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冰之无限 > 第六十九章 龙精波动 鬼眼夺魂

第六十九章 龙精波动 鬼眼夺魂

推荐阅读: 电影世界十连抽天书进化诸天万界之大拯救末日蟑螂修真四万年无限英灵神座冰之无限丧尸母体末世启示录快穿100式末日逃亡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异常生物见闻录诸天谍影鬼吹灯2在港综成为传说最后一个道士快穿女主真大佬OVERLORD魇醒

第六十九章

龙精波动鬼眼夺魂

贝纳雷斯这位龙皇的实力,在整个《三只眼》的故事世界里,都属于坐二望一的存在。(看小说到)事实上,在后期鬼眼王湿婆破封而出之前,几乎所有读者都认为贝纳雷斯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强者,甚至担心鬼眼王这个直到故事末期才有第一句台词的总BOSS,驾驭不住这个属下的光彩,令故事情节变得生涩。好在作者高田裕三的功底造诣惊人,还能在贝纳雷斯的无限光芒之上,构造出一个智慧力量都更加完美的鬼眼王形象,才没有令这部漫画的结尾部分彻底失衡。

不过为了保证故事的平衡,作者始终将贝纳雷斯的力量加以弱化,能使用全力战斗的机会屈指可数,其中唯一能展现他龙皇风采的战斗,也仅限于如今的这场“月球龙城战”而已。

发狂的贝纳雷斯,舍弃人形的遮天巨龙,无所顾忌地挥霍力量的妖魔之皇,这才是他真正的光彩所在。

“咕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巨龙那獠牙参差的巨口大如城堡,每一口金色的精气雷电喷出,都汹涌澎湃好似山呼海啸一般,轻易就在巨石大厦林立的龙皇城中,犁出一道道宽达百米的巨大沟壑,经过的一切事物,都被炸得粉碎。

不过,此时在龙皇城中的人,也没有凡夫俗子,贝纳雷斯的精气龙息虽然足以劈开高山撕裂大海,但是对于单个目标却不是特别有效,加上巨大的愤怒干扰了他的理智,藤井八云和墨释君他们自然有机会挣扎逃命。

藤井八云作为封印贝纳雷斯的主力,距离巨龙也最近,自然首当其中,承受了贝纳雷斯最大的怒火。只见龙皇猩红色的巨眼沉沉地瞪着他,占据了巨大龙头一半以上体积的龙口大大张开,片刻间,随着一声巨吼,磅礴的精气雷电好像金色的暴雨一样,落在了他的头上。

不过此时藤井八云正和三只眼帕凡缇站在一起,精气四散之下,也灼伤了女主角的身体,当三只眼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作为“无”的藤井八云立刻爆发出了无限的力量,无论是法术能力还是躯体力量,都随之暴增,几乎接近了贝纳雷斯人形时候的等级。

“光牙,雷蛇,暗鳞,炎头,海怒,回风,空蜉蝣,冻血球,岩尾,沙蟹,鼓蛙,爆裂蛊,火烁甲虫,刃蝗,石丝,闪华蝉,土爪,统统出来!”

巨大的威胁之下,藤井八云一次性地召唤出了十几头攻击型的兽魔,这些属性各异的兽魔本来互有冲突,难以协调,不过这一瞬间,在藤井八云极度爆发的精气和精神力催动之下,居然融合成了一股巨大的复合属性冲击能量流,迎着贝纳雷斯的金色精气龙息,反冲了回去。

“轰隆隆隆隆隆隆隆————————”

只见空中,两股巨大的力量激烈地碰撞着,仿佛几十颗中子弹在狭小的空间里剧烈的爆发,激发出十日同出似的光华和热量,同等力量的反作用力和冲击波向着四面八方爆炸开去,再次在大地上留下一个将近一公里直径的大坑。

巨大的冲击力自然也装上了贝纳雷斯和藤井八云,不过此刻贝纳雷斯是身长数千米的巨龙,比之普通人体型的藤井八云不知大了多少,承受的冲击力自然也更为巨大,所以被撞得向后仰倒,攻击露出了片刻的空隙。

“三只眼,快跑!”藤井八云趁着爆炸的影响,抱起帕凡缇驾着飞行兽魔就逃,至于之前一直跟着帕凡缇的女新人楚静灵,则早在“魔现封神”施展之前,就已经知机地撤走了。

不过贝纳雷斯即使化身巨龙,额头上那巨大的“无”字依旧存在,依然是不老不死之身,所以马上又恢复了过来,再次向藤井八云的背后喷出了精气龙息。

“玛多拉,现在怎么办?”藤井八云一面逃跑,一面从掌心召唤出一颗橘子大小的光球问道。原来刚才“魔现封神”完成的时候,被贝纳雷斯一拳穿心的玛多拉就已经油尽灯枯而亡了,这颗光球正是他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刻,将自己的全部经验知识凝聚起来传给藤井八云的“咒文操作球”,只要唤出这颗光球,藤井八云就可以像玛多拉附体一样施展他的各种能力,或者进行咨询分析。

“……贝纳雷斯大人的力量是无可匹敌的,即使是聚集万千三只眼吽伽罗,也阻挡不了他的杀戮,之前我们的计划太过想当然了,从始至终,我们都没有一丝的胜算……”玛多拉的声音在藤井八云心里响起,不过和萨菲罗斯寄居墨释君心湖梦境的情形不同,现在发出声音的只是玛多拉的记忆,而不是他的灵魂。

“难道就没办法了吗?我现在去找到圣魔核,直接干掉鬼眼王的话,贝纳雷斯也会同时死去吧?”藤井八云急切地问道。

玛多拉的声音再次响起:“……不可能的,如果随便破坏圣魔核就能杀死鬼眼王,当年帕凡缇殿下封印湿婆的时候早就干了。虽然现在鬼眼王的生命力衰竭,身体濒临死亡,但是他那吸收了无数三只眼吽伽罗而成的庞大精神力量依旧强劲,而他那不下于贝纳雷斯大人的浩瀚精气也没有减少,只是**伤痕累累无法维系罢了,所以攻击圣魔核就等于直接和鬼眼王的精神和精气直接对抗,一般法术根本不可能将其破坏,反而会因此将鬼眼王放出来,或者被其精神力反制操控,成为他的奴隶……”

藤井八云再问几句,玛多拉的声音却沉默了起来,毕竟它仅仅是玛多拉的记忆而不是灵魂,不知道的事情,不管怎么翻找,都找不出新的可能性来。

而三只眼帕凡缇此刻也是束手无策,如果龙皇这么好对付,当年三只眼一族也不会被他在三天里吃掉数以千计的同族了。

按说龙脉系封印法术“魔现封神”因为月球的龙脉容量不足而失败,就应该施展亚空间系的封印法术,将贝纳雷斯封印到异次元空间去,那样就不用担心容量不足的问题了。但是麻烦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封印法术,除了“魔现封神”以外,都是以强凌弱的类型,换句话说,只有己方的法术力量强于对手的时候才能进行封印,若是施法者与目标的实力有差距的话,法术就会反噬回来,所以即使帕凡缇也懂得几种亚空间系的封印法术,却绝不敢对着贝纳雷斯使用。

而与此同时,已经躲到一边的冒险者们,也正在讨论着。

女新人楚静灵一直跟在帕凡缇身边,这时看到她和藤井八云被贝纳雷斯追得上天入地,不由得担心地问道:“队长,我们还不告诉藤井八云那只‘哭蛹’的用处吗?”

旁边的陈晃司摇头道:“不行,贝纳雷斯还没使出他最强大的精气能力‘龙精波’,只有等他使出那一招,将全部精气散于体外的时候,在他本体附近召唤哭蛹,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令贝纳雷斯元气大伤,耗尽无限之力,否则即使使出哭蛹,也只能禁止贝纳雷斯外溢的精气,逼他无法喷射龙息而已。哭蛹毕竟是双刃剑,禁止别人的法术的时候,也会消弭我们自己的法术,你也看到他那龙化的身体有多强大了,如果大家都不能用法术的话,你觉得我们有胜算吗?”

墨释君也点头道:“没错,哭蛹虽然号称最强的除咒兽,可以无限吞噬一切精气,破除一切精气类的法术,但终归也只是一头功能单一而没有攻击力的兽魔而已,只有第一次使用的时候才有出其不意的效果,只要贝纳雷斯稍微动动脑子,就能想出破解的方法,所以我们必须等待。我现在只担心……”

墨释君没有说下去,他只担心,不知站在什么立场的杨拓人会横插一手。

正想着的时候,忽然他们身边的虚空一扭,显出了一个背生蝶翼的女孩身影,正是之前被墨释君派出去远离战斗的萧雪蝶。

“队长哥哥,我找到石像了,除了石像,还有一个‘昆仑之钥’。”只见这萝莉脸的女孩左手上拎着一座半人大小的石雕,雕像是三个三只眼背向蹲坐手臂相连的样子,却是他们这个任务需要找的目标“人化石像”;右手则拿着一柄尺许长的短剑,剑身末端刻着三只眼睛的标志,正是可以打开昆仑传送阵的“昆仑之钥”中的一件。

墨释君想了想道:“后面的战斗可能还会升级,小蝶,你和神父、傀儡师还有两个新人先往昆仑那边撤退,如果事不可为,就先离开,三只眼那边我和芙萝拉来保护。”

几个冒险者也知道,现在的贝纳雷斯显出真身龙皇以后,完全不是他们可以影响的了,即使是铁千山的神术“亡灵束缚”也不可能对那么庞大的身体造成影响,所以都点点头,跟着萧雪蝶撤退了。

而与此同时,贝纳雷斯也不再执着于用龙息消灭藤井八云了,只见他巨大的龙身一扭,一圈圈的金色精气就从他体内扩散了出来。

“呜呜呜呜呜呜——————”

贝纳雷斯本体的精气之庞大,足以将月球龙脉撑爆,其能量堪比成千上万颗氢弹的力量,而现在,他却是将所有精气压缩之后完全释放出来,形成一场犹如热带飓风一样的精气大漩涡,将方圆数十公里的空间全部卷入了其中。无限的精气能量被压缩成千万道百米长的巨大金色触手,围绕这贝纳雷斯不断旋转,一切被触碰到的物体,都会被那极度压缩的精气侵蚀腐化,最终化为贝纳雷斯的一部分。

这一招,正是他曾经用以吞噬了万千三只眼吽伽罗的超级绝技——龙精波。

贝纳雷斯本来就是“圣地”的一条龙脉幻化成形的巨大妖魔,天生能驾驭大地的无限精气,当年他刚凝聚意识破地而出的时候,曾经被三只眼吽伽罗一族当做天灾级别的妖魔处理,打算集合全族之力将其封印或者斩杀。却没想到,那时意识还混沌不清的贝纳雷斯,本能地使出了这招“龙精波”,将本体的无数精气凝练成恍若实质精气丝茧,包裹周身数十里的空间,就算是三只眼的强**术所聚集的精气都比不上这“龙精波”精纯厚重,不仅没法将其击溃,反而会因为不同精气的排斥而被弹开或者吞噬。正是因为三只眼一族引以为傲的法术力量被“龙精波”死死克制住,那一战才会将整个种族逼入了灭亡的边缘。

那之后的五千年时光,贝纳雷斯都没有现出过龙身,自然也再没使用过这招绝技,但此刻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巨龙,终于再次发动了这绝杀的技能。

龙精波一出,整个龙皇城立刻有一半城区被这金色的精气笼罩,千万道波纹触手,每一道的力量都不下于兽魔“光牙”的全力一击,凡是被扫中的东西,无论是符文咒柱还是法术祭坛,都是瞬间倾塌,而陷入了龙精波包围的藤井八云和帕凡缇,更像是陷入了无数蜘蛛网中的飞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在浩瀚如潮的龙皇精气面前,藤井八云的数十种兽魔完全没有显威风的余地,无论是光牙、雷蛇还是其他攻击型兽魔,在接触到龙精波的时候都会被弹开,而咒蛇缚之类的法术生物也会轻易被龙精波侵蚀还原成普通精气,最后,他只能不断炸碎附近的建筑和地面,用无数巨石为盾,引开龙精波的攻击。

但是,贝纳雷斯的本体并没有闲着,依旧追着藤井八云而来,他就是这精气飓风的核心,而且没有风眼存在,越靠近藤井八云,向主人公一行汇聚过来的精气触手就越密集,很快,就将他们逼到了无法逃遁的地步。而与此同时,贝纳雷斯巨大的龙头压居高临下地盯死了他们,庞大的龙口中无数金色的雷电不断汇聚,显然就是要用最霸烈的方式,彻底将他们消灭干净。

“糟了,逃不掉了……”眼看贝纳雷斯的龙头已经压到头顶,藤井八云已经绝了逃亡的念头,将怀中的帕凡缇向后一推,召唤出魔兽“走鳞”将她向远处带去,自己腾身而起,向着贝纳雷斯那巨大如山的龙口冲了过去。

“出来吧,无限之力的光牙————”

这时候的藤井八云,已经没心思再玩什么复合兽魔术的技巧了,毕竟显出龙皇真身的贝纳雷斯实在太强大了,再加上不死之身和无限之力,就好像打游戏打到关底的时候,碰上了将难度和等级都改到MAX的总BOSS,还把生命值和法力值都改到了∞,怎么打?就算把所有兽魔都加上去,也难以伤害他分毫,最终的手段,也只剩下以全部的力量阻截,希望能给帕凡缇和佩争取拿万分之一的逃生机会。

“轰隆隆隆隆————”

一面喷射光牙,一面向贝纳雷斯冲锋的藤井八云,却瞬间就被龙皇那巨大的精气龙息淹没,仿佛太阳里的黑子,霞光中的孤鹜,几乎根本没法用肉眼看到他的抵抗,毕竟两者无论是体型还是力量都相去甚远,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而没有飞出多远的帕凡缇,也未能逃脱龙精波的扫荡,一下子就被极大的精气触手吸住,仿佛一只黏在蜘蛛网里的蝴蝶,只能乖乖面对毒素侵蚀走向灭亡的命运。她的危机虽然再次增强了藤井八云的无限之力,但是两方“无”的本体的巨大差距,使得在精气龙息的雷电中只剩下半个身体的藤井八云,依旧有心无力,无法做出有效的反击。

“可以了……”墨释君这时候才凭借着轻功躲过一路的龙精波,靠近了藤井八云他们,眼看藤井八云的上半身被贝纳雷斯的龙息炸飞,运起内力将声音远远传了过去,“藤井八云,马上召唤‘哭蛹’!”

“哭蛹?……”已经被龙息炸得头晕脑胀的八云,一时没有转过弯来,不过墨释君蕴藏内力的声音本身就有一种慑服人的力量,因此他本能地遵照了声音的提示,喃喃念出了这最奇怪的兽魔的名号:“以藤井八云之名召唤,出来吧,哭蛹!”

下一刻,那只长得圆滚滚好像汉堡包的白色兽魔,出现在了藤井八云身边。

“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发出小猪吃饱了以后那样快乐的哼鸣,无论怎么看都只能以“可爱”来形容的兽魔,却在一出现的瞬间,就引发了滔天巨变。

就好像一杯清水,看上去平凡无比,但是若直接倒进了一锅滚开的热油里,立刻就会引发爆炸一样,而现在哭蛹的出现,却是一杯水倒进了一大通浓硫酸里。

原本散布数十公里,以贝纳雷斯为中心的精气大风暴,在哭蛹出现的瞬间,突然狂暴了起来,就好像有人在热带风暴里,引爆了一颗氢弹一样,完全打乱了这亿万精气触手旋转的规律,哭蛹的身边,宛如一个黑洞,所有靠近的精气全部被吸收了进去,瞬间形成了一个数百米的精气空洞,同时,外围的无数金色精气,因为这个真空区而大量汇聚过来,并继续被哭蛹吞噬,片刻间就形成了第二个漩涡,和贝纳雷斯那发散精气的漩涡中心相对抗,爆发出了冲天的光芒。

不过,精气的暴乱也只持续了片刻,因为哭蛹的吸收精气的能力实在太逆天了,完全就是无底洞一样,本来在方圆数十公里内聚集的精气,如果换算成能量,足以形成一场媲美《2012》的全球大地震和海啸,但是仅仅几秒钟,那吞噬精气的真空区已经扩大到了几公里,将这份庞大到毁天灭地的精气吞噬了一半。而且,随着吸收范围的扩大,哭蛹能力的真面目也显露了出来,无数雪花一样的细小的光点从天空纷纷扬扬地洒落下来,所有龙精波一接触这些光点,就像被火点燃的棉絮一样,瞬间消失无踪。

那才是哭蛹的破法能力的真面目,一种可以将所有法力归零,并借机不断自我复制的奇特存在——食精粒。

而骤然失去了大量精气的贝纳雷斯也像一个忽然被泼了一头冷水的醉汉,瞬间陷入一种茫然的状态,凝滞在空中,连雷鸣似的吼叫都停止了。

空寂。

前一刻,还是漫天雷霆遍地金光,巨龙横行咆哮震天,下一刻,就只剩下细雪一样的光点静静地洒落于虚空之中,巨大的反差,令得所有人都为之怔然。

龙皇城本来就建造在月球上,虽然用强劲的法术在环形山上架设了屏障,保住空气不外泄,但是也变不出蓝天白云来,一抬头就是黑暗寂静的太空,平时倒也没什么,这时候映着那无数的食精粒的光点,不知为何,给人一种巨大的空洞寂寥之感。

不过墨释君却没有被这漫天光点如雪的景象镇住,轻功毫不停留,瞬间已经赶到了帕凡缇和藤井八云的身边,一手拉起帕凡缇,一手抓住只剩肩膀和脑袋的藤井八云,就向着远处逃去,在食精粒的范围里,他的内力却是不受影响。

“帕凡缇,八云,注意别用任何法术,你的这头兽魔可以破除任何法术。”墨释君一面说着,一面带着两人快速远离哭蛹,同样也是远离贝纳雷斯。

按照剧情,吸干了贝纳雷斯精气的哭蛹,会将力量继续扩张,最终连覆盖着整个环形山上空,保证这座龙皇城空气不散的魔法护罩也会被它消除,大量空气会被外界的真空吸出,如果留在附近,绝对难逃被抛向太空的下场。

当然,也正是因为贝纳雷斯首先被吸入太空,帕凡缇他们才有了逃离的机会。

然而,下一刻发生的事情,改变了剧情。

一道雪亮的光柱,从远方的龙城边缘射了过来,命中了哭蛹那圆滚滚的身体。

“噗”的一声,这只能够制服龙皇,破除龙精波的最强除咒兽,被这道强光贯穿,瞬间碎成千百片。

哭蛹,被击破。

“怎么可能?谁能在食精粒的范围里使用法术?”帕凡缇惊讶地喊道。

……那不是法术,是激光炮,你究竟在打算什么,为什么到现在才出手……

帕凡缇虽然分辨不出来,但是墨释君却能清晰地看出,那道贯穿哭蛹的光柱,来自数公里之外的一台大型机器,而在这个龙皇城里变出超现代科学武器的人,自然只有一个——杨拓人。

不过,杨拓人这一手的影响却已经出现了,哭蛹消失的瞬间,漫天的食精粒也瞬间消失,而原本好像中了定身法的巨龙,也全身一震,再次活动了起来。不过,失去了巨大精气的他,也维持不住龙身,只见巨龙心脏的部分散发出一片璀璨的光芒,数公里长的龙身随之迅速缩短,最终重新变成了贝纳雷斯人形时候那肌肉盘结的壮硕身影。

“想不到居然还有这样完全克制法术的兽魔,呵呵,连续出了两次意外,是我太骄傲了吗?”高踞空中的贝纳雷斯,淡然地笑着自言自语道,忽然,他转头向远方凝视,同时皱眉道:“吾主……”

接着,他的身影迅速向着远方投去,方向却不是墨释君和帕凡缇等人的路线,而是其余冒险者逃遁的方向。当然,他并不是专门找软柿子捏,所有敌人在他眼里都是蝼蚁,他的目的是圣魔石,或者准确地说,是抱着圣魔石的“化蛇”绫小路叶子。

原本贝纳雷斯用兽魔术制住了化蛇,令她成为保护圣魔石的傀儡,但是在哭蛹那否决一切法术的食精粒的影响下,那头操纵化蛇的兽魔也被驱散了,而重获自由的化蛇并没有听到关于“无限之力”的秘密,所以在试图用物理手段破坏圣魔石失败以后,当即逃向远处的昆仑,打算离开龙皇城在用法术毁灭圣魔石。

“化蛇,放下吾主!”依旧没有消去无限之力的贝纳雷斯,速度不知比音速快多少,纵然化蛇已经跑出了几公里,依旧被他在瞬间追上,而偏偏这时冒险者们也刚好和化蛇走到了一起。

“咔吧”一声,化蛇的手臂轻易就被扭断,圆柱形的圣魔石脱手跌落,马上被跟来的两名龙将接了过去。

紧接着,贝纳雷斯向着下面的化蛇和冒险者们伸出手,喝道:“烦人的虫子们,统统去死吧,爆炎龙!”

贝纳雷斯如今已经耗尽了耐心,再也没有放任这些闯进龙皇城的敌人活着了,因此一上手就使出了大招杀敌。只见从他的掌心之中,八个巨大的赤色火龙咆哮着喷涌而出,每个龙头居然都有卡车大小,全由炽烈的火焰构成,威力几乎相当于八个光牙,一起向着下方的众人扑咬了过去。

不过下面的众人也各有手段,陈晃司的贤者之石在手,瞬间就用自己的异能制造出了数十个“天顶星巨萝莉”,挡在自己和神父大叔铁千山的上方,成功抵挡了三头火龙的攻击;姬幻月本身已经拥有了白银级顶峰的力量,手持的斩龙剑又有破法的效果,也强行劈开了两个龙头;而“化蛇”绫小路叶子被贝纳雷斯扭断了手臂,虽然尽力召唤出了水墙,原本也无法抵挡这么炽热的火龙,但是女新人楚静灵却从她身边出手,“傲寒六绝”与“天霜拳”并用,凭借体内那来自于墨释君的超低温内力,将水墙化成了层层冰墙,也勉强挡住了一波攻击,不过两人全都是筋疲力尽了。

而最平安的,还是拥有白眼和忍者能力的萧雪蝶,一见火龙出现,立刻使出隐身术、替身术和瞬身术,远远逃出了火龙笼罩的范围,没有半点危险。

可惜,她带着人化石像和昆仑之钥,却是贝纳雷斯绝对不会放过的目标。

“可笑的伎俩,你以为你能拿着吾主的法器,从这龙皇城里逃脱吗?”贝纳雷斯五千年修行,哪里会被萧雪蝶那只有下忍水平的忍术迷惑,当即舍弃了其他人,追上了全力逃遁的蝴蝶女孩。

“雷蛇!”贝纳雷斯的速度远超萧雪蝶的飞行速度,一瞬间就来到了她身边,使出雷系兽魔就要将她击杀,偏偏这时候,又是那个令他讨厌的中年声音响了起来。

“亡灵束缚!虔诚之跃!”

两个神术一起发动,前者令贝纳雷斯的身形一顿,后者却将萧雪蝶拉到了他的身边,正是神父大叔铁千山再次出手救场。

“又是你,虽然很弱,却总是给我添麻烦的家伙,不会再放你活着了!”贝纳雷斯也被铁千山三番五次牵制自己的行动激怒了,赤红色的眼睛一瞪,凭空消失,下一刻就出现在了铁千山面前,“火猿猴爪,你去死吧!”

贝纳雷斯的大手在兽魔的同化之中,变成了烈火燃烧锋利如刀的兽爪,一击贯穿了铁千山的心口,炽烈的火焰顺着血脉蔓延全身,顷刻就将这位流氓打扮的虔诚信徒变成了火人。

“你们快逃……”令贝纳雷斯吃惊的事情紧跟着发生了,已经全身冒火的铁千山居然伸手扣住了贝纳雷斯的手臂,同时大喊道:“以我全部的生命,亡灵禁锢!”

随着喊声,属于铁千山的生命源源不断地涌入了贝纳雷斯体内,之前的“亡灵束缚”只是用法力制造虚假的生命力注入没有生命的敌人体内,干扰其运作,这时候的铁千山却是用自己真实的生命力注入贝纳雷斯体内,效果自然大了千百倍。如果贝纳雷斯不是“无”,这样的攻击根本没有作用,但是现在的贝纳雷斯,全部生命力都保存在鬼眼王湿婆体内,自己的身体里空空如也,居然没办法立刻驱除这些外来的生命力,片刻之间就觉得全身麻痹,无法动弹了。

而当萧雪蝶和陈晃司仓皇后退的时候,一柄大如门板的黑色斩龙剑,从贝纳雷斯背后高高举起,奋力劈下。

“扑哧”一声,贝纳雷斯从肩头道腹部,被撕裂了开来。

…………………………………………………………………………………………………………

而这时还在远处的墨释君,刚刚放下尚未再生完毕的藤井八云和负伤的帕凡缇,将他们托给芙萝拉照看,自己起身追赶过来。

却不想才起步,就见一道海潮般的烈焰扑面而来。

“帝天狂雷!”墨释君扬手一指,一道强劲的天冰圣气凝聚成珠,迎着那片铺天盖地的火焰射出,两边一碰,帝天狂雷应声炸裂,接近绝对零度的寒气立刻将火焰的中心部分炸碎,四外的火焰虽然依旧炽热,却已经无法伤害墨释君了。不过紧接着,又是九道火焰袭来,却没有攻击墨释君,而是落在帕凡缇和藤井八云周围,九道通天火焰将他们包围其中,意思很明显:虽然这些火焰奈何不了墨释君,但是如果他敢离开,芙萝拉和两个剧情男女主人公,就一个也跑不了。

“杨拓人,出来吧,你还差我一个交代。”墨释君停步,向着前方冷声喝道。

“好的,队长,恭喜你能从贝纳雷斯的怒火中活下来。”墨释君前方数十米外的一做石台上,走出了身穿《钢炼》中蓝色军装的杨拓人。

墨释君将雪色太刀指向自己的智囊,皱眉问道:“你究竟为什么设计这个局面?”

“很简单,我要解放这个世界……”杨拓人毫不犹豫的答道,“……以及轮回中的所有世界。”

“什么?”墨释君眨眨眼,没明白杨拓人的意思。

“呵呵,不明白吗?这么说吧,队长大人,你和我,还有所有的冒险者,本来就是已经死了的人,却没去死者应该去的地方,却进入了这个轮回空间,为了延续自己的生命而侵入一个个的世界,改变他们的命运,扭曲他们的未来,然后不管不顾地离开……本来我也并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反正这些世界都是虚构出来的,只是我们谋取利益的狩猎场,我只是兴奋于可以进入这么多故事动画里的奇幻世界,获得神奇的力量和宝物,就像一个梦境一样……对,就是一个梦境,”杨拓人说着,忽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继而说道:“但是,当我看到你带着芙萝拉,离开她原本的世界的时候,我突然产生了疑惑,这无数故事世界里的人,究竟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呢?如果是虚假的,为什么故事里的人物可以跟着我们一起离开,也可以和我们一样使用卡片获得力量;如果是真实的,为什么又和那些故事里的存在一样?我们究竟是作为世界的创造者的一员,带着使命而来,还是作为侵略者和毁灭者,侵入了别人的命运和世界?”

“你就为了这种问题而疑惑吗?”墨释君凝视着杨拓人问道。

杨拓人笑道:“对于一般人而言,只要活下去就好,什么真实与虚幻,都没有意义,但是……但是我是不同的,我不是靠着本能的**而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我需要一些更深层的意义,才能确定自己存在的本源。呵呵,队长,我从没告诉过你,我是怎么死的吧?”

“我是自杀而死的……因为找不到自己生存的意义。”杨拓人认真地说道。

“这还真是符合你那妖孽般的脑子啊。”墨释君不由得想翻白眼,“那又和你背叛我们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得到了启示。”杨拓人答道,“在《剑风传奇》的世界里,我就试着用炼金术解析那个世界的本源,也就是星球意志的奥秘,希望藉此找到这些轮回空间中世界的本质,从而也明白我们自己的本质。不过那时候我得到的信息混沌不清,所以才建议你们加入到了更贴近世界本源的战斗中,并斩杀神之手的格里菲斯,同时发动灭世陨石惊动星球意志,这样我才能找到更加明确的信息。”

“可惜,直到那个世界终结,我依旧没能找到最需要的部分。在离开任务世界,进入公共空间之后,我又试图解析‘不周墟’的存在本质,没想到那里根本就无法被炼金术窥探,完全无法获得任何信息,直到我进入这个世界,并透过龙脉探索这个世界的本源奥妙的时候,才让我找到了真相。这个《三只眼》的世界里,不存在星球意志,贝纳雷斯又抽干了大地龙脉的能量,所以我轻易侵入到了龙脉的核心,找到了那些属于星球的最原始的信息,我才发现,所有轮回空间里的世界,都是真实不虚的。”

“当然,这个真实不虚,并不是说这个世界也是我们出生的那个宇宙的一部分,我的发现是:这些所有的任务世界,其实都是地球的平行空间,同时,地球其实也是这些世界的平行空间,其间并没有哪个是本体哪个是影子,都是一样的存在,只是其他的平行空间被某种巨大的力量所俘获,然后强制扭转成了故事的世界。这股力量改造平行空间,并招募我们这些死者充任冒险者的存在,本来只能改造这些世界,却不能完全控制它们,只有当冒险者们彻底将这些世界的命运走向,扭转到了那个制造我们的存在所需要的方向的时候,才会彻底变成那存在所需要的东西。我猜测,那存在最终的目的,就是将其吞噬这些世界,那时候,原本生活在这平行世界的真实生命,都会化为虚无。”

“这又和你的行动有什么联系?”墨释君问道。

杨拓人笑道:“队长,你还不明白吗?我们只不过是已经死了的人,为什么要为了自己虚伪的生命,去毁灭一个个真实的世界?唯一能抵抗那个存在的方法,就是解放这些世界,让他们觉悟到自己的真实和命运,然后起来反抗那个恐怖的轮回制造者。而让这些世界觉醒的办法,就是彻底团灭一只冒险小队,牺牲我,牺牲你,牺牲我们这个小队,如此而已。”

墨释君沉默片刻,摇摇头道:“这可不像是你会说的话,我觉得站在我面前的人,简直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杨拓人了。你知道吗,现在你说话的样子,简直就和我在萨菲罗斯的记忆里看到的,他投身杰诺瓦的时候,一摸一样。你其实是因为侵入这个世界的本源太深,被这个世界的某种力量控制了吧?解放这个世界……你确定你见到的所谓‘真相’,就是真实的吗?”

“当然是真实的,队长,你可以质疑我的品格,但是不要质疑我的智慧!”杨拓人大声喝道:“现在终于明白我人生的价值所在了,我生命的意义,就是解放和拯救这个世界,用我的死亡!”

墨释君口中和杨拓人对话,心中也在和萨菲罗斯的意志交谈。

……萨菲罗斯,你觉得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如你在我记忆里看到的,他的状态不太正常,应该说是太过于激动了,这并不是一个智囊应有的姿态……

……那么他所说的“真相”呢……

……墨,我想应该有一部分是真的,但是就凭这些还不足以解释他那份自我牺牲和牺牲队友的使命感,我想他恐怕就和当初我收到杰诺瓦细胞的原始意志感召的时候一样,因为内心的某些不满和疑惑,被一些强大而无法察觉的意志所控制,以为发现了自己内心中的真正愿望,才会如此的不顾一切……

……那么,你认为影响他的是……

……鬼眼王!一定是他。之前从你的记忆力了解这个世界的故事的时候,我就发现一个问题:按照这个《三只眼》故事结尾所说,三只眼吽伽罗一族是太古时代降临的某个强大意志能量体分裂衍生的,最终目的则是重新凝聚起来再次飞上太空,你不觉得这个说法,非常熟悉吗……

……萨菲罗斯,你是说“杰诺瓦”……

……是的,墨,来自于太空,降落于星球,分裂,衍生,不老不死,最后的强制集合与整体升空,简直就和杰诺瓦一摸一样,所以我猜测这个世界的本质,就是一个被类似杰诺瓦的太空生物吞噬了星球意志以后的衍生世界。因为某些问题,也许是星球意识的反噬,使得那太空生物没有再次升空,而是分散成了无数个体,在这个星球上凝聚成形,变成了吽伽罗一族,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吽伽罗一族拥有无尽的精气力量,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是一个生生不息的生命之泉。而作为唯一保留了那远祖意志的鬼眼王,可以说是星球意志与杰诺瓦的集合体,即使在封印中,依旧可以影响着星球的最核心能量源。如果你的同伴接触星球的本源太深,说不定就触碰了鬼眼王的意识,在潜意识里种下了种子,然后开始被操纵……

……没错,这也解释了他的布局为何这么混乱,我猜之前他一直只是潜意识地被引导着,直到进入了龙皇城,近距离地受到圣魔石的影响,才爆发出来。那么,萨菲罗斯,你有没有办法唤醒他……

……很遗憾,除非杀掉鬼眼王……

(看小说到)16977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

本文网址:http://bingzhiwuxian.quwenyi.com/391445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