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其他类型 > 被嫡姐换亲之后 > 第 12 章 背信毁约

第 12 章 背信毁约

推荐阅读: 他穿成了帝国瑰宝洄天风月狩竹马难猜和秦始皇一起造反小皇子千山青黛笨笨崽崽成为娃综对照组后我跟他不熟小漂亮被偏执室友们缠上[穿书]普通人,但外挂是神明在娃综摆烂后,我爆红了重生在夫君登基前二嫁帝王穿成年代文中的学霸妹妹我撩我老公怎么了?[重生]权倾裙下贪睡继妹非要和我换亲广府爱情故事

第12章

纪明达一整夜没睡好。

前日把梦境告诉了长辈们,这两日,她没再做有关将来的梦。可昨日与母亲争执过那一场……祖母在身边的时候,她还能不多想,祖母一走,后悔又一浪一浪涌上心头,让她心神不宁。

自记事起,她从没与母亲相争过。母亲疼她,她也敬爱母亲。祖母还曾教她说:

“人以孝先。”

“你娘进门这些年来,对长辈孝顺恭敬,从无驳逆,因此广有贤名。你是她的亲生女儿,要谨慎修持,不能坠了她的名声。”

许多年来,她也都是这样做的。

可昨天、昨天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与母亲争执,纪明达害怕深想。

为什么昨日她违逆母亲,祖母竟没教训她,还特来安慰?

纪明达觉得,应是祖母溺爱她,见她才遭梦魇,不忍苛责的缘故。

但为什么她竟成了二妹妹一般模样?

二妹妹生性惫懒,不修德才,还不敬祖母,这样的孩子养在母亲膝下,也太丢母亲的脸!她真不知母亲为何不严加管教二妹妹,还格外疼宠她!可二妹妹最多也只是对祖母阳奉阴违,从未当面顶撞过祖母,她呢,却对母亲大呼小叫,竟还不如二妹妹了……

父亲昨日冒雨而来,言说退亲之事要再与母亲商议,也不知结果如何……

一夜辗转反侧,到起床的时辰,纪明达坐起来,便决心今日给母亲赔罪。

谁知母亲一早派人来说,今日要见崔珏,无暇请安,不能来了。

祖母问了来人,得知母亲昨夜是歇在二妹妹房里,竟面色大变!

她不愿见母亲再与祖母生隙,连忙询问祖母为何动怒,想从中劝和,哪知祖母冷笑一声,问她道:“傻丫头,你难道不知?你娘这是想把崔珏换给二丫头……她也配么!!”

娘要让二妹妹嫁崔珏?

祖母气得面颜发红,纪明达却更加不解:“崔珏他又……亲事不好退,爹娘令二妹妹替嫁,也省了闹得难看——”

“你小孩子家,懂得什么?”祖母敷衍了她一句,便急命人去熙和院叫母亲来。

——母亲竟然没有来!!

祖母还甩得她手臂发疼……这是祖母第一次对她动手……

纪明达不知道为什么短短两三日,家里的一切好像都不一样了。她委屈得想哭,可就这么让祖母找上母亲,家里岂能安宁?

幸好张御医来了!

纪明达知道祖母最重体面,忙再过去抱住徐老夫人的手:“祖母,且把人打发走了再说罢!”

徐老夫人闭上眼睛深深吐气,指甲在掌心掐出了血痕。

……

“张御医人虽年轻,才过而立,且非御医世家出身,却是现今太医院中医术最精之人,深受陛下信赖。淑妃娘娘近五年怀着五公主和七皇子时,便皆是他一人照看的。”

用过早饭,温夫人并不急着走,先教女儿:“所以,才第一个请他来。”

纪明遥意会,笑道:“老太太最重体面。”怎么会当着最得圣心的御医发狂?必会忍气克制。

温夫人也笑:“第二位来的便是秦院判。”

太医院之首为院使,正五品,掌太医院内外诸事,另有左右院判二人相佐,从五品。

自先皇后离世,秦院判虽渐失了圣心,却仍是各公候府上的常客,与纪家亦为旧交。

老太太更不会让各世交府上都得知纪家的笑话了。

第三位、第四位……她请的亦都是京中名医。

“崔珏是每一、四、七日在紫微殿记录陛下起居言行、草拟御旨,余下只在翰林院纂修先朝实录,出入便宜。所以今日我请他告假半日前来商议要事,想必他不会推脱。”

温夫人还要继续给明遥多讲一讲崔珏,镜月忙忙地进来回说:“太太,小崔大人已经到了!”

“这么快!”温夫人忙起身,叮嘱明遥道,“你就在这安心等我回来,谁叫你出去都不用理!我把冯嬷嬷留下,有事你让嬷嬷出头,就当自己还是小孩子,躲在后面就是了!”

她边说边向外走。

纪明遥送太太到院门,又亲自请冯嬷嬷到西厢房歇息,留下春涧和花影,叫她们好生伺候着。

再回到房中,屋里只有她自己和碧月、青霜、白鹭,突遭换亲的懵然才一瞬间全扑上来。

适应了温从阳一年两个月零八天,全要白费了?

虽然这一年多她和温从阳见面不超过十五次……

姑娘呆呆坐着,一句话都不说,碧月三人看在眼里,疼在心头,偏互相看一看,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能怎么劝。

只看各人品行能为,和温大爷相比,小崔大人自然是好得不能再好了,可让老太太严防死守地防了这半年,不是前儿在太太屋里看了一眼,只怕小崔大人还都不知道她们姑娘是谁呢!

两家都过了定的亲事,突然要换人嫁,就算小崔大人看在太太和两位媒人的份上应下了,心里对她们姑娘又能有几分喜欢?

还或许小崔大人不肯应,定要退亲,那姑娘的前程……真不知尚在何方。

碧月给姑娘上了杯茶,是姑娘常喝的玫瑰枸杞花茶,滋补润肺、养肝明目。

姑娘回神接了。

姑娘……看着她们笑了?

“去把表哥这些年送我的东西都找出来,收拾好吧。”纪明遥笑道。

即便今后仍是表兄妹,但因几乎定过亲,他还会娶她的姐姐,于情于理,这些东西她都不该再留下。

太太应该不会很快回来。

好想补觉……但这个节骨眼上不能睡……

不如练字吧!

……

安国公府正院。

窗外仍下着绵绵细雨,窗内,崔珏坐在花梨木玫瑰椅上,捧着一杯温茶,安静地听完了温氏姨母的讲述。

他从不信鬼神之说,也当然听得懂各家交往时不能明着说出口的言外之意。安国公府以命格相克为由,要换人与他成婚,自是因为不想令纪大姑娘嫁,或纪大姑娘自己不愿嫁。

但他不信鬼神,却不愿让温氏姨母再多为难。

垂眸思索片刻,崔珏抬头望向温夫人,温夫人自然也正望着他。

“我知这等大事一时难以决断,且是纪家先背信……崔家便要退亲,亦为理所当然。”温夫人声音轻柔,“但既已过定,也是两家的缘分。二姑娘从四岁在我身边养大,性情通达、举止平和、行事大方,数年间常有人相问。有她为妻,亦不辱没了你。或你先回家中与兄长商议也好,只是请快些给我答复,余下,我无所求了。”

言毕,她站起身,赔礼道:“背信毁约,我在此替家中上下赔罪——”

“姨母折煞我了。”崔珏早已起身避开,作揖道,“请姨母先坐。”

温夫人只得坐下。

崔珏亦归座。

从温氏姨母的话中,他想起了前日与纪二姑娘那短暂的一瞬相视。

那是一双略带着几分好奇的平静的眼睛。

他还记得温家公子激动的神色,和一步就窜到了纪二姑娘面前的动作。

但纪二姑娘对温家公子如何回应,他只听其声,未曾去细看她的容颜。

纪二姑娘并非温氏姨母亲生。他又听大嫂提过,安国公府的老夫人最重嫡庶。

纪大姑娘养在老夫人膝下。

“姨母,”崔珏再度起身,一揖道,“不知能否让我与二姑娘见一面。”!

本文网址:http://beidijiehuanqinzhihou.quwenyi.com/5791202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