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毒打

推荐阅读: 七零海岛养娃日常职业替身提灯映桃花股掌之上某某小纯风我只喜欢你的人设这题超纲了娇妾小尾巴很甜成为无限游戏美人NPC嫁反派八卦误我非人类医院赠我予白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星际第一火葬场皇贵妃魔道祖师针锋对决

第15章

温从阳没敢听长辈们的回答。

他踉跄跑回自己房中,不顾满院下人惊慌的神色,“砰”地一声摔上房门。

李如蕙就在他身后,险些被门擦着,还一路跑得几乎没了命,气都差点上不来。但她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心里只有高兴。

大爷不会娶纪二姑娘了!

纪大姑娘和大爷互相看不上眼,那她、她不就——

不是大爷丧魂落魄地从她身边走开了,李如蕙几乎没忍住笑出声。

温从阳扶着墙挪到椅子旁边,一下就瘫在了上面。屋里的丫头婆子茫然相望,想上来劝解,又不知才一两刻钟功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众人不敢问大爷,便都看如蕙姑娘。

李如蕙攥着胸口对她们摇头,咬唇叹出一声:“先别问了……让大爷自己安静坐一会吧。”

太太和姑太太一定会追过来看。

她得表现得好些。

李如蕙便不用众人,先亲手倒了杯茶放在温从阳手边,又蹲下身半跪着,伸手替他顺气,口中轻声劝道:“大爷先别自己生闷气,到底怎么样,还是问过老太太和太太再说啊。老太太、太太一向最疼大爷,姑太太也快把大爷当亲儿子看,有什么事不能商量?倒是大爷才说了一句话,就这么赌气走了,反叫老太太和太太担心。大爷还是——”

房门被推开。

温夫人与何夫人看见的,便是温从阳的色如死灰、李如蕙的耐心劝慰,和其余人的手足无措、不说不动。

何夫人便先骂了一句:“养你们都是白吃饭的!”又忙进去拉住儿子的手,急着骂道:“你这孩子,差点把老太太吓坏了!你姑妈来了,你也不说问句好就使脸子走了?还不快给你姑妈赔罪!”

温夫人心里五味杂陈。

她想劝一劝侄子,又不知从何劝起。孩子从小喜欢明遥,也是她们做长辈的先暗示了两个孩子会成亲,现今却又换人,到底是言而无信了。可她也着实没了别的办法……

何夫人说不动儿子,急得上手揪他的耳朵。温从阳吃了一疼,眼睛动了动,瞧见姑妈在,立刻起身走过去!

“姑姑!姑姑!姑姑!”

他扑倒在姑母身前,抖着手攥住姑母的裙子,声音沙哑:“不是说好了……是遥妹妹吗?”

温夫人还没开口,何夫人又更急了:“谁和你说好了是二姑娘?你这孩子,自己会错了意,怎么反怪到你姑妈身上?”

温从阳愣住了。

他想说从去年春天到昨天为止,明明所有人的意思都是他会和遥妹妹成亲,连两家的下人都人人清楚。可他想说出实证,却发现的确……根本没有人明明白白地对他说过:你会娶安国公府纪家的二姑娘!母亲没有,祖母没有……连姑母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

趁儿子还在愣神,何夫人忙把姑太太请出屋外,赔罪道:“从阳小孩子家,叫我们平常惯坏了,竟不知道好赖轻重,真是越大越糊涂了!他一时犯浑,请姑太太别放在心上……姑太太只管放心,他明儿就能明白过来,下一个吉日,这里一定到安国公府提亲!”

温夫人无话可劝,只能说:“辛苦嫂子了。”

“哎呦,什么辛苦……这哪儿是姑太太的不是呢……”四下看了看,何夫人点两个体面媳妇先送姑太太回老太太那去,“我得说说这臭小子!还要请姑太太替我和老太太告罪。”

温夫人回到了母亲身边。

张老夫人三十三岁才得了她,她是家中幼女幼妹,唯一的女孩子,兄长比她了大十一岁,嫂子看她也和亲妹妹差不多,在闺中受尽了宠爱,偏偏所嫁非人。虽然现今尊荣无缺,身为国公夫人,除非见到皇亲国戚,否则在外几乎不用低头,可生活又哪里这么简单。

明遥长大前,每每只有回到娘家,她才能感到片刻放松。

可若明达与从阳的婚事当真不顺……今后再回到娘这里,她……还有脸面再见哥哥嫂子吗?

温夫人稍微对娘吐露了担心。

但张老夫人笑道:“从阳只是一时的年轻意气罢了,你不用太悬心。谁年轻不犯傻?像你……当年还觉得不难忍婆婆刁难、丈夫花心,和我夸下海口……可慧儿啊,这些年,你过得不舒心,娘如何不清楚……”

她说着收了笑,心疼摸着女儿的脸。

“那不也是……为了避选太子妃妾吗。”温慧反而笑了,低声说,“先皇后的父亲还是齐国公呢,也与陛下情分平常,直到齐国公去了,才终于得了六殿下,好光景也不长,人才三十四就走了,没能看见六殿下长大……”

大周开国封赏功臣,共封六国公、二十一侯、三伯,其中,只有镇国公府、安国公府和八家侯爵为世袭罔替之封。

但开国未及十年,便有三国公、十四侯爵和两伯爵卷进了谋反案里,有些被满门抄斩甚至夷了三族,有些是本人斩首,还留得了家小,还有少数几个只是除爵夺官,未伤及性命。

那一年后,京中只剩安国公府、齐国公府和理国公府三家国公府邸。

齐国公府与理国公府一样都是降等袭爵。但二十年前,齐国侯率军收复了南越,先帝又加封他为齐国公,其女邓氏被选为太子妃。

九年前,今上登基,太子妃自是被册为皇后。

又三年,齐国公病逝,邓皇后不久便得了一胎,生下六皇子。

今上终于得了嫡子,自是国朝欢庆的大喜事。可生育损害了皇后的身体,不过三四载,她便撒手人寰。

温慧与邓皇后在闺中时性情不大相合,关系便不算太好,是各自成婚后,往来才多了些。温夫人因此深知邓皇后多年在公婆、丈夫、宠妾之中的艰辛,几乎多过她的十倍。有时她深夜自苦,想到一国之母亦免不了寻常女子的心酸……也觉可怜可叹。

“可惜我与淑妃娘娘素无交情,也没借口入宫看望六殿下……”

邓皇后仙逝之后,便是刘淑妃掌六宫事。

刘淑妃宫人出身,与陛下相伴已逾二十年,圣宠未见稍衰。陛下共七子五女,有四子两女为刘淑妃所出,皇长子今已弱冠,得封秦王,于二月入户部习学,显然陛下有意储位……

温慧问母亲:“哥哥嫂子近日可问过齐国侯吗?”

齐国侯是邓皇后的幼弟,今年才二十有三,由邓皇后生前做主,娶了宫中三皇子的姨母、即李贤妃的幼妹、也即工部尚书之女。

“你也知道咱们家男人的性子,”张老夫人笑道,“你哥哥才不想掺和这夺嫡的事呢,他躲着齐国公府还来不及,还去问吗?倒是你老爷,向来有心,他是个什么意思?”

“我不清楚……”温慧也疑惑起来,“偶尔听他言语里,倒像是一心要劝谏陛下立嫡,可他又不说让我多亲近邓家……”

张老夫人便道:“他那心眼子比八百个还多!你便厌他,也多盯着些,别叫他弄出祸事,难免牵连了你呀!”

……

和母亲兄嫂用过晚饭,温夫人方才回府。

送走妹妹,理国伯立刻就沉了脸。他杀到儿子房中,把人从床上揪起来,对着脸便是一巴掌:“我打死你个不知好歹的东西!”

看儿子挨了打还是愣愣的,也不说话,他更怒道:“明达是你亲表姐,是你姑姑的亲女儿!你混账不上进也就罢了,如今竟连亲疏远近都不分,只为你姑父妾出的孩子不要亲表姐,岂不是伤了你姑姑和你祖母的心?你不吃不喝,做出这幅样子,又是给谁看?!”

何夫人紧赶慢赶才跑过来,还没站稳,便看见儿子歪着身子跪在地上,脸已肿了半边。她忙叫女儿的奶娘快把姑娘带走,便上去拽丈夫的衣襟:“老爷,好好的喜事,有话你慢慢说呀,动这么大的火——”

“都是你们惯的!”理国伯一把扯开夫人,“你看他这副样子,家里还‘喜’什么‘喜’!”

“老爷……父亲!”温从阳却膝行向往日躲避不及的父亲,磕头央求,“父亲,就让我再问问姑母吧……让我再——”

“你还想问什么废话?!”理国伯一脚又踹在儿子肩膀上。

温从阳扑倒在地。

虽然并未喊痛,但他面色扭曲,额角冷汗直冒,显然是疼得很了。

何夫人忙与丫头婆子们又是拉,又是劝,都急得额头出汗。但温从阳被踢打得蜷起身子,也不肯说出一句服软的话。何夫人今天虽然高兴,也不是没有遗憾,心疼儿子要娶不到喜欢的姑娘了,可见他竟这样,她真是庆幸还来不及,哪里还遗憾什么!

还没成亲,就能为了她这样,真成了亲,岂不真把爹娘长辈全都忘了!

儿子这般的犟,理国伯也越打越气。他手上脚上渐渐没了轻重,又兼气上头顶,眼前一花,一眼没看准,脚便往儿子心口踹了上去。

何夫人惊叫一声,忙要以身去拦,却有人比她更快。

李如蕙扑到太太和大爷身前,用胳膊挡住了这一下。

只听一声脆响,她人已昏死过去。!

本文网址:http://beidijiehuanqinzhihou.quwenyi.com/5791202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