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其他类型 > 被嫡姐换亲之后 > 第 3 章 宁死不嫁!

第 3 章 宁死不嫁!

推荐阅读: 小皇子竹马难猜[大唐]武皇第一女官带着嫁妆穿六零继妹非要和我换亲任务又失败了我在八零靠脑洞破案[刑侦]咸鱼女配在年代文躺赢守寡后我重生了广府爱情故事和秦始皇一起造反千山青黛重生在夫君登基前普通人,但外挂是神明天才维修师大爆嫁寒门小漂亮被偏执室友们缠上[穿书]穿成年代文中的学霸妹妹香江神探[九零]

第3章

温从阳就等着表妹问这一句,越发喜笑颜开,挺胸说道:“我应过妹妹的事,哪件没做成?妹妹等着看就是了!”

纪明遥看向他,抿唇一笑,满眼都是信任和钦佩:“这才不到一个月,表哥竟就练成了。”

温从阳满心想再说几句大话让表妹更加佩服,可他并非一个月练成,而是先在家里苦练了半年,才在上月和表妹说起……

到底不好意思多对表妹说谎,他只挠了挠头,看纪明遥发间晃动的珍珠和花蕊,说:“妹妹戴海棠……可真好看。”

纪明遥“扑哧”笑出了声。

温从阳脸上的红晕蔓延到了耳根。

他愣了一会,几步追上缓步向前走着的表妹,低声问:“是、是我说错什么了,让妹妹发笑?”

“我笑表哥记性不好——”纪明遥拿团扇虚点着他,抬眼笑说,“‘海棠好看’这话,去年……不是也说过?”

晚春的暖风吹过温从阳眉间,吹得他心里发痒,恍惚间混沌起来——

遥妹妹,是为他……才戴的海棠吗?

还有、还有——

他竟忘了自己说过这话,妹妹会不会觉得他心不诚……说话都是糊弄她的?

温从阳愣怔间,纪明遥又向前走了几步,他连忙赶上跟在一旁。他不断觑看着遥妹妹的神色,想窥明她心里是埋怨他还是……也欢喜他……可遥妹妹只是一如往常明媚笑着,她看树影,看流云,看枝头的绿叶和停留的飞燕,她扶膝弯腰,捡起一朵桃花放在手心,又鼓嘴吹起来——

校场到了。

温从阳当然还是没能看懂遥妹妹的心。

纪明遥扶着丫鬟的手,悠闲坐在校场边缘的观看席上,在大遮阳伞下捧起了一杯玫瑰枸杞温茶。

虽然她很想喝点冷饮,但天气还不算太热,喝太多冷饮也对肠胃不好……这茶养生!

不远处,温从阳在小厮手里牵过马。

他拍了拍爱马毛色光滑的头颈,一面偷眼看表妹,一面和爱马小声絮叨:“一会咱们可得争气,千万不能出丑,就和在家里练的一样就行了……”

下人们立好箭靶,温从阳便翻身上马。

他深吸一口气,抖开缰绳。

……

“二姑娘和温大爷玩得正好,方才又去花园里投壶了。”安庆堂正房,大丫鬟素月掀帘子进来,立刻到温夫人跟前回话,“还是和以前一样,有说有笑的,温大爷满眼只有二姑娘——”

想起在花园里看到的景象,素月不禁一笑。

但顾着是在老太太房里,老太太还看着呢,她又忙肃了脸,说:“老太太、老爷太太只管放心就是了。”

徐老夫人手里抚着玉如意,面色说不上好。安国公也神色略有凝重。

只有温夫人,是真真切切松了口气。

明达和崔珏那孩子的亲事,是她日夜悬心,一力促成,明遥和从阳的亲事,又如何不是她费心作成的。

明达年轻不经事,为几个梦就吓坏了,不肯再嫁崔珏,老太太怎么也顺着她、纵着她?这……倒也还罢了,可老太太竟然起了让明遥引诱崔珏移心,好让崔家主动退亲的心思!

这是把崔珏、把崔家当什么?把明遥和从阳当什么?又是把温家,把她温慧当成什么!!

她是媳妇,老爷不开口,她不好直接驳回老太太,何况老太太并没明着说出那些心思,只说让明遥替明达赔礼。

幸好她一向没错看了明遥,明遥把一切都处置得很好。

崔珏也并非见色忘义的孩子。

温夫人攥着手帕,站起身,欠身对徐老夫人说:“我去看看明达。”

徐老夫人略略阖眼:“去吧。”

纪明达一早哭得头脑发昏,早已回到自己房中歇息。温夫人轻手轻脚进来时,她其实醒着,可她不敢……也不愿意在此时单独面对母亲……便只装着还在睡。

温夫人歪身坐在女儿床边,看着女儿格外苍白、眉间郁郁不安的脸。

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唯一的亲女儿。她十八岁有了她,即便她不是婆母和丈夫一心期盼的儿子,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亲自带着她睡,没用乳母,亲自喂奶,看她会翻身、会坐、会爬、会站、会走……教她认字、读书,看她生得和她越来越像……给她起名“明达”,盼望她今生一世通达顺遂。

即便后来婆母说膝下寂寞,把明达要走了养,其实是让她快和老爷再要个孩子,她也果然有了明远,明达在她心里的分量也没有减轻半点。

明远是男子,又是嫡长,将来即便一事无成,整个安国公府也全是他一人的。不但老太太和老爷,这整个世间都会替她多疼儿子,她自然要多疼一疼不能承继家业的女儿。

母亲也是这样,疼她多过疼爱兄长。

所以,即便崔珏不想与勋贵之家结亲,想似他兄长一般,娶一位书香清流之家的妻子,她也费尽苦心,仗着远亲姨母身份,以情以利劝导,又通过舅舅家里请到当世大儒松句松先生做媒保亲,才终于成了这门婚事。

她的女儿,就该配这世上最好的男子。

崔家家风清正,从崔珏曾祖起,四代男子无人娶妾纳姬。崔珏虽还年轻,为人却有清风峻节,明达与他成婚,即便做不成一对恩爱夫妻,只怕也难成怨偶,至少也能相敬如宾,安稳一世。

轻轻拂起女儿额上微湿的发,温夫人释然地笑了。

只要安国公府不倒,再退一步……只要温家还在,明达是必会平安顺遂的。

明达被唬成这样,她若坚决不愿,还硬要她嫁崔珏,先有了心结在,夫妻之间也难相处得好。

虽然老太太的法子决计不成,但和明达的一生相比,她做娘的丢些颜面,多得罪几位……能算什么呢?

说服了自己,温夫人又悄声走出女儿卧房,叫了女儿的贴身丫鬟和奶嬷嬷细问:“大姑娘既从前几日就梦魇不断,你们怎么不早报上来?”

……

卧房内,纪明达睁开了眼睛。

母亲还在外间,她不敢弄出动静,先忙示意屋内丫鬟都不许出声,才动作缓慢地翻了个身,眼前正看见百蝶穿花的茜红锦帐。

有一朵魏紫牡丹开到极艳,花瓣光泽流转,重重叠叠似在转圈,让她眼前又觉晕眩。

但她也不敢再闭上眼睛了。

她怕再看到梦里的景象,看到二十几岁的她体面全无,红着眼睛向崔珏怒吼,说她再也不能忍受与他同处一室……她一定要和离!

而崔珏……满面冰霜,看她的眼神并不似看相处多年的妻子,也不像看仇人,只好似在看一个无关紧要又让他厌恶的物件!

他说:“那就离吧。”

下一瞬,她看到自己带着陪嫁躲回娘家,才见到祖母和母亲,父亲便走路带风、满面笑容地进来报喜,说:“从阳平定了东羌作乱,边关大捷,圣上大喜!!”

她看到不管她如何派人暗示,崔珏竟丝毫不理,没有再来接她回去。她就在娘家看着阖家为纪明遥夫妻欢喜,看着温从阳得授骠骑大将军,纪明遥妻随夫荣,得封一品诰命夫人——

她看到下人们哓哓议论,说:“果然还是二姑奶奶命好!二姑爷从小那个样儿,这些年竟为了二姑奶奶全改了!”

“什么‘命好’?那是性子好,旺家门!你看大姑奶奶,当日看着嫁得比二姑奶奶好多少,和姑爷都是人尖子!哪知道就是合不来……我上回听人说,崔家也抱怨呢,说都是这亲事妨了大姑爷的前程——”

“从前也没看出来大姑奶奶性子这么坏,出阁不到十年,和姑爷翻脸多少次了。崔家就那一个妯娌,竟也处不来。回来也没有个好脸。不像二姑奶奶……”

——只因所嫁非人,她竟被除了容貌一无是处的二妹妹比到了泥里!

一阵恶心涌上来。

纪明达撑住床边,干呕出声。

屋里一阵兵荒马乱。

丫鬟们给她抚胸打扇喂水,温夫人也急匆匆入内,心疼得伸手就要抱女儿,又怕让她闷着更难受。

稍稍缓过来些,纪明达抬头,看见母亲焦急关切的脸,不禁扑了上去。

“娘——”

她大哭出声。

梦里的一切都过于真实,让她不敢不信那些就是真正的未来。她从五天前开始做梦,先是断断续续梦见她和崔珏的争吵,梦见纪明遥与温家表弟婚后的相亲相爱蜜里调油,她都只当是自己多心才多梦,没与任何人提起。直到昨夜那个梦……是她决计不能接受的将来!!

若一切真如梦中,她宁死也不会嫁给崔珏!!!

温夫人紧紧抱着女儿,就像女儿幼时一样。

她耐心地轻声安抚女儿,直到女儿哽咽着止住哭泣,说:“娘,我……我不嫁崔珏,行吗?”

“行……行!”温夫人笑叹,“娘这就找人去各庙里都算一算,若果真有不好的,咱们也有由头退了这婚事,好不好?”

她说:“天下哪里没有好男子了,他不好,娘再给你寻更好的!”

纪明达环着母亲的手松了松。

——温家表弟……温从阳就是更好的。!

本文网址:http://beidijiehuanqinzhihou.quwenyi.com/5791201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