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冰之无限 > 第百十八章 堕落冥凰 元神天魔

第百十八章 堕落冥凰 元神天魔

推荐阅读: 黑暗降临最后一个道士异常生物见闻录无限恐怖快穿100式捡到一个末世世界快穿女主真大佬史上最强店主我有一座恐怖屋全球迈入领主时代地球纪元在人间崛起丧尸母体从无限世界中归来魇醒诸天谍影末日逃亡智人东北山野秘闻穿越进化

同一种招数,不能打倒圣斗士使用两次。

这纯粹是唬人的说法,尤其面对神级强者的时候,更是笑话。

但是圣斗士们之所以敢于这么说,是因为他们在小宇宙发动的时候,反应和记忆都会随之提升,虽然当时反应不过来,但是只要事后稍微回想一下,就能像方慢镜头一样完全记起敌人的招数,在找出破绽破招,自然容易百倍。加上圣斗士的招数变化不多,全凭熟练度,一旦抓住破绽想躲都躲不过去。

墨释君之前挨了天魔一招“混沌开天斧”,自然已经凭借第七感记住了所有的变化,如今以“时之沙匕首”倒流时光,回到一分钟之前出刀的时候,自然对于天魔的招数、反应、风格等等了然于胸,再也不是之前只能硬碰硬的样子了。

于是,这一回的局势由墨释君主导了。

青瞳虎魄,吞天大限。

“混沌开天斧!”天魔茫然不知道自己曾经在未来用过这一招,依旧推动毁灭黑球,全力向着墨释君砍去。

而墨释君却早已算好了天魔的一切变化,刀光一转,牵引无数重力变化,将这一记“开天斧”引得偏离和轨道三分,虎魄的紫青刀光趁机破入这一线漏洞,自下猛撩,如龙卷风一般漫卷而上,轻易地将天魔的左腿绞成了碎片。

“哧哧哧——————”

青瞳虎魄刀余势不绝,顺势而上,从天魔的胯骨开刀,一直上挑到他的右颈,将天魔的壮硕身躯斜斜劈成两片,刀光过处,天魔躯体的大量血肉和魔气都被凶刀吸收,化成虎魄自身的元气。天魔哀嚎一声,发现仅此一刀,就让他失去了三成魔气,甚至连元神也被刀光斩伤,剧痛令天魔元神几乎离体飞出。

吞天之力破出天魔身体,直飞向茫茫九天,一路搅碎大气,以比当日一水隔天之战,宗主向天轰出“虚空大绝灭”更辉煌十倍的气势,冲入了宇宙太空之中。

但是,与此同时,天魔的一记开天斧,也命中了目标。凶猛的黑球,狠狠拍在了墨释君头顶,巨大的力量顺势而下,将墨释君从中劈……砸成两半,脑袋和胸口腹部的肢体内脏都在瞬间化为飞灰,只有肩膀腰肋和双腿残留在空中。

黑球接着落向地面,在一水隔天的地层上剜出一个直径一里的巨大洞穴,边缘圆整,却是深不见底,不知有几百几千里深。

一轮交锋,两败俱伤,结果已经比上一次好过数倍,而且,由于交锋短暂,天魔也没有看出来虎魄上镶嵌的珠子,就是他的眼睛所化的第九魔珠。

墨释君的残躯跌落地下,却迅速地再生起来,虽然本来这么重的损伤,没有一天是无法复原的,但是刚刚青瞳虎魄吸收了天魔的大量血肉魔气甚至元神,都化为极精纯的元气,半数补益了墨释君,令他的再生速度飙升,快得几乎跟天魔持平。

天魔虽然迅速再生了身躯,但情形却大大不妙了。

再失去三成魔气,他本身的魔气已经只剩六成,虽然有着元神支撑,战力不会掉那么多,但是也大伤根本,更何况元神也在吞天一招中大大受损,失去了一成力量,再战下去,不知会不会就此破碎。最麻烦的是他的左腿同样被神兵搅碎而失去了再生能力,魔血不断流失,只会让他的力量不断下降。

“该死,若我的魔体完整,如何会有这种局面……魔体……不行,必须拿回魔珠和魔兵,才能治好伤势……”

天魔喃喃自语,忽然睁开仅剩的一只眼睛,死死盯着不远处的玄网,大喝一声,冲了过去。

不过这时候宗主和邪帝也已经靠神农尺和赝品的暗金臂拐回复了全部伤势,功力也基本恢复正常,见到天魔冲向玄网,一起闪身挡在了天魔面前,就要发动各自的神技,阻拦天魔前进。

然而天魔虽然精神不稳,但是天性却十分诡诈,早已算到自己攻击玄网会引来两大强者阻拦,因此其实只是佯作袭击玄网,半路忽然一转身,向着远处正在疗伤回气的南宫问天扑去。

“他要毁天晶?”宗主和邪帝都是一惊,虽然两人战力非凡,但是论起克制天魔,还是至尊神兵天晶剑最有效,如果没有天晶,那么就算众人能击败天魔,也难以消灭他。

只是天魔既然设下这个局面,自然保证让宗主邪帝追赶不及,只能在他背后吃灰。

能拦住天魔的,只有在南宫问天身边的人。

“休想过去!”已经元神回归身体的灭穹苍冲了出来,挡在了天魔面前。

但是与此同时,燕王却惊叫道:“师傅小心,他的目标是……”

“呵呵,我的目标是你啊!”天魔诡异一笑,一把抓住了灭穹苍的脑袋,“谁说我要回复身体就只能靠魔兵魔珠,你的心房里不是也有一枚能让死者复活的神兵吗?拿来吧!”

灭穹苍却是关心则乱,一时失察被天魔扣住要害,巨大的魔爪已经刺入了他的心房,他的性子却是老而弥辛,丝毫没有惊慌沮丧,狂吼一声道:“别做梦了……我跟你同归于尽,九曜灼天!”

《赤盖四阳功》的第五阳,在灭穹苍的人生最后,辉煌地绽放了开来,威势比之和问天合力发招的时候更加狂暴,金色火焰焚烧天空,为这位称雄江湖数十年的老者送上了最后的挽歌。

“老鬼————”“爹————”灭鬼神和灭苍生一起惊叫,虽然他们早已和灭穹苍反目,但是现在看到父亲当众被挖走了心脏,也不由得痛彻肺腑。

“切,垂死挣扎!”天魔的半边身体已经被烧焦了,但是他丝毫不在意,随手丢下失去了心脏的灭穹苍,将那颗银色的凤皇之心握在了手中,“哈哈哈哈,凭什么只有你们人类能用神兵,本魔也一样可以啊,就凭这颗凤皇之心,本魔就能恢复十全魔体,完全恢复功力!”

然而原本熊熊燃烧的凤凰之心,却是不肯向天魔低头,原本喷薄不定的涅磐之火,在瞬间熄灭,整个凤凰之心变得黯淡无光,却是彻底回绝了天魔的操纵。

天魔却是不屑地一笑,纵身飞上半空,手握银色神心,冷笑道:“你不过一只小小凤凰,也能抗拒本魔的魔威吗?也罢,今日本魔就花费一点力量,渡!你!成!魔!”

说罢,大量的魔气和一道道的天魔元神,被强行注入到了凤凰心之中,令银色的金属心脏迅速变黑,凤皇之心里爆发出一阵哀鸣,收敛的涅磐之火再次喷发而出,化成一只巨大的金色凤凰,与天魔魔气抗衡,然而两者的力量差距实在太大,无论凤凰元灵如何挣扎,终究渐渐被魔气元神吞噬,金色火焰逐步化为黑色,渐渐由一柄神兵,蜕变成一柄魔兵。

宗主和邪帝连声爆喝,飞身而起,要阻止天魔,但是天魔身形在空中不断晃动,凭着飞行能力,轻易躲开了两人的追击,下面的银法王等人连忙施法画符,加持到宗主等人身上,帮助他们获得飞行能力,但终究是晚了一点,凤皇的魔化无法阻止了。

而地面上,失去了心脏的灭穹苍,却被小正太碧染抱在怀里,跟两个儿子,还有燕王、碧染两个弟子,交代最后的话语。

一般人失去心脏立时就会死亡,可是灭穹苍修炼的是最养生的天罡气诀,凤凰之心留下的涅磐之火也未曾散尽,虽然不能再生出一颗心脏,却也让他得以回光返照,做出最后的事情。

“……我一生所求,不过是让自己的心血流传后世……以后天地盟……就交给你们兄弟了……无论正邪,要让它辉煌下去……慕容熙,你复生以后变得完全不是你了……可惜啊,不然你来领导天地盟才是最好的选择……”灭穹苍寿元百岁,唯一放不下的却是他一生心血建立的天地盟,临终絮絮,不离这一点。

最后,感觉生命的火焰渐渐熄灭的时候,灭穹苍才苦笑着说道:“可惜我一身功力,只有修炼《至尊功》之人才能继承,鬼神,苍生,你们不要怪怨爹,若时光可以倒流,爹也许会做出另外的选择吧……唉,慕容你的天罡气诀修为已经超过我,却是继承不了我的《赤盖四阳功》了……哈哈,最后还是要便宜你这个小奸细了……难道当初我们还没见面的时候,墨释君就算到今日了吗……都无所谓了,小子,好好接受本座的全部功力,记得杀死天魔,给本座报仇吧!”

说罢,一股巨大的金色力量,狂猛地注入了小碧染的体内。

灭穹苍,战伇。

同时,天空中的天魔,已经将凤凰心魔化到了最后一步,随着最后一点银色的光华消失,这件曾经的神兵,已经完全成了一件魔兵。

天魔兵,玄凰。

天魔看着这颗滚动着黑色火焰的魔心,大笑着说道:“哈哈哈哈哈,本魔才是注定毁天灭地的魔祖,你们这群蝼蚁,等着本魔回复十全魔体之后,将你们统统杀绝吧!”

同时,他的胸口处自动张开一个缺口,肋骨打开,伸出数条血管,要将魔心纳入心房,而黑色魔火也开始向着他体内蔓延,原本有缺的眼眶和左腿,都因为这股黑火而渐渐生长复原。

就在魔心归为,天魔的胸腔即将闭合的瞬间,易变乍起。

一道半透明的白光闪耀,以天魔都没有反应过来的速度,穿过空间,轰在了魔心上。

“嗤——”的一声,魔心上的黑火,在瞬间熄灭了,只留下心口一片冰霜。

“怎么回事?”天魔大怒,转眼看去,却见射出白光的源头,正是之前用青瞳虎魄砍了自己一条腿的可恶人类,此时他正穿着一身奇怪的暗金色铠甲,双拳扣拢,作锤状指着自己,周身寒气缭绕,方才那一道冰雪白光就是从这双出的。

曙光女神之宽恕。

出手的自然是墨释君,虽然天魔魔化凤凰心的招数出乎意料,但是他也反应迅速,立刻应变,穿上暗黑水瓶圣衣,施展出“曙光女神之宽恕”,以绝对零度的冻气击中了魔化后的玄凰,将其彻底冰封。

《圣斗士》水瓶座的绝对零度,能够利用光速的绝对极限性,制造微观粒子活动完全静止的领域,将万物的运动彻底停滞,只有神级人物可以抵抗。玄凰心虽然是天神兵或者天魔兵,但终究不像天魔一样是神明魔头,力量等级并未达到神级,所以面对墨释君的绝对零度,只能彻底被封印了魔火,除非天魔再消耗几成魔气或者部分元神,否则无法解冻。

“你……”天魔又一次好梦成空,眼睛和左腿只修复到一半,黑色魔火已经冻灭,他试了试,才发现想要注入魔气或者元神解冻,至少要再消耗一成魔气或者一成元神,而刚才为了魔化凤皇,他已经消耗了一成魔气和半成的元神,再损失下去,只怕被人抓住机会,直接消灭,所以不能行险。

战到此时,天魔已经只剩五成魔气,九成元神,状态疲惫,但是没人敢与掉以轻心。前面交战屡次重伤天魔,高手没有什么伤亡,只是因为天魔状态未满,没有豁出全力,更因为交锋的都是最顶尖的强者,而且一旦受伤就有人替换,否则就看天魔一招击杀灭穹苍的威能,在场众人里大概也只有墨释君和邪帝、宗主能够幸免。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你们这些该死的东西,居然让本魔如此狼狈……”天魔本性变化万千,此时愤怒到了极限,居然冷静了下来:“哼哼……到了此刻,本魔也必须承认小看了你们,你们不是本魔不作出牺牲就能消灭的蝼蚁了,不过,逼得本魔做出这样的判断,你们究竟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你们有准备了吗?”

“嘶……”感觉到天魔心中涌起的战意,即使是宗主和邪帝也微微倒吸冷气,那种凝重如铁的压迫感,在此时攀上了巅峰,这代表着天魔做出了某种抉择,可怕的抉择。

但就在众人严阵以待的时候,却有人勇猛地选择了攻击。

“天魔,给我爹偿命吧!”

灭鬼神,满怀怒火,再次杀入了战场。

然而此时的天魔,心中的怒火丝毫不差于他。

“这一回,本魔要不计一切代价地战斗了……”天魔冰冷的话语响彻天地,“首先,就从你这个纠缠不清的家伙开始吧!”

面对灭鬼神,天魔骤然出手,瞬间闪现在灭鬼神的身边,以压倒性的速度和力量,将他的招数视如无物,一拳轰在他的肋下。

“咚————”灭鬼神的功力差天魔太多,身在半空,根本无法转向,毫无抵抗地被轰击了出去,然而他没有飞出百米,就再次落在了天魔手上,因为天魔以更快的速度,赶到了他的前面。

这时候天魔的样子,再次让众人大吃一惊。

他的身高已经超过了十米,浑身魔气缭绕,力量似乎比之前九五状态更胜数倍,真正变成了一个完全超出人类想象的魔神。

灭鬼神像一只老鼠一样,被他攥在巨大的左手手心里,连挣扎都做不到。

“大家小心……”燕王大声呼道:“他已经完全将元神和身体融合了,以后身体受伤,元神也会受伤,但是,他的力量也因此超越了极限,比有原来十成魔气的状态更加恐怖。”

天魔闻言,大笑道:“哈哈,说得好,不愧是伏羲的传人,但是现在我的力量相当于拥有着十四成的魔气状态,就算元始天尊再生,也不是我的对手了,你们还想侥幸逃生吗?”

说着,他的右手忽然握拳,向着左手里的灭鬼神猛力一击,只听“噗”的一声,这个曾经挡下天魔九成魔气七连击的战士,就在这一拳之下,粉身碎骨了,血肉浆汁从天魔的指缝里喷出,只剩一点金色的金蚕王本体,随着血肉悄悄逃逸而去。

灭鬼神,战伇。

果然,现在的天魔,是如此的强大,强得人类根本没法匹敌。

在场众人,大多感觉一阵恐惧,但是如宗主和邪帝等人,却是战意不减,甚至感觉兴奋无比。

只听宗主说道:“终于拿出真本事来了,若不如此,也太对不起他的天魔之名了。”

邪帝点头道:“是,打到现在,胜负也渐渐清晰了,不是他死,就是我们忘,没有别的道路,岂不正是放手一战的好机会?”

宗主仰天长笑道:“那还等什么,战吧!”

第四灭——虚空大绝灭。

第四神技——冥冥寞寞绝古今。

两大神级力量,再次联手出击。

这一回两位绝代高手明显都倾尽了全力,宗主的虚空大绝灭所凝聚的空间黑球,比上一次又大了一圈,而邪帝召唤出的真身数量,则达到了十二个。

“杀!”两人也知道现在的天魔空前强大,不再拘泥于一对一的比试,而是联袂出招,彼此配合,誓要打出最强的攻击。

十几米高的天魔,无论神态气度都和之前大有不同,宛然有一种佛陀般的威严法相,看到宗主和邪帝的攻击,傲然笑道:“又是这两招吗?若是你们没有新的招数,那么今天就必死无疑了。”

说着,他巨大的手掌五指张开,居然在每个指尖上都凝聚出一枚细小的混沌开天斧,五个黑色毁灭之球围绕周身飞行旋转,不仅挡住了各个方向的攻击路线,更时时隐没于虚空,将空间间层也一并封锁了。

“好,就给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冥冥寞寞绝古今’!”

邪帝的攻击快了一步,十二个真身这回没有融入虚空,而是分成了两组,一边六人,各自传递功力,瞬间将功力凝聚到两个人身上,制造出两名暂时拥有八百年功力的巅峰强者。然后由这两个邪帝出手发招,四柄刀剑交错,化成一张四方的刀剑网,向着天魔罩落。

“哼,不走虚空,你更加没有伤本魔的机会啊!”天魔大手一引,五个黑球化作一团乱影,挡住了邪帝。

两个邪帝冷笑道:“是吗?”

随着声音,他们的身影忽然像是虚影一样,重叠在了一起,手中暗金刀剑缓缓收回,剑锋刀刃上沾满了魔血。

天魔一愣,忽然左边脖颈和右边腰肋上同时一痛,魔血喷射,却是被人砍了两道伤口。

接着,才见邪帝运起刀剑,虚空劈砍,目标正是天魔的脖子和肋下。

邪帝的这一次攻击,居然是以不同时间的自己进行空间叠加,彻底颠倒了时间流程。

先命中收招……

再伤害敌人……

最后才出手攻击。

这才是真正的时间之招,连元祖天魔都无法做到的逆乱因果法则,真正的——绝古今!

虽然邪帝的成功来源于元祖天魔的一口魔气,宗主的成功来源于罗刹的毁灭之力,但是他们都各自凭借自己的领悟,创造出了连元祖都不能达到的第四神技,无论是“冥冥寞寞绝古今”还是“虚空大绝灭”,在意境上都已经超越了天魔和罗刹,就算力量上有所不如,但他们绝对不输给任何魔神。

“噗噗噗噗噗————————”

一连串的刀剑入体之声响起,天魔无法破解邪帝的时间之刀因果之剑,自然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负伤,不过他此时元神完全融入魔体,周身坚固更胜天晶息壤,纵然两个邪帝都有八百年功力,却也只能砍伤皮肉而无法斩断筋骨。

与此同时,宗主也杀到了。

依旧是一招“虚空大绝灭”,但是豁出全部力量,不计生死的宗主,比邪帝更加狂暴,已经大如磨盘的毁灭黑球直冲天魔头颅,誓要轰杀天魔的元神本体,结束这一场战斗。

天魔虽然解决不了邪帝,但也没有忘记宗主,另一只手一横,迎向了宗主,喝道:“嘿,就算那叛逆给了我不小的惊喜,我也从没轻忽过你啊,罗刹的传人!”

这一回天魔没用“混沌开天斧”,以免再搞出一个巨大的毁灭之球,所以只是以满掌的太渊魔光,稳稳接住了宗主的绝杀,分出大半魔气元神之力,反推回去,要以绝对的力量优势碾压宗主。

“哼……”宗主闷哼一声,一招第四灭却是挡在了天魔掌心里,推不出去了。他的实际功力也就比现在的墨释君稍微强上一线,再加上“虚空大绝灭”的增幅,也仍然不足以压倒十四成状态的天魔。

就在这时,一股同源的内力再次从他背后注入,却是萨妃萝丝故计重施,以自己的《罗刹魁神功》支援宗主,宗主得到了这一份内力,终于重整旗鼓,将手中的毁灭黑球缓缓压向了天魔。

而在场的其他人,也不会罢手。

“偷天换日大阵,变阵,九部天雷招来,大劫诛魔,万雷轰顶!”

燕王带领银法王等三人,再次变换法阵,将日光之力转化成天劫的雷霆闪电正气,借助十方俱灭和惊邪的异能,也凝聚了足够庞大的雷电,然后注入到另一件神兵之中。

太虚,这件如同两个金属车轮一样的刃盾神兵,在《神兵》世界里被设定为轩辕黄帝的兵器(因为黄帝制造过指南车?),之前曾经被狂王以虎魄刀砍碎,又经过兵主西城秀树的努力,再次重铸升级,“”拥有了调遣九大行星磁场的力量,只是其兵主西城秀树的功力太弱,不足以发挥它的全部威力。这一回,燕王却是决定仿效自己的师傅灭穹苍,先把自己的《上天下地至尊功》配合“十方俱灭”与“惊邪”两大神兵之力,化为煌煌雷电注入太虚之中,再以自身的元神附身西城秀树,推动太虚,集合自身百年神功、偷天换日大阵,与三大神兵的神力,发动一次绝杀攻击。

“天魔,接受这九大星辰的雷罚吧!”燕王附身的西城秀树,终于引发了太虚的全部力量,大喝一声,带着九大行星的幻影与十方俱灭、惊邪的雷电之力,飞身跃起,向着天魔的头顶砸落。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一连九声雷鸣爆响,结结实实的九记天谴雷罚连环轰击在了天魔的头顶,雷电之力层层叠加,最后的一击威力几乎已经不下于方才问天的“日曜天煌洞九幽”。

然而,还不够。

雷电引起的烟雾散去,露出天魔那只剩一只眼睛的魔脸,以及……聚拢了五颗混沌开天斧黑球的大手。手上和脸上都有大片的肌体被天雷烧焦,而由于撤去了对邪帝的拦截,这片刻之间,天魔身上又多了数十道伤痕,但是天魔的气势却反而急剧飙升,连宗主也大为心惊。

“打完了吗?那么,就轮到本魔反击了……”天魔淡然地说出了战斗的宣言,然后,一瞬间,五颗黑球合而为一,向着西城秀树轰了过去。

“砰——砰——”的两声炸响,一代帝王神兵,太虚,应手而碎,西城秀树粉身碎骨,燕王的元神虽然及时逃脱,却也受了巨大的伤害,连带本体也全身喷血,遍体鳞伤。

继而,天魔引着开天斧的黑球,向着虚空里乍合乍分的邪帝一挥,冷然道:“混沌开天斧可以砍碎虚空,可不止是用来防御的。”

说话间,邪帝立身之处,赫然被这一招劈开了一道长达两公里,宽百米的巨大空间裂缝,邪帝也不敢在那么混乱狂暴的破碎空间里存身,只得急速逃脱,然而天魔的开天斧丝毫不停留,一斧一斧不断劈砍,将一水隔天上空的虚空砍得好像儿童涂鸦过的墙壁,布满了无数巨大丑陋的裂缝,邪帝几乎来不及发招,只能不断逃窜,虽然偶尔反击,也伤不了天魔根本。

“冥冥寞寞绝古今”的时间并非无限,随着时间耗尽,邪帝的十一真身同时散去,只剩下一个,庞大的功力也随之消失,被天魔的最后一击扫中,全身骨骼几乎都被打碎,喷血跌落了下去。

然后天魔回手,将这一记开天斧最后的能量,往正跟自己角力的宗主头上砍了过去。

“来的好!”宗主丝毫不惧,战意熊熊,全力鼓催功力,先是背后肌肉一振,将萨妃萝丝崩开,随即双手一分,“虚空大绝灭”的黑球居然一分为二,一边挡住了天魔的太渊魔光,另一边迎向了天魔的“混沌开天斧”。

然而,没有对撞。

宗主居然在最后的关头,扭曲身形,调转了攻击方向,将拳头上的毁灭黑球,轰向了天魔的左手。

“噗————”的一声,天魔的混沌开天斧砍在了宗主的肩头,宗主的半边身体几乎被完全打碎,而宗主的虚空大绝灭也彻底打碎了天魔的一只手臂。

宗主在最后关头,和天魔拼了一个两败俱伤。

“爹你怎么样————”宗主的儿子武勇连忙跑归来,接住宗主的残躯,向后就跑,想要赶回去用神农尺治疗宗主。此时宗主的整个右边肩膀连同半个胸腔,胯骨和右腿都被打没了,这样的伤势放在普通人身上自然是十死无生,但是宗主毕竟是突破了神门四天关中气关的半身,《罗刹魁神功》运转之下,强行以黄金罗刹战铠封住了伤口,维持着生机不散。

但是,他们头上还有天魔。

“哼哼,真是奇怪,刚才我昏了头吗?为什么会容忍你们一再地使用那些神兵治疗伤势?”

天魔低沉的声音,带着不详的预兆。

天魔骤然出手,又是一粒细小的开天斧黑球从指尖弹射而出,远远击去,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听“喀嚓”一声,拿在大罗刹宗高的神农尺,就连人带神兵被打成了碎片。

然后,是第二,第三个小黑球,向着灭苍生和北冥雪手上的山寨神农尺射去,两人好在有了反应时间,连忙将两支暗金臂拐抛起,想要牺牲自己保住伪造神兵,哪知两颗黑球居然在空中转弯,划过两道弧线,准确地将暗金臂拐击碎,却让他们两人逃得一名。

最后的目标,是站在邪帝身边的墨释君,他正用兽魔“导息”给邪帝治疗伤势,天魔一连射出三枚开天斧黑球,墨释君无可躲避,只能看着这些黑球将导息打成碎片,至少几个小时里是别想再召唤了。

除了一直隐藏着自己存在的小紫沁,天魔清除了所有治疗力量,终于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说道:“现在,你们和本魔,都没有治疗自己的能力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平交手,谁会笑到最后呢?呃,对了,本魔也需要一把兵器才对。”

说着,天魔居然反手刺破心口,将玄凰之心拈出来,在手上一抖,那黑色的金属球体立刻开始膨胀,转眼间已经暴涨到六米多长,化成了一柄适合天魔使用的粗大双手战斧。

“呵呵,虽然不知你们做了什么手脚,这斧头还是激发不出火焰来,但用来杀人,是足够了。”天魔单手持斧,冷笑着说道:“那么,从谁开始呢?”

阴森的目光转动,在重伤的邪帝、失去半个身体的宗主身上一晃,然后扫过墨释君、萨妃萝丝,再扫过远处的问天,忽然邪异一笑道:“作为值得纪念的一战,本魔决定,从最讨厌的家伙开始杀起。”

话音未落,他的身影瞬间从空中消失,然后出现在了……燕王的头顶。

“本魔最恨的……第一是元始天尊,第二是……”天魔挥起巨斧,向着燕王斩落,同时说道:“伏羲!”

元始天尊是天魔本体,却也是将他封印在太空之中的死敌,而如果只是元始天尊的封印,说不定天魔几千年前就自行脱困了,但是伏羲又牺牲自己,在天网之下布置了玄网,两者结合,彻底绝了天魔逃生之路,只能等待十大魔珠结合救自己出去。

天魔非常恨伏羲,而且比起力量,他对伏羲的智慧也最忌惮。

所以,在觉得掌握了局面之后,天魔第一个要杀的,就是继承了伏羲大智慧,几次看穿了自己行动的燕王,虽然此战中燕王的表现没什么精彩之处,但是比起那些底牌已经全部亮完的对手,这个一直处在后方的家伙说不定反而会有令他头痛的举动。

“住手!”银法王、神算子和火凤凰一看天魔要杀燕王,连忙冲了出来,以惊邪和暗金圆盾拦截天魔,然而他们的功力差距太大,天魔只是横斧一扫,三人就一起粉碎了。

不过,就在这个间隙里,一个细小的人影忽然穿出,抱起燕王就跑。

出手救人的,却是刚刚融合的灭穹苍一身功力的小碧染。

只是他终究没有领悟了第七感,速度虽然快,却快不过天魔,一眨眼就被天魔追到了背后,玄凰斧一举就要砍下来。

却终于没有砍下来。

因为天魔被定住了。

剑廿三。

芙萝拉在紧要关头,冲到了天魔背后,发动了《圣灵剑法》的最强一招,瞬间阻止了天魔的行动,不过也只有一瞬而已,下一刻天魔就凭借强悍的力量,直接震碎了这禁锢空间,反手一斧砍向了芙萝拉。不过芙萝拉有第七感在身,凭借光速的反应,只要一心逃跑,天魔短时间里却也打不着她。

而另外的攻击,也在这时候来临。

银法王死后,掉落的天神兵惊邪忽然自行飞起,以快得惊人的速度,直插天魔那瞎掉的左眼。天魔一晃头闪了开去,但是惊邪竟然像是夏日的蚊子一样环绕天魔左右,不断骚扰他的行动,打不着,甩不掉,虽然没有办法造成什么伤害,却令天魔不胜烦燥。

这却是一直被雪藏的铁心,施展空情剑诀驾驭惊邪的战果了。

不过天魔也马上冷静了下来,不再理会铁心和芙萝拉的干扰,一掉头,向着玄网冲去。

“呵呵,以天魔攻击到玄网为信号,将是最后作战的开始……杨拓人,你的预言又实现了呢。”墨释君倒提青瞳虎魄刀,向着天魔追了过去。

远处的杨拓人依旧是智珠在握的样子,微笑道:“虽然过程乱了一点,但是本质还是按照预计进行的,那么,剩下的准备也该发动了。”

说着,他脚下隐隐浮现出一个炼金阵,随即,大块大块血红的贤者之石不断出现在墨释君前进的路上,纷纷被他的青瞳虎魄刀吸收了进去。这些贤者之石正是当日杨拓人炼化夔帅的通天树塔所得,其中积蓄数万年的庞大地脉能量,足够支撑墨释君再发动一次————

吞天大限。

而战场的另外两处,也有人正在做最后的准备。

问天身边,他的妹妹南宫问菜正拿着神舞琴,将自身的女娲灵力和神舞里的女娲力量,一起注入问天体内,同时,战场之外的女娲星槎也褪尽了灵光,跌落在地,全部的女娲灵力被集合起来,凝成一道绿光,灌输进了问天体内,受到这中空前汇聚的影响,九天之上,数百点星光变得茵茵凝翠,同样分出无边灵力落下来,那是女娲补天留下的补天石,也在这紧要关头,分出了积攒千万年的灵力,帮助问天这个女娲传人。

另一边,只剩半边身体的宗主,正用仅存的大手,扣着萨妃萝丝的肩膀,一身磅礴的《罗刹魁神功》真气不断注入她的体内。就算失去再战的力量,宗主也毫不认输,要将全部功力托付给最后的《罗刹魁神功》传人,完成击杀天魔的战绩。

“……一生能有这样一战……我无怨无悔……”

“……只可惜我的廿七大限已经过了……无法再次超越巅峰……”

“……但是你的廿七大限还没有失效……希望……你能走得比我更远……”

“……让我看看……人类……究竟可以多么的强大……”

随着功力的流逝,宗主的生命之火,渐渐消逝。

“必定,如你所愿!”萨妃萝丝银发飘荡,清冷的声音里,透露着决绝的意志。!

本文网址:http://bingzhiwuxian.quwenyi.com/3914507.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