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冰之无限 > 第百二四章 地皇上承 天帝下临

第百二四章 地皇上承 天帝下临

推荐阅读: 东北山野秘闻漫威里的德鲁伊在人间崛起魇醒穿越进化我有一座恐怖屋捡到一个末世世界狂魂地球纪元电影世界十连抽智人快穿100式在末世中崛起敛财人生[综].无限英灵神座诸天万界之大拯救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创造游戏世界异常生物见闻录时空旅人传奇

在最初取这个《圣斗士》决斗世界的规则的时候,杨拓人等几个玩过游戏的冒险者都觉得,这简直就是网络对战游戏《DOTA》的改版,双方选择预设的英雄人物,各自守卫自己的基地,然后设法推掉敌人的基地,虽然地图不一样,可是效果没有什么差别。

但是实际上,还是有差别的。

无论多么相像,真实化的世界都拥有着远为广阔深厚的底蕴,拥有无数值得开发的资源,而不像游戏里,只有少少的几个宝藏之类。

当然,许多隐藏的力量只有拥有相应能力的冒险者才能掌握,换成原住民或者没有特殊力量的冒险者,就等于完全不存在。

比如这次,墨释君依仗新生成的魔兵“幻魔剑”,对被冥王封印的叛逆冥斗士进行了洗脑,当场就有四个强悍不下于三巨头的冥斗士被洗脑成功,忘记了自己反抗冥王哈迪斯的理由,忠心耿耿地加入了冥界大军的阵容。如果换一个没有类似能力,或者催眠洗脑能力不够强大的冒险者,这种事情根本无法做到,因为这些叛逆冥斗士的意志强大无比,就算拥有双子座黄金圣斗士的“魔皇幻胧拳”,也无法真正控制他们,而只要他们心里还有反抗冥王的意思,封印就无法解除。

不过对于意外添加的战力,作为智囊的杨拓人却并未觉得有多高兴,凡是两面,自己这边能够添加战斗力,敌方自然也有种种机会,就算这个世界以奥林匹斯神系为主,不太可能跳出一群元婴魔头菩萨老妖什么的,但是别忘了光奥林匹斯山上的神明就有十二位,现在雅典娜和哈迪斯正面交锋,谁知道其他神明有没有留下点什么东西?至少在《圣斗士》的正传里,海王波塞冬就曾经偷偷插手将黄金圣衣送到冥王的神国,虽然最后没帮上什么忙就是了。

玄冰队的冒险者们《鬼神传奇》的团战世界里,早已见识过“秦始皇高达”、“尾兽大祭司”和数千万亡灵大军,对于轮回冒险者乱入这种已经脱离剧情的任务世界以后,能制造出多少离奇古怪的混乱局面,早就见怪不怪了。

“哼哼,到最后,最可靠的还是科学啊。”杨拓人一面感叹着,一面摆弄着手里的仪器,最后,将提炼出的药剂吸入针筒,对着面前的四个新解封的冥斗士问道:“庞大的力量需要巨大的痛苦来换取,为冥王效忠的机会就在眼前,你们谁先来?”

四个对冥王忠心耿耿的冥斗士,一起后退一步,本能地远离了这个变身成科学怪人的“天雄星”艾亚哥斯。

杨拓人不爽地啐道:“这就怕了吗?”

旁边墨释君摇摇头道:“我觉得……是你的问题。不管什么药剂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需要拿出这种半米长的注射器吗?针头都有手指粗了,这是鲸鱼专用的型号吧。没有更温和一点的做法吗?打错位置就危险了好不好。”

“啊,嗦……”杨拓人点点头,低下头发动炼金术,巨大的针筒在他手上翻转变异,最终变化成一柄非常有现代感的流线型射针枪,只是尺寸……依旧是超大号的,然后,他抬起头,说道:“可以了,虽然隔着冥衣打的成功率很高,但是最好还是直接注射在皮肤上……”

“我勒个去,不许冒充长门大萌神!”墨释君飞起一脚将射针枪踢飞,一边骂道。

“口胡,是队长你先念阿虚的台词的!”杨拓人一面手忙脚乱地接住射针枪,一面叫道:“喂喂,不要乱打,那可是比鬼眼王使用的型号更高的变种人异化基因啊,每一支拿出去都价值连城的!”

墨释君看着射针枪问道:“哦,这就是你抽取姬幻月的基因开发的新版药剂?效果如何,比姬幻月而言。”

由于轮回空间有独特的信息强制力,任何涉及剧情世界之外的信息都会进行屏蔽,所以墨释君和杨拓人并不担心这样的对话,会给在场的冥斗士们带来困扰。

(补充设定:不同等级的世界,强制力也不同,都以所存世界最强者的极限为界限,所以在《三只眼》的世界里,鬼眼王可以顶住强制力而保留一部分轮回空间的信息,而里的神明们却做不到。当然,这里还有另一个隐藏问题,就是除非直接进行心灵对接,否则其他形式的知识泄漏,都会在传输过程中被屏蔽,根本进入不到剧情人物的记忆里,就算想对抗也无从对起。)

杨拓人答道:“当然达不到她的地步,作为大地龙脉的皇者,贝纳雷斯的血脉太高端了,我的技术还无法解析它的传承,不过这份变种人剑齿虎的基因图样里,不仅吸收了芙萝拉的妖魔血统,也汲取了一少部分龙皇和太岁等等大妖的基因片段,虽然我为了安全性,剔去了大部分太过暴烈的基因组,但是综合起来的话,依旧可以制造出身体素质达到黄金级中位的强者。如果不是它的强化过程太痛苦,对于接收者精神意志的要求太高,又和很多功法或者血脉都有巨大的冲突的话,我几乎可以用它量产高手了。”

墨释君点点头道:“原来如此,那么冥斗士反而是最合适的人选了。他们都是普通人类的体质,又只有小宇宙一种力量,倒是跟基因变异没有任何冲突。而且以我们的修炼为证,拥有强大生命力的身体,对于使用故事里的大招,都是通过同归于尽的手段施展的,对于自身躯体的强度要求极高。所以一个近乎不死的肉身,必定可以大幅度地提升冥斗士们的力量。”

杨拓人赞同道:“没错,其实还有一款效果差很多,但是要求也低的基因药剂,我已经派发下去了,给其他剧情冥斗士一人一针,至少能把他们强化到超越‘剑齿虎’和‘金刚狼’的境界,不砍下脑袋砸碎了就不会死。虽然对上黄金级上位冒险者高手依然只是炮灰,但是至少也能从一招秒杀一片的低级炮灰,升格成为能扛住几招,甚至反咬一口的高级炮灰了。”

最后,杨拓人还是换了一个小号针头,给“天罡星”赫里忒洛斯、“天机星”张道一、“天勇星”阿里诺斯,和“天杀星”玛蒂娜这四位冥斗士,再加上跟在他影子里过来的“天孤星”拜奥蕾特,一共五人注射了最强型号的变种人基因药剂。

“有个问题我需要说明一下……”杨拓人又解释道:“由于这一份基因药剂里隐藏了好几种强大的生物基因片段,所以最后除了必定存在的‘超再生因子’之外,还会引发什么样的力量完全是随机的,只看每个人的精神意志和血脉特性。基本上来说,坚持得越久,获得的提升也就越大。”

几个多小时以后,五位强大的冥斗士,先后从基因变异的过程中苏醒了过来。

冥斗士跟圣斗士虽然修炼的都是小宇宙,但是毕竟有所不同,圣斗士上应八十八星座,身上排布着少则十几,多则数十的星命点,模拟星座以吸收星座的星力,补充自身的生命损耗。而冥斗士则每人只对应一颗星晨,所以没有星命点,要靠自身的冥衣配合才能大量吸收星力,达到和圣斗士旗鼓相当的境地。冥王制造的一百零八件冥衣,每一件都对应一只神话中的强大魔兽。比如冥界三巨头里,铁千山神父替代的“天猛星”冥衣,就是一头双足飞龙;杨拓人继承的“天雄星”冥衣,则是一只印度神话里的迦楼罗神鸟;而陈晃司继承的“天贵星”冥衣,则是一头狮鹫。

这些魔兽并非随便设定,而是每个映射到了冥斗士的灵魂里,与他们的意志相结合,就像圣斗士对应于星座一样,冥斗士的魔兽就是他们灵魂的表象,也是他们风格、气质、心境和招数的来源。所以,当五位注射了基因药剂的冥斗士们醒来的时候,每个人都因为自己的本命魔兽的特点,而激发了姬幻月血脉里的不同的大妖魔血统。

最先醒来的是女冥斗士玛蒂娜,她的“天杀星”冥衣外形,是希腊神话里著名的“高加索神鹰”,也就是每天啄食“盗火者”普罗米修斯心脏的那只鹰。她的人高挑而消瘦,一头银色短发,目光如同那只神鹰一样,充满了锐利凶残的气息。

她觉醒的是姬幻月血脉里,主宰“风”的人面神鸟“禺疆”的异象,一旦发动,十跟手指都好像变成了鹰爪,犀利无比,而且周神环绕飓风,飞行起来迅捷无比。不过作为第一个苏醒的冥斗士,也就代表她在众人里的收获最小。

之后,“天机星”张道一和“天勇星”阿里诺斯,几乎同时醒来。

“天机星”张道一是个中国人。不过这也没什么,圣斗士阵营里也有印度人和中国人,冥斗士里有过埃及人,所以再出一个中国人并不奇怪。他的冥衣形象是一只独角麒麟,名为“獬豸”,是主持公正审判的神兽。其本人个子虽然不高身材也不强壮,气质看上去雍容典雅,像个古代士大夫更胜于战士。

他使用变种人血脉的时候,表现出的异象是额头生出四支细小的鹿角,同时获得操纵水流的力量,这是他继承了拥有“洪灾”之力的四角白鹿“夫诸”的基因片段的表现,正好和他原本的招数匹配。

(附带一个笑谈:在欧洲神话里,独角兽是来自阿拉伯的神奇生物;而在阿拉伯的神话里,独角兽是印度来的;再查印度神话,独角兽生存在喜马拉雅山脉北麓也就是西藏那边;而西藏神话里只有东方来的独角麒麟,而没有什么独角兽。由此可知,独角兽起源于中国。)

“天勇星”阿里诺斯,是一个有两米三高,肌肉无比发达的北欧大汉。他虽然秃头,却有着一部非常漂亮的金色大胡子,还很艺术地将这部胡子梳理了起来,在鬓角、嘴唇和下颌弯出了六个螺旋形的卷,看上去就像精美的花纹浮雕一样。他的冥衣造型是“基克洛普斯”,一位神话里暴躁而擅长铸造的独眼巨人,穿上冥衣的他,就像一座堡垒一样,雄壮无比。

他继承的是火系妖魔——八头火龙“暴炎龙”的基因片段,能操纵庞大的火焰,而他本来的冥衣形象就是与火焰为伍的独眼巨人,现在得到了火龙之炎,正和他的绝招“熔岩锻击”相得益彰。

“天孤星”拜奥蕾特原本的战斗力并未达到三巨头的境界,但是这一次比拼意志的时候,她却展现出了超长的耐力,硬是坚持到了第四个苏醒,获得的收获也极为巨大。这个肌肉健美、英武非凡的黑发女战士,所在的“天孤星”的魔兽是“贝西莫斯”,一头记载在《圣经》旧约里的大地魔兽,号称能一口将约旦吞掉,造型看上去像是犀牛和河马的合体,高壮而布满犀利的角和牙齿。

她继承的妖魔血脉,则是更加有名的“太岁”,是能吸干大地精气,令得赤地千里,饥荒遍地,天下兵戈四起的强大妖魔。当她发动血脉力量的时候,自身的外形没有任何变化,但是脚下的影子却会莫名地张开无数眼睛,令她汲取大地精气,驾驭破灭和死亡的力量暴涨,同时,她那原本就以怪力著名的肉身,也在力量方面再次翻了几翻。

而比拜奥蕾特坚持得更长的,则是“天罡星”的赫里忒洛斯。

天罡星,在《水浒传》里代表着梁山第一高手玉麒麟卢俊义,而在冥斗士的阵营里,也代表着一位强绝的人物。赫里忒洛斯的外形没有其他几个冥斗士那么奇异,就是一个身高一米八五,高大阳光的希腊青年的样子,如果化成雕塑的话,跟罗丹的《大卫》几乎没有太多差别,但面容也并不显得特别俊美。只是当他站在那里的时候,却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威严。

是的,并非来自于外貌、气质、语言、力量或者身份,而是一种无形而莫名的威严之感,若非墨释君等人都是足够强大的高手,即使换成一个黄金级下位的人物,也会不自觉地向赫里忒洛斯低头,甚至向对着君主一样地膜拜他。

墨释君很清楚这是怎样的威严,因为在《三只眼》的世界里,他曾经在“龙皇”贝纳雷斯身上感受过同样的威严,以墨释君当时黄金级下位顶峰的功力,在第一次面见贝纳雷斯的时候,就好象顶着一艘航母一样,几乎被那威严压迫得抬不起头来,从那时起,墨释君就知道了这种威严的名字————

龙威。

那时来自真正巨龙的威严,即使是半龙血统的姬幻月也不具备的至尊威严,却在这个赫里忒洛斯的身上,再次出现了。

因为,他的冥衣形象,是希腊神话里最强的一头巨龙————“拉顿”。

魔龙拉顿有一百颗脑袋,是希腊神话里著名的“怪物之父”——巨人堤丰的儿子,“拉顿”的名字在希腊神话里并不出名,几乎没有任何实战战绩,可是,却没有任何人能够小看它。这头巨龙的工作,就是替宙斯看管著名的金苹果树。

在大英雄“赫拉克勒斯”完成他的“十二试炼”的过程中,正好有一项就是偷取金苹果。结果这位见神扁神、凶悍无比的半神英雄,硬是没敢跟“拉顿”照面,反而跑去找了擎天之神“阿特拉斯”,以替他擎天的代价,换取这位提坦巨人亲自出手去偷取金苹果。最后,这位宙斯的老丈人以高明的手段和丰富的经验,催眠了百头龙拉顿,才偷到了金苹果,令赫拉克勒斯顺利完成了十二试炼。

而作为能够引发龙威的冥斗士,赫里忒洛斯也极为不凡,根据杨拓人继承的三巨头记忆,他似乎有着某位奥林匹斯神明的细微血统,虽然不是直系半神,却也令他天赋过人,战力还在三巨头之上。如今他吸收了基因药剂之后,更是激发了“龙皇”贝纳雷斯的部分血脉,头上生出了龙角,双龙合璧之下,战力增长得最多。

“好,有他们五个,我们的计划就可以开始了。”杨拓人满意地说道:“我的计划是兵分三路:第一路是铁神父,陈晃司他们,负责守住海因斯坦堡,萨妃萝丝策应,依照敌人之前的试探,我猜测敌人也会派出神级强者主攻这全军进攻的通道。第二路由拉德莉殿为主,带着龙姬、楚静灵和宫云凰守卫冥王殿,以免对方派出掌握了第八感的好手偷袭,当然,对方的神级强者也可能走这一路,那时候就需要楚静灵出手,将萨妃萝丝接回来。而最后一路奇兵,则由我们和五位冥斗士为一路,等到对方开始攻击海因斯坦堡的时候,我们就开拔,直取圣域黄道十二宫。”

“这么做,不怕被人各个击破吗?”墨释君质疑道。

杨拓人摇摇头道:“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战术法则,这个世界是独特的,因此很多现实世界的兵法并不适合。队长,你说圣斗士最强大的优势是什么?”

“速度。”墨释君毫不犹豫地答道。在同级的高手中,圣斗士的攻击力、防御力、应变能力都属于下等,唯有速度却远超同侪,甚至令他们拥有了越级挑战的能力。

杨拓人点头道:“没错,就是速度。两个攻击型的强者对抗,结局只能生死相见;两个防御型的强者碰撞,只能互相瞪眼;而两个速度型的高手对抗,又会如何呢?”

墨释君不用思考就答道:“不是一击必杀,就是漫长的追逐战。”

“所以在这场战争里,并不存在被人各个击破的情形。”杨拓人总结道:“对于已经达到了第七感境界的圣斗士或者冥斗士,他们的速度已经达到了这个世界的极限,谁也不比谁快,互相攻击的时候,还可以用第七感相互抵消,但是逃跑的时候,受到地形、空气阻力、地表弧度、磁场作用等等的限制,能够达到的极限速度基本是一样的,就算第七感也不可能真让敌人慢下来,所以只要不是在圣域和冥界这样被限定的地点,就几乎不可能出现被人堵住各个击破的情况。这还不算各种冒险者的能力,以及圣斗士冥斗士们类似空间跳跃的本领。”

墨释君点点头,通过从死去的黄金圣斗士的记忆中知道,杨拓人的分析没有问题。至于说圣域十二宫里面的情形,就更加不比担心了,因为那里受到女神雅典娜的结界笼罩,作为持有战争神职的女神,雅典娜特别对那里做了限定,除了不能绕道、不能飞等规定之外,最大的限制就是所谓的“公平决斗法则”,在这个法则的作用下,一旦出现人数不平等的战斗,人少的一方就会得到那巨大结界的增益,人数差距越大,增益就越大,所以在正传里才会出现黄道十二宫每一宫都需要单挑过关的情形。

在这样的法则压制下,就算对方想要来个集中优势兵力的各个击破,也是不可能实现的。

杨拓人眼光闪烁,转而又道:“而另一方面,我也向萨妃萝丝问过了,他们这样的半神,处在别的更高神明的领域里,战斗力会受到很大的干扰,甚至是压制,比如他在冥界要发动‘创星纪’的话,威力就会因为冥王牵引星力的震荡而受到影响,估计对方在雅典娜的领域里也是一样,所以双方的半神应该都会尽量选在在圣域和冥界之外作战。当然,如果对方没有把半神放在海因斯坦堡,我们自然就取消对黄道十二宫的攻击计划,对方也拦不住我们。”

有了这样的认知,又商讨了一些细节对策,墨释君接受了杨拓人的计划,下面就看敌人如何攻过来了。

随后,墨释君带着一众冥斗士,来到了第九层地狱的冥王寝宫,萨妃萝丝、拉德莉、宫云凰、姬幻月和楚静灵正在这里。

她们正在这冥界的核心,借助九重地狱和冥王哈迪斯的力量,进行修炼。

冥界力量虽然只是暂时附加在他们身上的,这个世界任务完成后,无论是力量、冥衣还是经验招数,都会被收回,但是若是以此增进自己的力量,却不会受到影响。

萨妃萝丝手握“黑魔石”,正在感应哈迪斯与雅典娜的庞大神念,在浩瀚星空中的博弈。她本来就是以星晨意志为台阶晋身神域的,现在看到这些擅长操纵和玩弄星晨的神明出手,自然获益极多。

拉德莉已经再次从冥王那里领取了处*女座冥衣,与自己的暗黑黄金圣衣融合,同时张开了天舞宝轮,身边悬浮着,对照这个地狱冥界,不断探索着灵魂、轮回与再生的奥秘,作为不老不死的三只眼吽伽罗,拉德莉却本能地感觉:自己的成神之路在这死亡的奥秘之中。

宫云凰还远没有到了踏上窥探“神门四天关”的地步,此时依旧在修炼自己的血脉武技“焚海戟法”,不过她也借助冥斗士的身份,将火焰炼狱中的冥火引到身边,配合神魔兵“玄凰”,不断提升自己对于火焰的容纳和驾驭能力。

姬幻月同样在探索自己的封神之路,她的路数又有不同,此时全面引发巨蟹座的绝学“积尸气鬼苍炎”,以冥界无穷无尽的冤魂为燃料,点燃滔天冥火,再将冥火注入自己的魔兵“帝恨刀”中,黑白双色的魔火冥炎熊熊燃烧,炼化的,却是“帝恨”里面的殷商三十代帝王的灵魂。

“帝恨刀”虽然造型威武,但是在诸多魔兵里,战力却排名倒数,不是因为它的火焰力量不足,而是它的灵性太强,里面的三十帝魂个个老奸巨猾、欺软怕硬,只能打顺风仗,一碰到强敌就跑,实在令历代兵主头痛。虽然在融合了“斩龙剑”之后,三十帝魂得到龙皇精血的滋补,战力大增,但是性格却没什么变化,拿这样的魔兵出去战斗,根本是找死。所以,听取了杨拓人的建议之后,姬幻月决定引冥火煅烧,将三十帝魂完全炼化打散,构造一个没有私心杂念的强大炎魂,以剔除这魔兵的狡诈怯懦,真正升华成可以依赖的强大魔兵。

当然,这样做还有另一个好处,就是令帝恨的火焰再次升级,完全脱离一般意义的“火”的范畴,成为类似“三昧真火”一样无物不焚的毁灭之炎。这样一来,才能与姬幻月的“六祸禁式”彻底结合,即使是“水”属性的“涝祸”之力也能成为魔兵的动力,完全发挥出人兵一体的效果。

而继承了潘多拉身份的楚静灵,也在锻炼自己的力量。

潘多拉作为所有冥斗士的统帅,虽然不是战士,但是本身也并非全无力量,冥王赐予的项链赋予她穿梭冥界的能力,而那柄三叉戟则赋予了她操纵“审判雷霆”的力量,那是一种能够直接打击灵魂的能力,即使是三巨头也不敢硬挨。所以,潘多拉的防御力虽然低下,但是攻击力丝毫不差。

此刻,楚静灵就是在引发这种“审判雷霆”,却不攻击别人,而是不断刺激自己的灵魂,因为她偶然发现,这种雷电对于心灵和灵魂,都有很强的锻炼作用,自己的“他心通”“宿命通”和“漏尽通”的超能力,都在这雷电的锻造中不断提升加强。同时,冥王项链赋予她的瞬间移动的能力,似乎也因为她的灵魂蜕变和力量近似的关系,在逐步渗透到她体内,令她隐隐有了不借助项链也能穿越空间的感觉。所以虽然很痛苦,但是她依旧坚持这种自虐式的锻炼,以求增加一些自己的实力。

看到墨释君等人到来,修炼中的几人也暂时停了下来。

墨释君大致说了杨拓人的布置,同时将手中的“虎魄刀”递给萨妃萝丝,道:“现在这把刀在我手上已经没法发挥最大力量了,只有你的神级力量才能激发它的‘吞天’大限,所以我就把它留在冥王殿上,如果万一真有神级的敌人攻过来,也好留作最后的底牌。虽然‘虎魄’有弑主的诅咒,但是我们的生命连接在一起,若你有危险,我会立刻将你的伤害转移到我身上,应该可以无惧这种诅咒。”

萨妃萝丝淡然一笑,并不接刀,也不置可否。封神之后,萨妃萝丝的傲气傲骨似乎都不断增长,不管是作为曾经的最强战士萨菲罗斯,还是作为修炼《罗刹亏神功》的封神者,她对于自身的力量都自信无比,根本不把虎魄吞天看在眼里,甚至不屑于向墨释君解释这一点。

心灵相通的墨释君自然能感觉到萨妃萝丝的心思,也只能苦笑一声,将虎魄刀插在冥王寝宫的前面。

…………………………………………………………………………………………………

圣域,黄道十二宫,教皇厅。

浑身水淋淋的小萝太久未来,和小萝莉银雪莉,都是一脸疲惫地站在教皇面前,两张小脸上红晕未退,粉扑扑的甚是可爱。

“怎么样,身体都恢复了吗?”教皇黑日轻声问道。

萝莉和萝太小嘴一憋,红着眼圈扑向教皇,拉着黑日的双手撒娇道:“团长团长,粉萝哥哥姐姐陷害我们的说,明明知道敌人的能力,却不告诉我们,害得我们被捅得好痛哦,而且他还让风月给我们用电击治疗,让人家全身麻麻,一直不上不下的……”

旁边粉萝君扑哧一笑,道:“不上不下吗?我看你们很舒服呢。”

黑日连忙将又要闹在一起的三人分开,转向粉萝君问道:“风月和未来、雪莉都回来了,你的计划是不是也应该启动了?”

粉萝君轻声答道:“当然了,既然这是‘便当帝’制造的山寨DOTA世界,守家、堵路、互推,都是必然的选择。不过这里毕竟不是真正的游戏,对方作为新崛起的队伍,在经验上差我们很多,情报不对等的情况下,再强的智囊也会有所疏漏,所以我有把握将他们算计到死。毕竟,我们拥有着远超对手的资源。”

黑日道:“也好,我就带着未来、雪莉、风月和绮礼,一起去海因斯坦堡,你带人留守十二宫……恩,让静尘也留下,有他在的话,即使敌人再强,也能挡住。让我们的奇兵也准备好,一旦我们这边开战,他们那边也要立刻动手,务必让敌人首尾不能兼顾。”

粉萝君点头道:“好的,之前对于这个世界的推算我已经传给所有团员了,将自己原来的力量与小宇宙招数融合,就能避开这个世界法则的压制,这样一来,我们的战力就不会被影响了。还有,傲剑那边也会一起行动,虽然机会不大,但是万一成功,也是一大助力。”

以金龙头盔覆面的黑日团长点点头,站起身来,一甩黑色法袍,说道:“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出动。诸军随我出战,收取冥王的菊花。”

随后,他伸手向前一指,喝道:“我等前方,绝无敌手!”

“切,带着面具的时候不要CLAY蓝染殿下啊!”基建团团员们一起吐糟道。

十分钟后,海伊斯坦堡。

“他们来了!”一直监视着四周的萧雪蝶忽然开口说道。

陈晃司吸了一口气,凝神道:“终于来了吗?”

旁边,身着“天猛星”飞龙冥衣的铁千山神父,以及穿着白羊、双鱼冥衣的碧染和紫沁这对杀戮双子,同时站起来,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战斗。

同时,久未来、银雪莉两个血族法师也出现在海因斯坦堡上空。

对于领悟了第七感的圣斗士而言,虽然跑路的速度没可能也达到光速,但是绕地球一圈也不过就是一两个小时的事情。基建团的冒险者们从希腊到德国花了十分钟,这已经算是悠闲的前进速度了。

当然,如果是在圣域十二宫,或者冥界,由于受到神明的限制,自然是跑不了这么快的。

“哼哼,作为你等伤害本萝莉的代价,给我化成冰雕吧!”银雪莉记得几个小时前被钢刀穿心的剧痛,她又不是那种被人砍成十七八块还会爱上对方的受虐狂,自然恨得咬牙切齿,发誓要把受的苦百倍地找回来,此时她身披水瓶座黄金圣衣,小宇宙和魔力一起爆发,双手扣握,向下锤击而出,尖声叫道:“看看我的新招吧,这可是融合了小宇宙和魔法的超级必杀,绝对零度曙光炮————”

随着她的叫声,一道惨白的光华从她双手之间射出,化成直径数百米的光柱,向着海因斯坦堡砸落下去。

同时,久未来也解除了封印在四肢里的所有邪神魔兽。

“战斗吧,岚之王女,相柳,黑暗鬼岩城,八臂光神!”在世界的邪神一起出动,除了掌控风的“岚之王女”,使用毒雾和阳电子炮的“相柳”之外,名为“黑暗鬼岩城”的邪神是一座百米高的要塞金属巨人,身体都是由巨大的机械城堡组成,无数炮口从城堡的门户里伸出,炮火比相柳猛烈数倍。而最后一只“八臂光神”则只有一般人大小,是一个长了八只手,全身通电般发光的三头怪人形象,八只手操纵着无数的雷电和光束,对着海因斯坦堡不断扫射,攻击力同样惊人。

他还不满足,再次催动四大邪神,开始互相融合,片刻之后,化身成一头两百多米长,十六只脚的巨大蝎子,四大邪神力量融合之后再次爆增,已经达到了黄金级上位的地步,而失去四肢的久未来,也飞入了这融合而成的巨大邪神体内,浮现在巨蝎的额头上,随后,巨蝎邪神垂下巨大的好像电视塔一样的尾巴,指向海因斯坦堡。

“哼,用蝎城之王的高热尾刺,来施展天蝎座的‘猩红毒针’,究竟能达到何种地步呢?”久未来发出轻轻的冷笑,俊美的小脸上带着疯狂,喝道:“去吧,一亿度的猩红热毒光术!”

一边是绝对零度的寒冷光束,一边是一亿度的高热光线,任何一边的攻击都有能力将一座城市化为灰烬,但是,对于海因斯坦堡而言,却没有任何威胁。

因为,冥王哈迪斯的结界笼罩着这里,原本是黄金级上位的攻击,一靠近城堡,就自动被削弱为黄金级中位的力量,而城堡里的五个冒险者,任何一个人都有能力抵挡这样的攻击。

所以,玄冰队杀戮双子中的姐姐紫沁,召唤出一道双鱼座的黑玫瑰屏障,就挡住了银雪莉的绝对零度冲击波,而弟弟碧染,则以白羊座的水晶墙,封住了久未来的高热天蝎射线,没有任何压力。

远方,观战的基建团团长黑日,发出微微的叹息道:“果然,即使是拥有小宇宙的力量,依然没法在冥王的结界里击败敌人。这还仅仅是残留下的神力,冥王哈迪斯的亚神级力量,Z真是强大得难以想象啊,何时,我们才能拥有对等的力量呢?”

“团长,未来和雪莉恐怕没有办法了呢。”黑日团长身边的风月生说道。

黑日点点头,答道:“当然,这只是让他们发泄一下怒火罢了,能够威胁海因斯坦堡的,一开始就只有我而已。好了,你们自己的任务自己小心,我要上阵了。”

风月生和旁边的一身神父黑袍的冒险者绮礼,同时点头道:“是,团长请保重。”

下一刻,教皇的法袍和飞龙金盔跌落在地上,黑日本人却已经消失了。

与此同时,远在冥界第九层地狱的楚静灵,忽然从自我锻炼中清醒过来,猛地抬起头,将目光射向无尽的虚空,失声道:“这是什么……好……好强大的力量……”

“怎么了?”旁边的萨妃萝丝收回仰望星空的目光,转头问道。

楚静灵脸色煞白,惊声道:“敌人的神级强者来了,可是……可是我看不出他强大到什么地步,那种黑暗和毁灭的气息,几乎就像我见到的元祖天魔的感觉。”

“什么?”萨妃萝丝也是一惊,神级之内,也有高下,当初的元祖天魔虽然被杨拓人算计,但是最终以元神迫发的十四成魔气力量却惊人无比,冒险者们靠着神级六大绝杀合击,双重天晶自爆,才将之消灭,如果这一回敌人的半神真的强大到那种地步,只怕己方会非常糟糕。

“走————”萨妃萝丝一拉楚静灵,让她带着自己,用瞬移能力赶往海因斯坦堡。

而此时在海因斯坦堡的玄冰队冒险者们,则正在以更切近的方式,承受那来自敌方的庞大威压。

就在刚才,打得火热的敌我双方两对双子,忽然停止了交锋,因为,一股比他们四人加起来都强大百倍的巨大力量,骤然出现在天空上,不论是魔法还是邪神,都在瞬间溃不成军,自然只能偃旗息鼓。

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天空中骤然狂风大作,翻涌起无边的黑色云雾,形成一个直径数公里的漏斗形漩涡,粗大的紫色雷电在黑云中密集如雨,滚滚雷音咆哮轰鸣,响彻天地。

随后,一个身披宽大的金边黑绸衣袍的人影,张开双臂,缓缓从云层中降落下来。

尽管相对于漫天云层,小小的一个人影就像是大湖上的一只蜻蜓,但是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被这个人影吸引,无边的威压令他的存在,比高天后土更加雄壮辽阔。

笼罩四野的长风,几乎都在为了这个人影起舞。

天地间的浩瀚雷鸣,仿佛都成了为他高唱的颂歌。

那人身材颀长,有着黑绢般的长发,白瓷似的皮肤,五官深刻而典雅,双眼半开半阖,眸子里闪烁着迷离的星芒。头上戴着四支羽翼形的发饰,额前和颈中,挂着黄金和宝石的缀饰,最独特的是他双手手背上,各自挂着一串红宝石镶嵌的十字手链,灼灼放光。

那人如一片落叶般,轻轻的,缓慢的,降落在了海因斯坦堡的前方。然而,就是那只能用“温柔”来形容的落地一触,却犹如一颗直径数里的陨星砸落,一瞬间,将方圆数百里的土地,踏得如同海啸的怒潮一般翻滚崩裂。

“轰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一场不下于十级的大地震,以这人影落足之处为中心,向着整个欧洲的四面八方震荡了出去,在此后的一日之内,欧洲最高的几座山峰纷纷崩塌,几十座大小城市沦为废墟,大片土地被裂开数百米的大型沟壑所分割,成为了一场吞噬了十几万人生命的世纪大灾难。

不过,距离敌人最近的海因斯坦堡,在哈迪斯的结界保护下,没有遭到崩塌的命运,虽然剧烈的振动几乎让冒险者们无法立足,但是城堡本身却凭借那神明的庇护,丝毫无损。

然而对于冒险者而言,这却只是开战前的序曲而已。

所有的冒险者都知道,来到他们面前的敌人,绝对是超过萨妃萝丝的恐怖神级高手。

他是谁?

敌人的这幅容貌,敌人这一身打扮,加上那无边无际的威严压力,和轻轻一脚就引发大地震的力量,令得玄冰队冒险者里最有见识的陈晃司,蓦然想起一个无比恐怖的名字。

“不……不可能吧?明明说对方的半神是个巫妖的,怎么会变成……”

下一刻,他呻吟般地,念出了那仿佛禁忌般的名字。

“弃天帝……弃总啊啊啊啊啊——————————”

然而下一刻,敌人的话语,终结了他仅存的侥幸。

“哈迪斯的结界吗,就让我来击碎你吧……凤翅——神之岚——————”!

本文网址:http://bingzhiwuxian.quwenyi.com/391451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