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冰之无限 > 第四十四章 一梦如是 万劫全非

第四十四章 一梦如是 万劫全非

推荐阅读: 创造游戏世界冰之无限魔道祖师[重生]快穿女主真大佬电影世界十连抽东北山野秘闻异常生物见闻录会穿越的外交官黑暗降临在末世中崛起漫威里的德鲁伊地球纪元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快穿:驯养反派手册末日逃亡某美漫的传奇人生捡到一个末世世界全球迈入领主时代诸天谍影敛财人生[综].

如果一开始,墨释君就知道“世间一切之恶”是什么东西的话,他绝对不会从心湖梦境里冒头的。wenXUEmI。COm他根本没想到,那小小的一股黑色乱流,在进入萨菲罗斯的精神领域之后,只经历了短短的混乱和沉寂时期,就像泼入油锅的冷水一样,令萨菲罗斯的整个精神世界都爆发开来了,原本还算有条有理的精神世界,一下化成了巨大的混沌,原本属于理性的部分完全隐没,只有来自杰诺瓦的无限的破坏与吞噬的**主宰了一切,原本已经篡夺了意识控制权的他,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就被这巨大的黑暗吞噬了。

可惜他不知道,“世间一切之恶”根本就是负面精神的集合体,即使是本身完全没有阴暗情绪的人,一旦接触也会被轻易腐蚀堕落。而对于萨菲罗斯这种灭世魔王而言,“世间一切之恶”就成了让他把一切束缚和计谋抛弃,完全狂暴化的触媒。所以,当他沉着“世间一切之恶”与萨菲罗斯精神互相媾和的空隙,篡夺了身体控制权的时候,其实就是一只跑上老鼠夹子吃奶酪的老鼠,等到夹子弹起来的时候,想跑已经晚了。

当然,墨释君终究是这个身体的主人,即使是萨菲罗斯的意识,想要毁灭他也要花些功夫,因此,狂暴之后的萨菲罗斯才会召唤天空中的黑色生命之泉,借助其力量张开新的黑色羽翼,打算以更强的力量快速清除墨释君的意识。

而文森特和克劳德的两记必杀攻击,可以说是救了墨释君一命,他们打断萨菲罗斯提升力量的过程,同时吸引了没什么理智的狂暴萨菲罗斯的注意力,终于让墨释君得以苟延残喘。

本来墨释君应该趁着这个机会,逃回心湖梦境里,静待任务结束,至于什么灭世啊屠杀啊,都和他没有关系。然而,当萨菲罗斯发动那一招“超新星-天渊之剑”的时候,连同被封印在冰棺里的芙萝拉也包进了攻击范围,这一瞬间,墨释君做了一个完全相反的决定。

萨菲罗斯,我和你拼了!

本来以为早已在十年冰狱里,完全冷去的情感,在这一刻,忽然升腾了起来,莫名的,他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十五岁的时候,又成了那个可以为报仇而抛却一切顾忌,起而杀人的绝厉少年。

这份战意一升起,墨释君忽然感觉自己的意志之光暴涨了几倍,本来处在萨菲罗斯的意识之海中,犹如浸泡在石油池子里,到处都是巨大的阻力和粘性,现在虽然在总量上依旧无法和萨菲罗斯比拟,却已经可以排开对方那黑暗念头的纠缠,向着意识之海的表面冲出去了。

漂浮在意识之海表层的,是萨菲罗斯的主意识,这时候它已经化成了一个巨大如太阳般的黑色圆球,在意识之海表面载沉载浮,不断发出暴虐的波动,搅得意识之海翻滚不休,沸腾如怒。

湛蓝色的墨释君的意志才上升出来,正好出现在萨菲罗斯的黑色意识旁边,两者的大小强弱差距,犹如行星和卫星,根本不是一个级数。可是萨菲罗斯这时正好全力施展“超新星”,全部精力都用来驾驭那恒星湮灭时爆发的恐怖意志去了,那可是比全盛时期的杰诺瓦生物还要强大百千万亿倍的超级意念,即使只有一丝一毫,也容不得有半点大意,否则立时反噬,能将他的整个精神全都烧毁。所以当墨释君出现的时候,萨菲罗斯的黑色意识连分心抵抗都做不到,更别说销毁他了。

墨释君立刻发现自己拣了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哪里还不把握,立刻冲了上去,开始和萨菲罗斯争夺身体的控制权。

这时的情况,就好像一个奥运会的举重冠军,正在挑战世界纪录,旁边却忽然跑出个小孩往他要害上猛踹,纵然这举重冠军神力无双,但正举着自己极限的重物,一放手就可能会被砸扁,因此即使那小孩只有浅薄的力气,也依旧能造成他巨大的麻烦。

墨释君一上来,就趁着萨菲罗斯无法反击的机会,控制了身体的右手,临机停住了“超新星”的刀势,这也是他知道“超新星”里恒星毁灭意念的厉害,如果从外部牵制,不过是受些反冲,一招用不出也没什么,如果他从内部捣乱,一旦恒星意念爆发反噬,萨菲罗斯和他墨释君加在一起,也不够那把恒星劫火焚烧的。

“只是接下来怎么办?无论放或者不妨,萨菲罗斯这一刀都马上就会结束,到时候他空出手来,我怎么是对手。”斗志归斗志,墨释君昏头,立刻就想到了后续的问题:“这里肯定对付不了他,那么……至少先把他的主意识和杰诺瓦的能量分离开了。”

主意一定,墨释君意识化成的蓝光猛然变成一个个光环,套住萨菲罗斯的意志光球,猛然向下一拉,一个虚无的空间就在两个人的意志之光下张开了入口,萨菲罗斯的意识还来不及反抗,就被拖了进去。

心湖梦境。

这时墨释君为自己和萨菲罗斯准备的战场,意识之海已经被萨菲罗斯占领,这里就是属于他的最后主场。

“嗷嗷嗷嗷嗷嗷哦奥————”

一进入心湖梦境,两团意识之光立刻分别化出了样貌,墨释君自然是他本来的长相,那团属于萨菲罗斯的巨大黑色光球,却一下散去了黑色,变成了一具七翼天使的样子。

“终极形态?!”墨释君一愣,不由得恨恨然。

心湖梦境归根到底就是个梦,梦里,你认为自己有多强,就能有多强。当然,这不是说你想自己是洪钧老祖就洪钧老祖,想是超级赛亚人就超级赛亚人,骗人容易,骗自己难,人在梦里改变身份容貌容易,改变基本思维模式却几乎不可能,一个人若真能在梦里把自己完全塑造成另一个人,那醒来后离疯子也就不远了。而如果不能从内到外一起改变,那么想象出的新形象也不过就是换了一层皮,不可能真正幻化出强大的战力。

这就像你可以在梦里想象自己在飞,但是没有真正飞过的人,永远梦不出真正的飞行形态,往往只能象游泳一样飘来飘去;你也可以想象自己杀了很多人,但是没真杀过人的话,永远也梦不出真正杀人时候刀刺入人体的感觉。

墨释君本来打算趁着萨菲罗斯不熟悉梦境规则的机会,拿出最大的力量,一下干掉对手,哪知此时的萨菲罗斯在“世间一切之恶”的影响下,真就变成了一个疯子,直接具现出了自己曾经的最强形态,立时让墨释君算盘落空,若非他还没体会过真正成为神的滋味,只怕现在已经幻化出神明的力量了。

七翼形态的萨菲罗斯,早已是黄金级上位的强者,墨释君无论如何自我催眠,能塑造出的也不过是黄金级下位而已,一时间竟不知如何下手。

心湖梦境是他十年冰狱凝结出的识中之识,经过这些时间的修炼,已经基本为他所控制,虽然还算不上随心所欲,但无论是时间流逝速度还是其中的超低温,都可以应他的念头而改变。但是他没体会过绝对零度的力量,自然没法在梦境中虚构出来,而没有绝对零度,他还有什么力量能对付黄金级上位的强者?

就在墨释君怔怔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温和清雅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不如幻想成我的样子如何?”

与此同时,那七翼的萨菲罗斯忽然静止不动了。

“什么人……”墨释君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心湖梦境里,居然会有另一个人的声音,一句问话还没说完,猛然间就僵住了。

因为,这个声音太熟悉了。

“萨……萨菲罗斯????”

站在墨释君背后的人,一头水银般的白色长发,一袭不羁的黑色风衣,双眼如碧海无波,容貌如天山琼雪,神采如长空皓月,气势如黑云压城,不是世上最帅人气最高的萨菲罗斯殿下又是谁。

转头向前,是七翼似雪,狂暴不羁终极形态的萨菲罗斯。

转头向后,是优雅傲岸,充满理性风度翩然的萨菲罗斯。

墨释君在转前转后中摇昏了头,也没分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你们……究竟谁是萨菲罗斯?”墨释君觉得自己有点头晕,难道萨菲罗斯跨越世界极限,练成了仙侠世界的身外化身**,打算给他来个两面夹击?

人形的萨菲罗斯伸手指指对面七翼的萨菲罗斯,说道:“那边那个也是萨菲罗斯,这里的也是萨菲罗斯。”

“……”

人形的萨菲罗斯微微叹气道:“这是你的梦境世界,所以属于人类理性部分的我,和属于杰诺瓦混乱部分的我,可以各自独立出现,加上你的话,就是同一个人在同时做三个梦。”

“哦……”墨释君终于有点明白了,不过,他马上想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等一下,我记得我没把这个梦境世界的记忆留给你,你怎么会知道的?”

“嗯……怎么说呢?这边的我并不是真正的萨菲罗斯,当然,那边的那个也不是真正的萨菲罗斯。我们虽然都是萨菲罗斯,但又都不是萨菲罗斯,我们本来都是萨菲罗斯,但是现在即使我们合起来,也不再是真正的萨菲罗斯,也许应该说,从来就没有存在过真正的萨菲罗斯……”人形的萨菲罗斯微微皱眉说道。

……这是绕口令吗?萨殿,你不是我仇家派来玩我的吧……

墨释君满头黑线,幽怨地看着人形的萨菲罗斯。

“算了,你直接看我的记忆好了。”人形的萨菲罗斯发现自己并不善于表达这么复杂的问题,干脆将身体散化成无数画面,连通了墨释君的思想。无数本来墨释君无法触及的深层记忆,展现在了墨释君面前。

“居然……是这样。”片刻之间,巨大的记忆流量让墨释君了解了不少以前不知道的东西。

萨菲罗斯的悲剧来自于他的身世,或者准确的说,来自于他的血统。

世界上混血的人很多,轮回空间无数世界里,混血的生物更多,但是萨菲罗斯是特殊的,别的混血者只有一个意志,血统顶多只是影响性格,但是萨菲罗斯体内的杰诺瓦细胞与一般的基因融合不同,是有着自己思维的生命体,所以在他体内,其实一直有着两种意志互相纠缠,看似融为一体,其实又截然不同。最初的时候,杰诺瓦的细胞没有任何记忆,和初生的萨菲罗斯一起长大,两者基本看不出差别,因为生活在人类世界里,人类思维的萨菲罗斯始终处于领导地位,只是杰诺瓦细胞的影响也隐隐体现,它唯我独尊的本性,使得萨菲罗斯无法亲近人群,始终游离在群体之外。

真正的变异当然还是出现在萨菲罗斯发现自己身世的时候。由于知道了自己并非自然人类这一点,所以萨菲罗斯的人类意识被怒火和绝望包围,杰诺瓦细胞的意识开始觉醒,引导萨菲罗斯将对神罗公司的怨恨,迁怒到了所有人类身上,因此才下手屠杀了男女主人公克劳德和蒂法的家乡海尔尼姆镇。

不过由于杰诺瓦细胞并没有记忆,因此最初的时候,萨菲罗斯将灭世的杰诺瓦,和封印杰诺瓦的古代智慧种族“赛特拉”,两种不共戴天的古代生物当成了一种生物,以为自己是古代种的后裔,并打算消灭人类复兴古代智慧种族赛特拉的文明。后来他自沉地心,吸收生命之泉和无数古人的记忆之后,才明白了自己身为杰诺瓦继承者的身世。

很多《最终幻想7》的爱好者认为:那时的萨菲罗斯自然而然地将自己的志愿,从消灭人类守护星球,变成了消灭人类和星球成就自己,并相信萨菲罗斯完全驾驭了原本散乱的杰诺瓦细胞意志,成为了新的杰诺瓦主意识,以此证明了萨菲罗斯的强大。

但是实际上,没有人曾设身处地替萨菲罗斯想过:一个孤傲如萨菲罗斯这样的战士,身处世界武力最巅峰的强者,怎么可能没有心理层面的洁癖,当初知道自己是人造人,若非本能地排斥,又如何会让他陷入狂乱?之后他将自己的血统归于灵性高贵,能和星球对话的古代种赛特拉人,才算是可以令他内心接受的身份,这样一个人,又怎么会在明白了杰诺瓦这种生物的本质之后,毫不犹豫地倒向灭世者的一面呢?

实际上,在沉入地心并明白自己的真正身世之后,萨菲罗斯的人类意志就已经因为连续的打击,而进入了自我放逐的状态,而他体内杰诺瓦的意志却藉着吸收地心的生命之泉而急速壮大成长,并篡取了控制权。从那个时候开始,萨菲罗斯就已经不是以前的萨菲罗斯了,成了全心全意成走杰诺瓦的吞星之路成神的灭世者。

只不过,这份杰诺瓦的意志也是来自萨菲罗斯体内,本来也是他意志的一部分,因此倒也算不得被控制,究竟该如何归类实在困难,这也是之前人形的萨菲罗斯说“我们虽然都是萨菲罗斯,但又都不是萨菲罗斯”的原因。

而两年之前的灭世之战里,萨菲罗斯的本体被克劳德等人粉碎,杰诺瓦部分的意识因此失去了依靠,渐渐失去了绝对控制权,而当神罗毁灭之后,萨菲罗斯的人性部分又渐渐凝聚,虽然依旧是以杰诺瓦意志为主,但是对于“吞噬星球”的**已经不是那么强烈了,反而对于人类世界的眷恋情绪常常萌生出来,这就是为什么在原本的故事里,萨菲罗斯虽然一直占据压倒性优势,却一直不肯下死手,最终被主人公翻盘的缘故。

不过由于墨释君和“黑暗誓言”小队的加入,使得情况又起了变化。

墨释君以自己的身体为基础,吸纳三名萨菲罗斯的思念体,并融合杰诺瓦原始细胞,使萨菲罗斯降临于自己身上,并将自己的部分记忆融入了萨菲罗斯的精神里,从某种程度上,助长了萨菲罗斯的人性一面。若仅此而已倒也罢了,关键在于后来“黑暗誓言”的金闪闪往萨菲罗斯体内渗入的那一团“世间一切之恶”,这包含了无数黑暗情绪的黑色物质,激发杰诺瓦一面的凶性反而只是次要作用,最主要的作用,却是将萨菲罗斯本来的人性一面完全排斥了出去。

简单的说,就是萨菲罗斯的意志终于分裂了。

如果不是在墨释君体内的话,也许这些萨菲罗斯的人性一面会就此被抹杀干净,但是偏偏此时墨释君的精神之海里还有一片净土,就是墨释君隐藏自己主意识的心湖梦境,于是本来就有着墨释君部分记忆的人性面本能地向着心湖梦境聚集,正好,墨释君的主意识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不知死活地跳出来争夺意识主导权,结果他前脚才走,萨菲罗斯的人性面后脚就顺着他出来的路径潜入了这最后的洁净意志空间里。

进入心湖梦境的人性萨菲罗斯,在这片无主的意识空间里,轻易得到了墨释君本来隐藏起来的那些记忆,自然也就知道了包括轮回空间在内的各种秘密,原本作为任务世界里的生物,是不可能知道一些关键性的信息的,但是人性萨菲罗斯的意识此时只有本体的部分记忆,却又有着墨释君的全部记忆,究竟应该算是墨释君还是萨菲罗斯,根本是一团糊涂,连轮回之书也无法辨别,因此信息屏蔽法则并没发生作用。

“呃,也就是说,你现在是一部分的萨菲罗斯加上我,而那边的七翼天使是另一部分的萨菲罗斯加上那不知名的黑色负面精神。”墨释君终于搞清了其中的逻辑。

人形萨菲罗斯点头道:“正是如此。”

“但是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打算消灭我。虽然你得到了我的全部记忆,但是相比起来,你本身的意志就算残缺依旧无比强大,应该不会被我的记忆影响多少。刚才你能操纵这个梦境,将那个七翼天使所在区域的时间停止,就证明你有远远高于我的意志,甚至对这个梦境世界的控制权限也远远超过我。那么,你为什么不消灭我的意志,再和那边的杰诺瓦意志合为一体?”

“我说过了,即使我们再合为一体,也不是萨菲罗斯,真正的萨菲罗斯,从来没有存在过,那个世人眼中的萨菲罗斯,不过是我们两个互相角力而构造出的虚假人物罢了。而就算是那样的虚假意志,其实在两年前也已经被完全消灭了,现在留下的,不过是记忆烙印的复制体而已。”萨菲罗斯摇摇头,带着一丝叹息说道:“我自身的尊严,不能容忍自己再和那种东西融合在一起,更不能容忍自己从新变成一个无法自主的……傀儡。”

……傀儡吗?你当年一直说克劳德是一个连感情都是虚假的傀儡,实际上,根本就是在说你自己的命运吧?在你心里,克劳德至少还曾经作为人类真实地生存过,而你却从一开始就是个不能自主的人偶。在你心里,其实也把克劳德这个带有你细胞的少年,当做自己的替身,通过旁观他的命运,却体会你永远无法得到作为人类的幸福吧,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无法对他下杀手,甚至对他的朋友也……

观看了萨菲罗斯深层记忆的墨释君,自然能猜出萨菲罗斯隐含的意思。

而萨菲罗斯,忽然又仰起头,自嘲地笑道:“更讽刺的是,在得到你的全部记忆之后,我才发现,我居然连傀儡都算不上,只不过是一个被设计出来的角色,我的人生,我的命运,连同我的仇敌,也不过是一个供人玩赏的幻影。即使我的失败,也不过是从一开始就决定好的情节,克劳德他们胜利了,故事就结束了,如果他们失败的话,故事就会从新来过,一次又一次,直到他们成功杀死我为止……呵呵……我是因为注定会失败,注定会被杀死,才得以被创作出来……呵呵……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萨菲罗斯仰天大笑,墨释君却感觉得出来,他那连哭都没法哭出来的内心,这样的情形,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劝解,毕竟像萨菲罗斯这样高傲的战士,发现自己的人生不过是某个游戏公司为了卖钱而创造出来的故事的时候,这份打击,比之当初发现自己是人造人的时候,更痛苦千百倍。

萨菲罗斯渐渐冷静下来,对着欲言又止的墨释君摇摇手,用带着疲惫的声音说道:“你不用这样,我还要感谢你,至少因为你,我才得以明白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而不用在糊里糊涂的情况下,一次又一次,去表演那些蹩脚的灭世把戏。呵呵,我也疲惫了,就让我带着那边哪个家伙,一起在你的梦境里沉眠直到毁灭吧。”!

本文网址:http://bingzhiwuxian.quwenyi.com/391443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