三个留下,难道就能阻止处女座领悟了吗?他正处在领悟第八感的边缘,无论和什么人交锋,都可能顿悟,就算我们不下手,难道对方不能自己找三个黄金圣斗士轰自己一下吗?”

天罡星沉吟片刻,问道:“那么,你准备怎么应对?”

墨释君笑道:“在历代冥斗士里,你的战力是超过了天罡星的最强者,但是别忘了,还有四个人是比你更强的,他们现在就守护在陛下周围,加上天兽星、天暴星、巨蟹座和随时能回援的潘多拉等人,陛下的座前并不存在任何危险。”

“你是说……四梦神?”赫里忒洛斯释然道,“没想到你能从睡神手中把他们要过来,如果是他们在的话,对付处女座应该不是问题。”

杨拓人点头道:“就是如此,好了,下面的天秤宫可不是简单的,大概需要你出手了。”

赫里忒洛斯沉声道:“不胜荣幸。”

杨拓人点点头,心中却微微叹息,虽然身为智囊,自己能用语言稳住赫里忒洛斯,但是面对拥有无限可能的轮回空间,谁也没有可能算尽一切,如果敌人还有没出手的底牌的话,自己这边恐怕会比较危险了,但愿……但愿芙萝拉那边预备的手段,可以扭转乾坤吧。

…………………………………………………………………………………………………

大西洋海底,亚特兰蒂斯遗迹,海皇波塞冬的神城。

剑圣之间的交锋,早已如火如荼地展开了。

芙萝拉手持星宿劫剑,身着摩羯冥衣,对面的基建团冒险者傲剑风痕,则身穿双子座圣衣,手持魔流剑,空旷的亚特兰蒂斯城上空,被无数金色和黑白两色的剑光,交织成大网,好像亿万闪电不断闪烁一般,雷声滚滚,忽明忽暗。

芙萝拉原本就是剑中天才,进入落回空间之后,又修炼了摩羯座的圣剑和独孤剑圣的《圣灵剑法》,战力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处于玄冰队的第二把交椅。在《三只眼》的世界里,更是顿悟了传说中的“剑廿三”,配合墨释君斩杀了鬼眼王的黑暗灵魂,成就斐然。之后由于吽伽罗少女拉德莉的加入,龙皇血脉的姬幻月的异军突起,一击萨妃萝丝的重生封神,令她的第二主战力的地位有所滑落,但是纯以剑法而论,整个玄冰队的第一人始终是她,即使萨妃萝丝和墨释君也比不上。

虽然进境不如其他人,但是拉德莉的剑道其实一直是在晋升的,《鬼神》世界里她的灵魂被强化成第三破面的灵体,使得剑廿三彻底圆满,不存漏洞,又练成了《抵天三剑》,攻守无碍。《神兵玄奇》世界之中,她更涉猎了《天晶剑法》、《空情剑诀》,一击墨释君的《青莲剑歌》,又得到了封神之后的玄天邪帝的指点,学得了邪帝的剑法精髓,此时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不再拘泥于什么剑法的束缚,挥洒之间,一招一式都宛若天成,神妙无方。

按照邪帝的批语,此时的芙萝拉已经到了剑法的极限,无论什么剑术,什么风格,都能运用自如,宛如一颗金丹无漏无缺,完美无瑕,若能更进一步,就会破茧而出,掌握自己的剑道法则,那时候距离封神也就不远了。

而另一边的傲剑风痕,又是另一番景象。

和芙萝拉这种天生剑道天才不一样,傲剑风痕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冒险者,靠着一路的修炼和强化才成为了现在的剑圣级人物,不过他的本性天资不够,所以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就是放弃自己的本心,做到学一个像一个,每次都会将自己的性格调整成与强化目标一样,如今他强化的最高境界是《霹雳》系列里,魔界剑术第一人“风之痕”的剑道修为,因此整个人都变得如同风之痕一样了。

风之痕本是魔界传说中的绝顶剑客,无人能出其右。他平生追求剑道巅峰,崇尚自由,不受拘束,创造风之痕、魔流剑二种完全截然不同的剑法,其中《风之痕》以速度的极限取胜,冷静快意;而《魔流剑》则以力量的极致推动,狂野爆裂。他的佩剑因此命名为魔流剑,而自己则名为风之痕。

而傲剑风痕选择双子座为自己的圣衣,也就是看中了它和自己的风之痕性格的契合。

此时傲剑风痕一身双化,使用魔流剑时,长发变得漆黑如墨,使用风之痕的时候,则化为白色。他手中的剑本来就是能够一分为二的组合剑,拆开变成两柄长剑,乍分乍合,漫天人影飞舞,快得好像时空穿梭,即使有第七感中和,也无法看清他的身影,只能看见黑白两色的光芒交织出的大网。

不过芙萝拉却没有和傲剑风痕比拼身法或者力量的打算,只见她静立在海王神殿的台阶之上,金色的星宿劫剑下垂,剑锋点在地上,整个人仿佛一动不动,但是傲剑风痕那漫天的身影,在靠近芙萝拉身前十米的地方,就会自动被反弹回去,无法越过雷池一步。

广阔的海底空间里,两位剑圣,一静一动,却是看不出谁占据了上风。

然而就这时,远方忽然传来一阵隐隐的震荡,那不是地震或者大气的震荡,而是……

“呵呵,这时空间的回荡,看来团长已经快要回来了,芙萝拉,如果你还不拿出真本事的话,你的同伴可是要被黑日团长批发便当了哦。”傲剑风痕感受着那空间振动里传来的信息,大笑着说道。

芙萝拉微微蹙眉,细声说道:“是吗?虽然这样一来会很遗憾,但是为了墨,我也不得不如此选择。这场战斗虽然尚未完成,却也只能遗憾地结束了。”

“你……”傲剑风痕一惊,知道芙萝拉不是空放大言之人,一时却也想不到在这势均力敌的战斗里,对方如何结束战斗。

随即,他看到一个一模一样的身影从芙萝拉身上冒出来,正是对方的破面元神。

“哼,想要用元神决胜?还是你的‘剑廿三’?可惜以我的剑气想要斩断空间也没有问题,剑廿三对我无效,而我的魔流剑-风之痕合击,一样用的是元神之力,要消灭你足够了!”傲剑风痕大喝道:“魔流剑风之痕三体合攻!”

一黑,一白,一黑白混杂,傲剑风痕在瞬间分化出三个身影,个个都是元神化身,每个人手上都是双剑合击,一招六倍叠加的杀招爆发,虽然比不上玄天邪帝的第四神技,却也拥有着不下于第三神技的杀伤力。

然而下一刻,三个傲剑风痕却一起张大了眼睛,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居然跟不上芙萝拉元神的速度了。

这是何等诡异的概念?

光速,是这个世界速度的极限,现在的芙萝拉和傲剑风痕,都在使用第七感作战,两个人的速度都是光速,谁也快不过谁。

但是,偏偏芙萝拉的元神,却在这不可能的极限下,再次加速。

芙萝拉,超越了光速?

尽管只是提升了千分之一左右的速度,但是对于他们这样的高手来说,快上千分之一,就是一个无边无际的巨大差距,这一线之差,足够芙萝拉杀死他一千万次。

破面元神的斩魄刀“鲛皇后”划过傲剑风痕三大元神化身的头颅,千分之一的差距,令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斩杀,却无能为力。

剑过,神散。

“扑通”一声,傲剑风痕的身躯跌落在地,鲜血从他全身上下喷出,这是来自元神毁灭的伤害,无法治疗。

“我……我不明白……为什么……光速之上……是不是还有境界……”

身死魂消,但一点英灵不灭,傲剑风痕居然以最后的意志驱动死亡的身体,问出了心中无法释怀的疑问。

芙萝拉走到他身前,低声道:“剑廿三,我一开始就使用了,那一招的奥义,就在于降低周围空间的光速极限,如果将光速降到每天一微米,就如同空间禁锢一样,但是我这一次没有用得那么完整,只是将整个亚特兰蒂斯的光速极限降低了千分之一光速,让你感觉不出来。然后,当你完全适应了这个空间的极限,而我的元神却爆发出真正的光速的时候……”

傲剑风痕瞬间睁大了眼睛,干涩地大笑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因为我的第七感不是自己修炼的,所以察觉不出精微之处吗?谢谢你,这一战,很有意思……求剑……一生……死于……剑……下……无……怨…………”

声音低沉下去,执念消散,再无声息。

傲剑风痕,战死。

芙萝拉微微叹息一声,却被远方传来的更加剧烈的空间波动惊醒,连忙转身向着海王殿跑去,那里,有封印着海王波塞冬降临后灵魂的“雅典娜之壶”,那是杨拓人指出的可能扭转战局的宝物。

…………………………………………………………………………………………………

“轰隆隆隆隆——————————咔咔咔咔咔咔咔————————————”

巨大的震荡与雷鸣,在海因斯坦堡的上空炸响,原本平静的空间犹如不断翻涌的画卷,剧烈地扭曲着,虚空背后,宛如隐藏了一条灭世魔兽一样,正咆哮着,想要撕碎虚空,脱身出来。

一次两次,十次,一百次,冲击越来越暴烈,波动越来越巨大,纵然这个世界的空间受到诸神的守护,依旧无法对抗这集中于一点的突破。

终于,在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大爆炸声中,空间,崩碎了。

四道身影从虚空里跃出,三个身影狼狈地落在海因斯坦堡的废墟上,剩下一个黑色的孤鹜人影,却高高漂浮在空中,那依旧不断碎裂的空间,化为巨大的漩涡,将方圆数百里的大气与山石树木吞噬下去,却对于近在咫尺的黑色人影,无能为力。

那空中的人影,黑发黑袍,面如白玉,额头颈中手上都是黄金宝石的妆点,华贵威严,正是黑日弃天帝。

而落下的三人,却是萨妃萝丝、墨释君的元神,以及铁千山。

和一尘不染的弃天帝不同,此时的三人,都是无比狼狈,萨妃萝丝身上的双子冥衣已经被打得支离破碎,身上的伤口本应有墨释君代为承担,但似乎受伤太多太重,不老不死的“无”也没法快速回复,因此还是有许多伤痕留在身上。

墨释君是元神参战,而且他的元神是武道元神,并非性命所寄,即使被打碎了也能快速重组,然而如今,他的元神也开始飘忽不定,似风中残烛,随时有破灭的趋势。

最后一人,正是之前被风月生送入虚空的铁千山,看来他已经抵挡住了传送的伤害,只是身上的金牛座冥衣碎了大半,但这并非大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他手中的魔兵裂天破地锤,居然被人打碎了一半,残缺的兵体上,一个深深的掌印,证明了那破坏者是如何用徒手之力击碎魔兵的。

出手的人,自然只能是————弃天帝。

黑日弃天帝剧目四顾,立刻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绮礼神父和风月生的尸体,蹙眉道:“想不到短短片刻,吾已经失去了两位手下……”

随即,他将那沉重如山的威严目光锁定在了铁千山身上,冷然道:“是你杀了绮礼吗?虽然是靠了你的闯入,吾才找到了回归的道路,但是,这并不能赎你的罪,吾赐予你————死亡!”

话音未落,空中已经失去了弃天帝的身影。

“不好!”墨释君惊叫一声,剑光回转,向着铁千山身前刺去,同时萨妃萝丝也一刀斩出,保护铁千山。

可惜,瞬间出现在铁千山身前的黑色灭世之神,拥有者两人无法比拟的强大力量,一道水蓝色的光圈,将弃天帝周身一丈罩住,墨释君这边的一刀一剑,随着“叮叮”两声,好像敲打在铁壳上的石子一样,不得寸进。

“泰坦新星!”铁千山也不甘死亡,挥动残破的魔兵,强行攻击,却被黑日弃天帝反掌一托,下落的裂天破地锤应手而碎,铁千山本人也大口喷血,如同火箭一样,被巨大的力量直直打上九天,瞬间消失在云层里。

“你的努力,吾感觉到了……”黑日弃天帝的身影随之消失,下一刻,再次出现在万里云海之上,正在上升到顶点的铁千山身前,“现在,迎接毁灭吧!”

说着,手掌向下一按,拍在铁千山身上。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铁千山如同被巨大的山岳碾压一样,全身血管爆碎,筋骨糜烂,鲜血从无数毛孔里喷射而出,整个人象破布袋一样,从九天砸落下来,跌落在海因斯坦堡的废墟断石上,位置,正在绮礼神父的身边。

弃天帝黑色的身影,再次降落在海因斯坦堡倾倒的塔尖上,傲然俯视,墨释君和萨妃萝丝,一时间竟不敢冲上去。

铁千山,战死。

随即,黑日的目光再次转动,落在的不远处的陈晃司身上。

“杀害绮礼的罪,已经审判了,下一个流血的,是你。”

“不会再让你得手了!”墨释君怒喝一声,和萨妃萝丝联手,挡在了弃天帝的身前。

然而,弃天帝毫不停留,带着巨大的力量,生生撞击了过来,两人的拦截竟不能阻挡他的脚步,刀剑也破不开弃天帝身上的护体罡气,硬被弃天帝推着,来到了陈晃司面前。

“愤怒吗?让吾来净化**吧。”黑日弃天帝再次推出手掌,喝道:“神之光!”

“轰————”巨大的雪白光圈从弃天帝的掌中喷发出来,周围三百六十度全部受到攻击,原本抗在陈晃司前面的墨释君和萨妃萝丝首先被轰飞,继而,白光向着陈晃司冲去。

陈晃司眼看着弃天帝的猛招轰下,却完全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任由白光将自己笼罩。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金色的人影扑了过来,抱住了陈晃司,以后背挡住了弃天帝的神光。

“不让你杀死傀儡师哥哥!”清脆的声音,从萧雪蝶的口中响起,这个负责侦查的女孩,此时却做出了正面抵挡敌人进攻的举动,宽大的蝶翼展开,将陈晃司保护在身前,把所有的伤害承担了下来。

“噗——————”一击之下,萧雪蝶七窍喷血,即使有金蚕王和金刚道的护体气劲,也挡不住神力的一击,萧雪蝶抱着陈晃司,两人一起被打飞出上百里远,然后一起滚落在地。

“陈哥哥,你……没事……噗——————”萧雪蝶从陈晃司怀中抬起头,一句话没有说完,就再次大口喷出鲜血。

陈晃司苦笑道:“你这个天然呆,这可不是卖萌的时候啊。冲上来做什么,要我那萝莉当挡箭牌吗?我会被全世界的宅男追杀的。”

然而这句话,萧雪蝶已经听不到了,因为随即,她整个人从背后的蝶翼开始,盈盈发光,散化成无数光粒,慢慢升入天空,飞散无踪。

“太难看了,我这算是……什么结局啊————”陈晃司摇头叹息,下一刻,无数白光罡气从体内爆发出来,正是刚才弃天帝打出的神之光,虽然被萧雪蝶挡住,却依旧侵入了他的体内,此时,潜劲才爆发开来。

“砰————”的一声炸响,这位傀儡师也在无尽的白光中,化为了灰烬。

萧雪蝶,战死。

陈晃司,战死。

“黑日————”墨释君再次站到了弃天帝身前。

“玄冰,你在亚空间里,曾用过七次‘不动真剑’,伤吾三剑;那个女性的萨菲罗斯,伤了吾六次,很了不起。然,吾之神力无穷,永生不灭,你等却已神枯力竭。”黑日弃天帝看着墨释君和萨妃萝丝,冷然说道:“现在,你等还有几分力量与吾作战?愤怒吗?那么,表达你们的求生意志,让吾看吧。”

此时墨释君和萨妃萝丝的脸色都非常不好。

在亚空间的一战,己方虽然拼尽全力,但是对方的神力几乎无穷无尽,即使比之《神兵》世界里十四成魔气的元祖天魔,也相差不远。那时候己方有杨拓人谋划,集合了双重天晶自爆、半神邪帝第四神技、虎魄吞天大限、伏羲玄网十方俱灭,以及萨妃萝丝和宗主合力的创星纪,才将之击杀,如今己方只有两人,如何是对手?自然被黑日版的弃天帝压着打,纵然偶尔反击得手,对方也能以魔功逆转伤势,瞬间痊愈,竟是比“无”的康复速度更快。

后来铁千山莫名地飘入亚空间,仗着自己是选民,以寇德的神力挡住了虚空的抹杀,却没能成为这一战的助力,反而被弃天帝抓住了空间波动的走向,强行空开空间回归人界,然后打开杀戒,顷刻间击杀了己方三名同伴。

“哼哼,如果放弃挣扎,便由吾送你们一程吧。”黑日淡然说着,手中却是罡气喷涌,湛蓝的雷电与青色的飓风分别出现在他的双手上,正要风雷合璧,蓄势一击,彻底将墨释君和萨妃萝丝消灭。

“你做梦,别想伤害主人!”一声童声在弃天帝背后响起。

弃天帝闻声回顾,却只见一道通天火柱,贯通云霄。

火焰中,披着魔神兵圣衣的碧染凛凛如神,天秤座十二件武器,像钟盘一样围成一圈,漂浮在他身后,各种巨大的火焰力量从这些武器中喷发出来,有天晶的日照无华,火凤翱翔,有虎魄的烈火大限,有帝恨的怨恨帝炎,有凤凰的涅磐之火,有十方俱灭的先后天真火,一时间各种奇火聚集一处,融合碧染本身的《赤盖四阳功》,终于将之推上了比第五阳“九耀灼天”更高的境界,爆发出了史无前例的恐怖力量。

之后,这些烈火聚集起来,融入碧染的小宇宙,化为巨大的火龙,喷发出来。

不再是百条火龙,而是八条巨龙,虽然数量减少,但是每一条巨龙的力量,几乎都有之前百龙之力,整体威力爆增八倍。

不过,真正让黑日弃天帝侧目的,是这一招的形象。

“八部神龙火?”即使拥有弃天帝的力量,黑日也不禁变色,因为在《霹雳》系列的原著里弃天帝降世之后,大杀四方,所向无敌,唯一一次受到重创,就是对上了这样一招近神之招,尽管当时的弃天帝并非完整状态,又被算计,身有破绽,但是这一招“八部神龙火”的威力,却让所有走《霹雳》武学强化路线的人,不敢忘怀。

“接招吧!”碧染清喝一声,双掌推出,八条火龙凝聚成一道洪流,向着黑日弃天帝打去。

“糟了!”墨释君却是明白碧染的底细,这一招绝对不是什么“八部神龙火”,对上弃天帝必败无疑,当即和萨妃萝丝一起,鼓起残余的力量,强行出招,要牵制黑日。

然而黑日眼中却只有这一招“八部神龙火”,所以根本不管墨释君和萨妃萝丝的攻击,只是张开护体罡气阻挡,同时运起全力,将风雷双掌融合,向着碧染轰出。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一连八响,弃天帝的风雷合击,毫无意外地击溃了碧染的冒牌“八部神龙火”,余势不尽,一举淹没了小正太的身形。

碧染,阵亡。

同时,“噗噗”两声,墨释君的幻魔剑和萨妃萝丝的正宗刀,同时击穿了弃天帝因为全力出招而薄弱的护体罡气,贯穿了他的后背,刀锋剑刃从黑日的心口和喉咙穿出。

然而黑日恍如无事,身体一震,脱出了二人的刀剑,回头冷笑道:“你们还没有领悟呢,虽然吾使用的是弃天帝的形象,但是吾的本质,是一个巫妖啊。”!

本文网址:http://bingzhiwuxian.quwenyi.com/391451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