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冰之无限 > 第一百九章 潇潇红尘 罗刹通神

第一百九章 潇潇红尘 罗刹通神

推荐阅读: 创造游戏世界时空旅人传奇七根凶简会穿越的外交官捡到一个末世世界丧尸母体末世大回炉末世启示录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修真四万年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快穿女主真大佬末日蟑螂无限装殖黑暗降临末日逃亡某美漫的传奇人生在人间崛起OVERLORD无限恐怖

百年前的神道盟,雄霸江湖,其实力比之今天的天地盟和四大世家的总和更强,下辖的刀门剑门等六七个分部,每一个都有超过四大世家的力量,若非邪帝太过强悍,也不能颠覆这个庞然大物,自创邪道盟。

而那庞大的门派遗留下来的资产也极为丰富,尽管大部分都在邪帝和后来的世家崛起中散失,但是剩下的部分依旧比四大世家的武学传承更高明,也才在人才凋零的时候,依然能培养出材质不下于铁心牛郎等人的复仇四人组。

F4……啊,复仇四人组的武学修为,大约可以和不用天晶剑诀的问天比拟,功力以总量而论,则都跟邪帝差不多,领袖狂王的功力更强一些。当然,这是从外观上判断,如果真正比拼内力,四人杂乱的内力合在一起,也不能跟邪帝一战,这是纯度和质量的差距,就像三合板跟铁板的差别一样。

不过不管怎么说,四人组出场以洪水开路,一现身就将内力迸射,巨大的气场压迫全广场,令无数高手纷纷后退,还是非常有气势的。

只不过和原著情节里,四人人手一柄魔兵神兵相比,现在他们的装备就比较寒酸了,只有狂王手上有一柄虎魄刀,其余三人都没有合格的兵器在手,拿的剑、卦、斧,都是次一等的地神兵。

狂王大步在前,一振虎魄刀,喝道:“玄天邪帝,神道盟四大门主在此,向你讨还百年前的滔天血债!”

邪帝瞥了他们一眼,冷笑道:“哦?当年的神道盟还有死剩下的老鼠吗?居然敢跑来跟我叫嚣,真是胆子不小。”

狂王大怒道:“玄天邪帝,不要以为你有百年功力就天下无敌,我神道盟所有后人牺牲自我,将功力用血脉融通凝聚成一体,我们四人的功力如今更在你之上,这份精神和力量,足以将你轰杀千百次!”

邪帝傲然一笑道:“废话太多,想死就把脑袋伸过来吧!”

说罢,左手魔刀一挑,无数刀光爆开,居然同时攻向了灭穹苍、南宫问天,以及狂王等四人,刀光爆裂,更胜之前。

“找死!”邪道盟四人高呼而前,全力抢攻,每人体内散佚的内力之强劲,几乎都不在邪帝之下,问天和灭穹苍都是一惊。

但随即他们也发现,拥有庞大内力的神道盟四人对上邪帝,能造成的压力并不比他们两人更大,场面甚至更狼狈一些,不由得有些疑惑,灭穹苍经验丰富,稍微思考就明白了原委,冲问题喝道:“一起出手,这四个家伙的内力都不是自己练的,攻击的时候声势很大,威力却一般得很,只能欺负比他们弱很多的人,手上又没有魔兵神兵,我们不帮忙的话,他们用不了多久就会被邪帝击溃!”

问天点点头,捡回天晶剑,顺手把星宿劫剑一并捡起,双剑一合,使出天晶剑诀里的双剑招式“天龙潜影”,凝聚无数水流化成上百条剑气巨龙,向着邪帝杀去。灭穹苍不敢再使用凤皇之心的火焰,怕就此解放出邪帝的手臂,但是单凭《赤盖四阳功》和帝恨刀的火焰,依旧足以发动强大的火焰攻击。

至于神道盟四人,除了狂王战力卓绝,其余三人虽然力量粗糙,杀敌不足,但单凭内力来承受邪帝的攻击,还是足够的,三大盟主加上三个肉盾,围攻邪帝,局面比之之前只有两人的时候,倒是好了不少,更占据了不小的优势。当然,这也和邪帝此时失去了星宿劫剑和一只手有关。

眼看邪帝被压制,狂王大吼道:“邪帝,今天是天要杀你,你在劫难逃!”

邪帝却是满不在乎地笑道:“哼,自以为占据了上风吗?可惜你还不明白呢,你们在我眼里千疮百孔,不堪一击,根本算不得我的敌手,我要杀你们,根本不需要动用强大的武功,只要一点点技巧就够了。”

说着,他猛然发力,震开了围攻的六人,纵身跃上半空,将仅存手中的魔兵疚疯刀脱手松开,然后握住了那截在刀背方向横出的刀镡,好像握着拐棒一样,让刀身贴着手肘,向下一挥,就见一个巨大的紫色烟雾构成的鬼面,从刀柄末端射出,直冲向狂王。

“什么东西?”狂王不敢接触,挥起虎魄刀将之击碎,却发现那紫色鬼面化成了千百个细小的鬼面,四处飞散,整个天地盟广场上的江湖高手,从灭穹苍、问天到那些黑铁级的小喽罗,人人不落空,即使是站得最远的三大玄学高手,也被攻击了一下。

这千百个小鬼面,不管是否击中目标,或者被格挡,全部都自行炸开,变成一大片白中带紫的烟雾笼罩广场,模糊了所有人的视线。

而在这烟雾中,属于魔兵疚疯刀的异能开始发威了。

凡是身处烟雾中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了自己平生最不想面对的事情,强大的敌人、不能宽恕的仇人、深深恐惧的人、无比愧对的人、无限嫉妒的人、不敢面对的人,种种混乱的思维充斥脑海。然后,那最深切的痛苦与疯狂就爆发出来,在眼中投射出那个人的影像,许多人不由自主地拔出武器攻击了过去,却不知道面对的是无关的旁人,结果被攻击的人也在幻觉中不得不出手对抗,最后所有人都乱成一团。

邪帝只出了一招,就解决了所有敌手,很多人都以为自己在和邪帝交锋,却不知道真正的邪帝已经走回高台上,居高临下,嘲弄地俯视着这些自相残杀的江湖高手。

灭穹苍把问天看成了妨碍自己霸业的邪帝,问天则把灭穹苍看成了有夺妻之恨的墨释君,两人战在一处,狂王和斧鳄,疯刃和知机,也两两打在了一起,三大玄学高人也顾不得压制墨释君了,火凤凰和神算子正联手攻击银法王,天地盟的高手,正道盟的高手,各方的江湖人物,全部在幻觉中混战在一处,招招分生死,全不留情,片刻之间,已经有上百人倒在了血泊之中,而这个数字还在增加。

“陛下好手段,整个江湖的高手,都被您玩弄于指掌之上。”

偷天换日大阵,由于主阵者的混乱而消散无形,剩下的寒气根本奈何不了墨释君,所以当广场陷入混乱的时候,他已经悄然脱困,来到了邪帝的身边,躬身说道。

邪帝摇摇头道:“只是借助魔兵的威力罢了,若非这些家伙满脑子的杂念,也不会这么容易中招,上次对上燕王的时候,他几乎是马上就察觉了不对,然后靠着解除大智慧空间,自我清醒了过来。如果有人能彻底把握自己的意志,能够正面面对自己的恐惧嫉妒等等阴霾,那么,疚疯的异能也就毫无用处了。”

墨释君笑道:“如果说您想要找一个那样纯粹的强者,倒也不是没有……啊,已经来了。”

墨释君话音未落,就见自远而近,一道骑影如电而来,虽然只有一人一骑,却带着千军万马杀来的恢宏气势,令人心神震动。

大罗刹宗宗主,驾到。

“邪帝,与我一战!”

宗主飞身下马,那匹千里马已经被鼓催过度,离开宗主的内力支持,立刻倒毙于地,但是宗主完全没有在意,只是倒持噬魂棍,大步向前,对着邪帝喝道。

不过没等邪帝说话,周围混乱的人群,立刻向他攻击过来,宗主也不还手,身上腾起一道金光,化作半透明的罗刹大神的形象,以这道“黄金罗刹战铠”守护周身,将一切攻击隔绝于外。

不过,混乱人群前仆后继的骚扰,也让宗主皱眉,他却不攻击周围的人,只是猛然抬头,盯着天空低垂的浓云看了一眼,然后喝道:“邪帝,我们的交锋不需要这些喽**扰,你的魔兵异能,就是我们头顶云中那张鬼面在操作吧,给我破!”

在墨释君和宗主这两个清醒的高手眼中,邪帝的疚疯“混乱”异能,其实清晰得很,先前的鬼面和紫雾都是假象,真正起作用的,是空中一个数百丈大小的巨大鬼脸,在不断吹出奇异的气流,干扰人心形成幻觉,然后促使人们自相残杀,这时宗主一言点破,也不迟疑,噬魂棒往地上一顿,一道明蓝色的巨大棍影冲天而起,如擎天白玉柱一般,贯通云霄,那疚疯鬼面在接触棍影的瞬间,就土崩瓦解,

“咦,我这是怎么了?”

“啊,是谁砍了我一刀……”

“刚才我明明在和邪帝大战,怎么变成你了……”

异能解除,江湖高手们立刻清醒了过来,纷纷发现了自己人和自己人打了半天的局面,都把愤怒的目光转向邪帝。

然而邪帝根本不在乎。

众人刚才自相残杀的时候,招招拼命,九成人一身伤痕,即使是灭穹苍、问天和狂王这等高手,也被消耗了半数的功力,战力锐减。

“宗主,我们联手对付邪帝……”问天知道单凭刚才的六人,已经对付不了邪帝了,刚好宗主这个生力军到来,连忙喊道。

只是宗主毫不领情,冷着脸喝道:“击败邪帝的事情,有我一个就够了,你们谁都不许出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问天大惊道:“宗主,不要意气用事,就算现在邪帝使用不了刀剑神技,也不是你一个人能对付的。”

“不能使用刀剑神技?”宗主一皱眉,才注意到邪帝的右手被莫名的金属封住,而他的星宿劫,也落在了南宫问天手上,当即怒道:“是谁如此下作,不敢堂堂正正和强敌一战,却用这种手段你们,就这么害怕邪帝吗?还不给我把拿讨厌的东西去掉!”

灭穹苍和问天都没出声,毕竟以两人的心气,联手对付一人已经是示弱了,再用计封印邪帝一只手,更加丢脸,虽然再来一次他们也不会犹豫,至于去放开邪帝,更是不可能的,但是要理直气壮地跟宗主叫板辩驳,他们也没有这个脸。

不过另一边的狂王却跟宗主完全没有共同语言,虽然事情不是他干的,但是他却主动跳出来,对着宗主喝道:“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帮邪帝说话!”

说着,就抡起虎魄刀,向着宗主砍去。

宗主斜了他一眼,淡然道:“谁也不能阻止我和邪帝的决斗。”说着,手中噬魂棍往前一推,巨大的力量竟然不借助任何技巧,就把功力深厚无比的狂王原路撞了回去。

不过,当他把目光再次锁定在高台上的邪帝的时候,邪帝却没有回应他战意的打算。毕竟此时的宗主虽然功力大进,也还没高过灭穹苍的等级,要想单挑邪帝,还远远不足。当然,没有见过邪帝刀剑神技第二乃至于第三式的宗主,并不能准确地知道自己和邪帝的差距,即使知道了,其决死的战意也不会削减一点点。

对于宗主的战意,邪帝只是一笑,道:“你以为废了一只手,我就真的不能使用刀剑神技了?也罢,作为你破去我疚疯异能的嘉奖,我就破例让你们看一看我刀剑神技的第二式。若你能接下我这招神技,我就认同你有挑战我的资格。”

“铮————”的一声剑鸣,就见之前被邪帝失落,落在问天手里的星宿劫剑,居然自动迸发出无数剑气,强行震开了问天的手臂掌握,凌空飞起,回到了邪帝身边,倒垂着悬浮于半空。

而邪帝的脸色,也从傲岸转为寂寞愁思,口中呢喃着剑诀,一身功力缓缓注入刀剑之中。虽然他右手被息壤封印,但是只要意志左手,也完全可以隔空穿劲,以气御剑,操纵兵器完成神技的第二式。只见他此刻左手拇指、食指和中指扣刀,无名指和小指却虚空连点,引得星宿劫剑半空里不断震荡,黑色和红色的刀芒剑气缓缓从魔兵中散逸出来,化成一个倒漏斗形的漩涡,仿佛圆锥的金字塔一样不断增长,邪帝居然就站在这刀剑之气化成的高塔顶端,升得越来越高。

“不好,快阻止他!”

眼看邪帝蓄劲准备发招,其他人可不能如宗主一样,昂然静待,灭穹苍、问天和狂王三人一起动手,向着邪帝攻击过去。不过不管是墨释君还是宗主,都没有出手阻拦的意思。

如果邪帝的神技会在发招的过程中被人捣乱,还算什么神技?

果然,三人的攻击全都被浩瀚的刀剑之气挡住,功力最深的灭穹苍,甲胄最硬的问天,都不能侵入其中攻击邪帝,反倒是狂王,在关键时候,爆发出绝招了。

兽化。

这可以说是这个人猿混血儿最不愿意用的招数了,但也是他最强的一招,在面临邪帝神技的时候,他也只有使用了。只见他狂吼一声,整个身体膨胀了几圈,周身铠甲全部炸碎,本来是两米出头的高壮大汉,一下就变成了全身银毛的三米巨猿,手臂加长,脸型改变,完全成了野兽的样子。

他这一变,原本勉强受到他驱使的虎魄刀马上造反,不甘被猴子操纵,不过狂王也不管了,变成银色巨猿之后,他获得的力量提升比虎魄刀能给他的更大,所以全然不管那柄凶刀了,空手撕开邪帝的黑红刀剑之气,向着邪帝的本体杀去。

“咦?神道盟还有这么奇怪的血统吗?”邪帝毫不在意不断靠近的狂王,只是对他人变猴的能力颇为惊讶,口中调笑一句之后,功力再次鼓催,就见星宿劫剑已经被庞大的功力鼓胀得剑气四射,剑柄上居然凝聚出一只手,甚至不断延伸,幻化出了一个人化之前的魔脸邪帝的幻影,手持星宿劫剑,跟邪帝本尊并肩而立。

神技第二式,萧萧杀杀灭红尘!

邪帝看着兀自想要冲进来的三人,叱咤一声,飞身而起,手中疚疯刀带着恐怖的速度,同时将灭穹苍和南宫问天轰飞了出去,而自动飞舞的星宿劫剑,则被旧邪帝幻影掌握着,将欺近的狂王刺得浑身冒血。一刀一剑,速度都比之前快了几倍。

而这还远远不是第二神技,只是起手之前的准备过程而已,随着他的身影越来越快,疚疯刀也继星宿劫剑之后,脱手而出,和星宿劫交织在一起,化成了一个不断射出凌厉剑气刀芒的巨大刃球,在空中疯狂飞舞。

而邪帝操纵这这个速度快得犹如电影蒙太奇效果的刀剑刃球,舞动得漫天都是幻影残像,就仿佛有几千几万个金红相间的刃球一起旋转一样,方圆几公里之内的所有人物建筑都在横扫攻击之内,刀剑过处,金铁木石和血肉肌体,全被搅成粉末,没有一块完成的碎片留下。

以气御刀,以气御剑,刀剑互相缠绕激发,将速度飙升到超越一切的地步,就是这一招神技的真面目。“纷纷扰扰断风云”利用刀剑叠加增幅力量的手段,迫发出像“万剑归元”一样多的“一刀绝空”,幻化出无限的刀山剑海,以强大到不讲道理的恐怖攻击力消灭所有敌人。而“萧萧杀杀灭红尘”则是速度的极致,以真气驾驭刀剑,让他们在空中互相碰撞激荡,令速度越来越快,最后达到闪电一样的高速,配合同样快速的刀芒剑气,形成全领域的绞杀,连一寸土地也不漏过。

在这样毁灭性的打击中,真正能活下来的人屈指可数。尽管邪帝的第二神技不以绝对的攻击力著称,散射的刀剑之气只有“万剑归元”的剑气般的威力,但那密集如瓢泼大雨的攻势,如果不是手持十大天神兵,或者有黄金级的功力配合地神兵,也只有死路一条。即使是有神兵和功力的人,在这绞肉机一样的密集攻势下支撑下来,也足够让他们五痨七伤,功力耗尽。

恐怖的刀剑风暴,足足持续了三分钟才渐渐平息,而等到烟尘散开,侥幸生还的人才发现,刚才满场上千高手,加上天地盟数千驻军,如今剩下的生还者竟然不超过二十人。

问天全身能抵挡神兵的天晶战甲已经全碎,双臂骨骼近碎,口耳中都喷出鲜血,却也护住了灵剑子和银法王等几人。灭穹苍都功力远高于问天,而且还有帝恨刀在手,同样护住了七八个天地盟高手,但自己没有晶甲,所以也挨了十七八记刀剑,好在全都躲开了要害。他有凤皇的涅磐之火,疗伤效果不差给变种人,这一会已经好了七七八八。狂王则在关键时刻重新找回并控制了虎魄刀,和其他三名同伴联手抵挡,因为没有累赘,虽然也喷血骨折,但总体来说受伤反而是比较少的,但功力耗损巨大,也没几分力量了。

一招灭杀数千江湖高手,邪帝之凶已经足以名垂千载,但他自己尚不满意,微微皱眉道:“看来单手发招还是不太完美,这一招只有完全境界的八成威力,可惜了。”

场上全身无伤的除了邪帝和墨释君,就只有宗主了。

倒不是说此时的宗主武功最高,只是一来他状态全满,二来他没有累赘,因此凭借《罗刹魁神功》和《噬魂诛仙棍法》,再加上天神兵噬魂棍的力量,彻底将邪帝的刀芒剑气都挡了下来,但人也被击退了数十丈,这还是邪帝没有对他进行集中攻击,而是将杀伤力完全散播到方圆数里之内的每一寸土地上的缘故。

不过宗主毫不气馁,收棍说道:“邪帝,如何,我已经接下你的第二神技,够不够资格挑战你?”

邪帝蔑视地一笑,完全不认为现在的宗主,有资格向他挑战。

宗主心头火起,踏上一步,就要向邪帝出手,哪知真气运起,却忽然发现手臂抬不起来。转头看去,才发现名为墨释君的邪帝一党,居然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他的身旁,一只手扣住了宗主的手腕,令他无法出手。

墨释君按住宗主的手腕,沉声说道:“现在的你,远远不是陛下的对手,少安毋躁。”

“撒手!”宗主完全不打算听墨释君的话,一声爆喝,全力运功向墨释君的手崩去。

《罗刹魁神功》的功力刚猛绝伦,堪称天下无双,但宗主八成功力的一震,却如泥牛入海,墨释君扣住他的手连抖都没有抖。虽然宗主早知邪帝身边这个神秘的墨释君功力深厚,但一直以来邪帝的光辉都掩盖了墨释君的锋芒,使得据大多数人都觉得墨释君不过是邪帝的一个爪牙喽罗而已,宗主也是如此,可是到了这时正面内力相拼,他才真正意识到,墨释君的内力究竟有多庞大。那庞大、冰冷、厚重的内力,就如同一座冰山一样,看上去已经足够巍峨宏大了,但真正去碰的时候才发现,能看见的部分只是小小一角,真正的庞大之处还没有显露出来。

“我说过,现在的你,还不是邪帝的对手,你的《罗刹魁神功》还远未达到巅峰。不要担心时间流逝太快,随着廿七大限到来,你会越来越强大,直到你真正能对抗陛下的那一天到来,陛下也会欣然与你一战。而在那之前,你需要积攒力量,了却所有后顾之忧,现在的你,还不能放下一切无怨无悔地赴死吧?”

墨释君如冰的话语在宗主耳边响起,与之同时的,是越来越冰冷凝重的内力,当话说完的时候,宗主整个人已经被封如一块巨大的冰块之中了。

不管被冰封的宗主不断的抗争,墨释君撒手后退,转而对邪帝问道:“陛下,还要再战吗?”

邪帝扫了一眼剩下的对手,一瞬间,不光灭穹苍和问天,就连狂王也心头一冷,没敢立刻跳出来。

“算了,一群乌合之众,今天本帝没兴致了。”邪帝眼中露出一丝失望,摇摇头,也不再理会这些人,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人已经上了女娲星槎。墨释君微微一笑,知道这种结果最好,也不再罗嗦,同样闪身上了星槎。直到他离开,被冰封的宗主才一声大喝,震碎了全身冰层,脱困出来。不过似乎墨释君给他的打击不小,所以没有再追上去,而是盯着渐渐远去的星槎,沉默不语。

而在星槎上,墨释君正对邪帝说道:“陛下今日使用的第二神技,可比月前跟铁心切磋时强了百倍不止。”

邪帝一笑道:“和铁心切磋的时候,只是以招破招,不比内力修为,但要杀敌,自然要功力尽出,自然不同。只可惜江湖虽大,居然加起来都没法接我八成功力的第二神技,实在让人遗憾。”

墨释君道:“却不知陛下的第三神技又达到了怎样的境界。”

邪帝摇头道:“我的第三神技是真正的完美招数,即使我自己也无法破解,就算敌人的战力强我十倍,我凭借这一招也能稳稳立于不败之地。放眼江湖,只怕还没有人值得我用第三神技对付他,即使是你也不行。”

墨释君道:“我倒是觉得有个人可以强大到逼您使用第三神技的地步。”

“哦,是谁?”墨释君这么一说,邪帝也有些感兴趣了。

“就是大罗刹宗宗主。”墨释君认真地答道。

“他?”邪帝一愣,随即摇头道:“他不行。”

“现在当然不行,但是陛下您没有觉得,这半年来他的功力提升太快了吗?”墨释君意有所指地说道。

“什么意思?”邪帝被墨释君引起了兴趣,追问道。

墨释君答道:“听说大罗刹宗宗主一脉,代代天纵奇才,却也代代死于二十七岁的廿七大限上,而这个诅咒的起点,就是他们修炼神级武学《罗刹魁神功》。结合现在的大罗刹宗宗主的情况,我就猜想,他们之所以会有廿七大限,说不定就是人类的身体承载不住神明的暴烈力量,被反噬而死的缘故,毕竟《罗刹魁神功》不是《上天下地至尊功》那样养生的武学。但是反过来说,也就是越接近廿七大限,他们一族的体质、功力就都越接近神明,否则无法解释宗主最近功力爆发性的成长。还记得半年前皇陵一战的时候,他和问天旗鼓相当,加起来都不如灭穹苍,但是到如今,问天凭着天晶作弊般提升,有晶甲、天晶剑法、子剑灵力,种种条件加起来,实现了神话般的提升,直追灭穹苍,可是宗主什么都没有,单凭修炼,增长速度居然还压过问天一头,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随即,他郑重地看着邪帝,问道:“我想问陛下,如果他保持现在的增长势头,而且越来越快的话,在他的廿七大限最终到来的时候,有没有成为您的对手,见证第三神技的资格?”

“哦,如果真如你所说的话……”邪帝眼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答道:“那么他还真可能成为我神技所期待的对手。”

墨释君再次低头,说道:“那么,在下希望能给他一些帮助,令他更加快速的成长起来。”

邪帝再次带着一丝深意地看了墨释君一眼,点头道:“也好,去吧,我真想看看,‘你们’能带给我什么惊喜。”

正月十五,天地盟总坛的一战,在原本的故事剧情里,被称为“刺邪”之战,本来问天等人应该出尽阴招,又是改妆又是下毒又是偷袭暗算,加上邪帝本身精神错乱,一上来就被一剑穿胸,身受重伤,功力暴跌五六成,之后又有着全套神兵魔兵装备的F4乱入,大意之下被砍断了一只手,最后发动第二神技“萧萧杀杀灭红尘”的时候只剩下三成战力,虽然依旧大杀四方,却难逃被息壤封印的下场。

可是如今由于墨释君的插手,清理了各种变数,邪帝虽然一只手被息壤封印,但是战力不损,彻底占据了优势,反过来屠尽了天地盟的精锐和大批江湖高手,因此,最终这一日被后人称为“大劫日”。

天地盟经过这一战,元气大伤,总坛精英除了几个核心干部之外全军覆没,虽然还有很多外围势力,但要想重新整合,不知要花费多少功夫。而正道盟则好得多,问天带到天地盟的精英虽然不少,但终究没有天地盟的多,上千江湖高手多半是闲散势力,四大世家的嫡系非常有限。不过这也令灭穹苍有所忌惮,和正道盟的关系不免疏远了很多。

狂王等人几乎没什么损失,只是落了一身伤,又没有神农尺或者凤皇涅磐火的治疗,所以在天地盟也不敢发飙,也自行撤走了。

毫发无损的宗主,却是最不开心的一个。

挑战邪帝败了也就败了,但是连挑战资格都没有,就被邪帝的手下挡驾了,这份打击真是不小,好在宗主心意如钢,不仅没有消沉,反而激发了更大的斗志。

不过就在他和后续赶来的手下汇合的时候,却有下属来报:墨释君拜见。

虽然宗主的第一个反应是“这厮是来打脸的”,不过想了想,还是会见了墨释君。

墨释君也知道自己跟宗主不算友好,所以一上来就开门见山,免得被扫地出门。

“宗主,我来只为一件事:治好你儿子的廿七大限。”墨释君的第一句话,打消了宗主赶人的打算,继续说道:“关于廿七大限,我想没有人会比你们大罗刹宗研究得更多,所以,有关的一些猜测,我想先印证一下。”

随后,墨释君说出了自己从漫画里读到的相关信息,宗主一脉的廿七大限,正是由于《罗刹魁神功》至刚至强,超过了人体承受极限而引发的反噬,而且即使后人不再修炼此功,但前辈的血脉已经浸透了这份力量,所以依旧会发病。宗主早年遇到神医,知道了此病的原理,所以从小就没有教自己的儿子武勇《罗刹魁神功》,但依旧需要改变他的血脉,才能根绝廿七大限的束缚。这些信息都是来自原著,自然不会有错,倒是令宗主对他的信任更加了一层,随后,墨释君拿出了他的两张王牌:变种人血脉基因药剂,和《上天下地至尊功》秘籍。

变种人剑齿虎的基因,可以让武勇的身体获得超级回复因子,不会因为血脉残留的至强功力而死亡,就算还有些许隐患,也可以通过修炼《上天下地至尊功》来治疗,最重要的是,至尊功和罗刹魁一样,是神明床在的神级武学,足以让武勇即使不修炼罗刹魁神功也能镇住整个西域。

可惜的是,变种人基因治不好宗主本人的廿七大限,毕竟剑齿虎的血脉只是白银级,对上没修炼的武勇没有问题,对于已经接近廿七大限,一身功力开始飙升的宗主,却是完全没用,因为宗主的身体已经开始向“神”的境界转化了,那可是超越黄金级上位的恐怖血脉,变种人的基因一注入就直接被炼化排除了。

而墨释君要求的代价,就是《罗刹魁神功》的功法秘诀。

宗主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墨释君的交易,而作为赠品,墨释君甚至把之前从天地盟夺取的神农尺也借给了宗主,以保证武勇能扛过基因转化的难关。

交易之后,墨释君没有回到邪道天宫见邪帝,而是转路去了自己人的秘密基地。

这基地只是临时落脚的一处山庄,并无特殊之处,而留在这里的人,也只有一个。

萨妃萝丝。

出于自身的精神洁癖,这位《最终幻想7》的总BOSS,抛弃了他那本可以直达神境的强大源泉——杰诺娃细胞,甚至连原本的父本,也是他制造者的宝条博士的基因也一并抛弃,单纯以其母露克蕾西雅的基因为蓝本,再造了纯粹的人类女性身体,抛弃旧有的一切污秽,获得了完全意义上的再生。

不过,舍弃了杰诺娃力量的萨妃萝丝,并非毫无力量,其从墨释君的精神世界中分裂出来的元灵,本来就是已经达到元神出窍级数的灵魂力量结晶,同时,墨释君还将经过纯化的双子座暗黑黄金圣衣交给了她,这套自带着黄金级中位小宇宙力量的暗黑圣衣,不仅可以赋予萨妃萝丝合格的黄金圣斗士级的小宇宙,也能不断强化她的体质,再加上原本的战斗经验,与墨释君共同分享的第七感经验,她的战力并不下于正牌的黄金圣斗士。

不过,对于即将到来的战斗,这种仅仅高于铁心、芙萝拉级数的战力,对于萨妃萝丝的骄傲来说,还远远不足,所以,她在人化之前就已经提出了自己的强化——《罗刹魁神功》。

这门强得会让修炼者暴毙于二十七岁的神级武学,在《神兵》世界里号称刚猛第一,只要上手,必定在二十七岁之前越来越强大,一路攀升到黄金级顶峰的程度,萨妃萝丝让杨拓人将自己身体的年龄调整为二十六岁,就是为了借助廿七大限来迅速提升力量。

当然,这里还有两个麻烦,第一,是以女子之身修行至刚至强《罗刹魁神功》,难度远超男性修炼者,甚至几乎不能成功,所以历代的大罗刹宗宗主都只能传给男性,而女性后裔则另外修行其他的武功,而不能接触这套神级绝学。第二,虽然“廿七大限”对于朝生暮死的轮回者而言,并不像《神兵》世界的普通人那么恐怖,在轮回空间之中,“弱小”才是最大的死亡界限,但是萨妃萝丝却也不是有自爆倾的高达驾驶员,挑战死亡和顺从于死亡,在某些时候看上去类似,但最终结果却完全不同。

对于这两点,杨拓人也有对策。

以女子之身纯阴之体,修炼志刚至强的武功固然困难,但若有足够庞大的真气支持,也不是不能强行破关贯通,等到《罗刹魁神功》练到大成,百脉贯通,就没有男女之别的问题了。只不过,这其中需要消耗的功力太过庞大,而且需要一鼓作气不能中间换手,经过杨拓人的估算,即使以墨释君的千年功力也未必足够,最后计划将目标锁定在了神道盟的狂王等几人身上。

冒险者们计划不断挫败他们复仇的图谋,直到将他们逼上绝境,那时候他们将只有一招能够扭转乾坤,就是再进行一次血脉融通,将所有功力集中到他们的领袖狂王一个人体内,制造一个内力比墨释君还浑厚的超级强者。但要统合这么庞大的功力,即使是狂王也需要花费不少时间,而这个时候,萨妃萝丝就可以用她的妖刀深雪正宗,像当初在《剑风传奇》里吸取格里菲斯,或者在《三只眼》里吸取亚玛拉的力量一样,将狂王的功力全部吸入自己体内,然后以这些散乱的庞大内力为粮食,贯通自己的《罗刹魁神功》。

至于第二个“廿七大限”的困难,杨拓人的观点是:廿七大限之所以必死,是因为人类的身体无法承载神明的力量,而《罗刹魁神功》又至刚至强,不像《上天下地至尊功》一样能够养生,才必死无疑。但是反过来说,只要修炼者赶在廿七大限之前,突破境界达到神级,就是以神体承载神力,自然不会再有廿七大限,这个《神兵》世界早有蚩尤和伏羲两位人身成神的强者,萨妃萝丝如果能在初期将根底打牢,未必不能成为第三个封神的强者。

当然,这其中的风险还是巨大的,即使杨拓人再如何估算,萨妃萝丝能借助狂王等人的功力,练成《罗刹魁神功》的机会也只有五成,而此后她抢在廿七大限到来之前封神的机会,也不超过两成,毕竟那份功力虽然庞大,但是太过混杂,究竟能不能用还只是设想。

但是今天,墨释君却有了新的计划。

山庄的地下,被冒险者们用炼金术开辟出了巨大的空间,建立了数万平方米的地宫。而此时就在最中间的一间数千平米的空旷净室中,萨妃萝丝正在静坐冥思,双子座的暗黑黄金圣衣,正还原成双子雕像的样子漂浮在她头顶,将源源不绝的小宇宙力量注入她的体内,淬炼提升她的体能。

墨释君进来的时候,她身上只披着一件宽松浴袍般的丝绸外套,将大片白玉般的肌肤裸露出来,高挑健美的身材即使坐着也显露无遗。但两人完全没有任何尴尬或者暧昧的表现,毕竟从一体分裂的元神元灵,本来就有着特殊的联系,现在的墨释君和萨妃萝丝,可以随时做到心灵沟通,感官共享,甚至伤势互换。这种比左手右手的关系更密切的联系,使得他们对彼此的了解无比深入,反而根本没有任何杂念。

“你决定了?”萨妃萝丝早已通过心灵联系,知道了墨释君的计划,因此只是肃然一问。

墨释君点点头道:“是,在‘偷天换日大阵’里,我感悟出了至阴生阳的奥妙,功力再进一步,提升了三成还多。可惜这份感悟只能把犀利的冰寒力量,变成比原来更加无害的温凉真气,对于我的纯冰体质而言并不适合。而且《圣心诀》的极限也限制了我的前进,现在我已经可以确定,想要在这门功夫上做出突破,是不可能的。”

萨妃萝丝也不客气,毕竟两人几乎是一体两面,所有的利害关系人情义理都已经讨论过了,所以点头道:“也好,我早一天修炼,就早一份经验,日后对我们突破神境,会有更多的帮助。”

“没错,”墨释君早上前去,用右手按住了萨妃萝丝光洁如玉的额头,说道:“我的全部,都交给你了。”

随着这句话语,是墨释君体内一千多年的醇厚温凉内力,像蔚蓝色的海潮一样,全部注入了萨妃萝丝的体内。

巨大而纯净的生机内力,又在萨妃萝丝的体内不断被燃烧消耗,化作更加刚猛狂暴的力量,向着她全身的经脉冲击了过去。

PS:从来YY小说都是别人给主角灌顶输内力,主角把全部内力给别人的有吗?上一章,肯定有人觉得墨释君会借机突破神门四天关,但是很遗憾,第一个破关的冒险者,肯定是萨殿。至于墨释君,他的功力会从狂王身上找回来,那才是属于他自己的冰系武学。

另,有人觉得《神兵》世界的这一场战斗太简单了,没有压力,我必须说,这是必然的,因为这个世界是玄冰队自己挑选的,事先就已经进行了全面的推算,如果真有巨大的危险,根本不会选择这个世界。轮回世界不是主神空间,不会像《无限恐怖》里生化2的时候一样,出现打到一半,忽然觉得难度不够,让所有怪物突然集体升级的事情。

当然,另一个原因在于,下一场会是非常艰难的团战,世界是异化的《圣斗士》,但敌人绝不仅仅是圣斗士,所以这一场等于是在放松。!

本文网址:http://bingzhiwuxian.quwenyi.com/3914498.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