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冰之无限 > 神兵玄奇 第一百六章 亡国雄主 灭门疯徒

神兵玄奇 第一百六章 亡国雄主 灭门疯徒

推荐阅读: 黑暗降临在人间崛起在港综成为传说OVERLORD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最后一个道士某美漫的传奇人生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冰之无限智人天书进化无限英灵神座魇醒全球迈入领主时代漫威里的德鲁伊诸天谍影快穿:驯养反派手册东北山野秘闻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时空旅人传奇

有一个古老的故事。

传说很久以前,世界上还没有国家,只有一个个的小部落,大家一起劳动一起生活,谁也不比谁轻松,这时候的人们,都是一样的。但是后来,聪明人多了起来,大家的日子也富足了一些,于是就产生了一批游手好闲的人,也就是所谓的混混。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喜欢单干,也有一部分喜欢拉帮结伙。

单干的人,每天互相斗殴,渐渐变成了传说中的大侠和魔头,每天忙着毁灭世界或者拯救世界的任务。

拉帮结伙的人形成的组织有大有小,最大的那一个最终成为了国家,小的那些成为了江湖上的黑帮。

黑帮和大侠还有魔头们纠缠在一起,就形成了江湖。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江山兴替,江湖恩怨,黑帮斗殴,和流氓打架,其实本质没有不同,都是一群游手好闲的人争夺社会剩余资源的手段,只是规模大小影响如何的差别罢了。

干得好的混混可以成为黑帮,黑帮大了就是江湖宗派,顶尖的江湖势力,又可以参与江山角逐最终晋级为国家政权,反之亦然。

在《神兵》的世界里,由于武功的威力太大,神兵更是能抵百万雄师的逆天存在,所以江山走向更加容易被江湖势力所影响。在江山和江湖中做得最成功的一个,就是执掌了天地盟二十年的假盟主,燕王慕容熙。

燕王就是五胡十六国时代的后燕第六代国王,天生雄才大略,文武双全,只是那时燕国已经到了衰败之时,内忧外患不断,所以立志要振兴国家的他只能将目光放在江湖势力上。(燕王名字叫什么,原著里没有提出,实际上这是一个综合的角色。从性格能力而论,他借鉴了燕国一代权相慕容恪,而末代国王的身份则属于第七代国王慕容云,不过按照神兵的年代而论,公元421年前后的燕王就是慕容熙。当然,这其实无关紧要,因为故事的情节和真实的历代燕王没什么关联。)

二十年前,慕容熙还是老天地盟主灭穹苍的弟子,以十五岁之龄练成了《上天下地至尊功》中的第二层地霸气诀,堪称天资绝世,要知道那时候的灭穹苍虽然雄霸江湖,自身也只是地霸气诀的修为。所以在灭穹苍的刻意纵容引导下,他悍然弑师夺位,吸取了灭穹苍体内大半功力,并在灭穹苍假死脱身以后,戴上盟主的假面,冒充天地盟主接收了整个天地盟。

从此,他以天地盟的力量帮助燕国巩固江山,又以燕国的财力物力发展天地盟,两边都混得如鱼得水。只是刚接手时慕容熙只是个没什么名气的十五岁少年,初成的地霸气诀也未臻绝顶,天地盟里的诸多高手要么是老盟主的心腹,要么是野心勃勃的枭雄,慕容熙自然不敢真正改朝换代,只能借助老盟主灭穹苍的威信镇压诸邪,一面暗自消化从灭穹苍那里吸取的百年功力,一面培养亲信清除异己。由于江湖帮派的首脑必须武艺高强,换人自然不像世俗王朝那么简单,而且慕容熙还要忙于应付燕国的军政事务,所以拖沓了二十年,他也没能完全将天地盟变成自己的心腹控制的势力,反而在之前的蚩尤之乱中,失去了几乎所有新提拔的手下。

其后,觉醒了邪帝传承的灵童牛郎,在太湖一战之前,趁着慕容熙重伤的机会,一举毁灭了燕国,不久之后慕容熙的假天地盟主身份暴露,老盟主灭穹苍回归,最终令他失去了一切,成为被天地盟追杀的丧家之犬。

不过,枭雄终究是枭雄,慕容熙在这等绝境之中,依旧没有气馁,反而勇猛精进,借助手中伏羲留下的天神兵“十方俱灭”偷取了伏羲的先天大智慧,一举突破了《上天下地至尊功》的关卡,练成了灭穹苍花费二十年才突破的最高境界,天罡气诀。

虽然他此时的天罡气诀境界修为都还远远比不上灭穹苍,但是有伏羲的天神兵在手,他的战力也异常强劲,不是没有击败灭穹苍的可能性。

之后,他环顾江湖,将眼光投向了新生的绝代强者,玄天邪帝独孤星夜。

在接近年关的某一天,他独自来到了新邪道天宫,谒见了邪帝。当然话是这么说,但无论哪一边都没有遵循礼数的打算,江湖高手,尤其是高武世界的江湖高手,从来没有什么江湖规矩之类的概念,唯一可以成为礼节的手段,就是:动手。

因此,燕王是一路从外层打进了邪道天宫内部。邪帝手下的不是没有高手,像仙风道骨都是百年功力的强者,只是面对一个功力更深,心法神级,还手持天神兵的燕王,就显得不足了,燕王几乎没停下脚步,就来到了邪帝面前。不过这也和墨释君、芙萝拉、铁心以及牛郎都在邪帝身边有关。

邪帝看着燕王慕容熙,不由得笑道:“邪道盟之后,天地盟几乎是独掌江湖邪道,之前我见过灭穹苍,今日再见到你,两代天地盟主都没让我失望,不错,你可以说出你的来意。”

慕容熙此时是三十五岁,身材修长魁伟,一头金发(历史上的慕容氏就是白种混血),眉生蓝纹,相貌英俊,器宇不凡。原本他因为《上天下地至尊功》的绝顶内力,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样子,但是半年前蚩尤一战之后,由于强行窥测天神兵“十方俱灭”中的伏羲大智慧,被神兵反噬受伤,大量耗损的生命力和精神使得他容颜苍老头发变白,看上去有五十岁的样子,和成*人后年轻英俊的邪帝对面站着,虽然实际年龄只是邪帝的四分之一不到,但看起来却老了一倍。

不过这等强者对于年龄外貌丝毫不会在意,他们看重的,始终只是对方的力量。

燕王盯着邪帝片刻,才开口道:“玄天邪帝也是名不虚传,今天我来是为了和你结盟,平分天下。”

邪帝傲然一笑道:“也好,如果你能表现出我认同的实力,那么和你结盟也没什么问题。”

小*说*就来W这边邪帝点头,但是属下的牛郎却不干了,他虽然效忠邪帝,却有自己的打算,毕竟他和燕王仇怨甚深,曾经被迫屈膝当了慕容熙的爪牙,而反过手来他又灭了后燕国,杀绝了慕容熙满门,可谓国仇家恨不共戴天,他怎么可能眼看着燕王跟邪帝平起平坐?

所以他立刻跳出来,向燕王挑战。

可惜,牛郎修炼的蚩尤刀术“七大限”,除了他没学到的最强第一限“吞天”之外,都和龙姬姬幻月的“六祸禁式”类似,是借用自然气象灾难力量发动的招数,虽然威力惊人,却也继承了自然力量的生克特性,而燕王如今手持十方俱灭,正是玩弄自然力量的大宗师,所以两边一交锋,不过三四招,牛郎的刀术就被燕王全数破去,更以地霸气诀搅碎了他全身的骨骼筋脉,彻底废了他的武功。

而邪帝却只是看着牛郎被折磨,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

牛郎受不了骨骼寸断的折磨,凄厉地喊着:“陛下,我对你忠心耿耿,为何你坐视我被打成废人?”

邪帝冷笑一声,道:“当初你三番五次想要杀我,我始终没有惩罚你,就是想看看你能成长到什么地步,可是后来你却心胆俱丧,向我臣服,全无锐气,这几个月来武功也停滞不前,我乐意养一只随时弑主的猛虎,却不打算养一只摇尾乞怜的癞皮狗。”

墨释君站在邪帝背后,听了邪帝这话,不由得暗自撇嘴,心知邪帝虽然口中这么说,实际上这份无情,却是来自于他对自己当年入魔时候的反感。牛郎是邪帝的分身,他之于邪帝,就如同邪帝之于元祖天魔一样。当牛郎看邪帝横竖不对眼,即使邪帝怎么给他好处,他都努力反抗,想要打倒邪帝,但那时候邪帝虽然被冒犯,却一点都不生气,因为这种反抗,代表着牛郎体内的自尊自强的一面依旧闪光,宛如邪帝年轻时努力与天魔抗争一般。但是,当牛郎彻底向邪帝臣服之后,邪帝却越看他越像自己当年完全沦为天魔傀儡的样子,如今已经摆脱天魔控制的邪帝,自然觉得他十分的不顺眼,这样的牛郎即使只是存在于他的身边,也好象在嘲讽他当年的意志薄弱一样。

所以,能有机会废掉这个碍眼的家伙,邪帝一点都不会觉得可惜。

这也是旁观者清的好处,身处其中的邪帝和牛郎本身,都没察觉这一层关系。

牛郎战败,墨释君等人完全没有顶上去的意思,邪帝也没打算在旁观,而是选择了自己出手。

邪帝的功力经验都远超燕王,燕王继承了部分的伏羲大智慧,善于审时度势,自然不会以己之短攻敌之长,所以两招一过,立刻发动了自身最强的绝技。

大智慧空间。

这是燕王参悟伏羲神兵“十方俱灭”而领悟的绝学,发动效果与《型月》世界的固有结界,或者《圣斗士》世界的天舞宝轮类似,会形成一个直径数十米的巨大球形独立空间,在这个空间里,燕王能完全掌控五行力量,甚至感知预测对方的一切行动,自然能,占尽上风以弱胜强。

不过邪帝只差半步成神,百年武学智慧也丝毫不差,知道一般招数不能奏效之后,根本不屑于用刀剑神技破解大智慧空间这种依靠神兵的招数,直接选择以魔兵对付神兵,拔出背后的魔刀疚疯,对着燕王发动了其中的异能。

疚疯是邪帝自身极度自责愧疚的情绪催生的魔兵,其异能也完全是心灵系的攻击能力,类似《圣斗士》里一辉的凤凰幻魔拳,可以幻化出任何敌人内心最不想面对的景象,从而令敌人陷入无尽的恐惧之中,被魔兵之主玩弄于鼓掌之上。

之间一道如用鬼魂般的魔气从刀柄处射出,飞向燕王,虽然燕王立刻用十方俱灭击散了魔气,却已然中招。

“蚩……蚩尤,怎么会是你,你不是已经自封在玄网里了吗,怎么还会跑出来?”现在,中招的燕王眼中,看到的敌人不再是邪帝,而是他一生中最恐惧的敌人————蚩尤。

当初蚩尤复活的一战,燕王是参战凡人中功力最深的一个,也因此被蚩尤重点照顾,打得凄惨无比。最终蚩尤以仅剩一成的功力,发动了终极绝技“吞天”的前半招,逆转方圆数十里的天地法则,将千万亿吨的高山大河卷上天空,若非最后关头,心甘情愿地中了美人计,撤招修婚假而去,那一刀的威力将会比萨菲罗斯召唤陨石撞地球来得更加威猛。身处其中的燕王因为功力最深,也最能感受到蚩尤的可怕,因此那一战之后,蚩尤的恐怖烙印就深深刻在了他的心中,之前牛郎灭他的燕国之时,正是出于对虎魄刀配蚩尤七大限的本能恐惧,才令他最终选择了弃国而逃。

现在,邪帝用魔兵异能彻底引发了燕王的恐惧,然后轻轻一刀,燕王眼里看到的却是蚩尤发动吞天一刀砍来,当下斗志全失,根本不敢接招,慌忙解开了大智慧空间。

结果空间一开,邪帝就收回了疚疯异能,燕王茫然半晌,才知道胜负已分,他不由得叹息道:“这就是疚疯的异能,太可怕了……”

“不错,虽然你还没有和我平起平坐的资格,但是我也认同你这个盟友了,暂时跟着我吧,过一段我也会出去转转。若你有一日能达到当年伏羲的水准,欢迎再来挑战我。”邪帝一笑,收刀而退,留下了脸色变幻不定的燕王。

虽然挑战邪帝失败,但是燕王依旧留在了邪道盟,并取代了牛郎的地位,成为灵童派的新领袖。他也是没别的选择了,毕竟老天地盟主灭穹苍肯定是他的死仇,正道盟的南宫问天不仅实力弱,而且也跟他仇怨不小,目前唯一可能和他联手的,就只有横空出世的玄天邪帝了。他打算借助玄天邪帝之手对付灭穹苍,这样才能再次拿回天地盟,进而光复他的国家。

和真实历史上那位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同名君王不同,神兵世界的慕容熙,是真正的帝王,有野心也有责任,甚至为了鞭策自己,立下过“不成皇不留后”的誓言,所以为了燕国,他什么都可以付出。(观沧海:以前就想,这个誓言该不会是黄玉郎吐糟潘汉年的吧?另,真正的慕容熙的故事,大家可以问度娘,怎么说呢,那是一个奇人。)

至于已经全废了的牛郎,却被墨释君回收了。

《圣心诀》清除全身残余的地霸气诀内劲,接着以“导息”治疗伤势,骨骼筋络都可以快速治愈,在《神兵》世界里只有神农尺等几种手段可以治疗的伤害,在《三只眼》世界的兽魔术面前,完全没有困难。

当然,利息是要收的,墨释君治疗的同时,萨妃萝丝出手,一记魔皇幻胧拳下去,又晕住了一个。不过和处在心灵修炼关头被偷袭的铁心不同,牛郎没有泯灭感情,而他的意志远比常人更为激烈,所以魔皇幻胧拳也不能控制他很久,好在墨释君也没打算再添加一个肌肉傀儡,只是从他那里问出了蚩尤七大限刀术中六限的心法奥秘,就解开了他的催眠状态。

“故老相传,当年邪帝被封印之后,原本属于他的邪道盟手下死伤惨重,剩下的也纷纷隐遁逃逸,所以被邪帝欺负惨了的江湖人物们,就把仇恨转嫁到了邪帝出身的‘神道盟’头上。怎么说呢,当年的神道盟很大,比现在的天地盟加上四大世家还大一些,邪帝虽然杀了其中的高手,但是剩下的人还很多,这些人最后基本都被江湖同道杀光了……”

邪道天宫之外的某处,墨释君正在和牛郎谈话。

“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处?我只想知道如何干掉邪帝!”牛郎愤怒地说道,接着,又歪着头斜睨着墨释君,冷笑道:“另外,你这家伙究竟是哪一边的啊,为什么身为邪帝走狗的你,会想要告诉我如何打败邪帝的手段?”

“呵呵,少安毋躁,”墨释君没有为牛郎的无礼而生气,继续解说道:“如果神道盟死光了,我也就不会说了。实际上,据说有几支神道盟的族人活了下来,并且一直繁衍生息,并且计划着报复邪帝和江湖正道。我不知道他们这些年准备了什么,但那毕竟是曾经统治了整个江湖的大势力,武功法术资源等等都不会缺乏,而且花费了一百年苦心准备,说不定真有一些能威胁邪帝的力量。所以如果你要报复邪帝的话,最好去找他们吧,夺取他们的力量,那是这个江湖上唯一可能威胁邪帝的一支力量了。当然,你也可以考虑去投靠老天地盟主灭穹苍,或者南宫问天手下,不过身为邪帝灵童的你,只要随时会被邪帝监视,虽然邪帝未必会这么做,但他们是不会信任你的吧?”

牛郎犹豫了片刻,终于冷哼一声道:“也罢,就相信你一次。那些余孽在哪里?”

“据说就在当年中原武林处理神道盟尸体的铁馒头冢附近。”

“哼,告诉邪帝和燕王,等我回来取他们的首级!”牛郎说着,拎起虎魄刀,飞身而去。

在他的身影消失之后,墨释君做出扶眼镜的动作,轻声说道:“对不起,我骗你的。”

“拜托,队长,就算你想要COSPLAY,也不要抢我这个智囊的位置好不好?如果你真变成楚魔王了,我干什么?”杨拓人吐糟的声音,从墨释君背后传来,“不过总算把牛郎忽悠走了,他此去神道盟必定不能取胜,只会将虎魄刀送入神道盟那群疯子手上,这样一来新的剧情部分也可以纳入计划了。”

“说起来,牛郎不会现在就死了吧?以后我们还要靠他呢。”墨释君解除了楚魔王的COS状态,忽然问道。

杨拓人摇头道:“放心吧,他可是邪帝的分身呢,神道盟的复仇者们一定会将他留到最后斩杀,在彻底干掉邪帝之前,他是不会死的。”

墨释君又道:“在原著里,神道盟培养的四大高手可是人手一件魔兵神兵,除了虎魄刀之外,凤皇斧、十方俱灭和无妄剑都是他们的。现在我们这一插手,凤皇斧变成老灭的人造心脏了,无妄剑根本没成型呢,十方俱灭也不会给他们,只凭一把虎魄刀,能在我们的计划里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吗?”

杨拓人点头道:“没有问题,不必担心,实际上就算四大魔兵神兵在手,神道盟真正能威胁邪帝的也只有一把虎魄刀,其余的几个怎么说了,就像邪帝原本的台词一样‘内力七拼八凑,真气各自为政”根本就是龙套。所以只给他们一把虎魄刀,反而更容易完成我们的计划。”

就在墨释君他们对话的时候,属于这个波澜壮阔的江湖大时代里,最悲剧的一群复仇者们,也正在为他们的悲剧舞台,搭设最后一块木板。

在墨释君所描述的“铁馒头冢”的地下,的确生存着数以千记的神道盟遗族,但是现在,虽然牛郎还没有来,但这里已经没有几个活人了。

他们不是死于外敌,而是集体自杀。

墨释君并没有告诉牛郎:由于对江湖各方势力的恐惧,一百年来,神道盟的遗族都没有离开过隐居的地下洞窟。没有和外人通婚的机会,他们就只能内部不断的近亲结合,然而人类的血统充满缺陷,自然不能和完美基因的三只眼吽伽罗媲美,所以不可能像鬼眼王一样一路乱/伦越乱越强,一百年之后,极度扭曲的血脉,已经令神道盟的遗族们再也生不出健康的孩子了,即使一般的族人,也因为各式各样的基因病而没法修炼高深的武学,眼看着一族不断走向毁灭,这些心怀仇恨的人们终于发明出了一种疯狂的心法——

血脉融通。

这是一种逆向的《北冥神功》般的武功,可以将千百人的功力,集结到一个血缘近亲的身上,短时间里造就一个功力堪比邪帝的强者。

不过作为代价,传功的那些人付出的不仅是功力,还有全身的鲜血和生命。

这个秘法由于太过残酷,即使它早就被开发出来,直到整个神道盟都无法再繁衍后代,加上邪帝重生的消息传来,神道盟遗族才终于下定决心。

牺牲全族,成就精英,杀身成仁,报仇雪恨。

于是,当五个天资最好的强者被造就出来的时候,居住在铁馒头冢下百年的所有神道盟遗族,已经全部血尽而亡了。

这五个仅存的神道盟高手里,除了第一个女性实验者,早已在十年前打入了天地盟内部,其余的四个高手才是对付邪帝和整个江湖的主力。

神道盟“剑门”门主——疯刃,一个外表还算英俊(山寨猥亵版萨菲罗斯貌),却精神不太正常的剑客。

神道盟“玄门”门主——知机,人矮头大,眉心裂开如同有第三只眼,精于天文地理占卜算计的军师。

神道盟“斧门”门主——斧鳄,一个脑子不太好,却力大无穷还长了一身鳄鱼皮的怪人。

再加上最强的领袖,“刀门”门主——狂王,一个身高超过两米四,壮硕如山的粗犷大汉。他是四人中唯一的不是近亲结合而生的,不过他的血统比那些同伴更悲剧,是他母亲为了制造出最强的血脉,和一头银毛巨猿结合而孕育的孩子,半人半兽的血统给了他巨大的天赋力量和修炼资质,却也令他经常被兽性折磨。

这几个人本身都天资非凡,属于近亲结合之后小概率产生的病态天才,再加上血脉融通赋予的无比强横的庞大内力,成就了他们在《神兵》世界原著中后期,搅得江湖天翻地覆的“疯狂四人组”之名,读者们将之简称为——“F4”。

所以,当牛郎自信满满地找到了神道盟隐居之地,想要有所收获的时候,非常悲惨地被狂王一拳擂翻,不仅将天神兵虎魄刀拱手献上,好不容易恢复的静脉骨骼,也再次被粉碎。

作为军师的知机,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鼓舞士气的机会,立刻说道;“盟主大喜,如今我们刚刚完成血脉融通,邪帝灵童和天神兵虎魄刀就自动送到面前,可见天道昭彰,意瞩我神道盟报仇雪恨,马到成功。”

面容凶恶,半人半猿的狂王,却没有任何喜悦,手中抓着新得到的虎魄刀,刀身和手臂都微微抖动着,因为……虎魄不服。

是的,虎魄刀的灵魂意志,并不愿意向狂王臣服。

这在以前的任何神兵身上,都没有出现过,在狂王之前,虎魄曾经几次易手,但是虎魄本身并没有对任何兵主做出过拒绝的姿态,即使那兵主太弱,虎魄也不过是灌输力量,反噬操纵兵主而已,并不会有想要脱离的打算。但是对于狂王,虎魄却有着绝不臣服的理由。

就像那句老话:老虎不在山,猴子称大王。

虎魄刀,本是蚩尤的坐骑战虎,吞噬天外异妖(其实是火星人ET)而生,外形是一柄长达六尺的厚重斩马大砍刀,刀身足有两掌宽,淡金色琥珀般的晶体构成,内中封有一段猛虎的脊椎,骨刺外露,刀身末端处虎骨突出,形成一个虎爪般的刀镡(音新,二声),中心嵌着眼珠大的晶核圆珠。其后的刀柄,是一段近三尺长的螺旋长圆锥,直到尾端收束成锋利的尖刺。

和一般神兵相比,虎魄的灵性和自主性都更为明显,很多时候它更像一头妖虎,而不是一件兵器。所以即使现在的狂王看上去只是一个粗豪的人类,但是虎魄却本能地感觉到他血统中巨猿的部分,虎魄本身是百兽之王,认同人类为兵主并不困难,但是要一头猿猴来操纵,神兵的脸面何在?

因此无论狂王使用什么办法,虎魄都不肯就范。

这种情形,即使是作为军师的知机也始料未及,在实验了各种驯服兵器的方法都无效之后,只能提出建议,说道:“看来,想要驯服这柄凶刀,只有盟主表现出比蚩尤更加伟大的成就才行。”

“有什么成就能胜过蚩尤?”狂王皱眉问道。

知机立刻答道:“太虚,轩辕黄帝的兵器太虚。虎魄和太虚是天生的对头,但是在蚩尤手上,它却从未胜过太虚,如果盟主您能用虎魄击碎太虚,那么一定可以超越蚩尤,成为虎魄真正的兵主。”

狂王点头道:“好,我姑且一试。你且为我占卜出太虚的所在。”

且不说猴子盟主带着一群异形手下的驯刀之旅,再回来说墨释君。

将牛郎忽悠走之后,墨释君发现燕王现在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没过几天已经将原本牛郎手下的灵童派收罗了起来,更跟帝姬以及祭师达成条约,将三派的力量全部整合,做出了随时可以出征的姿态。只是,邪道盟的武力毕竟不是他的,邪帝不点头,燕王也不能就直接带着人马杀出去。而且退一步说,就算他把现在这些人马拉出去,也解决不了天地盟和正道盟,这边真正的底蕴在邪帝身上,其他的力量加起来不到邪帝的零头,他现在能做的,主要还是招兵买马整军备战,将原本因为百年分裂而变得一盘散沙的邪帝势力,重新整合成一支真正能战的部队。

而这时候,墨释君和杨拓人也饶有兴趣地加入进来了。

他们拿出了变种人基因药剂,同时还附赠新培植的一批兽魔卵,为邪道盟培养了上百名不死身的兽魔召唤战士,极大提升了邪道盟的战力。虽然在这百名成功者背后,是数以千记的牺牲者,但是邪道盟的成员们完全不认为这是问题,反正墨释君来之前,不管是祭师一脉还是帝姬一脉,都有大规模人体试验的爱好,祭师一脉依靠血脉改造制造出了兽化人,而帝姬一脉则以活人喂养各种毒物,相对而言,杨拓人提供的方法性价比远高于他们。

冒险者们也因此和燕王攀上了交情,墨释君更将《圣心诀》以及《六祸禁式》的许多高深心法拿出来跟燕王讲解,甚至以千年功力,为燕王灌顶通脉,提升功力,帮他将天罡气诀彻底完善。虽然燕王这等枭雄从来没有什么真朋友,也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但是现他受了墨释君不少好处,在也看不出墨释君图谋什么,所以也承了墨释君的人情,而对于墨释君提出的一点小要求,他却也不好拒绝。

比如说,让他给团队中的“眼”——楚静灵讲解一下伏羲大智慧中的占卜原理之类。

燕王绝对没有想到,每天向自己请教命理的这个柔弱少女,其实却是拥有他心通、宿命通和漏尽通的超能力者,可以以因果为坐标,窥看他人的秘密。他虽然得了部分的伏羲大智慧,却因为名利野心不息,所以未得伏羲意志的认可,智慧远远没有到了能自由推算,前知福祸的地步。就在他每天不知不觉的教学过程中,楚静灵已经利用双方的师徒因果关系,轻易算走了燕王的许多秘密,其中就包括了《上天下地至尊功》的秘籍埋藏地点。

又过了数日,还没等燕王说服邪帝发兵,江湖上就又传出了新的消息。

“正月十五,正邪会盟,两道联手,共抗邪帝。”

当邪道盟帝姬一脉的斥候,将这一条消息传到邪帝和燕王面前的时候,两位当世霸者也都是一愣。

“哦?你是说……灭穹苍和南宫问天要联手,以我为敌?”邪帝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问道。

当代帝姬点头达到:“是的,陛下。消息已经哄传江湖,都说正道盟的盟主南宫问天,本是天地盟的盟主灭穹苍的弟子,现在师徒两人握手言和,要共同对抗我们邪道盟的扩张。”

邪帝的手下和燕王都皱起了眉头,如果他们真的已经横扫江湖,逼迫敌人联合,倒也不是坏事,但现在他们还没什么动作呢,敌人就好象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合纵连横了,这也太过分了。要知道,邪道盟这边的高端战力虽然强大,但是下边的喽罗人手还没另外两家的十分之一多呢。

只有墨释君心里有数,这个联盟,有九成是他忽悠出来的。南宫问天那边简单,只要在灵剑子的梦境里,冒充女娲给灵剑子一个预言,就能让这个非常有使命感的女子坚信邪帝会解救元祖天魔。当然,考虑到女娲本人的存在,墨释君也不敢撒谎,只是玩弄了一下语言艺术,告诉灵剑子“邪帝一系的顶尖强者正在全力收集魔兵准备复活天魔”,当然这个“邪帝一系的顶尖强者”指的是墨释君,复活天魔也是个人行为而不是邪帝命令这,但他却没有义务解释给灵剑子。

等到灵剑子来到南宫问天身边,以教导他天晶剑法为手段,取得了问天的信任之后,把灵剑子的信念变成南宫问天的信念,就不是难事了。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灵剑子的老爹,继承了鬼谷先师对邪帝的敌意的银法王万德威呢,这位当世第一神棍在旁边全力推动的结果,自然轻易令问天对邪帝的敌意直线上升。

至于灭穹苍那一边,就更好解决了,只要把“燕王慕容熙已经和邪帝联手”的消息透露过去,那位猜忌心重的老牌强者,自然会联想到许多可能的危险。灭穹苍算是当世最了解邪帝的人了,否则也不可能循着邪帝的脚步,找到有着女娲神器的武帝陵寝,所以更知道邪帝的可怕和无情。加上武帝陵寝一战中,他曾经硬抗过邪帝的刀剑神技,梁子算是结下来了,要他寻找盟友对付邪帝也就变得简单多了。

两边都把邪帝当作大敌,以前又有合作的过往,自然一拍即合,组成了对抗邪帝的联盟。

至于那个正月十五的盟会,则是一个幌子,打算借此引邪帝过来,然后发动各方高手一起围剿邪帝。

至于墨释君如此挑唆的目的,自然不是为了好玩,而是为了计划中的目的。

所以,在邪帝得到了消息之后,他当即按照计划,站出来献计献策。

他的计策很简单,就是先发制人。

由他去教训南宫问天,让燕王率军攻击天地盟。

如果两路都成功,自然从此以后邪帝文成武德一统江湖,如果有一路成功,正月十五的会盟也就成了笑话。当然,如果两路都不成功,那么对方也会感觉有危机,必定聚集所有力量,到了会盟那一天,邪帝就可以亲自出手,将所有顽抗者一网打尽。

对于这个建议,邪帝意味深长地看了墨释君一眼,当即点头同意了。

当然,考虑到天地盟的高手众多,灭穹苍也是燕王的师傅,是能硬碰刀剑神技的强者,所以他这一路除了仙风道骨等高手之外,还有芙萝拉跟着压阵。

而墨释君这一边,也许纯粹是出于恶趣味,则带上了对他惟命是从的剑神傀儡——铁心。!

本文网址:http://bingzhiwuxian.quwenyi.com/391449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