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冰之无限 > 第百十二章 超魔神兵 一水隔天

第百十二章 超魔神兵 一水隔天

推荐阅读: 全球迈入领主时代在人间崛起快穿:驯养反派手册史上最强店主捡到一个末世世界会穿越的外交官快穿100式创造游戏世界末日逃亡末世启示录在港综成为传说我有一座恐怖屋狂魂末日蟑螂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无限英灵神座青囊尸衣无限恐怖无限装殖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廿七大限。

在整个以神兵为主线世界里,这却是一个比神兵更神奇的存在,比《龙珠》里赛亚人受伤后战力飙升还要厉害,不用做任何事情,只要接近二十七岁的生辰,战斗力就会不断上升。

唯一的缺陷就是二十七岁必死。

这个便利或者说诅咒,造就了西域大罗刹宗数百年的辉煌,也造成了宗主一脉代代单传,寿不过廿七的悲哀。

现在,修炼《罗刹魁神功》的最后一代宗主,已经在中原第一神医的医馆里,给自己的儿子治好了血脉遗留的隐患,彻底结束了这命运,终于可以了无牵挂地面对自己的人生挑战了。(太悲剧了,这么多人物都不给名字,宗主也是,神也是,燕王也是,如果没外传的话,邪帝也没名字,黄玉郎在画漫画的时候,没有人物卡吗?)

如果按照廿七大限提供的精准死期,宗主应该会在今年的三月初九,将战斗力飙升到极限,同时也会因此无疾而终。在那之前,他无比希望和邪帝一战,印证他人生的辉煌。

暗地里,宗主也怀着一种微茫的希望——如果能在廿七大限之前突破凡人的极限,达到神明的领域,也许就能破除那血脉的诅咒,成为永恒的存在。

所以,他和邪帝的决斗势在必行。

而和宗主的儿子同时康复的,还有另一个人:灭穹苍的长子灭鬼神。

这位天地盟的前少主之所以来求医,也和宗主有关。当年灭穹苍假死潜修,连两个儿子都一起骗过,十年之后,作为长子的灭鬼神练成武功,开始向假盟主燕王报仇。但是那时候他的力量还没法和已经被燕王掌控的天地盟对抗,所以干脆远走西域,冒充天地盟攻击大罗刹宗,想要挑起东西两大宗门的仇杀。结果目的没达成,反而在退走的时候,被宗主用天诛射了一箭,那一箭拥有光明异能,虽然没杀死灭鬼神,箭锋却留在了灭鬼神的体内,多年一直折磨他,使他不能见到日光,否则立刻痛苦难耐。(话说,原著的天诛九箭,射死过人吗?神、灭鬼神、问菜、邪帝、灵剑子、燕王,先后六人中箭,五人不死,剩下一个是活尸,也活蹦乱跳的。)

由于当初是背后放箭,宗主一直觉得对不起灭鬼神,正好这次在中原神医的地头上碰到,也就打算利用手上的神农尺和变种人药剂,帮他也把伤势治好。

如今灭鬼神已经知道自己父亲没死,同时又因为反复被父亲利用而恩断义绝,所以对宗主的仇恨也没有那么理直气壮了,定下“和邪帝决斗之后,在和我一战”的约定之后,接受了治疗。

之后,宗主立刻杀伤邪道天宫,挑战邪帝。

然后,一招败北。

唯一可堪自豪的是,他是败在了纷纷扰扰断风云之下,而且撑过这一招以后,也只是受了轻伤而已。仅看这一点,此时的宗主就已经胜过灭穹苍和南宫问天了。

邪帝对此也颇为惊讶,说道:“我倒真没想到,你的力量进展得这么快。虽然墨释君曾经说过,你的实力会在接近廿七大限的时候疯狂提升,甚至会有资格接下我的第三神技,但直到此刻,我才能够确认——你,确实有这个资格。”

邪帝这么说的同时,也想起了自己当年最为愧对的一个挚友,大罗刹宗百年前的宗主。当年邪帝入魔之前,曾经与化名大罗卜的那一代宗主相交莫逆,肝胆相照,后来邪帝被魔气所困,倒行逆施,那位已经接近廿七大限的大罗卜万里迢迢返回中原,挑战邪帝,只为了能在战斗中唤回邪帝的人性一面,而且,他几乎成功了。可惜邪帝魔性的背后是元祖天魔,居然在决战之中投下充满魔气的陨石,令邪帝入魔更深,最终功亏一篑。但是如今成人的邪帝看到现任宗主,总是觉得有些愧疚,所以难免对他另眼相看一番。

宗主其实并不知道祖先和邪帝的交情,只知道两人曾经大战一场,所以这时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三月初一,在一水隔天,你曾经和先祖战斗过的地方,我们再一决生死!”

邪帝毫不迟疑,点头道:“我的确欠你先祖一场公平的决斗,好,一言为定,希望你在那之前,能成长到足够强大的地步。”

两大高手,自然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一水隔天决战”的消息,也很快在江湖顶尖高手之中流传了开来。

不过,墨释君他们现在并没有时间关注这一点,他们正在进行另一项工作:

诱捕异魔。

为了日后对付天魔的时候少出意外,他们现在必须将变数削减到最低,而异魔这个源自女娲的强大魔头,自然是首先被剪除的目标。

要引出异魔,自然要以魔兵为诱饵。不过虽然墨释君手上此时有三件魔兵,但异魔似乎也知道这一点,如果它发觉异常的话,只怕难以奏效。而魔兵的魔气波动,平时也并不外泄,真正惊天动地的,只有在成型的那一刻,才能惊动四方。

所以,墨释君等人,决定要催生世间的第七件魔兵,代表嫉妒情感,拥有模仿异能的魔兵——无妄。

“楚静灵,你能确定异魔古柔就藏身在这附近?”

西北一座高山之上,墨释君正带着轮回者们四下眺望,同时,对着队伍里的“眼”问道。

楚静灵身兼三种感知神通,当即点头道:“是,队长,虽然异魔善于隐匿,我探查不到,但是他附身的古柔就没有那么厉害了。借助他的魔龙蚕皇留下的魔性毒素,配合十方俱灭感应,我肯定他就藏身在这附近百公里之内。”

墨释君点头道:“好,如果这样的话,无妄生成的波动绝对能将它引来。”

杨拓人插口道:“不止如此,我们的实验应该会更让他惊喜。”

“也对,这可是一个远超原著的构想。”墨释君一笑,道:“那就准备东西吧。”

说着,墨释君拿出了那颗灰蓝色的魔珠,小紫沁拿出了用尽箭矢的天诛弓。

同时,萨妃萝丝、芙萝拉和拉德莉也将“裂天破地锤”、“悲怒权杖”和“虚无魔镜”也一起拿了出来。

墨释君向着身后紧跟的铁心招招手,让这个剑神傀儡来到自己身边,说道:“都准备好,一会对自己的工作都清楚了吗?”

见众人点头,他也吸了一口气,反手一拍铁心的后脑,沉声道:“把积蓄的嫉妒全部释放吧,冰狱解封!”

随着他的拍击,原本表情一派淡然的铁心,忽然脸色大变。

“啊啊啊啊————”无比痛苦的尖叫从铁心口中发出,同时,充满嫉妒怨恨的精神波动,从她体内爆发出来,这是心湖梦境闭关数十年中,墨释君帮她封印的所有负面感情,充满了她对于南宫问天的嫉妒,嫉妒他得到天晶,嫉妒他得到家主之位,嫉妒他是真正的南宫少爷,嫉妒他是男儿身,嫉妒他武功高强,等等等等,无数的嫉妒充满了铁心的脑海,若非之前墨释君以冰狱能力将其封印,铁心再过百年也练不成真正的空情剑诀。

现在,这些负面感情被一起激发了出来,立刻就启动了魔珠的生成程序,只见那颗灰蓝色的魔珠就像鲸鱼吸水一样,将铁心的所有负面嫉妒清晰吸收一空。

不过,吸收了负面感情的魔珠虽然不断震荡,却没有生成魔兵,因为现在还缺另一个条件,金属材质。

“好,下一步。”墨释君一声令下,小紫沁立刻将天诛弓丢向了魔珠。

没错,墨释君他们计划的就是这个,一个原著里从没有过的疯狂想法:以神兵为材质,制造超越一般魔兵的超级魔兵——魔神兵。

魔兵成型的时候,会自动分解周围的金属材质,成为制造魔兵的材料。如果没有神级的超自然力量保护,即使是号称宇宙最硬的“阿德曼金属”也难逃分解的命运,但是,和魔兵对等的神兵,却不会这么简单就被分解吸收,即使是十大天神兵中最弱(没箭的时候),最邪,最无节操,在原著历史上有投敌经历的天诛弓,也只是被吸得悬浮空中,就是不肯分解。

墨释君他们早已预料到这一点,所以,特别准备了对应的东西。

只见拉德莉拿着“虚无魔镜”一晃,天诛弓中不断爆发的能量就变成了虚影;接着,萨妃萝丝抄起“裂天破地锤”,对着天诛弓的本体就是一锤子砸了下去,同时,芙萝拉也将“悲怒权杖”化为三叉戟的第二形态,自下而上向天诛弓刺去,跟萨妃萝丝形成了夹击的局势。

“砰————”的一声,天诛弓在失去了神力的情况下,又被拥有“分解”、“强力”异能的两大魔兵合击,终于爆碎开来,变成漫天碎片。原本被虚化的神力又再凝聚,裹着碎片就要飞向天外,却被墨释君挥手以一道罡气压制,不得离去。

“紫沁!”墨释君再喊一声,紫沁立刻从体内释放出了自己的暗黑黄金射手圣衣,连同自身一起投向了魔珠。

“嗡嗡嗡嗡嗡嗡————”魔珠震荡这,吸收了铁心的嫉妒,天诛的弓体碎片,和紫沁以及暗黑黄金圣衣,爆发出耀眼的蓝光,形成一个无数金属羽毛构成的大球,开始了最后的孕育。

与此同时,远方的深山里,一个扛着巨大金色圆规的狰狞怪人,抬头向着这个方向望来。

“咦,又有一柄魔兵成型?去看看。”

说着,如蛇蝎一般伏地飞窜,翻山越岭而去。

这边的魔神兵“无妄天诛”虽然是秉承铁心的负面感情而生,所选定的主人却不是她,而成了小紫沁,孕育了片刻,已经渐渐成型,无数金属羽毛分开,露出里面的人形来。

紫沁身上的普通衣物已经全部粉碎,露出青涩的身体和雪白的肌肤,大半被女性化的射手圣衣挡住,一头长发披散开来,稚嫩的俏脸半掩半露,稚嫩中带着一丝妩媚。她的射手圣衣外形没有太多变化,只是颜色幽深了一些,看上去有几分像是黑水晶。大不同的确是一双翅膀,和她手中的长弓。

那双圣衣上的翅膀本来有些单薄,只是一层金属羽毛而已,现在主体被层层羽毛加厚,却变得如同两扇厚贝,边缘才排列着单层的长翎,若是资深动漫爱好者看到,立刻会想起《高达W》剧场版里,飞翼高达零式的那对巨大而惊艳的金属羽翼。而紫沁手中的弓,则变成了巨大的滑轮复合弓,比起原本两尺长的天诛弓,或者四尺长的射手弓都要来得巨大,大概只有《怪物猎人》世界里的大型猎龙弓才能比拟。

不过比起外形,轮回冒险者们更关心的还是它的威力。

“紫沁,给我们看一看这件魔神兵的威力。”墨释君开口说道。

只见小紫沁兴奋地点点头,抿着小嘴也不说话,双翼一展,就有九支长箭从翅膀上分离出来,飞到了她的弓上,少女却不急着拉弓,而是绕了一圈,将长弓和萨妃萝丝的“裂天破地锤”,芙萝拉的“悲怒权杖”,拉德莉的“虚无魔镜”以及墨释君的虎魄刀都碰了一下,然后向着远方的四座山峰,分别射了一箭。

第一箭,箭矢像是陨星撞地球一样,爆发出巨大的冲击力,把山峰撞的粉碎。

第二箭,箭矢无声无息地没入山峦,随后整个山峰忽然间变成碎石沙土一般,哗啦啦地崩解了开来。

第三箭,半个山头凭空消失,仿佛被无形的怪兽啃去了一半。

第四件,箭中忽然爆发出无数刀光,有地水火风之力不断喷发,将一个山头搅得如同热粥。

墨释君看得大喜,问道:“这件魔兵果然集成了天诛和无妄的能力,而且更有超越。原本的无妄箭只能模仿一种神兵的异能,现在你的无妄天诛能记忆几种?”

紫沁这才开口得意地答道:“主人,人家的新弓箭可以记忆九种异能哦,而且箭是用不完的,消耗多少,这新生的魔翼箭壶里就能生成多少箭矢,每支箭有什么能力都能自己控制。”

墨释君点头,原本天诛的力量在十大天神兵里排名中后,只因为箭矢为一次性激发的效果,所以一击的威力堪比天晶剑诀的强招一击,更胜于其他天神兵,而无妄剑本来的威力在十大魔兵中也仅仅中游,现在两相结合,果然诞生出了结合两者优势的魔神兵,能记忆九种异能,每一种因为一次性爆发的缘故,都能产生比原始能力更强大的爆发威力,而紫沁的变异圣衣又能补充箭矢,这样一来,这件魔神兵的威力只怕已经直追完美的天晶剑,比一般魔兵神兵七八件加起来都好用。

他们这边正说着,那边楚静灵已经发出了警报:“队长,我感觉到异魔靠近了。”

墨释君点头道:“好,大家隐蔽,紫沁,你将它引进陷阱里去。”

吽伽罗少女拉德莉再次转动虚无魔镜,一众冒险者都隐去了气息身形,只有紫沁提着无妄天诛,向一个方向跑去,远处山峰间黑影闪动,却是异魔古柔飞速靠近。

古柔此时周身裹着一道数十米长的紫黑色毒劲,乃是一个火车一般大小的巨蚕幻影,一路过处,山石草木随之消解,无物不腐,速度却是快得如同新干线快车,同时大声喝道:“咕咕咕咕,小女孩,把魔兵交出来!”

紫沁也不回头,反手却已经射出四箭,只是这一回没有任何异能,所以箭只是阻挡了异魔古柔片刻,却没能杀伤他。

异魔古柔本来就是个酒囊饭袋,只靠着母亲赐予的金蚕皇和运气,才走到今天,根本没想到会有陷阱,闷着头就直冲了过来,他身上的异魔虽然狡诈,但是尚未契合于这具身体,不能能完全操纵古柔,所以来不及阻止,就已经追到了紫沁身后百米。

就在这时,他们忽然听到一个淡淡的女声。

“天舞宝轮。”

然后,无数佛陀幻影,口诵梵文经卷,笼罩了方圆一里的空间。

“咕咕……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我动不了了……”异魔没见过这样的招数,惊叫起来。

这个由万千佛陀镇压的空间,出自《圣斗士》世界处女座黄金圣斗士的最强招数,三眼少女拉德莉全身散发着散发着纯净而浩大的佛门法力……不,是比佛门更加精纯浩瀚的吽伽罗神王之力,完全禁锢了虚空,就连异魔这种神明分身,也因为状态不全而被定住,丝毫挣扎不得。

继而,虽然因为这禁锢虚空的力量特性,拉德莉无法绞杀敌人,但随手一拍,使出“六道轮回”,借助《死亡黑经》和《复活金经》两本灵魂秘典,拉德莉已经将这一招推上了正版黄金圣斗士也达不到的高峰,轻易就将古柔那阴暗而软弱的灵魂送入了无间地狱,没有一颗杀破地狱的执著心的他,就此魂飞渺渺,再也回不来了。

“混蛋,你居然敢暗算本魔……哼,既然如此,你就把自己的身体献出来给本魔做躯壳吧!”失去了古柔的灵魂为媒介,异魔也再操纵不了人类的身体,怪叫从那行尸走肉上跳出来,向着拉德莉扑来。

拉德莉也不争斗,随即撤了“天舞宝轮”,向后退开,异魔一扑不中,立时被一股巨大的压力当头压下,抬头看去,却见天空中三个方向,分别漂浮着一个强大的人类元神。

其中一个是个清冷少年,身上却散发着星辰般浩荡的寒气威压,另一个白发女子气息霸烈无比,身后隐隐浮现着七只白色光翼,最后一个女子看上去较弱,但手上扣着一柄四尺长一尺宽的流线型巨剑,同样犀利无比。

墨释君、萨妃萝丝和芙萝拉,三人以元神出窍的能力,布下三角形的阵势,压住了同样是元神灵体的异魔。

而与此同时,地面上一个奇异的六环圆阵浮现出来,杨拓人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站在那里,冲异魔点头道:“谢谢合作,历史会记住你的……放心吧,虽然开始会有一点痛,但是很快你就没感觉了。灵魂炼金术……发动!”

随着杨拓人双手合十,向地下一按,各种各样的光芒从炼金阵里喷涌出来,将异魔层层嵌套,完全包裹了进去。

“不……不要啊,本魔还要收集魔兵,本魔还要释放天魔大人,只要再给我一点时间……为什么不给我多一点时间……啊啊啊啊啊……”以非常经典的龙套台词,异魔走完了自己魔生的最后一刻。

几分钟后,光芒退散,杨拓人却脸色不佳。

墨释君看了一愣,问道:“怎么,难道异魔逃走了?”

杨拓人摇摇头道:“没有,异魔已经完蛋了,但是我计划中的魔珠却没有炼成。”

说着,他一抬手,炼金阵中就飞出一张卡片,杨拓人递给墨释君道:“你看,‘黄金级中位卡片:魔魂结晶,异魔灵魂的凝聚体,可以附身提供魔气,同时可以学习魔兵异能提升力量’。跟我预想中的魔珠却不是一回事,操纵魔珠或者魔兵,和魔气上身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没有异魔的身体,单纯以灵魂是无法制造魔珠了。”

“异魔的身体,当年就已经被大罗刹练成神兵了,你是说……”墨释君目光一闪,将卡片递回,问道:“你要把宗主那根噬魂棍找回来?”

杨拓人点头道:“是,反正一水隔天大战之后,噬魂棍肯定会变成碎片,我打算那时候回收碎片,凝练魔珠,一定可以得到不下于无妄天诛的强大魔神兵。”

这时候,另一道亮光也落在了拉德莉手中,却是她击杀古柔的奖励——“魔龙蚕皇”,这位吽伽罗少女将卡片收在手里,重新化为紫金色的魔蚕,用一个小瓶子装了,带在身边。这魔蚕还有巨大的进化潜力,拉德莉打算以自身的力量将其净化或者说渡化,变成己方的力量。

冒险者们解决了异魔,清理了最麻烦的一个敌人,也暂时安静了下来,静待三月初一,一水隔天的决战。

在《神兵》世界的大决战里,一直秉承着一个风格,作者总喜欢在战前将BOSS渲染得无比强大,然后在战斗中利用种种理由将其削弱得一塌糊涂,最后莫名其妙地败于主人公之手。早期复活的蚩尤如此,中期的邪帝如此,后期的元祖天魔也是如此,就没有一个是真正靠着主人公们的智慧力量,光明正大地击败的。

而一水隔天决战,在原著里被许为第一壮烈的大战,最大的理由,就是在这里战斗的,是两个真正旗鼓相当的巅峰强者,他们没有任何削弱敌人的想法,各自将自身的力量张扬到了极限,上演了一出最华丽也最酣畅淋漓的大战。

可惜,这场大战到了最后,也许是作者黄玉郎为了表现自己的存在感,终于再次手贱,刻意给邪帝的第三神技留下了一道破绽,为这场完美的大战留下了一个不完美的结局。

邪帝的第三神技没有去尽,而宗主也没能见识到自己真正的极限,只留下无尽的遗憾。

而现在,墨释君他们的插手,导致邪帝没有因为爱上铁心而心存眷恋,同时,也没有因为“成人仪式”被打断而保留体内的魔气,其结果就是:他表面虽然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但是内里已经开始渐渐向他真正的年龄——“一百四十岁”靠近,虽然此时他还处于巅峰岁月,战力不损,但也知道剩余的时间不像以前一样无限了。从这一点上说,邪帝如今的心态,倒是和宗主的心态颇为接近,都知道“一水隔天”之战,可能是他们人生中最辉煌的一战,也都起了慷慨赴死的决心。

冒险者们非常期待,状态完美的邪帝,究竟能把宗主逼迫出怎样的极限,而宗主面对没有破绽的第三神技,又将爆发出如何的力量。

相比原著里BOSS永远状态不全的缺憾,这样的对决,才是

宗主也在等待。

邪帝也在等待。

灭穹苍、南宫问天也在等待。

三月初一。

一水隔天。

这是一片大河分流而形成的大型湿地沼泽,不过活水丰沛,下层岩盘坚固,所以瀑布星罗棋布,水草丰美植被茂盛,各种白鹭沙鸥仙鹤天鹅栖息其间,终年水云萦绕,完全没有一般沼泽的阴湿腐臭,反而显得如人间仙境一样。

百年前,当时的宗主就是在这里,约战自己最好的朋友,却没能将他的灵魂拯救出来。

百年后,这个回复自我的朋友,要用一场至高无上的战斗,告慰自己的故友,以及悼念那已经消失的,曾经属于自己的人生。

从三日之前开始,宗主就已经来到了,毕竟他就算有廿七大限的作弊器升级,在经验智慧方面依旧远逊于邪帝,当初在武帝陵寝中,邪帝对于“完美招数”的定义,如今他越来越觉得有意义,所以必须先来到这里,将心态与整个环境调整为一体,才能保证在战时发挥出最好的状态。

邪帝,却是在三月初一的上午,才姗姗而来。

他不需要任何准备,百年潜修,他早已将自身的一切磨练到了完美的地步,如果说有什么不足的地方,也就只是新获得的感情不太好把握,所以在决战之日到来之前,他专门花了一个月时间,变化身份,云游天下,感悟众生百态,梳理自身的情绪。

他,也非常重视这一战。

“没想到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你又进步了这么多,现在的你不仅是功力,连境界也提升到了这般高度,就好象和大地融合在一起……不,现在的你,就是大地。”

邪帝背负刀剑,看着原本霸烈刚毅的宗主,如今如枯禅老僧一样,静静坐在石地上,气息如大地承载一切般博大厚重,不由得一阵惊喜。

宗主抬头看了邪帝一眼,答道:“但是你的心看起来却非常不平静。”

邪帝一笑道:“那是因为过去一百年,我已经寂静得太久了。”

宗主点头道:“也好,虽然周围的家伙很多,但是应该不会影响这一场决战。”

宗主话音一落,已经消失在原地,随即,一声闷雷炸响在一水隔天,惊得鸥鹤纷飞。

“咚——咚——咚——咚——咚——咚————”

拳对拳,掌对掌,指对指,脚对脚,宗主和邪帝的首次交锋,完全放下了兵器,只以自身功力碰撞,却依旧打得雷声滚滚,无数溪流像是挨了炸弹一样,不断乍起漫天水柱。

如宗主所说,一水隔天周围,观战之人非常多。

冒险者自然不会放弃这一战,南宫问天等正道高手也远远旁观。天地盟的灭穹苍同样带着人窥视一旁,不仅小正太碧染在灭穹苍身边,久久不见的邪帝灵童牛郎居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队伍里。而邪道盟的人马也开到了附近,康复的燕王慕容熙赫然在列。此外,大罗刹宗的参与高手和灭鬼神、灭苍生兄弟,也陪着宗主之子武勇观战。

五家人马的强势围观团环绕四周,若非宗主邪帝这等心灵坚毅的强者,只怕都会感觉压力很大。

“廿七大限真是神奇,宗主的功力已经和邪帝一百四十年的神功旗鼓相当了,只怕现在灭穹苍和南宫问天合力也比不上他了。”墨释君看着宗主意气风发的战斗,惊讶地说道。

不止是他,几乎所有高手,都对宗主的进步速度感觉恐怖。

南宫问天惊讶道:“想不到宗主会强到这个地步,不知今日之战过后,他又会强大到什么境界。”

众人思考间,宗主和邪帝已经斗了上千招,却依旧是平分秋色,以两人的功力而言,这种交锋却连热身都算不上,只是试试水而已。

而受到他们战意的激发,疚疯刀、星宿劫剑和噬魂棍都自行凭空飞起,斗在了一处。宗主和邪帝相视一样,同时抽身取了兵器,再次战在了一处。

这一回却是打得更加激烈了,邪帝的三刀三剑与宗主的噬魂诛仙棍法正面撞击,都是极尽变化之能事,原本曾经在天下高手面前使用过很多次的绝招,在这场战斗里,却不断变化出全新的意境,仿佛千招万招无穷无尽的样子,令周围观战的高手们都不由得大为叹服。

但,这样的碰撞,依旧仅仅是热身而已。

千刀不尽,十刀破极,一刀绝空。一剑藏空,百剑无终,万剑归元。

一魄两散、旋魄绞肉、夺魄抽筋、裂魄碎骨、摧魄破脑、阴魄绝代、七魄噬灵。

真正的高手,只会用拳脚兵器去了解敌人,也只会用武斗交锋来结交朋友,无论是邪帝还是宗主,都知道这些一般的武功招数就算达到神级,也伤害不了对方,但是这种全面的“切磋”,却能够令他们彻底地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

当这些招式逐一演示完毕,两人都对对方的风格造诣有了深切的了解之后,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邪帝首先收手,刀剑对碰,冷声道:“寻常招数,到此也不用再比试了,下面就看你能不能接下我的刀剑合击三神技吧。”

宗主闻言,兴致大起,眼中金光如雷电喷射,豪迈地笑道:“好,今日我就以一人破尽你的三神技。”

“如果你破得了,就尽管来好了。”邪帝也是意气风发,将全部功力飙升到极限,刀剑一摆,已经使出了第一招神技。

纷纷扰扰断风云。

刀剑合一,天崩地裂,切风断云。

一瞬间,青红刀气与金色剑气汇合的洪流,就像山崩海啸一样,向着宗主倾泻而下,铺天盖地无边无际。

巨大的力量直破天际,将漫天战云轰开一个大洞,急剧形成的上升气流,卷起战场周围的云水,形成数十道粗大的龙卷风,每一道都长达数里,联接云空,犹如无数擎天巨柱一般。

宗主大笑一声,说道:“算起来,我也曾经在这招第一神技之下连败两回,可一可再不可三,如今我功力已经渐渐超越于你之上,你以为还能凭这一招胜我吗?来吧,我期待很久了!”

刀剑临身,宗主怡然无惧,挥动噬魂棍拦挡,将正面的攻势完全封住,同时将噬魂棍化为三节棍的样子,左右挥舞,凭借生生不息甚至越来越强大的功力,守住了左右,但仍有不少剑气刀芒从背后刺入,他只能使出新升级的黄金罗刹战铠,硬抗下来。

不过邪帝对于刀剑锋芒的把握妙到颠毫,一发现宗主的守势有空缺,立刻全力攻击,无数刀剑光影全都集中到了宗主背部,猛然将他的黄金罗刹战铠击碎。

“嘿!”宗主大喝一声,功力居然在这关键时刻再次升级,使出了第二重黄金罗刹战铠,把四周的刀剑锋芒全部震开。

“好厉害的廿七大限,居然临阵升级,现在宗主的功力已经超过邪帝一大截了。”远方的墨释君目光闪动,惊叹着说道,同时转头看了萨妃萝丝一眼,想知道她的廿七大限,是否也有同样的效果。

而这时,宗主已经凭借爆增的功力悍然反击,一招“凶魂百劫”,将噬魂棍华为无边棍海,迎着邪帝的刀剑浪潮反扑了回去。

然而,以霸道而论,邪帝的第一神技远在噬魂诛仙棍法之上,所以宗主纵然有着比邪帝更强的内力,但是在被招数增幅了无数倍的刀剑力量之下,依旧是土崩瓦解,全数反弹,而切近的刀剑劈砍也破开了宗主的双重黄金罗刹战铠,在他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怎么了?不是说你要破我的神技吗?就只有这种程度吗?”邪帝冷笑着嘲讽道。

宗主怒喝道:“神技我已经见识了,虽然很强,但是还未到了我破不了的地步。来吧,九幽溟空霸,九霄雷霆霸,二霸合一,霸绝天地!”

宗主的噬魂棍竖起,一端指天,一端指地,上引雷霆,下接地气,无边的力量在他的头顶脚下迅速汇集,就像一座通天高塔一样,气势恢弘壮丽无比,就算是佛祖初生时手指天地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时候,只怕也没有此刻的宗主来的威严。

“好,我们就拼力量!”邪帝也毫不示弱,鼓足全力,迎击了上去。

“轰轰轰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在一水隔天的中央炸响,而那巨大而犀利的杀意战气远远散开,居然令数里之外观战的众多高手,都有一种锋芒直指眉宇和瞳孔,想要扭头闭眼的冲动。

“见鬼,功力又提升了!”墨释君力量强大,是看得最清楚的一个,立刻发现在这一击的同时,宗主的功力再次提升,现在他的力量已经超过了没有自废《圣心诀》时候的墨释君,换句话说,他的功力几乎比现在的邪帝还高了一倍,加上天地二霸的增幅,终于彻底压倒了邪帝的第一神技。

“噗——噗——”两声,只见宗主的噬魂棍穿透了邪帝的刀光剑网,变成三节棍形态,两端同时砸在邪帝的双肩上,将邪帝轰了出去。

邪帝刀剑攻势立刻瓦解,整个人都被巨大的力量打飞,远远跌落开去,“砰”的一声砸在地上。

这是邪帝自复活以来,第一次被一个敌人破招打伤。

但是,他眼中没有败落的不甘或者失意,反而,充满了兴奋。

“好得很,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第一回合是你赢了,那么就开始第二回合吧!”

刀剑离手,纵横飞舞,光芒森森,萧杀天地。

第二神技,萧萧杀杀灭红尘,已经蓄势待发。

一水隔天之战,第二回合,正式开始。!

本文网址:http://bingzhiwuxian.quwenyi.com/391450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