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其他类型 > 被嫡姐换亲之后 > 第 18 章 姐妹相见

第 18 章 姐妹相见

推荐阅读: 你老婆没了再少年无人渡我笨笨崽崽成为娃综对照组后竹马难猜嫁寒门千山青黛咸鱼女配在年代文躺赢和秦始皇一起造反真千金和反派首辅HE了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天才维修师月出皎兮七零之改嫁死对头我撩我老公怎么了?[重生]广府爱情故事嫁给铁哥们权倾裙下[综武侠]侠客们的反穿日常他穿成了帝国瑰宝

第18章

两日内,安国公府和崔家低调地换了婚贴。

在温夫人的坚持下,安国公府退回了崔家原本送来的、聘娶纪明达的定礼。崔家又重新置办了一份定礼送来,才算安国公府换女成婚之事终于了结,再无可以生变之处了。

安国公府上下这才人人知晓,从上回小崔大人和温大爷来,就这五六日功夫,大姑娘不嫁小崔大人了,竟改成了二姑娘嫁!!

老太太还没病愈,每天除了老爷和大姑娘外不见别人,今天也没出门。大姑娘没出安庆堂,老爷和太太好像也没有再庆贺一回的意思。二姑娘得了这么一位乘龙快婿,院里也竟还和平常一样,就是各人脸上的笑着实藏不住……府里平静得有些不寻常。

纪明德花了几十两银子得出这么个结果,崔家的人一走,她从正院回屋子,先蒙着被子哭了一场。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太太有什么好的,最先想着大姐姐,然后就是二姐姐!从来也不想一想她!

她也是安国公府的姑娘,她就不配吗?!

她自己哭了半晌,屋里没人敢劝,连奶娘都不敢作声。

哭得累了,她坐起来,出了一会神,吩咐道:“给我洗脸,换身衣服,我要去给二姐姐……贺喜。”

细细用粉盖住了眼下红肿,纪明德重整精神,先没去熙和院,而是绕到后面“毓宁院”找纪明宜。

今日休沐,纪明宜不上学,从太太房里出来,她便把幼弟纪明丰带到屋子里,监督他背诗。

纪明德进了院子,便见他们姐弟俩坐在廊下,纪明丰磕磕绊绊读着:“黄、黄河远上白云、白云间——”

她便不用人通传,扬声笑道:“四妹妹!”

纪明宜只得和纪明丰站起来,笑回一声:“三姐姐来了。”

今日二姐姐大喜,她本该再去私下贺一贺,只怕三姐姐又在二姐姐那问东问西、刨根问底,不但二姐姐反感,她也不爱听,所以没去。但三姐姐还是来找她了。

她小声和奶娘嘀咕了一句:“我就知道躲不过。”

纪明德走过来开口,说要一起去贺纪明遥,纪明宜知道难逃,索性也没多废话,先应下。

她笑道:“我已猜着了,我便不去,三姐姐也会来找我。”

人已请到,纪明德不计较她这一句刺,笑道:“咱们快走吧,再迟,我只怕二姐姐要睡了。”

虽然还没吃午饭,但二姐姐想睡觉,哪管上午下午、什么时辰?

纪明宜吩咐奶娘把弟弟送回姨娘屋里去。她跟纪明德往外走,又笑问:“三姐姐怎么不去请大姐姐?”

纪明德瞪大眼睛看她:“这怎么好去请!”

纪明宜便发愁道:“是啊,虽说是二姐姐喜得贵婿,偏又是大姐姐定过的人……大姐姐只在老太太院里,方才都没露面,也不知现下心里怎么样,咱们过去贺二姐姐,是不是——”

她边说,脚步也慢了下来。

纪明德也踯躅了。

纪明宜慢慢走着,只等纪明德做决定。

恰走到纪明德的“静舒院”旁。

她停下脚,装作才想起来一般,笑道:“说是去贺二姐姐大喜,我竟忘了带贺礼了。”

纪明宜便忙说:“三姐姐提的是,我也没带。”

纪明德忙笑道:“咱们还是各自先预备贺礼,改个时间再去吧?”

纪明宜点头道:“也只好如此了。”

两人就在静舒院前告别。

回房路上,纪明宜让一个丫头悄悄过去熙和院,告诉二姐姐:“三姐姐已被我劝回去了,二姐姐请安心玩吧。”

丫头忙绕了个远过去,把这事如此这般一说。

纪明遥先笑道:“四妹妹还是那么聪明!”

她不愿和纪明德多说一句没必要的话,却怕四妹妹担心,先叫那丫头带话回去:“是大姐姐不合适嫁了,老爷太太安排我嫁,没有别的缘故。”

屋里正好有崔家送来的点心果子,她叫各样都盛上些,共盛了六盘,分作两盒,让春涧领人送到毓宁院:“他家的厨子比咱家的不大一样,妹妹吃着玩吧。”

每样点心都比纪家的稍淡,她吃出来有些是减了糖蜜、果仁,有些是减了油酥,咸口点心馅料里的滋味也比纪家的少,但味道不差。

看来他家厨子手艺还不错。

——上回崔家给纪明达送的点心,她一口都没吃到。这回算是吃了个爽。

虽说对两个妹妹厚此薄彼并非“大家行事”,纪明遥也不是舍不得这一口吃的,但纪明德若收了点心,一定会跑来寻根究底,还会自怨自艾,烦人得很。

为自己的心情着想,纪明遥愉快地决定就是不送她。

收到食盒,纪明宜忙向春涧谢过二姐姐。

叫丫头送走春涧,她打开两个食盒看,见里面点心样式都是一样的,不由一笑,便叫人把一个食盒送到姨娘那去。

……

定了亲的下午和平常一样悠闲度过,晚饭时到太太屋里,纪明遥见到了很少在正院出现的纪明达。

她穿着一件满绣的山茶红褙子,下面翡翠色百裥裙,梳双环望仙髻,戴挂珠赤金簪,比几日前看上去似乎清减了些,但依旧仪表端雅、举止庄重,双手交握身前坐在太太身旁,微笑看过来,姿态神情毫无破绽,仍是那位名满京华的安国公府长女。

当然,今晚请安,纪明遥又是最晚一个到的。

满室人都明里暗里望着她们两个。尤其安国公与纪明德,几乎毫无掩饰。

纪明遥便也微笑看过去。

她欠身行礼,声音也一如平常尊重而平静:“老爷、太太、大姐姐。”

纪明达站起身,走到她身前,握住她温热的手,笑说:“还没贺二妹妹大喜。”

纪明遥亦回握她冰凉的手指,笑道:“大姐姐给老太太侍疾要紧。”

屋里凝重而紧张的气氛似乎散了些。

温夫人把她两人都叫到身边,一手握住一个,笑道:“人齐了,便与你们都说一声:明达与崔珏命格相克,不能成婚,所以才又改定了明遥。从今日起,明达就搬到我这边东厢住了,和明遥一起帮我管几个月的事,你们要找大姐姐,可别找错了地方。”

众子女都起身,齐说:“是。”

安国公方道:“老太太尚在病中,家里便不大办了,虽不用你们侍疾,你们私下热闹,也别太过了头儿。”

这话是冲着纪明遥说的。

她自然笑应:“是,女儿知道轻重。”

正好她最不喜欢应酬!有了安国公这句话,她大可以谁都不请,直接不热闹,真是便宜她了,嘿嘿。

晚饭后,其余子女都各自回房了,只剩下纪明达一人。

分明是在亲娘屋里,纪明达却觉得有些陌生……她不大适应。

从记事起,她一直住在祖母身边。

和安国公说了几句话,温夫人拉住纪明达回东厢房。越走近自己的新屋子,纪明达便越是慌张——她上次和娘单独说话,便是四天前,她和娘在她安庆堂的屋子里争执的那一回……她还没对娘赔不是。三天前,祖母和爹大吵一场,娘问她二妹妹替嫁是不是……帮她收拾了烂摊子,后来她听说,娘在祖母屋里跪下了……说要抹脖子一死,倒也干净——

是,难道是,是她逼得娘这样吗?

可她只是不愿所嫁非人,想要一个能不辱没她的丈夫——

领女儿到了她房中,温夫人也不知该怎么说前几日的事。

不知不觉,女儿已经被老太太养得有些左性,她定要她搬回身边住,正是想趁她出阁之前的几个月,再把她的性子掰一掰。看今日她对明遥似乎没有心结,那便还算懂些道理,只是又怕一句话提得不对,她又钻了牛角尖。终归,是她做母亲的没养好孩子……

娘说得不错,谁年轻的时候不犯傻?

她也犯过傻。

带女儿看过屋里的陈设,温夫人决定先不提前事。

她屏退众人,只说女儿今后要面对的:“你早知道从阳对明遥的心。我回你外祖母家那天晚上,从阳被你舅舅打断了三根肋骨,还有他的丫头,李如蕙,替他挨了一下,断了右臂。”

有这一份忠心救主的恩义在,李如蕙又在从阳身边日夜相伴,整整十年……只要从阳对她有一丝男女之意——

但纪明达并不在意一个丫头。

她没梦见温从阳婚后怎么处置的身边丫头,但就算不放出去又怎么样?一个家生奴才而已。

她难道是指望和温从阳夫妻情深、甜蜜恩爱吗?

纪明达只在意:“舅舅家里……怎么说?”

温夫人实看不出女儿是否懂了她的意思,便且仍照实说:“从阳还要再见一次你二妹妹。”

“那让他们快些见吧。”纪明达低下头,“二妹妹已经定亲了。”

……

当夜,纪明达又梦见了“将来”。

其余的一切都模糊不清,她只清晰“看见”,温从阳赔笑绕在二妹妹身边,求饶似地说着:“我都想过了,还是妹妹说得对,让如蕙出去做正头娘子,是比……给我做妾好。”

二妹妹的眼中似乎不见笑意,但她也的确是微笑着的。

她柔声问:“是吗?”

她声音轻而淡:“表哥当真想好了吗?”!

本文网址:http://beidijiehuanqinzhihou.quwenyi.com/5791607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