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冰之无限 > 第百十五章 九天之上 十全未满

第百十五章 九天之上 十全未满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店主无限英灵神座电影世界十连抽末世大回炉末日逃亡鬼吹灯2修真四万年某美漫的传奇人生魇醒敛财人生[综].末日蟑螂魔道祖师[重生]穿越进化在末世中崛起时空旅人传奇诸天万界之大拯救会穿越的外交官诸天谍影异常生物见闻录在港综成为传说

在邪帝宗主的大决战之后,一水隔天,再次成为了江湖高手们关注的地方。

只是这一次的主角,不同了。

三月十五,一水隔天,魔兵齐聚,天魔复生。

这是从天地盟传出的消息,虽然起初让人难以置信,但是综合了各方情报之后,大家才惊讶地发现:在那个人手上,真的已经集中了所有已知的魔兵。

他用凤凰精元,从灭穹苍手上换走了“悲怒权杖”,又抢走了“帝恨刀”,用救命之恩从燕王手里拿到了“裂天破地锤”,又联手夺回了被夔帅抢走的“疚疯刀”和“星宿劫剑”,之前从铁剑门抢走了“虚无魔镜”。

江湖中出现过的六大魔兵,都已经落在了那个人手上。

而根据燕王从邪道盟弄到的消息,邪帝还曾经提供过一颗魔珠以及几个魔珠的线索给那人,结合那人的实力,找到魔珠并催生魔兵,丝毫不算困难。那么,结果几乎可以预测。

天魔复生,并非虚言。

元祖天魔是什么存在?他一诞生就逼得诸神中最强的元始天尊自杀,他分化身体产生的魔珠就迫使女娲自尽,他的十颗魔珠衍生的魔兵可以和十大天神兵媲美,他吐出一口气就造就了玄天邪帝这样的绝世强者。

这样恐怖的存在,一出世就会毁灭世界,为什么会有人想要复活他?

难道这人其实是天魔的走狗?

当调查继续深入的时候,他们才发现,原来根本没人知道墨释君的来历,他自称的玄冰岛完全不知所在,他的武功,他的能力,他的宝物,都和这个世界已知的历史没有关联,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尽管没有人发现他身怀魔气,但是到了这个地步,多数人还是开始认为,这个“墨释君”就是天魔为了复活而埋下的暗子。

但是,如果他是天魔的棋子,又为什么将复活天魔的事情传遍天下,难道不怕宗主找上门去吗?

由于墨释君表现出的功力太高,只有宗主和邪帝有能力压制他,而且还有诡异的不死之身,所以江湖顶尖高手们也不得不放下恩怨,互相联合,才一起来到一水隔天,阻止天魔复活。

一水隔天。

原本沙鸥翔集,锦鳞游泳的人间仙境,如今却已经变成了寸草不生的死地。当日宗主的“虚空大绝灭”一招轰穿天宇,引得无数宇宙射线照射地表,除了顶尖高手能以真气护住自身,一般的动植物都受到了致命的辐射,几日之内全数惨死,留下了这片生机断绝的沼泽。

而沼泽正中,那块当日宗主拳破苍天的地方,如今却被一座九层冰莲台所占据,莲台通体晶莹剔透,高百米有余,最下层的直径有两百多米,越往上越细,直到顶端的一座莲台,直径有二十几米。

墨释君高踞莲台顶端,已经静坐了数日。

今天,已经是三月十五的清晨,江湖高手们终于来了。

“我等你们很久了。”墨释君在莲台上张开眼,望了下面并肩而来的一众高手,轻声说到。

来的人,以三人为首,倒持天晶剑的南宫问天,心藏凤皇的灭穹苍,手持十方俱灭的燕王。后面自然还跟着各方高手,包括银法王等人,灭鬼神等人,以及正道盟的众多高手,天神兵太虚和神舞的兵主也在其中。

“墨释君,你究竟想要干什么?为何收集魔兵,却又将消息公告天下?”燕王踏前一步,大声问道。他知道墨释君跟南宫问天有寝取之仇,跟灭穹苍也已经决裂,只跟自己交情还好,所以抢先发问,以免墨释君跟其他人起了口角,直接开打,绝了谈判的机会。

墨释君微微一笑道:“我以为你已经猜到了呢,燕王,我的目的很简单,释放元祖天魔,然后集合整个江湖的力量把它干掉,永绝后患。”

“不可能!”燕王还没回答,南宫问天已经大喊了出来:“天魔无比强大,一旦出来整个世界都会被他毁灭,我既然继承了天晶,就要誓死捍卫天网,决不能让天魔出世!”

墨释君根本没理他,继续对燕王说道:“燕王你相必也明白,江湖中并非代代都是高手,几十年前,灭老盟主还可以靠‘地霸气诀’就横行江湖,而现在就算‘天罡气诀’大成,也未必能晋身天下武林前三的位置。半步成神的邪帝,已经跨入神明领域的宗主,都是千年不一出的人物。而数年间十大神兵纷纷现世,第一神兵天晶剑有了能承载它力量的继承人,智慧第一的十方俱灭也有了大智慧的兵主,《上天下地至尊功》出了两个天罡境界巅峰的传人,这么多的高手一起出现的江湖盛况,亘古未见。而天魔虽然被封印于天外,但久守必失,总有一天他会破封而出,我们不趁现在天下人才鼎盛的时候了结这个隐患,难道要等到神兵隐遁,高手凋零的时代,再去迎战元祖天魔吗?”

南宫问天继续否定道:“你不要口灿莲花,危言耸听,天网封印元祖天魔从无破绽,就算有什么问题,还有伏羲大神牺牲自己制造的地脉玄网补充,天地合一,万无一失,天魔永远没有机会出世!”

“万无一失?”墨释君一笑道:“半年多前玄网不是才差点破了吗?”

墨释君说的是当初蚩尤复活的一战,那场战斗就发生在伏羲制造的玄网里,猛烈的战斗和各方高手的贪婪,将镇压玄网的两大神兵“十方俱灭”和“惊邪”起出,导致玄网几乎崩溃,而天魔也差点趁机再从天网里分出一个分身来。幸好最后蚩尤中了美人计,投身玄网补全漏洞,才暂时镇压了天魔,但任何人都知道,这样的情况不可能持续到永远,天网和玄网,并非牢不可破。

问天被墨释君反驳的暂时说不出话来,灭穹苍却不再沉默,开口问道:“那么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不能击败元祖天魔,反而全部死在它手上,又当如何?”

墨释君反诘道:“呵呵,那么老盟主你又是否知道,什么是天魔?”

灭穹苍一愣,旁边的问天和燕王也是一顿,答不上来。虽然如今的江湖,魔兵频繁出世,元祖天魔的存在并不隐秘,但是要让他们说出天魔具体是什么东西,他们却也打不出来,顶多是佛家的“天地间一切恶业所化之物”或者道门的“阴阳双分阴成魔阳成神”,但实际仔细想想,却又完全不知其详。

毕竟,魔和神距离人太过遥远,从神话之类的渠道是无法了解真相的。

墨释君自然知道他们的局限,也不等待,直接自问自答道:“燕王你得到了伏羲的大智慧,应该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唯一的,在广袤的宇宙之中,有无数这样的世界。而神明和天魔,就是这无数世界中自由穿行的两大敌对势力。魔和神来自何处我也不清楚,但是我至少知道他们不是这个世界原生的生命,诸神之中除了伏羲这样人类封神的存在,其余如女娲等天生神明都来自天外。而元祖天魔虽然强大,却不是真正和诸神鏖战多年的老魔,而是元始天尊受到魔气感染而生的新魔……”

墨释君说到这里,燕王已经有了些明悟,灭穹苍皱眉不语,只有南宫问天怒道:“你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处,和你释放天魔又有什么关系?”

墨释君叹息道:“还不明白吗?我的意思是说:元祖天魔并不是唯一的魔,甚至不是诸神的主要敌人,他只是一个意外的产物。诸神降临……或者说逃到这片大地上,是因为打不过宇宙中的天魔大军,才要找一个荒僻的新生世界,培养和集结强者,对付真正的宇宙天魔大军。真正的天魔早晚一定会降临地球,不管天网有多严密,都一定会被毁掉,到时候有着元祖天魔这个土生天魔的指引,天外魔们将会获得极大的优势,与其到了那个时候,让远比今天羸弱的人类面对元祖天魔率领的一支天魔大军,我们何不现在就下手解决他?”

灭穹苍目光闪动,说道:“这只是你说的,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是真的?”

墨释君一摊手道:“没有证据,但是我相信燕王继承自伏羲的大智慧,可以判断真伪。而且我也并非要求诸位在此战中拼命,因为比起你们来说,我背后那两位,才是此战的真正主力。宗主,陛下,两位都是当世最顶尖的强者,不知是否有胆量和元祖天魔一战?”

寒冰莲台上,墨释君背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两个高大的身影,一个肌肉盘结雄壮如山,一个飘逸俊秀锋芒绝世,正是大罗刹宗宗主和玄天邪帝。毕竟墨释君把这件事闹得江湖皆知,他们这两个武林最顶尖的高手,不可能不知情。

同时,斜后方天空的云层里,女娲星槎也缓缓降落了下来。

墨释君挑衅般的提问,并没有引起两人的情绪波动,毕竟这两人几近于神明,心神之坚毅远超世俗理解的极限。但是,以元祖天魔为对手这一点,却真真挑起了他们的战意。

宗主眯起眼睛,沉声道:“天魔,很有趣的对手,我也很想知道,世间时候还有强者能正面接下我的一拳。邪帝,你现在给我的感觉似乎变得完全不同了,是当日领悟到了什么新的东西了吗?”

玄天邪帝原本总是带着一种骨子里的傲慢和孤独,但是自一水隔天之战后的昏迷中醒来,整个人的感觉却变得鲜活了起来,似乎直到现在,他才真正成为了一个“人”,听到宗主问话,微微一笑道:“你既然有决定,那么我们不妨再比一次,且看谁能彻底打倒元祖天魔,想看我是否又有进境,到时候就知道了。呵呵,说起来,我跟天魔还有好大一笔账没有算呢,若能亲自手刃他,也是人生一大快事。不过说起来,墨释君,我对上天魔要发挥全力的话,还要趁手的兵器才行,我的刀剑是你拿去了吧?”

墨释君一笑道:“魔兵源自天魔,拿魔兵对付他如抱薪救火,为了这一战,我准备了其他的兵器,保证让诸位用得趁手。”

说着,他转头道:“碧染,看你的了。”

“是,主人。”小正太碧染的身影出现在冰莲台上,此时的他已经换上了天平座的暗黑黄金圣衣,但是和原版的天平圣衣不同,这件圣衣的造型已经完全变异了。

原本的天平座黄金圣衣,是黄金圣斗士们的武器库,一身负载着十二件兵器,分别是两面锁链圆盾,两柄戟枪,两柄阔剑,两支三节棍,两支双截棍,两支臂拐。原版的黄金武器威力如何姑且不论,但是碧染靠着自己的生命力凝聚暗黑黄金圣衣,在质地上只有正版白银圣衣的强度,所以这些武器的用处并不大。

但现在不同了,即使是一般江湖人物,也能感觉到此时碧染身上圣衣里负载的兵器,所拥有的庞大力量。

因为现在碧染的暗黑天平圣衣,跟他姐姐小紫沁的射手圣衣一样,已经是一件魔神兵了,用的正是异魔灵魂与噬魂棍的碎片合成的魔珠。这颗魔珠不是元祖天魔所化,因此并不需要负面感情来催生。其特质也与众不同,拥有着学习各种魔兵异能的能力,这种学习跟紫沁的无妄天诛的模仿不同,是永远不会遗忘的。而在学习了无妄天诛的模仿异能之后,它更进一步,拥有了学习神兵异能,并将异能附加在天平十二武器上的效果。

所以现在,两面圆盾已经变得更加厚重,拥有了轩辕黄帝的天神兵“太虚”的星球磁场异能。

两柄戟枪则变成了大十字枪,拥有了“十方俱灭”的五行八卦异能。

两柄阔剑变成了一剑一刀,分别拥有了“天晶剑”和“虎魄刀”的元素异能。

三节棍自然化成了三截臂骨连接的样子,拥有了“噬魂棍”的噬魂异能。

双截棍则变成了两支锁链相连的钢叉铁剪,拥有了“惊邪”的雷电异能。

最后的一对臂拐从圆柱形变成了扁长的龙形,拥有了“神农尺”的治疗异能。

虽然这些异能比不得原版神兵的神力充沛,但异能效果却能模仿得十足,最重要的是,因为他们用的都是神兵异能,所以并不会因为源于异魔魔气,就减弱对于元祖天魔的杀伤力。

圣衣有自动调节大小的能力,碧染身材矮小,所以武器在他身上的时候看着有点象玩具,但一旦离开他落到其他使用者手上,体积立刻会膨胀起来,变得适合使用者使用(当然不能太过分,毕竟这不是金箍棒)。

碧染将武器陈列出来,让众人自行选取,引得一片惊叹。

邪帝自然拿了那一对拥有“虎魄”“天晶”异能的奇形刀剑,宗主也取了一支跟噬魂棍形似的三节棍。

灭穹苍现在没有兵器,也拿了一杆拥有十方俱灭异能的十字枪,他本是伏羲武学的传人,用这柄枪可能比帝恨刀更加趁手。

众人身后的江湖高手们,也分得了一些兵器,比如神算子和火凤凰就分别拿了一面带有太虚元磁力量的圆盾,灭穹苍二儿子灭苍生和北冥家的大小姐北冥雪,各自拿了一杆拥有神农尺治疗异能的臂拐。

邪帝试了试刀剑,开口问道:“十大魔兵,你得到了几件?”

墨释君在地上一拍,冰层碎裂,在第九层莲台上又升起了第十层冰莲,这座直径十米的冰台上,正插着七件魔兵,以及两件魔神兵,墨释君答道:“我已经得到了九件魔兵,不过最后一件已经没问题,只等大家做好准备就能生成。”

“哦,你能控制魔兵成型?”邪帝眉毛一挑,问道。

墨释君笑道:“这一点在我催生星宿劫的时候,陛下就该知道了。”

邪帝瞥了墨释君一眼,道:“你还有什么负面感情,可以催生最后一柄魔兵?”

墨释君摇摇头,伸手一指道:“不是我,而是她。”

邪帝抬眼看去,却见冰莲台另一边的冒险者里,正有一个白发垂腰的冷艳女子,手持着最后一颗魔珠,脸色变化不定。

正是萨妃萝丝。

最后这一颗紫黑色的神异魔珠,所需要的负面感情是“崩溃”,信念的崩溃。一个人原本越是高傲坚定自信,那么信念崩溃所散发出的负面感情就越强烈。

而要说信念崩溃得最厉害的人,即使在无限多的世界里,除了萨菲罗斯,大概也不会有其他人了。

他原本就是人工制造的产物,自幼没有亲情友情,唯一可以作为心灵依靠的,就是那“英雄”的名号。当他发现自己不是人类,而是人造人的时候,他第一次崩溃了,放下了英雄的职责,焚烧了海尔尼姆小镇。

但那时候,他还能聊以安慰,认为自己是高贵的古代种的克隆人,是比人类更加贴近于世界本原的存在。

然而,真相却在他读取地心的古老记忆的时候,再次击溃了他的信念,他得知自己不是高贵的古代种,而是来自宇宙的狰狞怪物杰诺娃的分身的时候,信念第二次崩溃,这一次他连杀人的勇气都失去了,只能选择自我放逐,将意志交给了自己那源自杰诺娃的魔性一面。

但是,命运似乎还没有放过他的打算。

在与墨释君融合并分享记忆的时候,他才知道了什么是最残酷的真相。原来他的存在,他的人生,他的悲惨,他的痛苦,他的失败,他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个游戏,是早就设定好用来卖钱的俗套,从一开始他的人生就已经注定了最后的失败,而即使失败了也不会被放过,还要再次复活过来被杀死一次,以换取更多的票房收入……

同样是知道自己来自虚拟故事的人,每个人的反应都是不同的。

芙萝拉原本就是放弃人类身份的大剑战士,对于自身的身份并不十分看重,所以经过短期的迷惘之后,就找到了自己的新的使命。拉德莉则是吽伽罗族的不老之人,天生心态平和,即使经历千年紧闭也不觉得困扰,同样在面对自己身份的时候,也非常自然地接受了现实。

只有萨菲罗斯,他不能如此的平静,因为他是必须靠着信念才能活下去的人。

“我曾经以为我是拯救世界的英雄,但是我错了,我只是一件实验品;后来我又以为我的血脉代表着我是星球的仆人,但是我又错了,我只是一个丑恶的侵略者;最后,我以为我是那来自宇宙的灾祸,没想到还是错了,我那成神的梦想,不过是他人游戏里的噱头……原来,真正的我,只是个连玩偶都不如的东西……”

带着这样的想法的萨菲罗斯,所积累的负面情绪无比庞大。然而他却没有在与墨释君共存的时候自我湮灭,这并非因为什么奇迹,而是他在心灵彻底崩溃之前,极度的痛苦逼迫他盗用了墨释君的超能力“冰狱”,将这足以让他的心灵彻底毁灭的负面感情,冰封了起来。

这份崩溃的负面情绪是如此的庞大,以至于就算后来萨菲罗斯在跟着墨释君冒险的过程中,渐渐重塑了人生信念,也丝毫不敢将它解封,否则自己会因为承受不了那股情绪而彻底疯掉。这也是他当初选择以女身复活的缘故之一。因为只有割舍掉旧日的全部因果,割舍掉那个不仅是身份和信念,就连悲剧命运都是被人虚构出来的萨菲罗斯的身份,才能令自己的心灵得到解放。

今天,她终于得到了机会,可以用魔珠吸收掉这份代表着过去虚假生命的负面感情,令她真正和过去告别,获得自己的新生。

“魔珠,想要崩溃的情感吗?那就努力吸收吧!”萨妃萝丝左手拿着深紫色的魔珠,任凭这由天魔心脏化成的魔珠,源源不绝地将自己内心缓缓释放出的崩溃情绪吸收进去,虽然过程很痛苦,但她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几分钟后,彻底吸饱了负面感情的魔珠,开始孕育魔兵了。萨妃萝丝的右手正拿着碎裂的妖刀深雪正宗的碎片,立刻被魔珠吸收了过去,在庞大魔气的贯通之下,本来就属于魔剑之类的深雪正宗,再次复活了。

三米长的雪色长刀,从碎片变成了整体,刀身两面原本的三百六十五个魔性符文却全部被魔珠吸收了进去,然后再喷出来,变成两排姿态各异的三千天魔幻舞图,纹饰在刀身上,栩栩如生,极尽乖离诡异之能事。刀柄则彻底脱离了日本刀的款式,变成了一截由十七块银色金属构成的抽象握柄,紫色魔珠正镶嵌在刀镡之上。

同时,一段意念传入萨妃萝丝脑海,显示出了这柄新生魔太刀的名字。

魔刀-幻灭正宗。

异能:毁灭,可以令一切被砍到的目标,无论是实体还是能量,都在瞬间崩解湮灭。

在《神兵》原著里,第十颗魔珠在成型之前,就被怀有魔胎的铁心分走了一半,所以在最终成型的时候,残缺的魔珠根本没有形成独立的魔兵,也没形成属于自己的异能,就直接开始吸收其他九件魔兵,化成十全魔兵。虽然集合其他魔兵看起来很帅气,但是实际上等于只有九件魔兵的异能在运作,最终最核心的这颗魔珠根本毫无作为,未免名不副实。

而现在,萨妃萝丝催生了完整的魔珠,立刻单独生成了一件新的魔兵,拥有自己的独立异能。

不过,这并不算完,因为魔兵还在继续吸收着萨菲罗斯的崩溃情绪,魔气再次暴涨,然后开始了第二次蜕变。

这一回生成的,才是真正的十全魔兵。

眼看着魔兵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南宫问天和他身后的灵剑子、银法王等人脸色不断变换,几次想要出手,却被邪帝和宗主若有若无地变换气势,将之压下。

“幻灭正宗刀”在强大的魔气下再次瓦解,散成了无数金属锋刃,然后互相组合,最后形成了一柄四尺多长的厚重奇形大刀。这柄暗铁色的大刀只看形状就凶残无比,通体由多片刀刃叠合而成,无论是刀锋、刀背、刀面、刀镡还是刀柄,都有着长长短短的锋刃,尤其是刀锋的形状,并非一道流线型的锋口,而是由九支“L”形的小刀片排成一排伸出来,这样的刀刃在一刀之间,就能给敌人造成千刀万剐的痛苦。

当然,真正拥有力量的,却是这魔刀刀身上那一排十个孔洞。

每一个孔洞都代表一枚魔珠,现在只有最末一个开在刀镡上的孔洞里,镶嵌着“幻灭正宗刀”那颗深紫色的魔珠,其余孔洞都是空的。这些孔洞此时都凭空生出一股巨大的吸摄之力,开始召唤其余魔珠互相融合,共同组成最强的魔兵,释放天魔。

“嗡嗡嗡嗡嗡嗡——————”

只听一阵震荡,“帝恨刀”,“执念障”,“悲怒权杖”,“裂天破地锤”,“疚疯刀”,“星宿劫剑”,“虚无魔镜”七件魔兵纷纷解体,所有力量和异能都融入魔珠之中,凌空飞起,分别嵌入了十全魔刀的对应的孔洞里。

赤红、蔚蓝、莹白、浅绿、明黄、淡紫、暗红、紫黑,各种颜色缤纷闪耀的魔珠,在十全魔兵上光华四射,瑰丽多姿,华丽无比,而十全魔兵的力量也随之一路上涨,魔气滔天,完全将十大神兵的锋芒压了下去。

但是,此时的十全魔兵依旧不完整,因为,还有两颗魔珠没有归位。

魔神兵-无妄天诛弓。

魔神兵-青瞳虎魄刀。

这两件魔兵中的魔珠,被神兵的力量束缚压制着,根本无法脱离,也没办法将神兵反过来侵蚀分解,使之成为十全魔刀的力量。

这样的景象,同样出乎在场众人的预料,墨释君也不解释。实际上,这才是冒险者们苦心的安排所在。

按照《神兵》原著的解释,天魔拥有着“魔元、魔气、魔珠”三大组成部分,也就是元神、能量、身体都超越了黄金级上位境界,对应“神门四天关”的魂、气、体三关。根据杨拓人的猜测,没有分裂之前的元始天尊,应该是四天关全开的真神,而依靠元始天尊负面感情分裂出的元祖天魔,在“心”关上自然没有成神,却依旧保有其余三关的神级力量。

之后,为了孕育魔珠,元祖天魔分解了自己的身体,这样一来,他就只剩下两关的神级力量了,若能将他的力量限制在这个境界,依靠全江湖的高手斩杀天魔,并非不可能。不过天魔没道理想不到这一天,同样参考原著,当十全魔兵解救天魔的时候,每一颗魔珠发威,都会回复天魔一部分肢体,若非最终的第十颗魔珠只有一半,天魔说不定就不是附身在牛郎身上降临,而是直接以自己的肉身降临了。

因此,冒险者们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制造完美的十全魔兵,而魔神兵就是阻止魔兵完全聚集的办法。毕竟冒险者们没本事像原著一样,把某刻魔珠分成两半,只能限制其中某几颗魔珠的聚合。

单纯的阻止魔珠聚集也是不行的,因为十全魔刀的十个空位不填满的话,就没法破开天网释放出天魔,所以还必须找到替代物。

只见小正太碧染踏上几步,来到萨妃萝丝身边,伸手按在了十全魔刀上,庞大的魔气从他的天平圣衣上源源注入魔兵,在第九个孔洞上形成了一个翡翠色的虚拟魔珠,填补了青瞳虎魄的位置。

而小萝莉紫沁则将无妄天诛弓的大半魔气抽出,凝聚到一根箭矢上,然后将箭矢投向十全魔兵,在最后一个孔洞上凝出了一个深蓝色的魔珠,补全了无妄的位置。

十全魔兵,到此才算正式成型,只是仅有八颗魔珠,附加两颗伪劣货色,力量并不完全。

如果可能,冒险者们不介意换掉更多的魔珠,但是异魔形成的魔珠魔气也是有限的,只能模拟一颗魔珠,自然选择了了魔气最强的第九魔珠,而剩下的魔珠里,也只有无妄的魔珠能模拟出一个假魔珠来李代桃僵。

“十全魔兵……呵呵,原来如此,看来你们对天魔还是不放心啊。”邪帝已经看明白了冒险者们的打算,微笑着揶揄道。

“哼……”宗主似有不满,冷哼一声,却没开口。虽然他也想找真正的强者印证自己的武学,但是元祖天魔毕竟不是邪帝,打邪帝就算输了也不过一条命,打天魔输了就是死满门。而且他也已经失去了廿七大限的束缚和帮助,要现在开口令墨释君等人催生完全状态的魔兵,这话他也开不了口。

而问天等人看到此时,也才相信墨释君并非哄骗他们,是真的想要除掉天魔。

墨释君抬手将一颗纯黑的圆珠丢给萨妃萝丝,说道:“魔兵已经成型,该请天魔下来了。”

那黑珠正是《最终幻想》里的最强召唤物“黑魔石”,萨妃萝丝接过来之后也不犹豫,直接将它按在十全魔兵上,源源不绝地抽取魔兵的魔气,转化为魔力。

片刻之后,黑魔石已经开始运作,一道眩目的光华从萨妃萝丝身上冲天而起,沿着当日宗主轰破九天的路线飞向宇宙,在远离大气层的地方,开启了一个直径一公里的空间之门。

一颗直径五六百米,黑黝黝的铁质小行星,被魔石的魔法捕捉,穿越空间,切近的地球磁场轨道,然后,它被魔力和重力牵引着,一路向着地球飞落下来。

然而在早已被人算好的轨道上,它无可避免地迎头撞上了一张漂浮在外太空的大网。

正是封印着元祖天魔的“星河天网”。

这张大网的核心是一个巨大的球形巨茧,外围之十根百里长短,粗达数十丈的锁链,锁链尽头是十头似龙又似麒麟的神兽,这些神兽并非生命体,而是元始天尊分解自己的身躯神力所化,各自将一条锁链挂在脖子上,死死拖着天魔,不令他下降到地球上。

这一回,面对着这颗几亿吨是天外陨石的巨大重量和冲击力,十头神兽也拉不住天网了,被一路坠着缓缓下落,很快就侵入了大气层,带着摩擦大气的熊熊火光,出现在了一水隔天的上空。

“好巨大……”下方的江湖高手中,不少人直接失声说道。

的确,天魔的本身足有上千米高,天茧的锁链几乎比一座城堡还粗,十道巨锁在天空云层里蔓延开去,覆盖了几乎整个天穹,这般巨大而浩瀚的存在,只有“神迹”二字可以形容。

但是对于冒险者,以及宗主、邪帝等人而言,这巨大的魔头,也只是一个需要打倒的对象罢了。

“动手吧,萨妃萝丝。”墨释君抬头看着天空缓缓降落的巨大恶魔,开口下令道。

“好的……”萨妃萝丝也不迟疑,举起十全魔刀,一刀劈出。

“嗤————”的一声,只见一道碧蓝色的火光从十全魔刀上飞出,在空中化成巨大的帝恨刀虚影,带着三十位商朝皇帝的愤怒火魂,划过长空,正射入一头神兽的头颅。

那神兽能拉扯天魔本体,却不能抵挡这凌空飞来的魔兵幻影,只听“噗”的一声,巨大的神兽已经化成了泡影。

而与此同时,天魔本体的右臂也似乎被注入了活力,变得清晰凝实起来。

接着,是“疚疯刀”“星宿劫剑”“裂天破地锤”“悲怒权杖”“执念障”“虚无魔镜”“幻灭刀”逐一飞出,不断斩杀神兽,同时将天魔的身体不断恢复起来。天魔似乎感觉到了不断回复的力量,哈哈大笑起来,巨大的振动将整个天网扯得“铮铮”乱响,最后两头神兽虽然苦苦挣扎,却已经难挽大局。

然而,马上,天魔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随后飞来的“无妄天诛箭”虽然杀了神兽,却没有回复他的身体。这代表着,他的身体不完整了。这可不是一般人少一条胳膊腿的问题,神级的身躯必须是完美的,缺少了一个部分就会立刻从神级跌落下来,不管少哪个部分都一样,如果少了两个部分,则根本无法成型。当然,如果是要害,比如原著里的心脏的话,只要一个部位有缺,就能让天魔的身体溃灭。

当最后一道魔兵幻影飞来,斩杀了最后一头神兽的时候,天魔彻底失去希望了,少掉两个部分,他的本源魔体已经彻底不可能成型了。

这个时候,他只能以元神降临,寻找一个凡人的躯体附身,再将所有魔气注入新躯壳的体内,渐渐将之魔化成一具魔体。但是以后究竟是否能再将那具身体练成神级,即使是他也不敢保证。

魔念瞬间扫过一水隔天,天魔马上找到了最适合他附身的躯体。

邪帝灵童,牛郎。

本来邪帝的身体才是天魔的最佳选择,不过如今邪帝已经洗去一身魔气,完全成人,自然比不上魔气依旧的牛郎来的适合。这也是墨释君将牛郎带来的缘故,让天魔找上牛郎,总好过他强吞宗主或者邪帝。

原本被绑在冰莲台一角的牛郎,忽然张开眼睛,瞪着墨释君等人,用前所未有的阴沉声音喝道:“你们……害得我魔体不全,统统该死!”

天魔,终于开始降临了。

巨大的,黑暗的,凶邪的魔气,化作通天的黑色龙卷风,从天茧中喷发而出,直落九天,将牛郎笼罩在其中,无比丰厚的魔气源源不绝地注入了他的体内,令这具身体迅速魔化,不断变得更加强健高壮。

南宫问天却是再也忍不住了,竖起天晶就向着牛郎砍去,但是那浩大的魔气本身就粘稠厚重,问天以《天晶剑诀》的“火凤翱翔”攻击,居然连散发的魔气都无法突破。

而这时的萨妃萝丝,也感觉手中的十全魔兵不断跳动,想要回到天魔手中,她却不慌张,纵身飞落莲台,落到另一边的平地上。

在那里,另有人在等她。

拉德莉,和楚静灵。

此时拉德莉手上拿着复制了神兵“惊邪”异能的臂拐,而楚静灵拿着的,却是复制了“十方俱灭”的十字枪。

十方俱灭,惊邪,这两件神兵有着特殊的联系,当年伏羲就是以这两件神兵为基础,制造了星河天网的补充版本,玄网,而现在天网被破,天魔再生,只要有这两件神兵的异能牵引,就能召唤出玄网来封印天魔。

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如果天网破了,玄网也根本顶不了事情,天魔只要花费一点功夫,就能破开这个只有天网十分之一力量的山寨版本。所以一开始,冒险者们就没有打算用玄网封印天魔,而是打算用它来封印“十全魔兵”。从始至终,墨释君和杨拓人也没打算将魔兵交到天魔手上,同时,他们也想用玄网来保护住没有战斗力的楚静灵,和不能受伤的拉德莉,同时,也只有拉德莉的强绝法力,才能镇压住与天魔本命相连的十全魔兵。

楚静灵如今已经学成了鬼谷一脉的法术,同样也从燕王那里学到了十方俱灭的操纵之法,加上拉德莉的庞**力支持,两女很快就触动了底层之下的玄网,并将之召唤了出来。

正在玄网空间里度蜜月的蚩尤和他老婆花神,根本没把正在降临的元祖天魔放在眼里,按照拉德莉两人的指引,将玄网运转起来锁住了十全魔兵之后,就飘然飞升而去了。这也让旁边的问天目瞪口呆,隐隐间相信了墨释君之前的话——“诸神的真正敌人根本不是元祖天魔,而是他背后的天魔大军”。

所以,要消灭元祖天魔,只能靠人类自己。!

本文网址:http://bingzhiwuxian.quwenyi.com/391450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