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冰之无限 > 第五十七章 断罪之塔 蚀之重临

第五十七章 断罪之塔 蚀之重临

推荐阅读: 末世启示录诸天万界之大拯救创造游戏世界在末世中崛起狂魂电影世界十连抽末日逃亡OVERLORD敛财人生[综].末世重生之桃花债史上最强店主黑暗降临快穿:驯养反派手册魇醒异常生物见闻录七根凶简鬼吹灯2捡到一个末世世界地球纪元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

《剑风传奇》世界里,主人公所在邦国的宗教体系,基本借鉴与中世纪的天主教,尤其是对异教徒的统治方面,更是几乎完全照搬。

俗称“断罪塔”的海神之子修道院,造型类似于巴比伦塔,是一个螺旋上升的圆柱形高塔,大约一百多米高,里面都是宗教建筑,在这个时代,已经是极为惊人的了。而塔的底部依照山势散开,几乎有一座城镇大小,供一般教民和骑士团居住。(顺带一提,此时正掀起侵略战争,攻击着这边国度的库夏帝国,是作者借鉴古印度和部分中东伊斯兰的国家糅合而成的大国。)

由于库夏帝国的侵略和饥荒疫病的缘故,如今的断罪之塔周围,已经聚拢了数万以上的难民,而且数量还在增加。

这个时代没有什么国际人道主义组织,甚至没有古代中国的官方赈济救灾,所以难民们的生活几乎是朝不保夕的,在绝望的环境里,各种邪教和起义此起彼伏,而教会自然也派出了一贯对付异教徒的法王厅“异端裁判所”和“圣锁链骑士团”,进行了最血腥的镇压,每天死于酷刑的人不计其数,吊死和斩首的还算好,四肢被绞进车轮的,脑袋里钉进木楔子的,剖开肚子掏空内脏的,凌迟处死的,把脊椎一截一截挖出来的,每天都有新的花样,让人不寒而栗,但是,绝望的力量总能高过恐怖的力量,因此依旧有无数邪教团体在暗中活动,同样,也使得裁判所大主教“血之经典”摩兹古斯每天的工作无比忙碌。

虽然说,这其实是编织命运的格里菲斯,在为他的重新降临酝酿力量,但是身处其中的人,却不会明白自己该仇恨谁。

而绝望的另一个衍生品,名为放纵。

这个贫瘠的世界可没有大量的香烟吗啡大麻供人麻醉自己,所以绝大多数人,都只能选择最原始的手段放纵自己的**,麻痹自己的心灵。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都不能免俗。

所以,在难民营里,流莺们的生意异常火爆,而由于宗教裁判所的存在,也没有人敢于明目张胆地组织势力劫掠人口,所以从某个角度上说,流莺们还要感谢那些裁判所的苦修士。不过当然的,这些同样朝不保夕的风尘女子心理是不会这么想的,因为不知什么时候,裁判所那些沾满鲜血的刑具,就会招呼到她们的头上。

这一晚,在满民营西北部的一间低矮的帐篷里,一场最原始的搏斗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一个黑色卷发的壮硕青年,压在一个长发少女身上,做着进进出出的运动。而那粟色长发的少女,既没有挣扎抵抗,也没有放浪呻吟,反而像真正的情侣一样,全心全意地投入着,亲密无比。那青年也完全被女子的魅力吸引,全力投入,渐渐达到了巅峰。

可惜,就在**即将来临的刹那,他眼前忽然凭空冒出一个裹满绷带的人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意外惊吓使得青年大声惊叫起来。

“啊噢噢噢噢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那个突然出现的绷带人头,也同样张口大叫着,不过怎么听,都像是在模仿青年的声音一样。

那长发女子连忙爬起来,将那个人头按了出去,原来不过是一个缠着绷带的女孩子,突然把头伸进了帐篷里而已,只是出现得太过突兀,又把两边的帐篷门帘遮住了脖子以下的部位,加上那男青年完全没想到会有人突然冒出来吓唬他,才大吃了一惊。

这个帐篷,正是这难民营里一小群流莺娼女的聚居点,那个长发的少女,正是这几个流莺的大姐,名叫露嘉,而那个男青年,却是“圣锁链骑士团”里的一名贵族继承人,只是他完全没有他们女团长法尔纳塞的宗教狂热,反而性格放荡,所以才会跑到这里来宣泄压力。

不过他似乎是真的喜欢上了露嘉这个女孩,虽然被吓得差点不举,却也没有生气,而是平静下来之后将一袋粮食交给了露嘉,在这个难民营里,粮食比什么东西都有价值,也只有骑士团的人,才能获得充足的粮食补给。接着,他竟然拿出了一条珍珠项链戴在长发少女修长的脖颈上,并且表示等自己过一段回去继承了爵位,就准备将露嘉接走包养起来。

长发少女却没有因此而欣喜激动,只是微笑着答道:“是,虽然我不会期待,但会等你的。”

等那青年离开,这个流莺的大姐立刻把其他的小**召集起来,将粮食分到她们手上,接着,她将那串珍珠项链摘了下来,微微用力,“啪”的一声将其拉断,任由大颗的珍珠洒落在地上。

“露嘉姐姐,你这是干什么?”几个小**一起惊叫起来,刚才她们没有生意,很默契地一起偷听了姐姐做生意的过程,自然知道这是那个青年送给露嘉的定情礼物。

“按照我们以前说好的,我们是一个整体,每个人得到的东西都要拿出来大家平分不是吗?”露嘉像姐姐甚至是母亲一样地对其他女孩说道:“把这些珍珠收拾起来,每人都分到同样的数量吧。”

“可是露嘉姐姐,这是送给你的礼物啊。”一个黑色短发的少女说道。

露嘉摇摇头道:“我说过,我们必须平分所有的收获。现在我们冒险搭上了异端狩猎者的线,才能获得很多的食物,但是你们也知道这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周围的人随时会因为嫉妒而陷害我们,如果在这个时候,我们中的任何人再因为不公而产生嫉妒和怨恨,大家就全都完蛋了。每个人都会因为别人比自己好而嫉妒,因为别人不如自己而蔑视,偏偏越是贫穷困苦的人,越是这样卑劣,所以我们必须谨小慎微,消灭每一点危险的火种,让我们大家能够牢牢团结起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活下去。”

当流莺少女们感动地和露嘉抱在一起的时候,却不知道,还有另一伙人在关注他们,更不知道她们的帐篷里早已被人放置了传说中都没有的“针孔摄像机”。

**的人,自然是墨释君等人。

“这个露嘉,就是你说的‘拥有女神属性’的人物?”墨释君对陈晃司问道。虽然他不会真把监视摄像当AV看,但是营帐里的对话还是听得一清二楚的。

陈晃司道:“当然,整个《剑风传奇》的世界里,我最喜欢的三个人物中,就有她一个。现在你们看到的还不是全部,后面的故事里,她那种纯粹发自本心的善良,才被作者刻画得淋漓尽致。她的那种女神一样的拯救之心,不是因为来自他人的灌输,也不是无知者无谓的狗血情节,而是真正出于本能,因此才最令人感动。”

墨释君笑道:“这么伟大?”

陈晃司点头道:“当然,比起其他故事里的那些空有神的力量,却只能当花瓶累赘或者主妇人妻的角色(城户纱织?贝露丹迪?),这个露嘉才配得上女神的称号。虽然她没有任何力量,身份也只是一个低贱的**,却真正拥有拯救他人的勇气和智慧,所有动画漫画游戏电影的故事里,除了《风之谷》的女主角娜乌西卡,最让我感动的就数她了。一般来讲,纯洁往往来自不经世事,善良常常因为生活单纯,而这个露嘉却是在尝尽了人间的苦难,看清了人世的黑暗之后,依然保持着善良本心的人物,如果单从意志的角度来说,只怕这个故事里正反两面的主人公津和格里菲斯加起来,都比不上她呢。”

墨释君点点头,转头看到旁边的芙萝拉,似乎也对这个流莺大姐颇为认同,于是问道:“你也觉得她很不错吗?”

芙萝拉点头道:“是的,以前在组织里受训的时候,也曾经学过如何扮演**,因此接触过不少这样的女子,但是能够像她这样聪慧冷静而又善良无私的,一个都没有。”

墨释君一笑,不再多说,毕竟这种配角虽然可敬,却和他们的路线完全不同。他们之所以关注着这群流莺,只是因为其中那个被露嘉收养的,缠满绷带的女孩子,正是这个故事世界的女主角——卡斯嘉。

卡斯嘉从老铁匠居住的地方出走后独自流浪,偶然被好心的露嘉遇到收养,然后一路带到这里。虽然**的生活难养闲人,但是露嘉却不忍心让心智不全的卡斯嘉做她的这一行,因此才用绑带把卡斯嘉的脸和身体裹起来,对人谎称她梅毒发作,全身溃烂,才保住了她。(当然,露嘉不知道,卡斯嘉身边随时有无数黑暗魔怪护卫,一旦她受到威胁,立刻就会蜂拥而出将附近的人类吃干净。在遇到露嘉之前,好几次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因此露嘉在保护卡斯嘉的同时,其实也保护了自己。)

墨释君等人有陈晃司这个宅男指点,自然造就知道目的地,因此远远赶在了津的前面来到这里,却没有直接出手,而是远远监视。

就在这天晚上,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露嘉的小团体里的一个染了性病的小**,因为受不了心理压力,加入了某个邪教团伙,并在这一晚,带了自己的男友去参加堕落仪式,邪教蒸煮的迷幻药,引发了混乱的交合,如果仅仅这样也就罢了,但随后那**的男友发现煮迷幻药的汤里,还有人肉,立刻就受不了逃走了,邪教徒追杀他到悬崖边,逼得他失足跌落。

这个小**没想到,大姐露嘉也跟来了,并目睹了她的所作所为,不过虽然露嘉狠狠打了她一顿**,却如同儿女犯罪的父母一样,依旧包容了她的任性。然而,真正的意外在于,失去了记忆的卡斯嘉,居然也意外地跑了过来,并且被邪教徒发现了。那些正欲火烧灼的邪教徒,自然忍不住想要侵犯她,却不想引发了卡斯嘉当初被格里菲斯**的恐惧,立时招来无数黑色的地狱魔怪,将附近的邪教徒吞噬一空。

露嘉两人这才知道,自己拣了个了不得的魔女回来,这个消息如果让教会知道,自己这批**只怕一个也活不了,但是如果露嘉依旧没有出卖卡斯嘉的打算,仍然将她带回了营地。

次日,津终于风尘仆仆地到达了这里,随同的除了杨拓人和小妖精巴克,还多了一个长的像猴子的少年,名叫伊斯多洛,是个拥有梦想的小混混,因为见到津的剑术战力,想要拜师,才一路跟了过来。

他一进到难民营,正好碰到几个“圣锁链骑士团”的骑士,将一个小**当作魔女捉住的情形,由于知道卡斯嘉的异常,津非常担心她也被当作魔女捉去,因此直接上手砍翻了几个骑士,然后逼问他们有没有看过一个胸口有烙印的女孩子。正好那个小**就是露嘉一组的人,立刻告诉了津她们认识卡斯嘉。不过,等她们找回自己营帐的时候,却发现,昨夜那个参加邪教异世的小**,已经因为害怕被当做魔女处理,带着卡斯嘉逃走了。

众人这边忙着寻找,另一边逃走的小**和卡斯嘉,却被昨夜的邪教徒找上。原来昨晚有人目睹了卡斯嘉引来魔怪吃人的景象,相信卡斯嘉就是魔神赐予他们的魔女,因此要将她带回去。而这个过程被小混混伊斯多洛和小妖精巴克发现了,他们也一路追踪到了邪教聚会的山洞。

邪教徒的行动因为小混混和小妖精的骚扰而延缓,不过第一个等来的却不是救星,而是为了剿灭邪教徒而来的圣锁链骑士团,原来昨夜那个小**的男友坠崖未死,像骑士团告发了邪教的机会地点。偏偏这时候,卡斯嘉又开始招引地狱魔怪,这些恶灵一样的地狱灵魂附身在那些邪教徒身上,令他们力量大增,疯狂进攻,虽然赤手空拳,却打得骑士团节节败退。

这时候,墨释君等人早已赶到附近,却没有出手,只是旁观局势进程。

“主人,我们就这样看着吗?”紫沁和碧染两个双胞胎新得到了力量,正手痒想试一试,下面的杀戮更激发了他们的嗜血本性。

不过墨释君摇摇头道:“现在不用,等一会如果津没有及时赶到,我们再出手解决那些邪教徒。”

旁边的陈晃司解释道:“在原本的故事里,津应该是及时赶到,杀死了异教徒之后,不想跟圣锁链骑士团的人海战术硬拼,所以带着卡斯嘉从后山逃走,却被骑士团的第一高手赛尔比高堵在了山崖小道上,结果卡斯嘉被骑士团趁机捉走,并在断罪塔受刑的时候引出了无数魔怪,给整个难民营和断罪塔的人带来了无限的恐慌,这巨大的负面情绪,最终酝酿成了‘白鹰’降临的通道。不过由于我们的插手,津获得了远超原来剧情的变种人力量,如果他即使赶到,那么无论是正面突破还是向后逃走,都不会令卡斯嘉被抓走。所以,我们的智囊才要跟在津的身边,务必耽搁他到来的时间,而我们则保证骑士团能顺利带走卡斯嘉。”

芙萝拉在一边听着,不由得问道:“既然如此,我们直接杀掉下面的邪教徒不就可以了吗?为何还要拖延时间?”

陈晃司道:“原来的剧情里,还有一个情节没有发生,虽然我觉得没什么,但是当初我们的智囊却认为,这个情节可能和后来的事件走向有因果关联,所以最好等那个变异发生以后,我们再出手。”

“什么情节?”芙萝拉问道,由于她本身就是故事世界里的人物,虽然现在脱身出来,但是对于这种“剧情预知”还有一点排斥,因此在情节了解方面,还不如墨释君。

陈晃司伸手一指道:“就是那边,‘完美世界的蛋’的第一次出场。”

只见这时由于骑士团的突入,大部分邪教徒虽然全力迎敌,但少数几个高层却打算趁机从后方的一条狭窄的密道逃走。为首的教主是个头戴山羊面具的赤身男子,那面具是真的大角山羊的头颅掏空制造的,带上去之后就像是一个羊头人一样。这时逃走,那对巨大弯曲的山羊犄角却卡住了密道的两壁,正在他打算将面具摘下来的时候……

一根拇指粗细的触手从密道里探出,刺进了他的心脏。

“嗷嗷嗷嗷嗷——————”

原本在下面厮杀的邪教徒和骑士团,忽然听带一声怪叫,就见原本后方想要逃跑的邪教高层,又仓皇地逃了回来,后面紧跟着一个羊头人身的怪物。事实上,这个怪物就是邪教教主本人,但他本来也就是个人,带了个面具而已,现在却真的变成了怪物,山羊头和他的脑袋融合为一,眼珠灵动,口水直流,身上长出了大片的山羊毛,双脚成了反关节的蹄子,还多出了一条羊尾巴。

这种变化,墨释君等人都不陌生,和当初飞蛾使徒洛丝莲改造虫人的手法一样,这明显是使徒用自己的力量改造了普通人的效果。此时这邪教教主的实力,已经从普通人的黑铁级下位,飙升到了青铜级上位,考虑到他原本的水平和改造花费的时间,可以肯定,改造他的那个使徒的力量远在洛丝莲之上。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芙萝拉问道。她的目光锐利,自然看到了出手改造的使徒一闪而逝的身影。

那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使徒,如果形容的话,可以概括为“蛋人”,就是一个长了纤细手脚和几条触手的大蛋,蛋的造型和贝黑莱特类似,都是毕加索风格的抽象派,只是和正常人的上半身一样大罢了,上面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自然也同比例放大,基本都有西瓜大小,反倒是他的手脚都是从蛋身上长出来的,纤细得好像只有骨头一样,不过动作确实异乎寻常的灵活。

陈晃司道:“那就是我说的‘完美世界之蛋’,一个最特殊的使徒。其他的使徒引发贝黑莱特,都是将自己最爱的人献祭,获得各种力量,却偏偏有一个使徒,天生相貌丑怪,从小被人当做怪物,一生躲在藏尸洞里,靠啃食尸体过活,因此他没有任何重要的人,所以在五大‘神之手’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许下的愿望也最奇特:奉献‘已有的世界’,希望开创一个‘完美的世界’。”

这下连碧染和紫沁都吃惊了:“这种愿望……完美的世界……”

“当然,即使是五大‘神之手’,也没能力直接取走现实世界,然后缔造一个没有黑暗、歧视、猜忌、压迫、痛苦的完美世界,不过格里菲斯依旧赐予了这个无名之人以庞大的使徒力量,将他变成了一个‘蛋人’,并告诉他,在未来的某一天,他可以成为缔造完美世界的契机。”陈晃司解释道,“实际上,格里菲斯就是在利用规则的漏洞,将这个‘蛋人’当做自己降临的媒介,为自己孕育身体。换句话说,就是借用别的使徒的愿望,达成自己的目的。”

墨释君点头道:“好了,既然‘蛋人’已经出手,碧染,紫沁,你们把那些邪教徒都解决吧。陈晃司,你去完成你的目标。”

陈晃司点点头,向着蛋人消失的方向追去。而碧染和紫沁,则毫不犹豫地幻化出暗黑黄金圣衣,向着下方的邪教徒发动了攻势。

紫沁本来就是个机枪少女,这时换了弓箭,依旧以火力覆盖为爱好,直接拿出黄金弓箭,向着下方的邪教徒们一轮箭雨,刹那间,就有上百个邪教徒被从天而降的沉重箭矢贯穿了头颅脊背。而碧染则喜欢近身战,纵身跳下山壁,利用圣斗士的速度,直接找上了变成山羊人的教主,扯出天秤座黄金圣衣里的三节棍,一棍就打爆了那颗山羊脑袋,等他返回山壁上的时候,紫沁也已经将所有邪教徒都射杀完毕,只留下骑士团的成员和卡斯嘉以及那个小**。

紫沁碧染此刻身负超再生变异血统和暗黑黄金圣斗士的小宇宙,都是白银级巅峰的实力,虽然没有领悟第七感进入黄金圣斗士的行列,却也足以单人屠灭一支现代化装甲师团,对付这种手无寸铁的邪教徒,连十分之一的力量都没用出来,就已经解决战斗了,都觉得不过瘾,不过,他们丝毫没有违背墨释君的意思,一完成任务,就跟着墨释君芙萝拉退走了。

下面的圣锁链骑士团的骑士们,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帮助了他们,最后只好抓了那两个女孩离开了。他们走后好一会,被杨拓人用计引错了方向的津等人,才追赶过来,却只见一地尸体,接着,他们又抓到了被墨释君偷偷打昏的小混混伊斯多洛和小妖精巴克,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不过津毕竟是资深佣兵,很快就从地面的痕迹,猜出了圣锁链骑士团的身份,决定独闯断罪塔,救出卡斯嘉。

傍晚。

断罪塔里无分昼夜,都是火把与阴影交错的阴森景象,即使再厚重的墙壁和铁门,也挡不住那远远传来的哀号和尖叫。即使是那些驻守于此的圣锁链骑士团的少爷骑士们,也经常因此而噩梦连连。

但,对于另一些人而言,这里却是天堂圣地。

“咚——噗——咚——噗——咚——噗——咚——噗——咚——噗——咚——噗——咚——噗——咚——噗……”

断罪之塔的塔顶,是一间透漏天光的祈祷室,此时,一个背影宽厚的白衣教士,正在进行他的祈祷,每次,他都像要将膝盖砸碎一样,重重地跪倒在坚硬的岩石地面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然后张开双手,将整个身体毫无缓冲的狠狠“砸”在地面上,头骨,肩膀,手臂,胸膛,腰胯,一起拍击地面,完成一个“十字”型的五体投地的姿势,发出“噗”的声音,然后再爬起,在跪倒,再五体投地,即使是膝盖鲜血淋漓,也毫不迟缓,直到完成了一千次的膜拜,才缓缓站了起来。

当他转过头的时候,天井照进来的夕阳光辉里,映出他奇怪的面容,那简直不像是人类的容貌,反而像是真实世界里,某些早期科幻漫画中的机器人的脸庞,没有眉毛头发胡须,整个头脸僵硬刻板,五官宛如掩饰雕刻或者金属铸造的一样,显出机械的线条。

他,就是被称为“血之经典”的主教——摩兹古斯,一个亲手斩杀了无数异教徒的狂热信徒。虽然做过无数惨无人道的事情,但是,他从未觉得愧疚惶恐,因为几十年的信仰磨练,已经将他的心变成了钢铁,他坚信自己的一切作为都是神明的意志,没有半点错误。(从某个角度上说,他对了,只不过这个世界的神明同时也是魔鬼罢了。)

他一站起来,旁边立刻有一个带着鸟头面具的青年走上来,给他的膝盖包扎,同时说道:“导师大人,刚才骑士团传来消息,他们破获了一个邪教徒的据点,绞杀了两百多名邪教徒,并捉住了两名魔女。”

被漫画读者称为“石头僧”的摩兹古斯,果然面如岩石,没有表情,声音却温和地说道:“好的,我们去看一下,叫上你的兄弟们,审讯魔女可是非常艰巨的工作,只有你们这几个虔诚的孩子,才能完全避免被恶魔的引诱。”

那个带鸟头面具的青年,以及另外几个人,都是摩兹古斯收养的孤儿,先天有缺陷被家人抛弃,因此对普通人十分疏远,对收养教育他们的摩兹古斯无比爱戴,再加上多年宗教洗脑,都是随时可以为摩兹古斯一句话而献身的死士。

没等多久,卡斯嘉就被带到了刑讯室,这个宽阔的房间因为摆满了各种刑具而显得有些拥挤,各种中世界发明应用的刑具一应俱全(这里要感叹一下漫画作者三浦的严谨,他的漫画虽然不唯美,但细节的翔实丰富足以令史学家汗颜)。卡斯嘉一给带进来,摩兹古斯就看到了她领口撕裂露出的胸口上,那个在“蚀之刻”里留下的黑色烙印。

“这正是魔女的烙印……”面瘫的主教当即下了定义,接着就命令道:“给她最严酷的惩罚!”

两名负责行刑的死士弟子,将卡斯嘉拉到一具“铁处女”前面,将这个女像铁柜左右打开,露出里面满是钢铁尖刺的空间,一具已经干瘪的女性尸体跌落出来,两名死士毫不迟疑地将卡斯嘉推了进去。

卡斯嘉失去记忆,不知道危险,自然也不害怕,但是这不代表守护着她的黑暗魔怪们也不知道,尤其是她那个早产魔化的孩子,此时也正跟在她身边,眼看满是尖刺的两边柜门要合上,铁刺也触到卡斯嘉的身体,一股庞大如潮的黑暗力量,立刻喷涌而出。

只听行刑室里“轰”的一声巨响,本来即将合拢的铁处女,被一股莫大的力量崩开,只见柜子里的卡斯嘉安然无恙,身边却不断凭空浮现出大团大团的黑色粘稠液滴,每个液滴都仿佛有灵性一样,里面闪烁着好像眼睛的光点,小液滴一汇聚起来,就变成大液滴,最后变成两三人高的巨大液体怪物,往刑讯的人身上一扑,就将活人包裹了进去,几秒钟以后,就化去一切血肉,只剩下骨头了。

起初的黑色液滴还是从卡斯嘉身边浮现,没过一会,天花板、墙壁和地面的缝隙里也都开始涌出这些黑色液体了。虽然教会的人每天屠杀异端得心应手,碰上真正的魔怪却束手无策,只能护着摩兹古斯仓促逃走。后面的黑色液体魔怪裹着卡斯嘉一路追杀,不断干掉沿路的人,体积也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一股淹没整个楼道的黑色洪流,向着塔顶冲去。

虽然教士们节节败退,但是,作为狂信者的摩兹古斯却不负狂人的本色,在度过了初期的迷乱之后,立刻领悟了命运的真谛,大声高呼:“我明白了,这是神明给我的考验,只要有坚定的信仰,就无惧于任何邪恶的力量!就算是死亡,也不能削减我的信仰,不要怀疑神的意志,不要祈求神的帮助,不要畏惧恶魔的强大,这就是信仰的考验,信仰就是付出一切,把一切都交给神吧,我不寄希望于奇迹和胜利,但我信仰绝不会动摇,恶魔,来吧!”

摩兹古斯的信仰之道,是真正的狂热信徒之道,说开了就一点:只问付出,不问收获,只问过程,不问结果。

也就是说,只要他认定自己的行为是符合教典,符合神明意志的,就一定要贯彻下去。至于这种行为的结果如何,最后会让世界毁灭,教会完蛋,或者神明的信徒死光光,都不需要关心,因为他的信仰,就是交出自己的一切,变成神的傀儡,傀儡不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任何责任。

这种信仰,最简单,最愚蠢,却也最纯净,最可怕。

而他的神,也没有抛弃他。

就在他们退到塔顶的祈祷室,几个死士关闭大门抵挡黑色魔怪,摩兹古斯依旧狂叫的时候,“蛋人”正像是蜘蛛一样从天井里倒吊着垂了下来,并在黑色魔怪即将突破的时候,将他的触手,**了摩兹古斯和其他死士的心脏。

而这时的津,正提着他的斩龙剑,顺着黑色魔怪们破坏的痕迹,一路向着塔顶赶来。虽然现在他的实力大增,自信可以独自面对千军万马,但是卡斯嘉在敌人手上,他也不敢明目张胆地直接杀进断罪塔,因此起先只是凭借身手偷偷潜了进来,却正碰上从行刑室四散溃散圣锁链骑士团,他顺手抓了一个看上去最弱的骑士,打算逼问卡斯嘉的去向。

也许这算是个悲剧,整个圣锁链骑士团,看上去最弱的,就是他们的少女团长法尔纳塞。

于是津拖着法尔纳塞来到地下的行刑室,看到满地白骨,立刻顺着破坏的痕迹追踪了过去,而法尔纳塞虽然身为骑士团的团长,胆子却不大,看着满地的骷髅,和少许依旧在墙缝地板上蠕动的黑色液体小魔怪,也赶紧跟了上去。

津的身后,杨拓人以及小混混伊斯多洛、小妖精巴克自然是形影不离,而流莺团伙的大姐露嘉也偷偷跟着进来,想要救出自己的姐妹,为她指路的,就是之前送她珍珠项链的那个骑士团的青年团员。

就在津即将到达塔顶的时候,局势发生了大逆转。

名为“完美世界之蛋”的使徒,祈求的力量是创造自己梦想中的完美世界,而他的能力,就是令人梦想成真。邪教教主希望自己有山羊头魔神的力量,于是“蛋人”的力量就将他变成了拥有超凡力量的羊头魔怪。而这一次他将力量注入了狂信徒摩兹古斯以及他的死士弟子的体内,这些狂信徒的愿望,就是让自己变成神的使者,于是在获得了“蛋人”的力量之后,他们纷纷幻化成了自己梦想中的样子——“天使”。

当然,事实上他们和那些虫人一样,只是长出了雪白的翅膀,同时拥有了更强的体力而已,不过即使如此,对他们而言也已经足够了。

何况还有摩兹古斯,这个信仰最虔诚的教徒,获得的力量也最大,甚至远超他的弟子们,面对即将被突破的大门,他只是张开嘴,一声大吼,就喷出了一道粗达两米,长达数十米的巨大火柱,火柱不仅炽热,而且充满爆炸性的力量,只一次反击,就把那洪流一样的黑色液体魔物焚毁大半,连同里面作为引导的那个卡斯嘉的魔化胎儿都受了重创。卡斯嘉本来被包裹在黑色洪流里,这一下也跌落了出来,再次落入了摩兹古斯的手中。

“放下卡斯嘉!”津一看卡斯嘉落在教会手里就急了,抡起斩龙剑就向摩兹古斯砍去。

摩兹古斯手下弟子里,一个壮得好像相扑却完全是肌肉的大汉,双手抓着一个巨大厚重的铁车轮挡在了津的斩龙剑前,却被巨大的斩击里直接崩飞,铁车轮也分崩离析,一招之间,就显出了现在的津的巨大实力,即使这些教徒获得了使徒的力量,也无法对抗。

不过教徒们还有一个极大的优势,就是飞翔。

看到敌人的力量巨大,冒牌天使们立刻振翅高飞,从天井飞了出去,津立刻架起左臂的新武器,用速射机枪扫了过去,不过冒牌天使们的生命力也相当强韧,虽然几人都中了枪,却没掉下来。就在津打算换炮的时候,摩兹古斯又是一口烈火柱喷了下来,这威力几乎能比拟传说中的龙炎,虽然津新获得的变种人血脉,能够轻松从这种火焰的灼伤中恢复,但是津自己并不清楚,因此还是竖起斩龙剑,用宽厚的剑身挡住了火焰的主攻方向。

趁着这个机会,冒牌天使们趁机脱离了津的攻击范围。

不过,他们会飞,却不知还有人比他们更会飞。

一片金色的箭雨从天而降,将几个死士全部钉成了刺猬,这些冒牌天使能忍受子弹的伤害,却不可能承受将近一米长的纯金属箭矢的伤害,立刻惨叫着跌落了下去,而摩兹古斯正惊讶抬头的时候,就见一个骑着黑色战马的金甲小正太,从天而降,将一并暗金色的长枪刺入了他的额头,顺势而下,贯穿了他的身体,然后在错身的刹那,将卡斯嘉拉了过去。

“神啊,我终于要道你身边了……”摩兹古斯在面对死亡的一刻,没有露出丑态,而是僵硬地现出一个幸福的微笑,跌落了下去。

出手的,正是紫沁和碧染,紫沁的射手圣衣背上带着一对金色的翅膀,那并非装饰,而是真正可以飞行的道具,而碧染的天秤圣衣没有飞行功能,不过借了墨释君的“无头骑士战马”也能凌空飞行,两人联手,自然轻松诛杀了几个冒牌天使。

碧染将卡斯嘉交还到津的手里,两个恋人终于拥抱在了一起,不过他们没有察觉的是,在虚空中,两个烙印的共鸣,正慢慢变成一种宏大的波动,搅动着一切阴晦幽深的力量,将这方圆数百公里的土地上酝酿了许久的负面精神,全部搅动了起来。

这座海神之子修道院,这座断罪塔,并不是第一次作为难民营收拢灾民,在过去无数的时间里,每次天灾**,灾民们都会向这里逃窜聚集,不知多少人曾经在这里死于饥饿和病痛,不知多少人在这里品尝恐惧和绝望,教会的酷刑更是产生了推波助澜的效果。而在人类的认知范畴之外,巨大的虚界力量又将这里化为了封闭的牢笼,任何死在这里的亡魂都没法消散逃脱,只能无日无夜地哀号痛哭,不断酝酿更多的负面感情。

在这片土地的下面,是无数的地**溶洞,一直被人们当做投尸的地点,里面不知积存了多少骸骨死灵,本来阴阳两隔,亡魂的哭声再大,也无法影响现实世界的人类,但是在今夜,在此刻,这些亡魂,却发现了一道沟通两界的门户,正在缓缓打开。

于是,他们开始躁动了。

当然,同样躁动的还有人类,毕竟主教被杀,骑士团的责任不可推卸,尤其是贼人还绑架了骑士团的团长,实权大贵族的女儿法尔纳塞,于是大批的战士被召集起来,向着塔上的几人围攻了过去。同时,那些残存的地狱魔怪,由于卡斯嘉的魔化胎儿刚刚被火焰灼伤,失去了统帅,也调转枪口,向几人杀了过来。

同时,下方连绵不绝的难民营里,也生出了变化,各种阴霾亡灵在人类不知不觉中,已经从地底浮现了出来,开始寄住到那些心灵阴暗的人体内,使得他们性情大变,暴虐愤怒,甚至直接将自己的亲人抓来吃了,这些人造成的混乱渐渐传递出去,并向着整个难民营几万帐篷扩散了过去。混乱又引发了更多混乱,连同火灾和其他暴动也一起发作,令得整个难民营几公里的土地都变得一片地狱景象。

随着混乱的不断蔓延,虚空中的负面力量进一步凝聚,终于在一声巨响里,无数大如房屋的巨大怨灵魔怪,以半虚半实的黑色形态坡地而出,从四面八方将难民营和断罪塔包围了起来,紧接着,断罪塔的底部,也轰然一声巨响,许多魔怪同样坡地而出,将高塔的地基毁掉了一边,百米高的粗大高塔立刻倾泻震颤起来,顶部也因此破开五个巨大的豁口,令里面的主人公一行和骑士团以及教会的人,都惊慌失措。

等到震荡暂停,却见云破月来,倾斜的高塔顶部只剩五块长短不一的残垣断壁,在月光的照耀下,恍如一只伸向穹苍的大手,只有经历过上一次“蚀之刻”的津,才隐约觉得,这个巨手的形状,宛如那时降临的“神之手”所站立的黑暗山峦。

而在塔下的难民营里,火灾形成的光芒,被某种奇异的力量引导,在黑暗中焚烧出一个巨大的符号,形如一柄三叉戟贯穿了一个上方开口的“8”字,那正是代表了“蚀之刻”献祭的烙印形状,和津以及卡斯嘉身上的烙印一摸一样。

第二次“蚀之刻”,终于来临。

PS:我知道这一章基本都是照抄原剧情的废话,但是没办法,三浦虽然是万年拖戏王,但是在刻画人物情节的功力上,实在是太高明了,不说主人公几人的恩怨情仇,也不说流莺大姐,石头僧,女团长这种性格鲜明的配角人物,就是几个小**,石头僧的五个弟子,骑士团的龙套们,单拉出来,也都是性格丰满的人物,放到其他漫画故事里,说不定比主人公都来得深刻,因此在写这段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想要多写一点,却又无法写出好的效果来……郁闷,可是不写,很多情节都没法合理地推演过去,一笔带过就太对不起这部名作了。

不过过了这一段,后面就好发挥了。

(看小说到)16977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

本文网址:http://bingzhiwuxian.quwenyi.com/391444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