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冰之无限 > 第六十三章 龙脉水精 妖魔导师

第六十三章 龙脉水精 妖魔导师

推荐阅读: 黑暗降临最后一个道士狂魂从无限世界中归来会穿越的外交官穿越进化丧尸母体末日蟑螂我有一座恐怖屋在港综成为传说天书进化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捡到一个末世世界时空旅人传奇末日逃亡史上最强店主快穿:驯养反派手册智人敛财人生[综].快穿女主真大佬

所谓:朋友如手足,妻子如衣服,谁偷我衣服,我剁他手足。(看小说到)

无论是小说漫画的读者,还是游戏的玩家,电影的观众,往往都喜欢将自己带入人物,因此,他们一般会特别痛恨那些和主角抢女人的角色,尤其是抢女主角的,基本都被恨死。就像《剑风传奇》的格里菲斯和《最终幻想7》的萨菲罗斯,都是优雅帅气的白发魔王,可是萨菲罗斯的人气如日中天,远超主人公克劳德,而格里菲斯无论再怎么扮悲情装高雅,人气都没法高过津,就是因为格里菲斯XX了女主角卡斯嘉,而萨菲罗斯在这方面的品格却干净得像雪。

而在《三只眼》的世界里的这只被杨拓人和陈晃司称为“水怪”的怪物,就是犯了这一条,或者说即将犯下这一条,所以才被两人如此记恨。

根据两个动漫达人的讲述,在故事里,佩的第一次水将试炼,因为在最后关头情绪波动而失败,引发水将之力的反噬,而大魔法师玛多拉为了救出她,也被水将毒水灼伤,两人一起昏倒在水将冢。而这时早已躲在一旁的库克,也就是那个怪物,趁机跑出啦救下昏倒的两人,却以救治玛多拉为条件,要挟佩嫁给他。

原来这个库克的祖上是守卫水将冢的妖魔,他本人虽然已经大量混血变得接近人类,却也知道这水将冢的秘密,百年前他为了力量,抛下新婚妻子,去进行水将试炼,虽然得到了鬼眼水将赐予的水系龙脉力量,却因为承受不住而激发出妖魔的血统,发狂的同时将自己的妻子和许多邻人杀死,最后,还是他那个懂法术的半妖母亲用符咒恢复了他的神志。不过大错已经铸成,他早已没了人样,只能远离人群而居。那个年代自然没有网络,也不存在宅男化的可能,所以他被寂寞折磨得发疯,这回发现了一个敢于挑战水将之力的女孩,自然引为同道,无论如何也要得到她。

不过过于长久的历史,使他不清楚三只眼吽伽罗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而这时候的佩也因为毒水之伤,无法觉醒出帕凡缇的人格和三只眼的力量,所以只好答应了婚约。后来的故事,自然是佩的“无”藤井八云赶来,一番大战加上日式特有的心灵拯救桥段,最终让佩以“温柔的心灵”感动了库克,从此甘心成为佩的走卒。

不过,对于多数读者而言,这个库克绝对不是可以原谅的对象,毕竟他不是小孩子,百年前去参加水将试炼的时候就已经结婚了,当然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百年之后居然还玩要挟逼婚的把戏,哪有认个错就全了结的道理?按照陈晃司和杨拓人的话说,就是“他不死谁死”?

墨释君本来无所谓好恶,不过杨拓人又指出两点,让他定下了主意,第一是干掉库克抢走救援佩和玛多拉的机会,就能完美地融入主角身边;第二则是这库克拥有着鬼眼水将的力量,虽然他只能以本能粗糙地乱用,却依旧获得了白银级顶峰的实力,可见那股力量的庞大,墨释君的本体能力虽然是冰,但是如果能夺取这股水的力量,必定可以令自己的实力更上层楼。

这两点中,尤其是第二点令墨释君心动,毕竟他练的《圣心诀》虽然威力强大,但是花费的时间也多,如果按部就班,没有几百年根本别想大成。若想爆发性地提升力量,就要像当初自创冰极摩诃一样,引入新的自然力量,而鬼眼水将的水系龙脉,则是和之前的阴冰、天雪最契合的力量之一。

于是,战斗展开。

然后,战斗结束。

结果不言而喻,虽然水怪库克完全展现出实力的话,可以化身成一头身长百米的巨大怪物,形如蛤蟆与蝾螈的合体,能像瀑布一样喷吐王水般的强腐蚀性毒液,还能飞行,就算放到《大剑》的世界里,也有资格让深渊者们头痛,但是在墨释君面前,却正好被冰系力量克制,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他的毒液还没出口,就被墨释君的“帝天狂雷”冻结,然后又飞不过“无头骑士战马”的速度,可谓巨大的身体所带来的力量同样被墨释君的小宇宙力量压制,因此没过两分钟,就变成了墨释君面前的冰冻琥珀。

然后,墨释君开始吸取他体内的水将之力。

用深雪正宗刀。

这把三米多长的魔性太刀,在之前《剑风传奇》的世界里,因为刺杀格里菲斯而吸收了巨量的生命和灵魂力量,自主进化提升成了黄金级下位的神兵利器。刀身两侧本来各自只有六个的魔纹,也因而增加到了各自三百六十五个,无论是杀伤力,冰系魔力还是魔性力量,都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

按照作为刀灵的萨菲罗斯的说法,这种进化有利有弊。本来,这柄魔刀要进化,至少需要斩杀成千上万的生命,层层提升,花费的时间精力固然极大,但是也有了足够的缓冲和成长巩固的时间,层层递进下去,就算成为黄金级中位的超级兵器也不是没有可能,而现在因为一次性地成长到极限,以后再也没有靠杀敌而晋升的可能了,同时,也失去了因为吸收各种敌人的生命而演化出各种变异技能的机会。不过好处却是这柄魔刀变得极为纯净,完全能服从墨释君的意志,不用担心魔刀反噬这种原本最危险的情况发生。所以归咎起来,对墨释君还是利大于弊。

这次墨释君就打算使用深雪正宗的吸收能力。

只见他召唤出这柄雪色长刀,从库克化身的巨大怪物头顶刺了进去,三米多长的刀身虽然对于普通人而言长得不可思议,但是对于一头百米长的庞然大物而言,却不过是一根长针而已,然而,就是这根“针”,在刺入的一瞬间,就散发出惨白的光芒,同时刀身上两面三百六十五的魔纹也逐一亮起了淡金色的光华,一股庞大的力量立刻就顺着刀身传入了墨释君体内,并且自动汇入他周身流转的《圣心诀》内功体系之中。

如果是一般内功的修炼者,骤然获得一种全新的庞大能量入体,难免和已有的功力冲突,就算其属性符合,也会因为暴增的力量而冲击经脉,轻则受伤,重则丧命。可是墨释君练就的《圣心诀》却是徐福容纳中国历史上最辉煌也最暴乱的一千多年里所有武学的大成作品,原本就有容纳一切异端的特性,同时对于内力存储,也几乎没有上限,所以,墨释君只是运转起圣心诀内的“圣心纳海心法”,控制着体内的内力融汇这股巨大的水将力量,却没有半点勉强和痛苦。

深雪正宗的吸收速度很快,即使墨释君加以控制,依旧只花了不到十分钟,就将库克体内的水将之力吸收一空,连他妖魔血脉的妖气和灵魂,也变成了纯净的生命力和精神力,注入了墨释君体内。原本长达百米,比蓝鲸还大几倍的怪物,也迅速缩小,最后变成了一个白发的普通人的干尸,不过至少这个可悲的家伙在死前恢复成了人类。

旁边的杨拓人看到墨释君收功,才走过来问道:“队长,收获怎么样?”

墨释君吸了一口气,感觉了一下体内的力量,说道:“这份水将之力的确丰厚无比,单这一份能量,就比我本来的《圣心诀》内力还强出不少,而且还会不断地慢慢增长。另外,关于它的属性的部分,看来是你猜对了,这是纯粹的龙脉**之力,并不包含任何毒性,之所以在水将冢和库克身上显出毒性,应该是以前守墓妖魔的关系。不过,我不打算将这份力量直接汇入天冰圣气,而是打算用这份阴系水力,将原本内力中‘霜之哀伤’的邪性冰力置换出来。毕竟我不是巫妖王,没法通过修炼提升那种接近于灵魂的魔法力量,虽然现在看不出问题,但是以后一定会成为我内功里的障碍,倒不如现在就将它抽出来融入到我的灵魂之中。正好《圣心诀》最强的‘四劫’中最后一招‘亟神劫’是修炼元神伤人的功夫,我正好以这份灵魂冰力滋养培育我的元神。”

杨拓人点头道:“这样最好,以现在队长的实力,已经远超一般同阶段的冒险者,并不需要不计代价地乱添力量。把握好自己的路线,要比单纯的提升力量更重要。”

正在这时,担负着探查使命的萧雪蝶跑了过来,说道:“队长哥哥,智囊哥哥,洞里的三只眼已经开始吸收水将之力了……”

墨释君向着不远处的水将冢感应过去,立刻发现地脉中庞大的水系力量正不断被抽取,然后凝聚成一点,缓慢地从地脉中脱离出来,看来这应该就是水将力量的传承了。不过很快,一点微小的波动从那凝聚的水力中传出,接着,震荡不断增幅,很快就变成了滔天巨浪一样的能量波动。

墨释君纵身赶了过去,同时说道:“果然和你们说的剧情一样,佩在最后最后关头失败了。”

墨释君一马当先,其他冒险者也自然跟上,后面的新人虽然非常恐惧这些杀人不眨眼的资深冒险者,但是刚才那巨大的怪物也让他们明白了这不是原来的世界,因此没有生出独自逃走的念头,也磕磕绊绊地跟了上来。

顺着山洞进了水将冢,墨释君在洞**的尽头,发现了昏迷的肥胖老魔法师玛多拉,和他背着的失去意识的少女佩。在他们背后,是一个直径数十米的巨大空洞,彼端的石台上就是作为水将的三眼干尸,而在水将身前,一个直径三米多的能量水球凝聚出巨大眼球的形状,正瞪着昏迷的两人,不过因为两人已经逃出了那空洞的范围,所以它也没有继续追击。

墨释君走上去伸手将两个剧情人物拉了过来,然后冲着蠢蠢欲动的水将之力化成的巨眼一伸手,喝道:“吸!”一股强劲的吸力从掌心放出,立刻将那水将水眼中的精纯能量吸了出来,汇入体内同源的力量之中,而剩下的毒水失去了核心力量,也纷纷溃散,整个山洞,又回复了平静。

那边其余冒险者也赶了过来,神父大叔铁千山身为治疗者,当即走上来检查两个剧情人物的伤势。

鬼眼水将的力量是纯净的水系地脉精气,不过为了防备宵小偷取,当初守墓的妖魔在其上施加了自己的本命法术,一旦有人不遵循正法取得力量,水将之力就会变成强腐蚀性的毒水,威力堪比王水,就算钢铁也只要一两秒就会被腐蚀一空。而正式得到水将之力的人,则只会得到纯净的水系精气,并不会拥有毒水的力量,在故事里,佩后来第二次进行水将试炼成功,就只是增加了力量而没有变出毒水的能力,至于水怪库克,则是在吸收水将力量的时候觉醒了祖先妖魔的毒水能力才变成那样的。

虽然水将毒水腐蚀性强大,但归根结底还是法术变化出的毒水,所以玛多拉和佩两人虽然身体比不上钢铁,自身却都是拥有强**力的法师,对法术的抗性很强,所以虽然淋了不少毒水,却也没有直接被腐蚀掉。

所以铁千山检查之后的结论,是两人都没有性命之忧。

玛多拉的伤重一些,毕竟他本体不过是低级妖魔,年轻时的确修炼得强大无比,但现在已经五千岁的老头了,法力精力都衰减得厉害,所以身上被灼伤了多处,虽然没到腐蚀见骨的地步,但很多地方也是皮焦肉烂了。而佩则是如日中天的年轻三只眼吽伽罗,天生的顶尖法术大师,尽管同样昏迷,但大部分原因是试炼失败的精神反噬,身上大面积淋过水将毒水,也不过是被灼红了几块皮肤,好像开水烫了一样。唯一比较严重的伤,是她最初不小心被毒水呛进了口中,灼伤了喉咙声带,如果不加以有效的治疗,大概半个月之内无法说话而已。

当然,那是用一般药物治疗的,铁千山用的可是神术治疗,无论在效果上还是速度上,都要好得太多。用卡片强化的牧师职业,所有相关的神术知识和经验就烙印在了脑海里,只不过想要使用高级的神术,需要花费大量的生存点数将职业等级升起来。一个牧师想要升到足够的等级,花费是非常大的,好在玄冰队的主力们都不靠生存点数提升实力,所以能攒下大笔的生存点数强化治疗职业。

在这个《三只眼》的世界里的法术体系比较特别,无论什么法术,都是以“精气”为基础而发动的,所以神术并非完全对口,对于这样的伤,铁千山不断反复使用“治疗疾病”和“治疗术”“恢复术”的组合,再加上“驱散魔法”,才慢慢将两人的伤势稳定下来,不过即使如此,速度也远比药物治疗快上百倍。

这期间,众人也没有呆着,杨拓人使出炼金术,在附近的山坳中建起了几栋藏式的房屋,将众人安置了进去。六个新人里,四个男的被指到单独的房间里,两个女新人却被叫出来,替佩包扎伤口。

过了几个小时,铁千山这位顶着神父称号的牧师也恢复了几次魔力,大魔法师玛多拉终于醒来了。原本他应该是伤势比较重的一个,在故事原本的剧情里,他比佩晚醒了好几天,不过现在有神术治疗,只受了身体伤害的他,自然比精神受创的佩清醒得快了。

“老先生,您清醒了,感觉身体怎样?”墨释君走到玛多拉的床边问道。

玛多拉毕竟是活了五千年的老妖怪,即使是当年失忆的时候,依旧能混到伦敦黑(违禁?)道教父的位置,现在恢复了记忆,更是城府深邃,处变不惊,完全没有惊讶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只是抬起双手,默默感觉一下,才用苍老的声音慢悠悠地说道:“是你们救了我们吗?我的身体虽然还有点虚弱,但是伤势几乎完全好了,看来你们拥有了不起的治疗能力呢。圣魔殿下怎么样了?”

墨释君向另一边的房间指了指道:“如果你说的是那个女孩的话,她的伤也已经被治好了,不过似乎精神上受到了伤害,还在昏迷。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冒险来进行水将试炼?”

“哦?你也知道水将冢的事情?”胖胖的老魔法师抬眼问道,“还没请教你的名字。”

墨释君摊开左手,一股精纯的水将精气从掌心散发开来,同时忽悠道:“您可以叫我玄冰,中国的练气士。几年前我偶然发现了水将冢,也曾经做过同样的事情,所以这次才和朋友过来重游,刚好碰到你们。不过你和那个女孩究竟是什么身份,居然能在试炼失败以后,闯过水将毒水反噬而活下来,这可是从没听过的事情呢。”

“年轻人,你知道水将冢,却不知道‘圣魔’这个称谓的意义吗?”老魔法师看到墨释君使出水将的力量,眼中光芒一闪,却依旧缓慢地问道,接着又说:“那么,三只眼吽伽罗这个名字,你是否了解?”

“神话背后的那些存在吗?你是说那个女孩是三只眼,不过不是说那一族早就灭亡了吗?”墨释君继续忽悠道。

“圣魔一族寿命无限,就算整体灭亡了,总还有活下来的末裔。佩殿下就是吽伽罗一族最后的血脉,老朽名叫玛多拉,不过是个侍奉圣魔的老妖魔罢了。”玛多拉淡淡地解释道,然后又问道:“年轻人,你拥有很强大的气,却不是黑暗中的妖魔,什么时候人类里也有了你这样几乎直逼一般圣魔的存在了?”

墨释君淡淡一笑道:“人类中也有自己的强者,并不一定就差给黑暗中古老的妖魔们,传说当年其实也有不少黑暗妖魔的实力甚至超过普通三只眼,只不过都是单枪匹马,没有哪个种族能象吽伽罗一样人人强悍又寿命无穷,才被吽伽罗一族占据了神一样的位置。”

玛多拉摇摇头道:“吽伽罗一族每一个族人都有惊人的天赋,但真正能威慑整个黑暗世界,令所有妖魔臣服的,却是因为他们中,真正拥有着能毁灭世界的力量的那个强者,你也许听过,就是‘鬼眼王’湿婆。”

墨释君已经了解了剧情,自然知道玛多拉这老谋深算的妖怪魔法师,突然说出吽伽罗一族的隐秘,并非无意,明显是想拉自己下水,不过这也正好对了他的胃口,所以也跟着说道:“破坏之神吗?他也许真的算是神明,但是现在应该也已经死掉了吧?否则吽伽罗一族的王者尚在的话,三只眼又怎么会灭亡?”

玛多拉正等着这句话做引子,马上说道:“不,湿婆一直还活着,只是被封印了,他的手下一直在谋求将他复活,也许要不了多久,他就会重新君临大地,彻底毁灭这个世界了。我和圣魔殿下进行五将之行,就是为了阻止湿婆的重生。”

接着,玛多拉把三只眼灭亡的历史和湿婆、贝纳雷斯的存在讲了出来,最后又讲了佩、帕凡缇和作为“无”的藤井八云的事情。当然,他这么讲的目的,就是希望墨释君等人能加入他们的计划。他这种生存了几千年的强大的法师,全盛时期的力量比现在的墨释君还要强大,即使如今年老力衰,但感应犹在,当然能看出墨释君以及几个同伴拥有的力量,那正是如今佩身边缺少的能够对抗顶尖妖魔的高端战力。

墨释君正中下怀。

实际上在他看来,比起拥有巨大力量却性格幼稚的佩或者暴躁的帕凡缇,这个妖怪魔法师玛多拉才是真正的大宝藏。三只眼的法术再强,奈何都要他们自己的族人才能施展,三只眼的血统不用想也知道珍贵得不得了,现在的佩和鬼眼王又都不在状态,就算墨释君真下狠心干掉他们,也很可能因为挑战难度不够而得不到他们的血统卡片。而玛多拉就不一样了,他可是草根出身走苦修路线的法术大家,知识丰厚经验深远,最重要的是没有特殊限制,基本有点底子的人都能跟他学几手,墨释君现在的力量主体虽然是内功,但是刚得了一身丰沛浩瀚的龙脉水力,既能当内功使用,也可以支持这个世界的法术体系,正好要向这位达人讨教一番。

因此他也不客气,当即说道:“玛多拉先生,既然是世界毁灭的灾难,我们当然有义务出力,不过我虽然偶然获得了水将之力,但是一直不了解法术的运用,这方面能否得到您的指点?”

玛多拉当即点头道:“当然,只要你们愿意成为圣魔殿下的同伴,即使你不要求,我也会对你们进行特训的,毕竟我们将要面对的是黑暗世界最强大的妖魔集团,而鬼眼王的‘无’贝纳雷斯不仅拥有不死之身,更是黑暗世界首屈一指的法术大师和强大妖魔,不把自己提升到最佳状态,碰上他们只能是送死。”

之后几天时间里,冒险者们纷纷向玛多拉请教,而这老妖怪也当真渊博无比,虽然和众人的修炼体系都有不同,却依旧能针对每个人的优势劣势,加以指点。

宅男傀儡师陈晃司学到了这个世界正统的傀儡制造术和操纵术,只要以后加以练习,必定可以做出以假乱真的拟人傀儡。碧染和紫沁学的是如何将庞大的生命能量,变成类似内功和法力的“精气”进行有效地转化利用,不再只是单纯的用小宇宙方式瞬间爆发出来。芙萝拉同样也学了这门秘法,不过更多的是在剑法上得到了指点。神父大叔铁千山和新嫩忍者萧雪蝶,虽然力量体系和这个世界的法术不同,却也得到了许多实战经验上的指点。

不过收获最多的,却是墨释君和杨拓人。

墨释君本身拥有着这个世界最精纯的精气力量,所以玛多拉的几乎所有法术,他都能学习,虽然现在在控制精气凝聚方面还有一点欠缺,不过在《圣心诀》的支持下每天的进境都堪称一日千里。不过他的进境和杨拓人比起来,又像是龟速一样了,这位团队智囊再次表现出了堪称“妖孽”的智力优势,学习的速度快到玛多拉都惊讶的地步,最后干脆将自己的法术知识凝聚成一颗“咒术球”交给杨拓人,让他自己参阅学习,省去了提问回答的时间,所以现在他究竟达到了什么地步,连墨释君也不甚了了。

同时,对于六个新人,墨释君倒也没放弃,反正他刚得到了水将庞大的地脉精气力量,即使每天炼化依旧有大量剩余,所以分出一点零头,给六个新人每人注入了一道水将精气,配合《圣心诀》的天冰圣气给他们强化了身体,然后问玛多拉要了一些适合普通人修行的法术,连同几门基础的武功都给了新人们,让他们自己练习,以免日后真遇到危险的时候,像上一次的新人一样毫无还手之力。

三只眼的女主角在玛多拉醒来之后两天,也清醒过来了,不过有意识的只有新生人格小佩,真正强大的最初人格帕凡缇依旧沉睡着。玛多拉检查之后的判断,是在水将力量反噬的时候,帕凡缇的人格主动承受了巨大部分的反噬力量,将佩保护了下来,不过也因此需要更多的时间回复。

同时,因为毒水灼伤了喉咙,短时间里小佩也无法说话,铁千山神父的神术对于体内的伤害效果有限,三只眼的身体本身又有很强的抗魔特性,所以进一步的治疗也没有太多效果。本来如果目标是人类,墨释君还能用内力帮帮忙,但是三只眼的身体经脉结构远比人类复杂,所以他也不敢胡乱伸手。

不过性格天然开朗的小佩倒也没觉得有问题,每天嘻嘻哈哈地和萧雪蝶以及两个新人女性混在一起,虽然不能说话,但是四人之间的亲密程度却与日俱增,倒是让本来头痛如何与三只眼打好关系的墨释君省却了一桩麻烦。

不过到了第六天上,萧雪蝶却有点紧张地找到墨释君和杨拓人,并带来了一个消息。

“怎么了?”墨释君不知道萧雪蝶为什么紧张,她每天的工作除了陪小佩玩,就是按时间飞上天空用那超强的视力瞭望四周,看小佩的“无”藤井八云有没有过来。

“队长哥哥,智囊哥哥,我今天在北方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人。”萧雪蝶细声细气地说道。

“哦?什么样的人?”杨拓人问道。

“一个……妖怪吧?开始看到的时候还是个普通人的样子,站咱大概几公里之外的地方向这边看,但是一发现我在看他,突然就从背后长出了两支翅膀,蝙蝠的翅膀,然后快快地飞走了。我可以看到他体内的能量非常巨大,甚至比队长的还要大。”

杨拓人想了想,出门将正在修炼傀儡术的陈晃司叫过来,说道:“你帮忙一下,把那个凭魔族的加尔加的样子塑造出来。”

陈晃司一愣道:“他来了吗?”说话的同时也不迟疑,将一根头发射入地面,接着,一个半尺高的石人就从地面上长了出来,那是一个类似印度血统的年轻男子,皮肤棕褐色,梳着背头,身材健壮,容貌英俊中带着十分的阴狠。

“没错,就是他。”萧雪蝶点头道。

杨拓人点点头道:“这个人叫加尔加,是前期故事里的一个BOSS,拥有和其他生物融合的凭魔族血统,曾经为了夺取不老不死的‘无’的力量而和小佩他们战斗过。后来被帕凡缇一招轰杀,贝纳雷斯把他的残骸捡了回去,做成了自己操纵的活傀儡,替自己到处奔波。他出现在这里,说明贝纳雷斯并没有放弃对佩的监视。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当初三只眼一行找到玛多拉的事情,贝纳雷斯是知道的,又怎么可能完全对他们放任不管?之所以没有动手,只是因为他太过骄傲,根本不相信佩提升实力后会威胁到他。”

接着他转头向墨释君道:“队长,为了以防万一,恐怕你还要出一点力,再把那两个女新人的力量提升一层,虽然贝纳雷斯不会对佩出手,但难保他手下的无数妖魔里,没有一两个忍不住想动手。萧雪蝶的白眼系忍者技能并不适合于和大量妖魔对抗,所以让另外两个新人拥有贴身保护她的能力是非常必要的。”

墨释君点头道:“也好,我来处理,不过顶多只能把她们提升到青铜级上位,关键时刻能起到多少作用,我也不肯定。”

杨拓人道:“没关系,这也只是以防万一罢了。”

墨释君点点头,出门将两个女性新人叫了出来。

这两个靓丽的女子都说过自己的名字,那容姿淡雅的年长女子名叫姬幻月,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是都市白领,据说是个单身妈妈;而长发披肩的少女叫楚静灵,十八岁刚上大学。作为新人而言,两人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地方,既没有杨拓人那样妖孽的智力,也没有碧染紫沁那样的异能,在得到了墨释君给予的力量之后,两人也都有修行,不过几天时间,当然没什么显著的成效。而从心态上说,姬幻月是所有新人里最坚定的一个,无论修炼还是完成任务,都一丝不苟,摆明了要靠自己的努力活下去;而年少的楚静绫却是最柔弱的一个,虽然白天看上去比较正常,但夜晚的时候,墨释君偶尔也能听到她独自哭泣的声音。

不过这些都和墨释君没有太多关系,他只是对两人道:“刚才我们的侦查发现了附近有妖魔出入的迹象,为了确保安全,我打算直接给你们提升功力,过程可能有点痛苦,不过关键时刻可以保命。当然,作为代价,我要求你们这几天贴身保护小佩,这也是你们性命有关的任务,毕竟她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我们资深者还可以靠以前收获挺过处罚,但是你们这些新人就必死无疑了。”

虽然这几天相处,墨释君在新人心里的凶恶形象有所缓和,尤其是他主动给新人提升力量的行动,让众人对他有了好感,但是依旧没人敢在他面前违抗,所以两个美丽女子一起点头,表示一定听从墨释君的命令。

之后墨释君让两女到自己面前盘膝坐好,然后双手按在她们光洁的额头上,两道精纯浑厚的天冰圣气立刻注入她们体内,一路势如破竹地穿过经脉,冲开**道,最终形成了一个复杂的循环体系,并汇聚了大量内力注入她们的丹田。同时,水将的龙脉水系精气也一并输入她们体内,舒筋活络,洗髓锻骨,不断修补被强大外来内力损坏的身体,同时令她们的体质向着水系偏移,以求更能适应这股纯净强大的冰系力量。

墨释君这是用圣心诀的内力直接替她们灌顶传功,跳过她们自己练气打坐的功夫,让她们顷刻间成为内力高手。不过墨释君替她们固化的内功并非《圣心诀》,以她们没有基础的普通人身体,即使有再多的水将精气改造身体,也容纳不了这种黄金级的内功心法,所以墨释君给她们的,还是自己起家的内功《无霜诀》,而且也只是赋予她们六层的功力,别说第九层“冰河极境”,就是第七八层的功力,她们也承受不起。

功力固化之后,墨释君没有停手,毕竟突然获得强大的内力很难控制,没有相应的训练,只会象金庸小说里那些突然获得神功的主角一样,变成时灵时不灵的家伙,所以他随即念动咒语,使出了刚从玛多拉那里学来的法术,将一团光华笼罩在三人身上。

本来闭目忍受灌顶痛苦的两女,忽然觉得一阵恍惚,再睁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那是一片白色覆盖的荒野,天地间苍苍茫茫,全是冰山飞雪,只有墨释君和她们两人存在。

“这……这是哪里?”姬幻月一面将楚静灵挡在身后,一面问道。

墨释君自然知道这两个女性的想法,不过他并不在乎,淡然道:“这里是我的梦境世界,我用秘术将你们的精神拉进来,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教导你们如何使用自己新得到的内功,我的梦境世界有个好处,就是时间流逝速度远比外界快,这里过了一百天,外界也不过一天时间,所以你们会有足够的时间学会与内功相配的武功,而且,我在这里也可以创造与你们交手的敌人。你们在这里不会死亡,不过为了督促,所以痛苦还是会有的。”

接着,他伸手一指,两道白光就射入了两女的头部,墨释君则继续说道:“而且精神世界还有一个优势,就是知识的传递可以跳过语言的阻隔,直接输入对方的脑海,现在我传给你们的,就是两种冰系武功。本来我给你们的内功《无霜诀》,最好应该配合《冰锋剑法》,可惜我没有找到这种剑法,不过在和其他冒险队伍交易的时候,却找到了另外两种有名的冰系武学的抄本,《傲寒六诀》刀法,和《天霜拳》拳法。虽然这个层次的武功对我已经没用了,但是对你们却正好,现在我把它们的功法和我的领悟都打入你们的记忆,好好修炼吧。”

时间,就这样过去,从墨释君的精神世界出来的两个女新人究竟得到了多少提升,只有三人自己知道。

两天之后,萧雪蝶送来消息,额头上写着“无”字的年轻人,出现在不远的地方了。

(看小说到)16977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

本文网址:http://bingzhiwuxian.quwenyi.com/391445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