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天作之合

推荐阅读: 再少年普通人,但外挂是神明和秦始皇一起造反满朝文武都能听到我的心声小漂亮被偏执室友们缠上[穿书]权倾裙下你老婆没了守寡后我重生了他穿成了帝国瑰宝在娃综摆烂后,我爆红了我跟他不熟香江神探[九零]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我是首富的亲姑姑[年代文]蝴蝶轶事直播写纯爱文的我在虫族封神继妹非要和我换亲第九农学基地咸鱼女配在年代文躺赢竹马难猜

第6章

何夫人对未来儿媳的看法,平常就瞒不过贴身服侍的亲信,自然,她也没想过瞒。

那亲信媳妇是她的陪嫁,从小服侍她到大,当下就顺着接话,笑说:“大爷就是这个性子,年轻心热,把谁看在眼里了,就看重到十二分,可都这么把纪二姑娘放在心上了,还是非要赶着回来见太太和老太太,可见大爷的孝顺,不管怎样都变不了。太太您就安心罢!”

儿子的亲事不是只提起了一两个月,粗粗一算也足有一年多了。若从温、纪两家有再让儿女联姻的打算开始算,竟已有了四五年。

这些年里,何夫人自己冷眼看着纪家的几个姑娘,大姑娘自然是无可挑剔的好,可惜自家儿子什么样,她心里也清楚,明白不但小姑子不可能把亲女儿嫁回来,安国公和他们府上的老夫人也不会应。

剩下三个姨娘养的女孩子,只有二姑娘和三姑娘年岁合适。

三姑娘是比二姑娘更爱上进,也算知书识礼,样样出色,可惜她那亲姨娘不但是个狐媚东西,还亲手推杀过人!

别说小姑子因这个对三姑娘亲近不起来,她也心里有个疙瘩……实在不敢让那种女人的孩子进家门。

在这几个表姐妹里,儿子又偏对二姑娘不一样,大人眼里都看得见。

虽说“娶妻娶贤”,到底是一辈子的事。在他们这样的人家,孩子自己的心意也要紧。

顺水推舟,也就是二姑娘了。

被心腹媳妇一劝,何夫人略想开些,也笑了:“好歹明遥丫头是个性子直的,有什么说什么,没有坏心,这就比多少人强了。大家子姑娘都养得娇惯,人憨懒些也不是大错。再说……为了她,你大爷这一年还长进不少,老爷看他都顺眼了。”

那心腹媳妇又忙笑说:“大爷和二姑娘年轻,都要靠太太老爷慢慢教导呢。”

何夫人又说:“长得漂亮总比丑强,不但你大爷喜欢,我看着也高兴。”

心腹媳妇便笑道:“太太高兴,也是奴才们的福气了!”

何夫人才说道:“老太太也喜欢她……老爷和老太太高兴,那才是咱们全府上下的福气……”

说话间已行到正院。

理国伯虽没妾室,因与何夫人成婚近三十年,夫妻俩都已四十过半,将近半百,自是不再似年轻新婚时一般热缠,理国伯常歇宿在自己书房。

今日是儿子去纪家相看,理国伯便专门来至夫人房中等候。

近十几年来,夫妻俩因儿子的管教问题大闹小吵不断,幸好还有一个小女儿从中调和,两人不吵的时候,还能心平气和坐下来商量正事。

不到两刻钟功夫,何夫人已将张老夫人的意见转述完毕。

理国伯没甚要斟酌更改的,事就算谈完了。

何夫人等着看理国伯是留宿还是走。

理国伯也等着看夫人是留他还是赶他。

夫妻二人各自捧着一杯茶,小口啜饮品味了好半晌,理国伯先说:“天晚了,歇下罢。”

“是该睡了。”何夫人忙站起来吩咐丫头铺床,自己回到卧房里卸妆。

妆台上十余盏蜡烛将周围照得如同白日。何夫人洗了脸,对着铜镜仔细看自己,一时觉得眼下的皱纹又多了一条,一时又觉得白发比昨日更显眼了,总不满意。

理国伯洗漱完,见夫人久久不过来,便走过去,手虚虚搭在夫人肩膀上,说道:“都这把年纪了——”

何夫人不由回头一瞪。

理国伯只得讪讪闭上了嘴。

左看右看还是那个样,何夫人也就起身,同丈夫回床安歇。

多时未在一起歇息了。多年夫妻,理国伯一时兴动,试探着碰了碰夫人的被子。

何夫人轻咳一声,转身朝向丈夫。

……

理国伯很快睡熟,何夫人却没了睡意。

她身上累,心里却舒坦不少,自己又想开了些:

温家男人没有蓄养姬妾的风气,她和老爷一辈子磕磕绊绊,说不上多恩爱,成婚十年没有孩子的日子,老爷都没找别人。老爷又本便看从阳不痛快,只要没甚意外,更不会让他纳妾了。

从阳找不了别人排遣纾解……他的媳妇,自然是他越喜欢才越好。

何夫人翻了个身,不免也想到了未来儿媳的嫡母,温家的姑太太,她的小姑子,温慧。

她嫁到温家那年,姑太太才六岁,姑太太就是她看着长大出阁的。她娘家不如温家,嫁得也不如姑太太好,但细想这一辈子,她虽没享过大富贵,竟也没受过大委屈。

姑太太却可惜了。

国公府的千金大小姐,侯爷的掌上明珠,嫁到纪家,也不算多高嫁,偏生丈夫好色又没心,婆婆更难缠,这些年太不容易……

虽是国公夫人,日子反而不如她的舒心。

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何夫人醒过来的时候,理国伯已去上朝。

她嘴上便说:“又没正经差事,不过虚职,还不如趁早告老回来教导儿子,省得总说是我没教好。”

下人们知道是太太抱怨惯了的,都不接茬,只低头服侍。

她面颜红润,显然心绪极好。

趁何夫人去给老太太请安之前有个空儿,心腹媳妇李桥家的赔笑回问:“太太,如蕙已经这个年纪了……趁着大爷的喜事,奴才想给如蕙求个恩典……”

如蕙是她的大女儿,十三岁得了太太的提拔,拨去随身服侍大爷,到今年正正好好是十年。

府里的规矩,丫头到了二十二三便要配人,她这求的“恩典”,自然是让孩子免去配小厮。

不过她留了个心眼,没明说求的是许孩子出去自嫁,自择女婿。

或许……太太看如蕙多年服侍勤谨,把大爷从头到脚伺候得妥帖……大爷叫了这十年的“如蕙姐姐”,一时一刻离不开……就松手给了这丫头一个名分,让她今后,还能长长久久地伺候大爷呢?

老爷和去了的老太爷虽没有、没有小老婆,可温氏族里的老爷少爷们有妾的也不算少。

她又知道太太的心……

李桥家的紧盯着太太的神色。

别说主仆俩三四十年的情分,就看李如蕙十年来服侍有功,何夫人也不会吝啬这一点恩赏。

可她昨夜分明已经想开了,愿意看着儿子和儿媳恩爱和睦,话出口前,不知为什么,她又别扭着,也没把话真正说明,只笑道:“你放心,我亏待不了如蕙。只是从阳正要定亲,家里忙起来,他身边也少不了人。等婚事办完,我让他亲自给这个恩典,也算他们主仆一场了。”

李桥家的连忙谢恩!

太太早晨请安不用她跟着,她便忙到大爷院里寻着女儿,把这好消息说了:“就只看你怎么打动大爷了!”

李如蕙秀丽的脸蛋上霎时布满红晕。

看女儿这般,李桥家的却不再像在太太面前那样高兴。

她心里沉甸甸的,叹问:“大爷今早起来心情怎么样?”

“自然是极好——”

“你知道他是为了谁心情好?”李桥家的不等女儿说完就追问。

李如蕙面色由红转白,低了头:“……知道。”

“你日日都看着,还起留下的心思!”李桥家的摇头,恨铁不成钢说,“大爷满心里只有未来大奶奶,你就强留下了,能有什么好处?以未来大奶奶的手段,只怕你连站的地方都没有!别说你年岁还大了,比大爷还大六七岁呢!还不如趁早求出去,爹娘在外头给你选个好人,你好做正头夫妻,有爹娘在这府里,还没人敢欺负你——”

“娘!”李如蕙背过身抹泪,不肯叫娘听出哭音,“我自小听话,就自己做主这一回,爹娘就由了我罢!”

李桥家的拍了拍大腿,不说话了。

-

安国公府。

新的一日,徐老夫人还是不用孙辈们请安。

但温夫人去安庆堂之前,专叫纪明遥早饭后留下,纪明遥自然听命。

用过早饭,送走弟弟妹妹,她便熟门熟路坐到正房东稍间临窗榻上,开始练字。

这辈子太太手把手教她练过字。

上辈子……她上小学之前,姥姥就和她说过,“字是人的第二张脸”。姥姥就写得一手好字。她追着姥姥的脚步,每天固定抽出时间练字,也拿过大大小小许多奖项。

后来,即便姥姥不在人世了,她一个人生活,也没有松懈过姥姥教会她的一切。

直到上大学……期末考试结束后的那几天。

——怎么就沉迷到游戏里,把其余一切都抛在了脑后?

——怎么就失去了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

重生后,纪明遥当然也悔恨过。但往日之事不可追。尽管身处于一个她再如何努力,也要在十几岁的年龄遵从父母之命嫁人的世界,她也改变了生活方式,练字却已经成了舍弃不掉的习惯。

她也很喜欢在练字的时光里怀念姥姥。

练完五页大字,纪明遥放下笔,活动手腕。

正房的大丫头银月捧上茶,她忙道谢接过,探头看了看窗外天光,问:“什么时辰了?”

在这里的第十五年,她还是不能仅凭日光便完全准确地知晓确切时间。

“辰正三刻了。”银月忙出去看了一眼日晷,回来说道。

八点四十五,快九点了。

纪明遥习惯性在心里换算了一下。

纪明达病着,她没太奇怪太太为什么这时辰了还不回来,更不会叫人去安庆堂打听催促。

喝杯茶歇过一会,她没再继续练字,而是在屋里转了几圈,随便拿了本书看。

……

安庆堂。

温夫人手指冰凉,就算捧着热茶,也竟没借到一丝暖意。

“……四个庙里都算出来,明达和从阳才是天作之合,天生一对好夫妻,温家旺明达的命,不像崔珏,妨她得很。”

上首,铺着紫貂皮褥的坐榻上,徐老夫人手指点着润如凝脂的玉如意,不紧不慢把话说完:“左右她不嫁崔珏了,算出来又是这个结果,明遥还小,过一两年说亲也不晚,温家也还没来过定——”

“你是明达的亲娘,”盯着温夫人,她慢声笑问,“你说,这事应该怎么办?”!

本文网址:http://beidijiehuanqinzhihou.quwenyi.com/5791201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