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退亲?

推荐阅读: 小皇子和御姐法医同居后我弯了七零之改嫁死对头带着嫁妆穿六零普通人,但外挂是神明千山青黛我跟他不熟我撩我老公怎么了?[重生]香江神探[九零]嫁给铁哥们小漂亮被偏执室友们缠上[穿书]满朝文武都能听到我的心声守寡后我重生了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继妹非要和我换亲直播写纯爱文的我在虫族封神任务又失败了和秦始皇一起造反笨笨崽崽成为娃综对照组后我是首富的亲姑姑[年代文]

第9章

倚在温从阳肩头,抬眼便是他线条利落的下颌和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喉结,隔着单薄的春袍感受到他炽热的温度,想到他有力的臂膀正环在她身上……李如蕙的心扑通扑通狂跳。

她从大爷七岁开始服侍,多年来贴身伺候,替大爷洗澡穿衣都是寻常。大爷身上哪里她都见过,哪一处磕了碰了,大爷渐渐地不再爱和太太、老太太提起,都是她记在心上去回话。

大爷……一年比一年长大了,肩膀宽阔,身上各处也因苦练骑射越发紧实,她有时服侍大爷都觉得耳热脸红……她又怕大爷看见,又怕大爷真的没察觉……娘说得不错,她毕竟年岁大了……

大爷才十七。

她比大爷大了足足六岁。

大爷喜欢的是年岁相当的姑太太家的二小姐。

比那位姑娘,她大了……八岁。

从十二三岁开始,大爷眼里就只看得到纪二姑娘了。因纪二姑娘变得客气疏离,大爷伤心得夜里睡不着觉,偷偷哭过七八次。他不好意思让老太太和太太知道,也躲着奶嬷嬷们,都是她在旁宽慰他的心。

可大爷不知道她的伤心。

若没有纪二姑娘这个人,是不是大爷就能看见别人……或许就能看见她了呢?

从台阶到屋里的路太短了。

温从阳把李如蕙放在榻上时,李如蕙愣了有一瞬,才把手从他肩颈上收回来。

温从阳没大在意,只以为是她疼得失了神。他忙叫人拧凉帕子来,先给李如蕙敷上镇痛。

但他虽没发觉,一屋子丫头嬷嬷却早已眼神乱飞——

大爷平常再和气,也是主子爷们,今儿就这么把如蕙抱进来了……难道,大奶奶进门之前,如蕙的那样想头,真的要成了?

……

理国伯与何夫人只有温从阳和温从淑兄妹两个,上一辈,理国侯与张老夫人,也只有理国伯和温夫人两个孩子。

理国侯业已去了八载,温夫人也已出闺十八年。理国伯的堂兄弟们更早在上一辈便随各自父亲分了出去。偌大的理国公府只住着张老夫人和理国伯一家五口,房舍自然宽裕得很。

温从阳便是自己独住一所靠近正堂的两进院子,前院“书房”是小厮男仆伺候,后院便都是丫头婆子。又因他是爷们,前后院之间的门禁并不严。

李如蕙摔着的地方是后院正房前的台阶。后院正中的甬路直通院门,院门又大开着,是以温从阳把她抱进了屋子,外院许多小厮男仆也都看见了。

理国公府人少,热闹就不多,大爷的亲事正是近几年来最大的事,且如蕙姑娘的心思,下人里看出来的人不少,大爷平日又偏对她最亲近……这事很快传遍了半个府上。

众人虽不敢明着议论,却都伸着脖子等消息。

大爷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这抱都抱了,离亲嘴收用还远吗?

如蕙姑娘的老子娘又在太太跟前儿最得脸,她真和大爷作了一处,再求得老太太点头,哪怕老爷不高兴,得个名分也不难呐!

但温从阳并没想到那么多。

待太医请来了,他忙亲自去院门接进来。李如蕙已挪进东稍间大床帐幔里,只露出扭伤的脚腕请太医看诊。

寻常跌伤,没伤筋动骨,太医开了药便告辞了。

如蕙姐姐已无事,养几日便能好。看窗外天色尚早,雨也还没下,温从阳便要再去花园里剪桃花。

只看他站起来,李如蕙便知道他要去做什么。

大爷的体温似乎还留在她腰背,却这就又要去为纪二姑娘忙东忙西了。

她……再不主动些,她的心事,何年何月才能叫大爷知晓?

“大爷……”李如蕙假做不知他正要出去,望着他笑道,“突然想起来,最多再有一二年,我便与大爷不在一处了。”

温从阳满腔兴奋被这话泼得一冷。

他暂且顾不上桃花了,忙坐到床边问:“这话可怎么说?!”

“我的大爷,你忘了,你是爷们,我只是个丫头……”

在温从阳没注意到时,李如蕙早用眼神把屋里另外两个丫头“请”了出去。

她低声笑道:“咱们府上历来宽和待下,从没有过磋磨人的事,就算我、我也舍不得大爷,没个说法,也没有一直留我的理呀。”

“我也总要有个归处的。”她酸涩地说,眼中又含着期待。

——只要大爷张口,说让她留下!

温从阳的确不舍得她。

长了这么大,身边服侍的人来来去去换过多少,只有几位嬷嬷和如蕙姐姐一直都在。如蕙姐姐又格外不同,她不会动不动苦口婆心地劝他上进,也不在他面前掐尖诉苦说功劳,只是默默做好一切。

所以,从三年前起,连娘都越过嬷嬷们,放心地把他院子里的事全交给了如蕙姐姐。

是他忘了,如蕙姐姐不能陪他一辈子——

温从阳垂着脑袋,叹说:“姐姐放心,我明儿就去和太太求恩典,必不让姐姐受委屈。”

细细分辨了这话并没有留她的意思,李如蕙忙说:“太太已经发下恩典了,说都让大爷做主呢!大爷……想怎么样都好。”

她声音里的哀婉缠绵让温从阳猛然抬起头。

李如蕙咬着下唇,脸蛋通红,泪眼涟涟。

这是她从未现在温从阳面前的娇媚可怜姿态。

温从阳……毕竟是已经开了窍的男子,瞬时就看明白、也想明白了!

想明白后,他心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便是:

遥妹妹能愿意吗?

原来想让如蕙姐姐长长久久地留下不是没有办法,他本便舍不得如蕙姐姐走,现下更不忍心让她出去了,可、可是——

李如蕙心头慌慌,看温从阳的脸色从恍然大悟转为欣喜,又变得为难。

她当然知道大爷是因谁在为难。

空气又湿又闷,比以往还强烈得多的嫉妒与怨恨缠绕上她心间。

一声春雷响起,风未止,雨又来。

风吹得窗子“啪啪”作响,在外间躲着的丫头婆子忙进来关窗擦雨。大铜香炉里燃着的安神香似乎起了作用,李如蕙突然困乏得很。她委顿低下头,看见她的手和大爷的手都放在锦褥上,只隔着不到半尺远。

大爷的手向她凑近了。

李如蕙瞪大双眼,看见自己的手被大爷松松握住。

“等遥妹妹过来,让她做主吧。”温从阳自觉想到了很不错的主意,安心笑道,“你们从小也相识,遥妹妹更不会亏待你了。”

……

“下雨了啊。”

温夫人望着窗外说。

这是二姑娘回房之后,太太说的第二句话。在这之前,太太只说了一句:“叫门上紧盯着,老爷回来立刻请过来,不许请不到!”

哪怕吃午饭时,太太也只是默默吃着二姑娘点的三道菜,一言不发。

满屋都像因这一句话活过来了一样。

“是啊,下雨了好,”冯嬷嬷笑道,“等老爷回来,自然是得到太太这里来换湿衣服,安庆堂更不好把人请去了。”

她是温夫人的奶嬷嬷,今年已五十有七了,腰腿都还好得很,精神也好,便一直没告老,在里面服侍。

“嗯。”温夫人笑了笑。

老太太毕竟是“老”太太了。

她才是这个府上的当家太太。

她叫人拿了铜镜过来,认真斟酌一回表情。待安国公进门,她便快迎上去几步,不顾安国公湿了的袍角,虚虚扶在他怀里,唤一声:“老爷!”

安国公简直愣在当地。

自从沈姨娘的事后,他知道十一年来太太怨恨他,只当他是丈夫还敬着他……可别说是近十年了,就是新婚之时,太太才十七八岁的时候,也从未当着旁人的面与他这般亲近过!

“是又出了什么大事急着找我?”把夫人往怀里再送了送,安国公发出了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轻柔声音。

又轻唤一声“老爷”,温夫人才低低诉说:“我劝了这两日,老太太和明达还是定要退亲,还不知怎么瞧上了从阳,定要明达嫁去温家。”

“老爷是知道我为两个孩子的亲事花了多少心思的!”不必伪装,她的委屈都满溢在了言语间,“没想到老太太瞧不上崔珏,非要退,我不能驳,可……这让我怎么和崔家提呢?以后又怎么再见舅舅家里和松先生?”

——退亲?

崔珏今晨还在紫微殿记录陛下起居,得陛下赐了午膳,午后便被刘相逮住,生拉硬拽请至家中赏雨;太太的舅舅今春才升的户部尚书,今生拜相有望;还有同做媒人的松先生,更是先帝之师,陛下登基以来年年亲去看望请教,母亲和明达倒还是闹着要退亲?

安国公的眉头紧紧皱起。

半晌,他起身说:“我再去劝劝老太太。”

“我就不去了,怕老太太看见我再生气。”温夫人要送他。

“让你受委屈了。”安国公哄着她坐下,“这事怨不得你。我去去就回来。”

目送他的背影急匆匆消失在雨中,温夫人心中发出一声嗤笑。

她就知道,他天性凉薄,心中只有自己的权势尊荣富贵,她不帮着劝,老太太和明达怎么可能说得动他。

只要他也不愿意,她不办退亲的事,这烂摊子看老太太怎么收拾!

……

越靠近安庆堂,安国公的头便越“突突”发疼。

老太太倔得很!太太没劝动,只怕他也不大好劝。再者,若明达真个宁死不嫁,喜事变丧事,岂不更和崔珏结了仇?

可这门亲事绝不能退!

迈进穿堂前,烦躁听着雨滴打在伞上的声音,安国公忽觉福至心灵。

——他又不是只有一个待嫁的女儿。!

本文网址:http://beidijiehuanqinzhihou.quwenyi.com/5791201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